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15、战争如同万花筒

1015、战争如同万花筒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76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29
    倪星澜在这方面都要敏感一些,从驾驶座前排间探身过来:“最后那个大奖是不是跟齐姐有关?我听见周围那些人都炸锅了,羡慕嫉妒恨的态度可是前面一直都没有过的。”  石涧仁迟疑下还是点点头:“这肯定不是齐雪娇的主观愿望,别人也不是对她示好,是在表明一种态度,那就尽量把这件事当成好事来完成。”  倪星澜感叹:“还好她不演戏,不然还不是各种大戏围着她打转,我能给她演个配角都多荣幸了。”  石涧仁批评:“不能这么看待问题吧,齐雪娇还是很清醒的。”  倪星澜哼哼:“你当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我家老爷子从小就在我耳边念叨货与帝王家,我们这种手艺人当然是希望能傍着棵大树了,相比出卖色相去面对那种垂涎欲滴的中老年男性,我当然觉得齐姐值得我花费所有精力去巴结,哪怕是……你说她要是非要我远离你,我是不是也该哭着点头?”  石涧仁对齐雪娇的信心要多那么一丁点:“她才不是会是这么狭窄的心胸。”  倪星澜居然自嘲:“你看看她那身材当然也知道不是了!现在我算是体会到某些人把自己老婆拱手献给别人的心态了,这世界真残酷!”  石涧仁还是看了看内视镜里面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的姑娘:“赵倩,她说的你可以选择性理解,这世界的确是有这么残酷,但前提是获得跟自己的选择和*。”  赵倩笑笑:“我知道,无欲则刚嘛,科研单位一样有各种各样的内幕潜规则歪门邪道,但我一不想提干,二不想捞好处,专心做自己的事情就少了很多龌龊,如果遭遇不公正的待遇,现在我已经拥有可以选择的余地,不会一条路走到黑的。”  石涧仁赞许的举个大拇指给后面,倪星澜不满:“你们说得倒是轻松,我演了二十年的戏,不演戏还能干嘛?小时候爷爷罩着,后来任总罩着,未来我看齐姐罩着我就可以有选择的余地了,不会随随便便就给送出去!”  石涧仁言简意赅:“事在人为,你要这么看也没错,就吃那个东北大锅鱼好不好,你俩口味都不辣,伤员也能吃。”他照顾伤员就在军区大院附近的路边随便找饭馆。  倪星澜怀疑档次:“这种店也太差了点吧,齐姐……”  赵倩都比她了解些:“齐姐不会在乎这个的。”  果然,接了电话才被送出来的齐雪娇春风满面:“两位妹妹不好意思,耽搁了一下,我也在学着星澜享受被专访的待遇,正好跟你取点经,去去去!我们女人家聊天阿仁你坐在这里干嘛,倒茶啊!”  倪星澜居然还准备了礼物的,从皮夹克兜里摸出来一个平安符:“正在避暑山庄那边拍古装戏,就顺便到庙里帮你求了个平安符,希望这次事故以后,消灾消病,吉祥如意。”  齐雪娇惊喜的谢谢:“哈哈,上签!贵人手,病渐什么来着?这个字不认识!”她倒是一点都不扭捏。  倪星澜脸红:“知道意思不知道怎么念。”  结果留学生更解决不了问题,还得山里来的穷酸书生:“瘳,读愁音,病渐瘳就是病逐渐好的意思,其实瘳字单个就表达了痊愈的意思,三个字有点啰嗦。”  齐雪娇过河拆桥:“好好好,你最能,显摆完了帮我去弄个调味碟,谢谢星澜好兆头,你给他求的什么?”  倪星澜看都不看一眼石涧仁:“没他什么事儿!专门给你求的,心诚则灵嘛。”  齐雪娇拍拍倪星澜的手:“心领了,好姐妹!”  赵倩一直轻笑着坐在旁边只听不说话,还敢给石涧仁整理碗筷,但是不玩小相机了,直到齐雪娇转过来找她:“倩儿还能习惯平京的天气么,这秋冬天比起南方来,萧瑟多了,所以我才喜欢江州。”  赵倩细声细气:“还好,有点干燥,不过以前在外面上学跟这也差不多。”  齐雪娇还默算世界地图:“哦,也对,德国纬度比平京还高,但空气质量肯定比平京好吧。”  赵倩还是轻笑:“要空气质量好,不还有月亮湖么,过了元旦我就回山里去,根据进度和款项到位,工程要开始了。”  齐雪娇真的把注意力转过来:“哦?通过了?已经正式立项了?我也要回去看,好期待!”一边说还一边打响指对端了鱼过来的石涧仁不客气:“石老板,元旦以后我就回月亮湖去,强烈要求加大工作支持,倩儿这边的月亮湖农村改造方案已经通过要开始实施了,你不能还是只有个茶叶公司在那边吧?你那什么旅游酒店规模太小了,才十几间房,要与时俱进跟上倩儿的步伐,同志,时间很紧迫啊!”  最后刻意用上的语重心长口吻,终于让赵倩咯咯咯的笑起来,倪星澜也笑,石涧仁胆大包天的主动提冷水壶:“明天清塘酒店集团的董事长就回国了,如果你们有兴趣在这个环节讨论下工作,说不定能出点结果。”  赵倩一直波澜不惊的表情,终于挑了挑眉毛,倪星澜是皱眉,只有齐雪娇哈哈哈的眯着眼看石涧仁:“肯定有兴趣啊,我做东请吃饭,星澜和倩儿陪着一起,你来不来?”  石涧仁居然说:“如果你们可以好好谈工作,那我就没必要跟着浪费时间。”  齐雪娇转头对倪星澜:“真有点牙痒痒,想踹他两脚,是不是?”  倪星澜演技好:“啊?什么?”  齐雪娇指着好姐妹叹气:“你还是护着他!”  倪星澜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不是说过么,我一直挺喜欢他的。”  齐雪娇面带笑意的看着当红小花旦,倪星澜跟她对视,却有种莫名的心惊肉跳越来越强烈,就在她差点有些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齐雪娇伸手,就在桌面上盖住了倪星澜的手:“星澜,去年你受伤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出身的家庭确实有些不同,但你也与众不同,我们都想尽量摆脱这种光环,但又不得不享受这种光环,石涧仁是我们改变心态的伙伴,我们也是好伙伴,你对我没以前真诚了。”  倪星澜鼓鼓腮帮子,终于瘪嘴:“你现在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还跟我绕圈子,也不真诚。”  齐雪娇楞了下,哈哈的笑起来凑近低声:“真的?很明显?”  倪星澜点头:“以前你也雷厉风行的,但现在这种大大咧咧简直有点戏过了,更不用说借着骂他,眼睛都恨不得在他身上多留一会儿,要是有导演在,一定说你这细节演绎得真到位。”  齐雪娇都大龄女青年了,居然笑着有点双手捂脸:“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真的没这样黄河决口一样喜欢过人,不瞒你说,自从出了事以后,几乎天天都有看着他,昨天办完事就开始扒拉手指头想再看看,今天接到电话别提多高兴,谅解下……没谈过恋爱,掌握不好分寸!”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赵倩忽然吱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  齐雪娇击掌叫好:“就是这个意思!以前好像也在书上见过,真自己遇见,才知道是什么滋味。”  石涧仁可是也坐在同一张桌子的,拿着筷子在一口大铁锅边轻敲:“说归说,别忘了吃鱼,免得都糊锅了。”  断了腿的齐雪娇给倪星澜授权:“喏!就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请你帮我踹一脚!”  倪星澜象征性的桌子下踢踢鞋帮子。  赵倩帮石涧仁回应:“谁没点情绪,谁没点感情呢,如果任由这种情绪到处蔓延,那也成不了什么事儿了,所以我觉得这样摊开来说清楚,也算是个情绪的释放,回过头该干嘛干嘛,不耽误事儿。”  石涧仁小吃惊的给赵倩树个大拇指。  齐雪娇又牙痒痒的伸手过去要拧赵倩的脸蛋,这回倪星澜积极充当打手帮凶:“针!有针没,让我来好好扎一下这小妖精,是谁让你来妖言惑众的,你想当娘娘不是?”  轮椅上的伤员笑得差点翻过去,石涧仁扔了筷子一把扶住轮椅把手头疼:“咔!咔!可以了可以了,一屋子都是演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