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18、到底是改变,还是依旧容颜

1018、到底是改变,还是依旧容颜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2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29
    不过说起来欧洲的确是各种哲学思潮、人性伦理研究的发源地,德国尤为重灾区,可能生性严谨的德国人就喜欢什么事情都钻牛角尖一般研究出理论来。  赵倩明显有点受到这种影响,看书学习的结果就是给自己找到了理论依据,一路讨论着不知不觉都能看见首都机场的轮廓了,这姑娘随便找个车站跳下去,就在站台边挥挥手里的小相机:“好!这就是我谈恋爱的方式,期待下一次相遇,我的礼物你看了没?”  石涧仁清晰的发现自己其实有点不舍,连忙调整情绪:“看了。”  赵倩挥手告别:“我亲手做的,那就是我的心意,保重身体!”然后不等石涧仁说什么,就跳上前面不知道去往何处的公交车。  干净利落得石涧仁有点发愣,到了机场本来带了本书准备看的,今天却莫名的有些看不下去,始终无法集中精力。  他晓得是自己心中有动静,倒也不强求,放下书锁上车门,慢悠悠的沿着偌大个停车场看飞机起降去。  好像第一次送洪巧云到机场看见的大铁鸟起降,这代表着现代科技最高成就的玩意儿带着巨大轰鸣声,让石涧仁的情绪也跟随那越来越远的展翅翱翔消失在天际,开阔的视野很快就把刚才那点小情绪带到了九霄云外,可能是站的角度问题,这边看不到多少客机,却有好几架喷涂着国际快运标识的大型货机在转场卸货,石棒棒居然就把这个场面津津有味的看了一两个小时!  脑海里也自然安静下来。  平京市区堵车是久负盛名的,为了不耽搁接机时间,石涧仁主动提前了些,所以当他的手机响起来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电话里的声音符合石涧仁猜测的那么平静,或者说压抑的平静:“在过海关,到了没?”  当年满含泪水离开的笑眼少女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石涧仁肯定多少还是有期待:“到了,我在候机大厅出口这边,还需要拿行李对吧?”  纪若棠的声音分外简洁:“不用,等着吧!”然后就挂了电话。  实际上从外面走过去的石涧仁发现自己脚步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有点小跑的意思,自己尴尬的摇头笑笑放慢,踱进已经挤满了人的大厅。  基本都是等越洋飞机的亲友,所以石涧仁还得挑个稍微高点的地方方便自己远远的看着,实在是没有跟那出口处有点拥挤人群扎一起的念头。  结果这一等就是快一个小时,随着涌出来的旅客,本来数百人聚集的候机大厅都慢慢变得稀疏了,依旧没有看到类似的身影从里面出来,石涧仁都摸出手机看看了,确认上面没有电话短信,再伸长了脖子定定的站在那,看着一个个因为拿取行李或者出边检有点什么纰漏才耽误了的旅客最后出来,对自己的亲友抱歉寒暄,然后仿佛又有下一次航班的接机亲友开始聚集了,自己依旧没看到任何身影。  不过石涧仁也不是很着急,既然已经抵达又没有电话,那就是有什么情况,需要自己自然会打电话来,就好像一根电线杆似的,笔直的站在那,稍微有点东张西望。  结果面前已经不知不觉又聚集起上百人了,石涧仁前方的视线明显又受到些阻碍时,忽然余光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快速移动靠近,转头定睛一看,一道黑影就从侧后方不那么拥挤的角度直愣愣的朝自己冲过来,刚刚看清那影子仿佛就是熟悉的身姿时候,让他完全没想到的动作一跃而起,石涧仁只来得及嗓子眼里冒出:“你……”那黑影已经狠狠的撞在他身上了!  恍惚之间,这戴着黑色棒球帽,戴着黑色大墨镜,一身黑色的姑娘不是纪若棠还有谁?  石涧仁要是身板稍微单薄点,没准儿就会被这样的冲击给撞倒在地了,也亏得他下意识的做了个展臂迎接的动作,那带着扑鼻异香的灵活身姿好像练习了很多遍似的,跃起盘在他腰上,然后双手就开始捶打石涧仁那厚实的胸口了:“没良心!说假话!一点都不着急……”一连串指控又疾又怒的窜出来,引得周围的人纷纷注目观看,首都机场的人还是见多识广得多,没那么多指指点点的八卦,但是从纪若棠刚才奔跑过的地方,显然都带来了好奇的目光。  拉拉扯扯实在不像样,石涧仁干脆一把托住这姑娘的腰转身,结果纪若棠索性连鼻音都带上泣声:“不去看我!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丢到美国,你倒好,在家沾花惹草的一大堆!”  稍微离得近点的旁人听见,对这同样也是一身黑色夹克长裤皮鞋的男人侧目,活脱脱就是个负心人啊。  石涧仁现在已经习惯这种来自女性的无端指控,不那么惊慌失措,一直到靠近落地玻璃墙面的边上,才想把身上的姑娘扯下来,纪若棠不松手的尽力挂在石涧仁脖子上,还罔顾事实:“哎哟……你弄疼我了!”  在更多目光注视中住手的石涧仁不禁有点怀疑三年来这姑娘到底有没有长大:“你二十一了,怎么还……”  应该已经不算少女的姑娘抢白:“六十一也这样!我又没说错,你就是说假话,一点都不着急!”  石涧仁有了第一个近距离的印象,因为呲着牙的姑娘让他始终觉得那一口牙太白了:“好了,调皮的时间也够了,下来好好说话行不行?”  纪若棠不依不饶:“就不!你说你在候机大厅,其实在外面天知道干什么,这三年都在说假话,就知道招惹不三不四的狐狸精!”  石涧仁终于恍然大悟:“哦,原来你早就到了,明明航班是十一点半才抵达……你根本就不是坐的这次航班?”  纪若棠双手攥紧了石涧仁的衣领:“不早点到,怎么观察你对我是不是真心的?你这个见异思迁的家伙,一点不讲信用!”  早就松开两只手的石涧仁伸手摘掉面前一直在晃来晃去的大墨镜,仿佛遮掉了大半张脸的墨镜后面,露出那双三年没见的笑眼,隔着墨镜果然很难分辨出真假情绪来,现在那长长的眼角蕴含着的热烈情绪一下都释放出来,很有气势:“看什么看!从来都没想过去看我,现在也一点都不热情,一点都不激动!”  已经迎接过三位女性回来的石涧仁不得不承认,纪若棠的确是最自信,也最有朝气的那一个:“你……变黑了?”  没错,摘了墨镜以后才能确认,以前颇为唇红齿白的笑眼少女现在已经变得好像镀了一层小麦色一般,也许在墨镜的衬托下还不那么明显,现在大眼瞪小眼的近距离对视,怪不得衬托出牙齿那么白。  在这个讲究一白遮三丑的审美环境里,满以为纪若棠会跟其他女性一样在乎自己的肤色,结果这姑娘双手叉腰理直气壮:“就是!南加州阳光充足,没钱买化妆品防晒霜,只能变成个黑炭头了,你要不要?”  石涧仁早就撒了手,现在纪若棠也没挂在他脖子上,这姑娘就全凭两条腿盘在石涧仁腰间了!  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石涧仁这才发现腰间的两条腿好有力!  再结合刚才敏捷的快跑跳跃,以前最多不过是到酒店健身房保持体型的纪若棠现在变得极为矫健了。  脑海里想到矫健这个词儿,难免就泛起另一条矫健的身影来。  有种擂台比武的感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