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22、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1022、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888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29
    倪星澜是敢大把撒沙子的,要是能就此瞎了对方的眼,那才是大快人心,因为年纪到了,最近两年终于拍了不少情感剧的当红女明星保持动作不变,膝盖还有左右摇晃,带来整个身体都在晃悠,反正就是不把对面的海归派放在眼里:“哦,阿仁是我的经纪人,这几年一直陪着我,连我的职业生涯都是他量身定做的,在我心目中的地位肯定会有很大改变……至于生活,我们住在一起呢。”  纪若棠瞬间就能把怒气条给充满,猛转头看石涧仁,然后偏偏又在看见他的一刹那又把怒气条腾空,把目光离开那个平静的男人,脸上不屑的笑笑,正要说话,那部怪模怪样的方块手机滴了一声,她拿起来看看,无视倪星澜似的开始拨打电话。  这个有点没礼貌的动作让蓄势反击的倪星澜有点扑空,不爽的皱皱鼻子,纪若棠瞥见了,脸上笑得更明快,但显然是在等电话那头声音。  齐雪娇飞快的看了眼石涧仁,发现他真没什么惭愧、紧张或者慌乱,一直慢悠悠的端着茶杯坐在八仙桌角上自斟自饮,忽然有点牙痒痒,顺手抓了粒瓜子砸过去:“你就没点反应?”  拿着电话的姑娘连她这个动作都皱眉。  石涧仁抬头看看两边:“都是聪明人,我也都说清楚了,如果还要纠缠在这个问题上,那就当成是个智力游戏,跟我无关,换个阿狗阿猫也可以争抢一下的。”  倪星澜扑哧:“就是要抢阿狗阿猫!这不是你风流倜傥惹出来的事情么?”她这一笑,真有若是冰雪初融百花齐放一般美丽,眉眼之间更是毫不掩饰爱意。  纪若棠眉头都紧锁了,正好这时候电话接通:“你好,我是纪若棠,是赵倩么?”  停顿一下,纪若棠脸上有礼貌的笑容:“对!我回国了,现在在平京,听说你也在这儿,晚上能一起吃个饭么?”  出乎齐雪娇和倪星澜的意料,接下来电话那头应该是拒绝了纪若棠的邀请,以她俩的了解程度,那小白花儿不是只要抓住机会就会跟石涧仁有猫腻么,怎么这会儿居然还拉出距离来了,倪星澜也拿瓜子砸石涧仁:“说!是不是今早你非礼她,结果把人家小姑娘给吓跑了!”  石涧仁凌空接住了瓜子无奈:“别人比你还大三岁,坐要有个坐像,你这样吊儿郎当的哪里像个专业人士?”  倪星澜不以为然:“我还不是要演吊儿郎当的失足少女!”说是这么说,还是收起刚才的姿势,回到比较正常的二郎腿,上身后倾调整点戏谑表情准备下一个回合。  纪若棠也不劝说,三言两语挂了电话对石涧仁:“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倔强小脾性,看来我面对的困难依旧没有半点改变。”  石涧仁已经懒得解释自己的立场了:“如果你在这上面耗费太多精力,那才是得不偿失。”  纪若棠的说法居然跟赵倩异曲同工:“工作学习是阳,家庭生活是阴,阴阳调和才能和谐生长,而且保卫自己的幸福,这也能适当的促进主观能动性。”  这也是心里有张谱的,石涧仁刮目相看的闭嘴喝茶。  所以纪若棠转脸对上倪星澜:“阿仁那套不近女色不谈婚嫁的态度,想来这三年他都没少念叨,所以狂蜂浪蝶虽然多,却只是因为他太优秀的缘故,这样是看不到什么结果的。”  这可是开地图炮了,连齐雪娇都一起圈在里面,只是这姑娘现在愈发的稳得住,端着茶杯手都不抖,跟石涧仁坐在对角线上按照相同频率喝茶,然后饶有兴趣的观察面前的交锋。  倪星澜也脸上皱了下,但瞬间展开,气定神闲的回应:“我这本来就不容易给结果,作为一个艺人,好歹也算是公众人物,要么大张旗鼓的结婚生子,要么就得把个人情感全都掩藏在水面下,未来几年因为阿仁给我打的底子好,行情还不错,我肯定要抓紧时间工作赚钱,所以结婚生子这样会引起资本市场冒险的事情任何一方面都不会答应,和阿仁聚少离多的事实我也承认,最根本的还在于我很清楚男人是个什么德性,我不在乎阿仁是不是有其他什么异性关系的,我甚至有信心大家相处得还不错。”  这话肯定不只是对着纪若棠说的,以往不少次开玩笑什么小三、二奶的,这可是第一回正式表明态度,齐雪娇不意外,但眉毛还是扬了扬,石涧仁没反应。  唯独纪若棠吃惊得很:“什么?你……你居然可以把道德底线拉到这样的地步?”  倪星澜面色如常:“国内有钱有势的阶层,三妻四妾早就是既成事实了,只是没有名义上的合法化,这好歹也比婚外恋强吧,多了我不知道,我们拍戏有个影视城附近,一座县级市半数以上都搞婚外恋,不然你以为那么多钟点房、快捷酒店是拿来干嘛的?你还做酒店业呢,哪家酒店没有特殊服务,哪家酒店没有会所、夜总会、按摩技师?别以为去了趟美国喝了点洋墨水就可以趾高气扬的装白莲花,我们只是想过好自己的简单生活,还轮不到你来评价道德问题。”  可能这几句话说得长了点,纪若棠反而有了缓冲机会,明亮的眸子带着思索从倪星澜脸上到齐雪娇这里,再看看石涧仁,最后对倪星澜故意的挑衅没火气:“哦,所以我说回国以后要好好理解国情嘛,齐小姐也这么看?”  正在无声嗑瓜子的齐雪娇被点名,还吐了嘴里的碎屑清理掉手里的存量:“你怎么不问当事人?石涧仁的确一直都说不讨论儿女私情,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工作上的,不过我觉得就算眼前的工作这么大一摊子,谈个恋爱也不会影响什么吧,确实需要调剂。”  纪若棠满意的看一眼石涧仁:“从我还未成年,阿仁就是我的精神导师,我相信他不会这样道德沦丧,所以我现在只是想了解一下他身边的人,我确实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心态言论,这好像也不太符合之前你说过的,只要是阿仁结交的人,气质、道德跟智商都不会太差?”  倪星澜又被绕着弯损了一下,不过她有水准,不动气:“其实你这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只不过过去三年你不在国内面对他,鬼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走着瞧吧。”  纪若棠不接招,继续看着齐雪娇:“你的看法呢?”  齐雪娇居然趁着这间隙又抓了粒甜蚕豆,连忙嚼了回应:“爱情么,有人比数量,有人比质量,有人不珍惜,有人苦苦寻觅,但终究冷暖自知,无非就是一个人,一辈子,至于具体怎么过,怎么都有可能。”  纪若棠看来是绝不放过:“那你的意思就是也认可这种一夫多妻的荒唐事了?”  齐雪娇不紧不慢了:“这种事荒唐不荒唐,我见过实际情况的,外人可能觉得荒唐,但别人过得有滋有味,况且……中国古时候,老婆一般到了二十好几,嗯,就是我这个年纪,就会给先生说‘官人你我年龄也不小了,你也该娶个小妾啦,不然左邻右舍肯定说我不懂事,也嫌我们家没出息……’,这种传统一直到民国时期才被革除掉,可当时那些个高喊男女平等的大员,私底下却很盛行平妻,知道啥意思不?比古时候真的讲究平等了,不分大小都是平等的妻子。”  倪星澜可能感觉到被呼应回答了,咯咯咯笑起来。  石涧仁被惊住了,倪星澜成天胡思乱想按照剧本来构建人生那没啥出奇的,齐雪娇什么时候也这么不着调了?  这姑娘还眉飞色舞的对他做个表情:“嘿嘿,前两天没事翻书看见的,你说这当丈夫的一般会怎么回应呢?”  石涧仁都茫然的摇头了,纪若棠不动声色,显然是要看穿这番话的真实含义。  齐雪娇还没说就哈哈哈:“男人都会头也不抬‘没看见我天天在忙么,哪有空想这事儿!’”  倪星澜狂笑,实在是这种口吻跟石涧仁太像了,引得二楼不多的几桌客人伸长脖子看这边。  齐雪娇难得讲笑话气都喘不过来:“所以,所以这时候老婆得说‘要不我帮你相一个,你看中就点个头,剩下的我去操办’,那当丈夫的多半表情漫不经心‘你看着办吧……’,嗯,这就是男人。”  倪星澜笑得都要溜到地上了。  纪若棠才发现,这看起来颇为温厚的齐姑娘,其实很有点腹黑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