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27 人比人,比死人

1027 人比人,比死人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1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0
    有润丰这样的影视大鳄投资,还不在节目本身指手画脚,柳子越和胡蓉梅肯定是喜出望外。  而倪星澜就是喜不自禁,石涧仁还在打电话,她就拉着刘杰赶紧草签协议,综艺节目八字还没一撇,赶紧把自己卖给石涧仁,按说她这号儿的现在影视剧拍摄已经动不动都是六位数一集,现在却很机巧的签了个按收入利润比例抽成,是她经纪合同的最低限,也就是如果电视节目做亏了,她一分钱都拿不到。  这姑娘是真不在乎,要的就是两个人能一起做事,这可是当年拍电视电影的时候都没做到的好事,要不是有合约限制,她甚至还想蒙混过关的签成上通告呢,那就也许每集只给点红包就行了。  拿着墨迹未干的协议,喜滋滋的看上面两人的名字并排:“我感觉可以把这当成是结婚证来保存,你看看,只要你这个电视栏目一直能做下去,我有优先权签署固定嘉宾演艺合同,一定要好好做个天长地久!”还特别在办公室找了个暗红色的信封来装呢。  说得石涧仁心里咯噔一下,但面对这样支持自己的姑娘,没点感动是真不可能的,因为中午见面的牛鸣雷俨然是另一副局面。  这时候的牛鸣雷已经不是那个双膝并拢,有点局促的坐在副总裁办公室外面等着召见的那个落魄艺人了。  算起来他跟润丰经纪公司已经快两年了,开始是看在石涧仁面子上才得到公司一年一签的机会,没到半年石涧仁给他指了条带着人马到全国各地表演的道儿,借着润丰影业的招牌,三四个月就开始见成效,所以第一年合约期满的时候,任姐当然会安排经纪公司签了份自己不会吃亏的长约,据说任姐是要签十年的,但牛鸣雷这个时候已经有点按捺不住,最后只签了三年。  石涧仁早就说过这在江湖上沉浮了几十年的草根,眼中始终带点戾气,只要看见利益就会不择手段的争夺,迟早会自立门户的,只不过这番话他虽然没对任佳琳说过,任姐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就会被糊弄的人。  所以其实到今年,牛鸣雷的管理费比例虽然没有变化,但他上缴的金额已经接近八百万,而一直在全国各地表演的团队已经有六支,台前幕后一共两百多人,所到之处现在已经听不到润丰的字样,所有广告都是“雷鸣堂”的字号了!  因为全国各地的演艺场所都是通过润丰影业的院线和演出机构去联络的,牛鸣雷在票房收入上做不了假,但随着他自身资金的积累,显然只要到了他能独立操作的时候,这家伙绝对不会放过,那时候估计就是两套班子两本账,这是上午刘杰给石涧仁汇报的细节,任佳琳都能看得出来这个剑走偏锋,抓住了国内曲艺市场风向的家伙已经开始有反骨了。  换了其他经纪公司,对这种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家伙说不定都有封杀的心思,任佳琳还是大气,只要对方给自己赚三四年的钱,反正曲艺市场也是自己以前没经营过的,而且最主要的是现在老王也在捣鼓昆曲杂艺什么的玩耍,她有点腻歪,到时候要滚蛋她也不留,反正不亏。  连石涧仁挂职认识的那位江州演艺公司老总都听闻过牛鸣雷的名号了,这位同样来自于草根的手艺人终于混出了头,成了大牌了,而且他这种大牌和倪星澜还不一样,影视剧明星说到底还是从属于一个系统里面的,独角不成戏,一个人怎么都演不出电视电影,看起来人前风光,其实背后都是公司在掌控。  而牛鸣雷这种一两个人就能说学逗唱的曲艺大牌,真的是一人走天下,随处惹芳华,俨然一副没人能控制的嚣张味儿就出来了!  刘杰联系上几乎很少到公司来的牛鸣雷,哪怕是听说石涧仁找他,居然都只是约了个地方。  好在石涧仁不把这种忘恩负义的做派当回事,可以说从他给牛鸣雷指点迷津的时候开始,他就预想到有这样的结局,对方那遮遮掩掩的眼神和*迟早会爆发成如今的模样,不稀奇。  只是和倪星澜一起过去的时候,看看副驾驶上宜喜宜嗔的姑娘,肯定是个鲜明的对比。  倪星澜小心翼翼的把协议叠好放进自己的名牌包包里,随意的和石涧仁对了下眼神,就能明白他所想:“感动吧?我给你说了我骨子里其实蛮传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很旺夫的,你还推三阻四,你看看电影我给你赚钱没?电视也没亏待你,你就应该这样多想想招儿,我们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石涧仁刚才那点情绪立刻烟消云散,专心开车,把保姆车停在一家颇为豪华气派的中式餐馆门口,往里走的时候才想起来说谢谢:“我这来平京,连办事处都还没来得及处理好用车之类的事情,还是你想得周到,有心了。”  倪星澜依旧还是那件灰绿色飞行夹克加紧身裤,戴上墨镜和棒球帽还有黑口罩,在高跟鞋的支撑下比石涧仁还高了,哼哼两声:“心思!我还从来没有为哪个男人花费这么多心思,你说你应不应该珍惜?”  石涧仁点头:“那确实应该好好珍惜。”  倪星澜可能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回应,还顿了一下才喜出望外:“真的?”  结果石涧仁表达的意思让她又哭笑不得:“你以诚待我,我自然也投桃报李啊,一定会帮你把工作上的事情梳理好。”  气得倪星澜挽了他往里面拖:“你就不能遂了我的意?!”  这时候就听见牛鸣雷的声音了:“石先生!您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光溜溜的头上梳着一撮有造型的头发,一身油亮的黑色对襟刺绣夹袄长袍,领口袖口还有皮毛露出来的那种,倪星澜给石涧仁咬耳朵:“看着就像是黄世仁!”  可惜石涧仁不知道这历史上著名的大地主,笑着拱手:“牛老板生意兴隆,实在是不知道这里居然是你自己开的买卖,没带礼物……嗯,星澜拿你那包里的信封给包个红包送牛老板讨个好彩头。”  倪星澜隔着墨镜都竖眉毛了,但转念一想这信封又不说明啥,待会儿去买个更喜庆的,这会儿的行为更像是两口子贺喜,乐滋滋的真翻了信封出来腾出东西装钱进去!  哪怕是这时候,石涧仁依旧清晰的看见牛鸣雷瞟了眼红包,才转头热情的口中惊奇:“真的不知道?刚刚走进来才知道的?你怎么知道这里是我经营的小买卖?”语气终于显得熟络很多,没那种迫不及待彰显地位的暴发户感受了。  这穷惯了的人啊,哪怕是乍富起来,依旧脱不了那股子斤斤计较的劲儿,不经意之间就在石涧仁面前漏了个一干二净,再一次和那个手忙脚乱使劲想把红包塞厚点,尽量给石涧仁撑足面子的傻大妞形成鲜明对比。  石涧仁这随时随刻都在测试别人的小习惯也够讨厌的。  还好倪星澜的真心实意,随时都经得起考验。中秋月明说~~周末加更,感谢各位支持,谢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