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28 你也有今天

1028 你也有今天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7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0
    石涧仁的窍门说穿了也就是那么简单:“现在还有谁能穿着长衫到街上去呢,看看您这迎来送往的气派,肯定就是这家餐馆的老板了,怎么?现在开始进军餐饮业了?”  牛鸣雷哈哈笑,伸手扶着石涧仁的肩膀往里走:“朋友们照顾,再说我这上下几百口人吃饭,干脆就弄个食堂,方便,方便,也花不了几个钱,三五百万而已,您请……今天就是因为餐馆有活动喜庆,确实走不开,只好请您给移步了。”  仿佛他已经忘记当年五六个人挤在小餐馆吃饭的场面了。  石涧仁说客气客气。  到处都是油亮的红柱子、崭新的雕花,反正以石涧仁到庄成栋那些个装修现场看过的感受来说就是这明摆着的公装风格,有点粗糙糊弄人的装修,外行看着倒是挺热闹的,庄成栋说最简单的,看看那些不起眼的边角处理得好不好,就知道档次如何了。  长期管理高级酒店也有这种癖好,动不动就把视线集中在那些常人难以注意的边角,只有那些地方的清洁做好了,才说得上是星级标准。  所以石涧仁走进来就对这崭新的中式风格餐馆感觉不咋地,有时候第一感觉真的很重要。  穿过门厅,里面热热闹闹的人还真不少,不少都在哄闹着举杯,整个餐厅格局也和昨天那曲艺茶楼差不多,中间宽阔的大堂摆满八仙桌,前方有戏台,周围挑空两层是回廊跟包间,总共得有三四十张桌子和十多个包间吧,从宴会厅的角度来说,已经不算小了,这时候放眼看去,服务员端盘上菜的节奏感好不好,落台上流水的效率高不高,一眼就能看出来餐饮团队的水平。  以石涧仁看过多少家酒店宴会厅的经验来说,这里差得还很远,到处都有点乱糟糟的。  所以就像他能在生意火爆的火锅馆里找出卞锦林这样的人才来一样,现在石涧仁对牛鸣雷搞的这个副业有点摇头。  牛鸣雷的目光没在他身上,引着石涧仁穿过这些八仙桌往包间走:“石总,我的大贵人,贵人啊……”  一路上几乎重复的这几句介绍,让倪星澜偷偷捏了下石涧仁的手肘内。  说老实话,这话听着好像没问题,但这么介绍却不说究竟是怎么回事的贵人,总有点埋汰人的味道,更像是开玩笑,对台词、语气特别敏感的姑娘都察觉出来了。  而且还不介绍倪星澜。  按说倪星澜这样的明星来新开张的餐馆捧场,怎么都应该是主动宣扬的吧,牛鸣雷从接待跟石涧仁寒暄开始,就只是对倪星澜这捂得严严实实的女伴点点头,也不知道认出来没。  所以借着进包间的时候,高挑的姑娘不用踮脚就能在石涧仁耳边轻声:“唉,这人可真够势利眼的。”当初可是她跟石涧仁在上通告的时候从坑里拉了对方一把,记忆深刻。  没错,牛鸣雷的态度和当年那个落魄的死跑龙套已经天壤之别的,不是说他对石涧仁倨傲或者非要做出卑躬屈膝的模样,而是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显摆,迫不及待的显摆,连倪星澜这二十出头的姑娘也有些看不下去。  石涧仁还是笑笑不说话,在牛鸣雷招呼的这包间坐下,看得出来坐这里的也都算是头面人物,跟牛鸣雷也是称兄道弟的档次,介绍到石涧仁身份的时候,也只是说江州很有地位的年轻才俊,互联网公司、地产公司都是很牛的。  哦,江州……  再牛也不过是个小地方,得亏是刘杰先打了个电话,估计才留了座儿的,相比润丰集团的副总裁,石涧仁到江州做得在风生水起,那也不过就是个地方上的小老板,怎么着都有点走下坡路的感觉。  所以这一桌人是真没把石涧仁多看在眼里,反而另外几桌倒是有几个人过来跟石涧仁打了个招呼,有润丰管票务或者演出的,也有跟着牛鸣雷去过江州的,其中就有那个跳胖子舞的王放阳,当初石涧仁给牛鸣雷提醒过,这位也不是个愿意甘居人下的性子,现在看起来眼中颇为炽热,充满了热情的*。  石涧仁都随便寒暄几句,跟倪星澜坐下来入席,反正差不多中午饭点了,送了红包那就放开肚皮吃。  倪星澜也乐淘淘的摘了口罩和石涧仁二人世界,恍若周围喧哗的场景都不存在,全程不抬头不露脸,只专注于给石涧仁挟菜和分享吃食的好坏,她有严格的饮食计划,每天摄入多少卡路里都是有数据计算的,明星保持身材基本都是个虐待自己的过程,所以大多只能闻闻味道。  石涧仁就专心吃,偶尔抬头看台上相声段子若有所思,然后看见红光满面的牛鸣雷坐在台子中央,身后分列一帮高矮胖瘦的长袍,看着跟解放前沪海斧头帮似的,接受几个年轻人穿着长衫下跪拜师。  古有孔子拜师、鲁班授艺的典故,石涧仁也是从师父那里启蒙学艺的,却没经历过这种颇为繁复的仪式,他好歹也是入世好几年的人,各种阶层都接触过了,真的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面,还能听见主持人站在旁边不停的煽情:“拜师仪式是将传统文化和雷鸣堂精神结合在一起的回归方式,是对相声艺人的一种鼓舞和鞭策,是对那些在相声艺术事业上无限追求、且愿意在艺术天地里展翅放飞、求进者奋发向上的表现方式,是对那些在艺术之路上孜孜不倦、精益求精、不断创新的前行者一种尊重与肯定,是对大师成果、成就的另一种褒扬……”  倪星澜本来在专心对付一块盐焗草虾,准备自己沾点味道,收拾出虾肉给石涧仁,闻言顿时在石涧仁耳边小声反呕:“呃……太恶心了!”  石涧仁也有点受不了,充满仪式感的沐猴而冠显得无比可笑,看着那些一本正经做出肃穆模样恭敬的徒子徒孙场面,更显得像一出闹剧。  台词愈发肉麻:“今日大师开门收徒,传授技艺,望后辈尊师重道,宏扬创新精神,将大师的品艺发扬光大,将大师的艺术精神传承下去,将他对相声艺术永无止境的追求、对曲艺事业的执著、热爱之真性情,传扬四海,和所有同道中人一起,在大师的引导下为推动中国相声曲艺事业的发展做出贡献……”  话是没错,但未免把牛鸣雷推得太高,高得有种肆无忌惮粉饰的感觉,听着那已经给牛鸣雷冠上的大师名号,凡事都要有个度呢。  看看那台上意气风发的老熟人,石涧仁笑着摇摇头,低头专心吃菜,基本不再看这些闹剧了。  只要兜里有了钱,好多人都会忽然有缘,各种哄抬的排场也层出不穷,反正说了好话就能得到好处呗,牛鸣雷这些日子看起来已经被吹捧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再看看台下桌边王放阳那有点扭曲跟狂热的表情吧,他不是对牛鸣雷狂热,而是对牛鸣雷得到的一切都羡慕嫉妒恨。  这个当年的当红手下,现在却没有到台上的份儿,不正好说明了什么吗?  看似风光无限的局面,其实到处都是陷阱。  这就是世上绝大多数人获得点成功,赚了点钱就表现出来的状态,得志便猖狂就是形容这种场面的。  如果换做以前,石涧仁多半是摇摇头转身离去了,今天他却慢条斯理的坐在那,筷子转悠好久终于发现那味牛尾汤的味道还不错,给倪星澜推荐了以后,自己连着喝了两三碗,还泡了碗白米饭来就着白砍鸡的佐料梗下去,这餐馆的饭菜真的说不上好。  牛鸣雷做这门生意可以说也是给忽悠得上当了。  众星捧月一般的牛大师差不多两个小时以后,才得空“接见”了石涧仁。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的,当年他在石涧仁的办公室外,也没少枯坐几小时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