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29、到底谁教导谁

1029、到底谁教导谁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13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0
    这点轻慢石涧仁真不在乎。  历史上韩信遭受过胯下之辱,后来以此为动力,促使自己一飞冲天,这其实更像是牛鸣雷的轨迹,前些年的不如意和屈辱,让他在面对机会的时候不顾一切的都会去抓住,这种人只要具备的能力条件往往能成功,但也仅仅就是成功。  生活中把这种不如意作为原动力的情况比比皆是,但高峰有限,因为这样的心态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成为瓶颈,不排除有些人在前进攀登的过程中逐渐调整心态,为自己找到新的动力跟终点,但大多数都会倒在瓶颈的地方。  因为这样狭隘的心胸,眼界也开阔不到哪里去,内心世界更不够强大,成功以后稍微遭遇挫折失败,崩塌的可能性很大。  可石涧仁这样内心太过强大的,也没什么成功的可能性,因为他不在乎。  这货笑眯眯的混在各种宾客中间喝茶看表演,不得不说这曲艺相声就是最适合在宴席旁边施展,历年来唱堂会的传统不是白来的,牛鸣雷这一年多能被称为大师,手下确实很快聚集起大量功底扎实的曲艺演员来,实在是因为这些年各家曲艺团各种单干的行内人士过得有点惨,到处都能看见各种演唱会,曲艺表演其实也有很大的民间市场,可不是田间地头过于低俗,就是得颠沛流离的到处串场,除了能上春晚的那些个凤毛麟角,绝大多数行内人士都缺乏平台。  牛鸣雷借着润丰的路子,那边成熟的各种演艺市场渠道,正好就捣鼓出来这个平台,他也的确是个会算计有魄力的人,一年半的时间,就把这曲艺演出市场搞得风生水起,成功树起来雷鸣堂的旗号。  但是从这旗号就能看得出他的眼界也就这样了,显而易见的想牢牢把一切都抓在自己手里。  眼前的拜师秀,也是这种心态的体现,迫不及待的想竖起大旗,再上一层楼。  可他忘了聚集起财富和这么多声望的根本原因不是他有多牛逼,而是这个平台,而是这种时代潮流需要这种平台。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重点是时势这女娲的手,而不她甩出来的那些泥点子……”石涧仁轻言细语的给倪星澜解说这点思路。  姑娘有点迷醉。  她祖父就是个清醒的人,一直知道跟着时势随波逐流,但可能叫倪山月掰碎了说前因后果,一辈子成功靠天分的老人家理论知识不太够,不然他也不至于教出倪经纬这样的孽子来。  所以石涧仁给倪星澜顺口说这个,简直就是说到了心窝子里,换了别的职业估计都没这么大触动。  隔着墨镜石涧仁可能还没意识到:“虽然在影视圈里呆过,实际上到了电视台以后我才开始看电视,有时候也在思考,影视明星的影响力到底靠什么来保持,如果说是影视作品,那肯定是要拿演技和票房收视率来说话,但几个月才能磨一张成绩单,万一考得不好呢?任姐的理论就是炒作,不管成绩好不好,反正使劲炒作,包括我们眼前看见牛大师的做法,说到根本还是用炒作来哄抬地位,但炒作始终是泡沫,相比之下我觉得综艺节目才是短平快又实惠的出路,哪怕影视红星走马灯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台,你看看那主持人始终都稳稳的站在那,这一次我们也可以这样尝试下,你的影响力到底能不能靠着综艺节目进一步稳固推广。”  这样的男人还不值得心仪?  倪星澜看着自己的经纪人,墨镜下的情思都要变成绕指柔了,不由得再靠近些。  因为话题不宜为外人所听,所以本来就声音小凑得近,这下几乎凑到耳边了,又翘着二郎腿的姑娘无声息的把棒球帽轻轻摘了,拿在手里把玩,另一只手好像无意识的反过来,纤细手指插进浓密的长发里慢慢梳理。  喜欢卖弄风情的女人最常见招牌动作就是不停拨弄头发,倪星澜的这些小动作也吸引不少周围无聊的眼光,但之前少数几个来寒暄认出她的润丰人士肯定不敢说什么,现在也没谁来打搅这个带着宽大墨镜的姑娘。  结果倪星澜是在掩饰自己的冲动,就在石涧仁又偏头小声的时候:“我还是想让你展现……”,忽然拿起棒球帽在自己脸前面一挡,嘟起嘴唇迎上去。  在弥漫着浓郁女性气息的帽子空间里,石涧仁只觉得一黑,然后就亲上了,倪星澜还非常娴熟的把舌头探出来在石涧仁嘴上抹了一圈!  时间非常快,石涧仁反应过来下意识弹开时,倪星澜已经心满意足的放下棒球帽恢复正常:“嗯,要我展现什么?”  石涧仁感觉被电了一把,嘴唇边的触感好像都在发麻了,说话都哆嗦:“你……”  倪星澜若无其事:“今天早上没刮胡子?有点粗糙,不过也好,有男人味一些。”她那高挑的身形和石涧仁几乎并肩,方便了刚才的偷袭,现在没事儿人一样的表情俏丽动人,顾左右而言他的动作让修长的脖子更美丽。  石涧仁都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唾沫:“你……还是,还是不要……”自己都觉得这种说教艰难,况且他也很清晰那一瞬间自己在帽子挡住的昏暗空间里心动神摇了,哪怕只是巴掌大的地方。  倪星澜轻松:“发乎于情止于礼,我做到了吧,适可而止的品尝一下,也没让你变成禽兽坏人吧,我是真喜欢忍不住,自然而然的就亲了,嗯,我们继续说事儿,我喜欢这样。”  石涧仁楞了楞:“你倒是轻松自在坦荡荡,难道还要教育我别把这事始终放在心里介怀,那才是着了相?”  倪星澜乐不可支,手脚都摇摆起来了:“哎呀,我听过这个故事,剧本里面有,老和尚抱了美女帮忙过河,小和尚忍不住问老和尚怎么能近女色呢,老和尚说我过了河就放下了,反而是你一直没放下!”  石涧仁有些讪笑:“看来还是我修行不到家?我还要拜你为师了?”  倪星澜笑颜如花,伸手大气的拍拍石涧仁肩头:“好了啦,我收你当徒弟不会要你磕头的,亲一下就好!”  石涧仁无语,正好看见牛鸣雷过来,摇着头起身。  所以这样的等待,倪星澜也不会觉得乏味,有趣得很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