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32 命运也可以是多选题

1032 命运也可以是多选题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92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0
    最终还是石涧仁的人品压住了天平的倾斜。  牛鸣雷的艰难之处在于自己已经有些骑虎难下:“您说得有道理,可两三百号人跟着我吃喝,看起来好像每个月都有几百万的演艺合同收入,这么多人拿工资拿奖金,还要支付各种开支,我这分下去就没有多少钱了,我怎么可能刹车?”  石涧仁听明白了:“所以你才用师徒关系、旧时门派管理的方式来偷换概念,这样不少人变成了低廉劳动力,你自然也就能凝聚起财富来了?”  牛鸣雷避而不答这个问题。  石涧仁摇头笑笑:“可以说前面一年半你是做加法,疯狂的扩张增加影响力,但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就应该做减法,你应该知道这些团队成员哪些是值得继续合作带着走的,哪些根本就喂不饱,哪些又是偷奸耍滑不出力的,现在就是应该让这些人滚蛋的时候,你忘了?历史上能成功的队伍,在获得第一波胜利以后,都会搞整编整风运动,留下的都是能打仗的精兵强将,踢走的都是给你增加成本的废物,而且进一步把不稳定因素剔除以后,你的团队不是更能好好掌控在手中了?”  很多创业者都会醉心在自己的规模中,盲目的追求越多越好,人越多、项目越多、收入越多,什么都要多多益善,殊不知很多草创期的希望都是在这个阶段被掐死在摇篮中的,因为越是这种看起来到处都是机会,到处都能赚钱的局面,越考验领导能力,特别决策选择的能力。  从纷乱迷茫的局面中找到能存活的可能是唯一的那条道路来。  首先就是要挤掉水分,精简整编。  牛鸣雷听了有些喜不自禁:“这样就行了?”  石涧仁当然不是只来给他支招的:“一个真正的领导,领袖气质、管理能力、性格人格、对胜利的饥渴程度,对于获取胜利的强烈*,这几点你具备了哪些?”  牛鸣雷已经是听进去了:“您知道我就是个手艺人,这些年全靠着张罗才能带着一群老少爷们儿混口饭吃,哪能跟您这样的学问人比,您说,您直接给我指条路。”  石涧仁笑了:“你可真够懒的,这世上没什么一蹴而就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你需要充实自己,多看书,真正看懂那些讲道理的书,可能以前你不屑一顾的书,特别是诸如《论语》、《道德经》之类老祖宗的书,你如果能沉下心来看看觉得真有用,那就算是上道了。”  牛鸣雷好歹也是搞艺术工作的,对这个建议不吃惊:“还有呢,还有呢?有没有什么立竿见影的点子,我这两三百号人收拾起来也够费力的,还得防着出乱子呢。”  石涧仁也有图穷匕见的时候:“今天过去找你,本来就是想跟你谈个合作的事情,我打算在卫星频道做一期每周播出的综艺节目,拉了倪星澜,可能还有别的艺人和我一起来做娱乐节目,任总已经决定投资,按照国内第一线档次来制作宣传,我希望你能来参与,无论是对你保持高曝光率还是娱乐圈的话题性知名度都有益无害,而且我认为你的曲艺演出市场走到今天,可以考虑朝电视综艺节目发展了,未来这才是你有自立门户可能性的突破口。”  牛鸣雷开始脸上还瞬间的哂然,然后很快掩饰过去了,准保是以为石涧仁给他说这么多,原来是为最后这个电视节目的事情铺垫呢,结果听到后面眼神重新专注:“真的?”  石涧仁已经把第二碗饭都吃完了,觉得比中午那看起来大鱼大肉的宴席味道好多了,扯点纸巾擦嘴:“同一件事,你可以认为我是在忽悠你参与我的项目,也可以看作是我拿好处给你,你在增加娱乐效果,说段子抖包袱方面是专业的,这个节目需要你这样的专业水准,而另一方面,这个综艺节目是打着娱乐的旗号,讲做人道理的,正适合你现在修身养性,拿着通告费充实自己,还能不耽误了你自己那摊子事儿,你觉得我是在忽悠你的话,回头想想清楚再决定要不要给我回话就是了。”  牛鸣雷的脸上又陷入了长考。  以前只要石涧仁说什么,就会毫不犹豫照办的草根,现在已经习惯于权衡了。  看到这点,石涧仁都好像明白些东西,为什么自己老是对年轻姑娘不由自主的倾斜,起码年轻姑娘们很容易讲感情,做起事来真的要顺畅得多,而这些中年人多多少少都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太费力了。  所以到最后,牛鸣雷也是给石涧仁说的是给他两天考虑的时间,毕竟如果参与一档每周都要录制的综艺节目,对他的档期安排影响也不小。  没错,牛鸣雷现在也有档期要调整了。  对比一下影视档期密密麻麻都排到一年以后的倪星澜,那姑娘可是不假思索的就参与了。  怎么看都还是姑娘可爱得多啊。  滴酒未沾的石涧仁和纪若棠走上街面,平京入夜以后的温度下降得很快,纪若棠那好看的白色连衣裙虽然是秋冬款,但抹胸之上的空白还是大多了,有点拉紧自己的机车外套,可好看的机车外套很难遮挡寒风,还那么贵!  所以石涧仁不需要多想就脱下自己的夹克给纪若棠裹上,姑娘很满意:“你很看重这个综艺节目,还差多少钱,这个人的能力很强?我觉得他的心性不怎么适合你吧?”  石涧仁没有过多解释节目本身:“不是钱的问题,还记得小泽么,那年圣诞,帮宋青云操办圣诞晚会的那个年轻人,他有辆好看的黄色越野车。”  对于小泽,纪若棠能联系起来的印象就这么一点:“哦……后来管理车行的,怎么了?”  石涧仁讲述了这个陡然爆发出光芒又飞快陨落的历程:“曾经我看着他走上歧途,没有伸手拉一把,只有亲眼目睹了那场车祸的惨状,才会明白旦夕祸福的无常,今天这个人也是同样的道理,他或许是有些戾气跟贪婪,但才华也是有的,还可以带动一批人,那就值得我试试看。”  纪若棠不是一般的姑娘,经历过母亲的遇难,在地震灾区也看到过各种悲欢离合,冷静的点头:“其实你比三年前还是要主动很多了。”那时候基本都是石涧仁在背后支招让纪若棠去实施的。  石涧仁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到现在为止我都很清楚我不是个理想的领导。”  纪若棠就把刚才的话拿来问:“没有强烈的饥饿感或者逐利*?”  石涧仁点头:“性格决定命运,你从小就具备高人一等的占有欲,性格中领导团队的精神属性也很明显,所以你才能胜任领导,我是在强迫我自己这么干,我一个在山里读圣贤书长大的农家娃,从小就被灌输修身养性,淡泊明志,我甚至习惯于控制*,无欲无求,让我这种人当领导,那才是一场灾难。”  灰黑色的男性夹克看起来笨笨的,裹在身上却很温暖,纪若棠伸手锁住了石涧仁的手臂认真:“那就天生应该我领导你,你就应该乖乖的听我话!”  平京的夜晚肯定不是孤寂的,到处灯红酒绿,搭配这样的环境,穿着男装的姑娘仰着头用有点软糯的声音说出来,这是多有情调的话啊,结果石涧仁居然说:“按照现在的投资理论,还是最好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所以我可以为多位领导提供协助。”  纪若棠肯定把领导二字跟女性划上了等号,气得一跳八丈高,给了石涧仁一个回旋踢!  嗯,别忘了她已经是跆拳道红带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