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36 迎来送往是本职

1036 迎来送往是本职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71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1
    石涧仁真的若无其事一样返回了风土镇,重新从繁华的首都、女明星还有女总裁的炫目环绕中回到近乎于清教徒一样的山里小镇来上班。  还好他是挂职干部,还好有电视台借调他去平京出差的由头,不然光这考勤就够呛了。  所以统战部知道他回到岗位,立刻安排召开了一系列的现场工作会,不光是对经济开发区做了评估,也对老街景区的成功经验做成案例,当然更主要的还是要让统战部自己树起典型来,统一团结了各阶层人士的力量,才能达到今天这样的成果,就算是政府部门也要讲究业绩的。  其实回想一下曹天孝和朱宏涛对石涧仁下的功夫,虽然不那么明显,但没有他们,的确也没有今天的场面。  更难得是这两位在工作会上还没多吹嘘自己的慧眼识珠,把功劳都给了领导。  当初石涧仁见过的那位闫副书记主持了其中规格最高的一次工作会,虽然领导只呆了一个半小时,简单的发言之后就带着部分领导返回市里了,但规格说明了重视程度,统战部和区政府领导更是在镇上停留考察调研了好几天,把石涧仁和镇上的公务员们累得够呛。  更头痛的是这种事情看起来以后还会成为常态,市里面各个区县市好像都得到要来参观学习的要求。  如果石涧仁在码头上当棒棒,可能也以为这种参观检查就那么一两小时甚至一二十分钟没什么大不了,更觉得这种参观学习都是走过场没意义,只有体制内的才明白,上面把这当成风向标,下面必须严格表明紧跟态度,至于是不是真的能从中找到什么可以借鉴的经验,那不过是因人而异碰运气的另一码事情了。  而这样的上级活动,往往从早上五六点开始,镇上就要安排人手清除街道各种垃圾,阻止赶集农民到景区和街道上来形成乱糟糟,办公室里准备材料、打印文件、打扫卫生、拉上横幅,不同规格横幅多少都有区别,还得从开发区路口到景区沿线都要安排好各种人手,最后才是接待、解说、聚餐、参观、听领导讲话、表态以及完事儿以后的清场。  应付这么一档子事,基本这一天就别想干日常工作了,可每天雷打不动的那些政务工作、制度表格依旧还摆在那里的,石涧仁要不是因为算是挂职的经开区副主任,真当了正式编制的副镇长恐怕就得熬更守夜的才能把白天的工作补上来。  所以接连送走好几拨领导,已经快一周的时间都过去了,有点苦不堪言的和曹天孝靠在小石桥边喘口气。  曹天孝晚上也要搭最后一辆统战部的车返回城里,所以不知道他脸上剩下的兴奋是因为要回家了,还是因为确实这次工作完成得好:“老实说,国庆节以后刚听说早间新闻里面出现你的画面,把我们都吓了一跳,后来看见晚上联播新闻里面的信息,才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接下来那位英勇救人的齐助理上了国家电视台的专访节目,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样的关系,仅仅就是你下属的一个普通工作助理,居然是平京*?闫副书记都问了你到底是什么来头了。”  石涧仁看着远处孩子们好像放学了:“我有什么来头,还不是清清楚楚写在履历表上的,齐助理是不是有关系,也和她的行为无关,我现在最苦恼的就是明明我们的工作是建立在科学努力的基础上获得成绩,但很多人已经轻而易举的把这一切归功于关系,我能说这一切都跟那点关系没有关联么?”  曹天孝亲热的拍石涧仁肩膀:“清者自清,我们也不能因噎废食嘛,经开区的成立不也是奔着新加坡的投资关系么,我们重点还是看能怎样改善人民群众的生活条件嘛,能牵上的关系,带来的好处,都可以找过来嘛,统战部的几位领导都很相信你有这个能力的。”  石涧仁啼笑皆非:“反正齐助理的家庭关系不会给风土镇带来什么好处,反而是电视台这边为老街风景区赢得了一个在国家电视台免费宣传的机会,接下来蒋主任全力展开经开区工作,我就只负责风景区和镇上日常工作,还要跟市电视台合作栏目,所以再有什么四面八方的学习考察调研,这边只当成商业行为来处理,不再浪费工作时间专门接待了!”  曹天孝好说歹说,才跟石涧仁商量在镇上办公大厅设立一个临时部门,三四名工作人员每次临时抽调起来组成接待部门,和自己一起面对各级单位。  而石涧仁强调这个电视台的事情,就是给自己接下来要去搞综艺节目做了铺垫,让统战部知晓这件事,免得到时候真给自己打考勤穿小鞋了。  曹天孝说自己都去过电视台了,自然也会把两者之间联系起来,全力支持石涧仁的工作,再三叮嘱一番宏涛部长跟闫副书记都非常关注石涧仁的工作情况,千万要顾全大局,有什么事情多请示多汇报,这样才能做到工作成绩各方都看见嘛。  反正曹天孝看起来一点不像个强势的主管处领导,更像是政府部门派来的润滑剂,准备再到读书阅览室去看看的石涧仁也好不容易把这有点啰嗦的上级送上车,转身在街口的杨记包子铺买俩酱肉包准备填肚子,包子铺老板很熟悉这个不像领导的副主任,一边问着那位齐助理什么时候回来,一边也不拒收石涧仁的钱,但是给他额外多倒了杯豆浆,实在是从石涧仁重新回到镇上开始,所有居民对他都无比热情。  好多人私底下都说以为这个很有背景都上了电视新闻的年轻领导肯定要高升不会回来了,结果他还是和以前没什么两样,每天早上跑步,随时都能看见他在镇上各个角落转悠,傍晚随便街上吃点东西,晚上坐在什么地方看书,感觉要扎根很久的意思。  这样的领导,镇上居民当然欢迎了。  石涧仁也随口回答估计齐助理受伤以后要调到别的地方去了,自己就开始往嘴里塞包子,然后抬眼一看,那镇上马路拐角的地方刚停下的白色宝马越野车,正在打开车门出来的不是纪若棠还有谁?  仅仅一周不见,穿着打扮已经又变成了全身黑色的高腰夹克搭配紧身八分裤还有运动鞋的利落打扮,长发更是编成了很有欧洲风格的鱼骨麻花辫,让人反正就是觉得耳目一新,现在跳下车来眼圈居然就红了,石涧仁满嘴的酱肉包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十多米外的姑娘又开始助跑,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直接起跳。  已经忙碌了一天,累得只想尽快回去打个盹的石涧仁不得不扎个马步,才能接住这情绪激动到一挂在他身上就忽然开始哭出声来的姑娘:“咋了?咋了?出什么事情了?”  这些天柳清除了固定的每天工作数据报告,又多了一份关于纪若棠的工作纪要,每天都能看见美国留学回来的年轻总裁正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公司情况摸排,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会出错的变革行为吧?  怎么突然就变成跑来泪奔的场面?  石涧仁嘴上手上难免都有点酱肉包的油,所以不好动手,只能再蹲着点,方便纪若棠坐在他的膝盖上:“说话啊,怎么了?”  街道上不知不觉都有不少镇上居民出来好奇的指指点点了,纪若棠仿佛完全看不到,放开心思趴在石涧仁肩头哭了几嗓子,才抽泣着哽咽:“没……没怎么,就是突然……突然看见你像个棒棒一样在路边吃包子,我,我突然就觉得,你要是一个人走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这是个什么逻辑关系?  拿着半个酱肉包子的石涧仁有点摸不着头脑,环顾四周,正准备叫纪若棠下来,就看见宝马车旁路边站着面色不善的耿海燕。  喂!累了一周时间都没看见谁来,怎么一到周末就前后脚出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