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45 论武林高手的养成

1045 论武林高手的养成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728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2
    所以纪若棠晚饭时分回来,看见将要下班的服务大厅就是这样一副乱哄哄的场景。  石涧仁的态度很清楚,其他产业都要围绕花卉种植跟旅游产业两个大项目来运行,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提高效率,无关的企业,特别是会造成环境污染的企业现在必须往外赶:“我知道你这水泥每年都是全区基建需要的,但你比我更清楚,现在大型水泥加工厂的成型产品市场化有多大占有率,你这样年产量小,污染大的企业迟早都在政府要求的关停范围,现在不过是靠着山高皇帝远还没波及到这里来勉强生存,我提前这么对你,你可能觉得我有点不顾你的死活,但起码还有个回旋的余地,是另寻项目还是在行业内找突破都能找到新的出路,别等到市场来给你结果时候,那就直接喊破产了。”  坐在他面前的水泥厂老板涨得脸通红,汗如泉涌,可又明白这副主任说得是明理:“但……”  石涧仁和颜悦色:“我个人是很提倡守好自己的主业,坚持自己的擅长的专业,绝对比三心二意贸然换行当有前途得多,哪怕是做一份工作都建议做精做透,比那些动不动换工作的强很多,但不符合社会潮流那就是个根本问题,你搞这个十几年了吧,十几年前你决定做这个的时候有多少资金,有多少人手?现在呢,比十几年前还难?我不排除在场的可能有谁刚盖了新厂房,刚改进了设备,做了新投资,但和大局势冲突下这样的投资,只能算是失败了,舍不得,那就换个地方看能不能延续几年,舍得就当机立断该变卖该出租的立刻顺应风向,建筑公司和水泥厂之前的镇政府还欠你们钱,年底应该能够按时支付,政府做了政府该做的,你们也要做自己该做的……下一位……”  有点像老中医坐堂诊脉的感觉,结果纪若棠就用气场分开人进来坐了:“我有两个投资项目想在风土镇进行,不知道是不是也该跟你谈?”  石涧仁看看手腕上的表,还有十分钟下班,端住表情:“嗯,您说。”  纪若棠其实已经有点乐了:“第一个其实是建议,现在花卉种植产业园已经开始初具规模,可以预见的未来不到一年时间,就能看见大量成片的花海,我估预计这将会比老街古镇游吸引更多的游客,那么从现在开始,无论是我看见的那些产业园建筑还是各种民用、商用建筑都应该重点管控,总不能一大片美丽的花海看过去,结果冒出来一栋彩钢瓦棚煞风景吧?”  光是听见建筑二字,那些大多都从事跟建材有关的企业主们都支起耳朵了,看看人家这大红色的投资顾问气场,免费听的也许就是商机啊。  石涧仁看着那双确实已经成熟的眼眸,也从心底带起笑意来,脸上还是一本正经:“花海?这也能成为景点?”  纪若棠比他见识广博了:“国内滇南著名的花海景点,一年吸引超过五十万游客,旅游经济综合收入过亿,这还只是当地原生的油菜花,而根据我刚才初步考察的开发区花卉种植规模,如果调配得当,从种植面积跟方位就考虑好分布,一方面花卉种植本身是经济作物,另一方面就能形成非常好的景色。”  石涧仁是真的要拿纸笔把这个记下来,得尽快和蒋道才沟通:“嗯嗯嗯,非常好,这个我也会跟旅游公司交流,第二点呢?”  纪若棠卖关子:“第二点就涉及商业机密和土建工程,不能这么随便说了……”  听到土建工程周围的企业主们凑得更紧了,石涧仁不得不起身:“好吧,下班时间到了,刘敏你跟这位纪女士再沟通下具体内容,各位也都抓紧时间把我们今天交流的细节考虑下,我还是那句话,作为管委会副主任,我上班时间都在服务大厅,正当理由工作范围大家随时有权利过来跟我谈,其他的就不用浪费彼此的时间精力,更不要用法律法规允许之外的手段来破坏自己的名声,我下班以后也要有点私人空间,有什么事情大家上班来谈,下班下班……”  说起来石涧仁自己工作起来没多少时间概念,却很少鼓励加班,特别是在这政府机关来以后,认为过于强调加班只会导致形式化的磨洋工。  纪若棠看着这么多人闹闹嚷嚷,估计是听了石涧仁的暗示,还是没叫住他,连吃饭都是自己在街上随便找了个地方解决,最后回了旅社换身黑色运动服,搞得像一身夜行衣似的。  蹦蹦跳跳的顺着小桥过去读书会,果然在楼上找到了石涧仁,纪若棠没说话的找了本书自己也坐在地垫上盘腿看。  还别说,不知道是书还是环境的原因,又或者是听着石涧仁轻言细语跟孩子们交流的话语,纪若棠很快就平静下来,偶尔抬头看看不远处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低下头的时候大多都在思索。  一直到九点多钟,孩子们陆续起身回家了,乡下孩子确实没多少娇生惯养的,走的时候一个个顺手把东西收好,书本理顺,有几个女孩儿还给纪若棠也说再见,石涧仁才放了书:“有没有觉得这个跟我们捐资助学有什么区别?”  下面的姑娘好像也收拾了东西,对上面喊了声石老师我走了,能听见下面有关门的声音,山镇的夜晚,就显得无比的寂静。  阁楼上是在每张小桌上吊着灯罩,保证看书的光线,但整体偏暗,所以要是用古时候的油灯,没准儿都能听见灯花炸开的声音了。  穿着黑色运动服的纪若棠已经隐去了那二尺八的气场,盘腿撑住下巴:“很喜欢这样和你安静独立的生活交流。”之前那很有特色的鱼骨麻花辫也散开,就挽在脑后,在阁楼上灯罩外的昏黄光晕下,好像又回到当年那个花季少女的灵动。  石涧仁也盘腿坐着:“我一直都说,你有富厚福缘,更重要的是你有灵性,又能掌控好你现在拥有的物质基础,只要越过我这点心里面的疙瘩,心胸放得更开阔一些,那就没什么可以难倒你了。”  纪若棠直捣黄龙:“你喜欢我么?”  石涧仁现在简直经验丰富:“绝对没有男女之间的喜欢,很尊重和爱护你,我对每个伙伴应该都是这样的。”  纪若棠要证实:“昨天耿海燕说我在你心里的地位,也就比这些孩子高点,当然她说她也差不多,应该你看其他人都差不多。”  石涧仁想了想:“我还没那么高不可攀,我也只有二十四岁,还很热爱生活,也很希望能看到经过我们的努力改变些什么,如果你要说爱情之类的东西,我在尽量做到一视同仁,不让自己陷入到男欢女爱中去,所以对每个人也就不能肆无忌惮的去喜欢,那回答你就是对伙伴的感情肯定是最深的,这些刚刚走上路的孩子我更多是期待,如果你非要区分出谁更有感情,那可能有点强人所难。”  纪若棠疑惑:“你要做和尚还是在修炼什么东西?”  石涧仁其实自己也在思索:“你知道我刚下山的时候,本来只是按照安排去找人做事,但慢慢的有些想法感悟,更有些责任感,就像你从你母亲那里继承了酒店集团,我从我的师父那里其实也继承了些心灵上的东西,对家国情怀,还有对这个人世间的期待,你一开始就从千万级别接触商业,我则一开始就相面辨别思考人性人心,这就决定了我会想得很多,顺理成章的开始思考我存在的意义,你明白么,我活在这个世上,我有这样一颗思考的心,那么我存在的价值就仅仅是谈一场恋爱,结婚生子,然后自顾自的过完我的人生直到死亡?还是能在有生之年,为我们看见的范围内做点什么?”  古色古香的旧木楼里,周围都是书籍墨香,盘坐在地垫上很有些古人之风。  纪若棠这会儿觉得自己真的好像小孩子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