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48 不争才是争

1048 不争才是争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8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2
    理清思路的纪若棠果然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就自己开车回江州去了,本来带了一大箱生活用品的,又仰仗石棒棒给她搬回车上去,石涧仁重新回到全力应对镇上工作的节奏中。  这一次,当然就是和蒋道才的沟通比较多了。  毕竟之前的工作,主外的开发区新区建设还处在土建施工的过程,石涧仁肯定不会去别人很看重的部分贸然伸手,做好大后方的政务支持就行,所以两人分头行事见面的机会其实不是天天都有,石涧仁现在把老街景区的初步工作完成,主动过去新区找蒋道才开始商量整体工作。  就算没有纪若棠提出把花木种植园当成景区来经营,石涧仁也准备在这个阶段加强两边的结合,这是个工作中的大局观问题,作为一个经济开发区,或者任何的行政辖区,都不可能两位主政者割裂这么远,纪若棠这个建议倒是让他找到个不那么让人警觉的切入口。  自己开着商务车,带着两名工作人员一同抵达新开发区,以前跑步时候看见的施工道路现在已经硬化,最主要的管委会工作大厅两层楼建筑已经封顶在做外部粉刷贴砖,而旁边临时的彩钢大棚现在人来人往,大量的施工人员、穿着灰白色工作服的技术人员,还有很多花农在这边川流不息,而更重要的是就在这片管委会建筑周边,两片花木植物示范用地,哪怕现在是秋冬季,依旧姹紫嫣红,翠绿一片,其中一座是大棚种植,看得出来也是用了不少高科技的,连半圆柱型的棚体,都绝对不是便宜货。  昨天陪着纪若棠到小镇周围考察的刘敏是个三十出头的本地女子,高中毕业就到镇政府工作了,比较踏实也很熟悉风土镇的环境,重点是说什么做什么,没太多怨言,所以工作还算得力,另外就是个二十多岁的大学毕业生,在整个镇政府七八位有大学文凭的工作人员里,这也是对于做事最少怨言的,所以石涧仁习惯于带上他们,这时候再要他花费很多精力去说服或者扭转其他人的心态,已经显得效率很低了,他得抓大放小。  下车后刘敏反身指管委会开发区对面山上:“昨天那位纪总重点考察了这边,然后带着我还有……昨天我邀请带路的向导是我父亲刘光罗,石主任您见过,这不违规吧?”  刘光罗,石涧仁能记得起来,就是当初冲击镇政府那些吃了苦头的周边农民中带头的那个中老年,以前还当过生产队队长的,点点头:“不违规,他确实熟悉这边环境嘛,适当给了点劳务费没有?”  刘敏好像才松口气,连忙摆手:“没有没有,那位纪总说这只是初步勘察,后面还有专业人员来,那就正式聘请我父亲当向导,以后这边也需要本地人手,能够产生不少的就业机会。”  石涧仁点点头了解了纪若棠观察的区域以后和那位大学毕业生并行:“那意思是说现在蒋主任基本就驻扎在这边了?”  工作人员还想了想:“有十二名工作人员都跟着每天在这边上班,据说蒋主任忙得很哩,每天都要去一趟区政府……”说到这里还稍微顿了一下:“蒋主任经常向刘区长汇报工作。”  石涧仁笑笑没说什么,蒋道才是彻底的商人,而且是从内地出国又再回到基层来的海归商人,他熟悉国际上的规范,也了解国内的陋习,所以在工作中无所不用其极,这也是自己了解的。  果然,三人顺着临时服务大厅和在建的大厅建筑这么走了一圈,蒋道才的秘书就很抱歉的说他到区政府去了,估计还要一两个小时才回来。  石涧仁不着急的阻止了这位女秘书打电话催促:“不用催,我等他,就在这里到处走走看看,回来通知我就行。”  之前和齐雪娇一起看见的那片小树林都推平了,现在这周围起码有三四个足球场大小的区域全都已经属于花卉园区,相互之间都用一车宽的硬化路面分割分片,整齐划一得好像工厂一般。  刘敏又补充:“昨天那位纪总就是看见这些棋盘格一样的分布,才说要是都保持自然分片,顺着山势这么像梯田一样排列种植园,才是最有观赏性的。”  石涧仁笑:“她且说,我们且听,她是搞酒店的,动不动要求怎么好看,人家蒋主任是搞现代农业的,要的是生产效率,我们要分清孰重孰轻。”  刘敏带着石涧仁到整片园区边缘,山高水长的山脉地形中,这一大片看起来都是平整过的,边缘之外果然就是各种高低错落得有些凌乱的小块耕地,江州这种地形从来都不是大面积机械化农作物的最佳地块,蒋道才这个花卉种植的选择点确实是经过了考量的。  到处反复转了一圈,石涧仁的感受就是蒋道才耗费巨资把这里平整出来,应该还是有打造样板的意图,只是这个样板不知道是针对花农,还是有针对投资方。  毕竟石涧仁现在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国内圈钱的模式其实大同小异,有点原始资金,注册个公司或者像现在这样得到政府支持以后运作起来,套取银行贷款、其他投资甚至国家相应的项目资金,钱一到账就转移资金到自己兜里,如果这个项目发展得不错,那就继续经营继续套钱,假若发展不好亏本了,就走程序倒闭,让国家跟投资方来负担亏损,这种标准的国内企业把戏已经屡见不鲜。  蒋道才的面相上确实没有唐建文那样的坚韧和宽厚,石涧仁其实对他是有点警惕的,或者说一直都想看清楚对方的模式到底有什么自己不懂的地方。  结果直到四点过,蒋道才的奥迪才回到开发区,下车来有些热情的和石涧仁握手:“终于有机会过来参观我的农家生意了,晚上就在这边吃饭,我们喝两杯,有新鲜的东南亚海鲜,以后天天都有空运!”  石涧仁没在意这话语里面明晰的区域划分,笑着点头:“我们两个内部吃吃喝喝不算是违规吧?”  蒋道才搂着他的肩膀就往里面走:“已经快饭点了,关起门来我们两兄弟自己吃喝违反了哪条规定嘛,再说我们也都不是党员,党纪国法能管我们的就不多了,怎么样?闫副书记来过以后,你那边有什么新进展没?看起来有东风压倒西风的趋势,我们这个农业经济开发区可能要更名为旅游经济开发区了。”  石涧仁已经尽量很小心翼翼不触动别人的情绪了:“就是来商量这个事情的,花木种植产业园肯定是我们开发区的核心,这次到平京不是运气蛮好的得了个广告宣传片大奖么,国家电视台给了一年的各种免费播出机会,接下来到我们风土镇旅游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有钱我们肯定要赚的,所以随之而来解决住宿和景区景点的问题就必须要提上日程来了,你知道,让游客千里迢迢过来结果只能看见那么两百多米的老街景区,这景点还是太少了……”  蒋道才笑着扶扶自己的水晶无边框眼镜:“所以呢?”  距离有点近,石涧仁好清晰的就看见对方眼里带着戒备了。  我真的不是想来夺权或者夺利的!  小布衣在心里呐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