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54 看法总是要陈旧过时

1054 看法总是要陈旧过时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3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3
    女妖精和唐僧的交流很愉快,直到小妖怪开始习惯性的半夜哭闹,吴晓影指挥着石涧仁给孩子再喂一道奶和收拾屎尿,自己才心满意足的去洗漱睡觉了。  不过第二天就没那么独享空间了。  本来前面还好好的,按照吴晓影写的剧本,两人坐在高脚凳吧台一样的围栏外喝茶,看丢丢自己在各种幼儿攀爬玩具、海绵球里面玩,还有其他类似年龄的小朋友交流,石涧仁确实能翻翻书,吴晓影主要是拿相机拍照,结果到了快中午,接到了柳清的电话,有点纳闷:“你不在镇上?”  石涧仁偷偷摸摸的心虚:“啊……今天丢丢过生日,我趁着周末过来陪一天。”  柳清的失望都能从手机里传过来:“这样啊,我和爸妈过来了呢……好吧,你开会忙那就自己注意点……”后面半句拉大了声音,明显是在摆台词。  结果还没等石涧仁说话,手机就一把被丈母娘抓过去了:“阿仁啊,你不在镇上怎么不给小清说一声呢?我们这过来坐车可是都快俩小时了!”  不管身份是真是假,石涧仁确实有点抱歉:“真不好意思,我……也是临时到市里面来的。”  丈母娘很不满的做了决定:“唉,你这孩子,工作重要是没错,可现在你也结婚了就要有个成家的样子,成天不回家像什么啊,妈晚上吃饭的时候再好好的批评你,还专门给你卤了猪蹄儿带过来呢,记得晚上早点回家吃饭啊。”  拿着挂掉的手机石涧仁有点发愣,吴晓影隔着黑色镜框眨眼:“有事?”她也不掩饰自己眼中的失望。  石涧仁定定神把手机揣回去,选择老实交代,前些日子给纪若棠说是因为不想让这姑娘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毕竟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比较特殊,而现在吴晓影都注意到了,那就干脆说清楚。  前影星惊讶的睁大眼,还捂住了嘴,不过不知道是避免自己惊叫还是笑出声来,反正眼角的情绪是蛮生动的,等石涧仁说了那结婚证的制作单位:“我还以为你大概知道点这个事情呢。”吴晓影才摘了手满是哭笑不得:“这姑奶奶!也很能折腾嘛,给你挖了个不小的坑哦。”  石涧仁挠头:“一开始我就觉得有点坑,可……”  吴晓影单手撑下巴了,让自己整个身体都扭着在高脚凳,似乎这样拧毛巾的姿态让她的声音也变得像是挤出来的:“可你还是忍不住要帮忙,看不得你那宝贝秘书有点什么委屈着急,是不是?”  石涧仁低头折上书页:“你爸妈不催你?”  吴晓影自傲:“我这种经历能是一般人?我确实了解这种普通人家恨不得把女儿早点嫁出去的心态,好像女人不成家就有多大的罪,年轻的时候唯恐嫁得不好,挑三拣四的这不好那个不要,等到三十左右就突然着急,仿佛是个男人肯要就阿弥陀佛了,哪怕没有共同语言,没有感情,没有前途,也毫不犹豫的就会把女儿推进火坑里,你说我爸妈还会这么干么?经历过那样的婚姻,他们早就看开了,等有了丢丢,我就算告诉他们在给你做小老婆,他们也不会在意的。”  石涧仁超没底气的抵抗:“没有做小老婆啊,你有你的婚姻自由,我尽可能负起照顾丢丢的责任来。”  吴晓影顺势开始飙演技:“我就打个比方,说起来还是有点伤心,我说我有男朋友,有了私生子,你都不在意,这残花败柳的只能母凭子贵,你说我是什么心情,哪能跟心肝宝贝一样的小秘比呢,听说她要去相亲就急着办假结婚证了。”  换个人说出办假证的荒唐事情来,石涧仁真有点窘迫:“不是因为听说她要相亲,她要有自己的感情家庭,我也……”  吴晓影打断:“嗯,你还是最好别这么说,挺无情的,我一直在想,你那些对待人的态度,坦诚直接的做法可能是你老套的古代风格,但古时候女人是没地位的,你所学的东西在女人这块是空白的,你不能把对男人、对各种英雄好汉的态度拿来对女人,你说对不对?你跟唐建文、庄成栋甚至那个杨德光都可以开诚布公的讲道理,女人不讲道理的,我们讲感觉,感觉对了,你说什么都对,感觉不好,如果因爱生恨,那就巴不得拖着你一起下地狱,你对我就应该别只冷冰冰的在孩子的关系上,我也是人,并且还是需要关怀和照顾的女人,而不是直接忽略过去,你说我成天热脸贴冷屁股,是什么心情,还能好好的工作面对事业么。”  石涧仁发现自己面对成熟女性就很容易掉进被教训的角色里:“可我真的不想变成男女感情的狗血剧,我的善意和照顾很容易被误解成为献殷勤和勾搭,这让我很无奈的。”  吴晓影的声音越发温柔了:“没谁知道孔子的妻子是什么样,也很难找到诸葛亮老婆的讯息,其他古代贤能的配偶几乎都是无名氏,那是古代,现在时代不同了,你在其他事情上都能变通改换,为什么唯独就在这件事情上这么拘泥呢,洒脱点,喜欢一个人是很美好的事情,*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换个角度思考下这个问题,或许你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石涧仁好像真的有点开窍:“我没有想搞暧昧,也不嫌更因为爱情婚姻来干扰我现在的努力,起码我现在还有向往理想的冲劲和可能性不是?”  吴晓影都笑着拍他肩膀了:“你其实就是太郑重其事,别把爱情想得多深奥,这不过是让动物繁衍后代的化学反应罢了,一开始的时候头昏脑热,慢慢就会消退,你也太高看爱情会对你有多大改变了,婚姻我倒是劝你慎重,那真是一辈子的事情,万一找个老婆一辈子跟你不对劲,那的确会分散你的人生注意力,这是一个尽力了婚姻失败者的建议。”  石涧仁就在自己身上找问题了。  中午吃饭都还抱着孩子面带思索,吴晓影又故意破坏:“现在陪着我俩就专心点呗,你在乡下挂职有的是时间思考,别动不动就进入你那种打坐状态。”  石涧仁还没来得及调整,侧面传来声音:“嗯?阿仁?”  一家三口转过头去,洪巧云正跟两三个穿着打扮都比较艺术化的中青年男性走在一起,整个身体都有些后仰的注视着这边的餐桌,确认以后给自己的同伴说了两句就大大方方的过来,坐在餐桌边先伸手摸摸孩子:“本来看见一家三口的造型没注意,就觉得这当妈姿态可真不是一般人,仔细一看原来这男人居然是阿仁,你们这是……”  吴晓影眉开眼笑:“孩子周岁!”  洪巧云顺手从手腕上褪下来串洁白如玉的什么珠串:“哦!没来及买礼物,那就把这个送给孩子了,高人开光的,保福保平安。”  吴晓影乐得抱过儿子就把那珠串给套上,结果比来比去,最后还是戴在脚弯上比较合适。  加上今天一早吴晓影开玩笑的把孩子头发梳了俩小朝天辫,整个看起来就像是哪吒三太子似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