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66 新愚公移山

1066 新愚公移山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94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4
    而另一边在会议后跟石涧仁碰头的唐建文是大跌眼镜。  处于比白秩更惊奇的状态,本来想跟石涧仁好好分享下自己的感受,结果出来刚一碰头就笑着拉了白秩先离去,因为齐雪娇表现得太明显了。  她不黏糊,她碎嘴,会前匆匆说两句时候可能还没觉出来,姑娘也在使劲控制情绪尽量先谈工作,可等一两个小时的会谈之后,再看到石涧仁,那嘴就恨不得直接放石涧仁身上:“傻了吧唧的都穿什么啊,你是来参加娱乐节目的,不是参加人大政协会议,给你说了穿得时尚喜庆点,听了嘛?你那衣领都是塌的,哎!还有两天就要录节目了我都不知道你想什么哪想什么,还想不想好好录节目吸引观众了,你说你老不小的死气沉沉穿得跟那离退休干部似的……”  那种典型的平京腔,恨铁不成钢又居高临下的一脸嫌弃,明显有点用力过猛的势头,吓得本来跟石涧仁一块儿出来的两三个编导连忙闪开,这气势,一听就是最地道的那种平京大妞,惹着了敢直接上耳刮子抽你丫的,管你什么成功人士,逮谁灭谁。  关键是齐雪娇自己可能还不觉得,觉得自己把各种热烈的情绪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出来还不露痕迹,愈发顺手:“别介!别一脸委屈,你说,你说你这节目的事情重不重要?重要你不早点来平京?在江州很得劲?电话里给你说了多少遍,重要的事情就早点多投入时间,你长耳朵了嘛,我说的话就当耳旁风?你不是喜欢拿个小本儿记么,天天说天天记啊,你说你……”  石涧仁还有看不出来的?  这姑娘嘴上跟机关枪似的突突突,手上更是顺势又戳又拍自己的手,可眼里都是笑啊!  使劲提升怒火值都压不住的笑意,这种表达情绪的方式也是离了奇。  不过这总比见面就卿卿我我、蜜罐子里加糖要好,所以他就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点头,让齐雪娇适当释放下,给唐建文做回头联系的手势,所以唐建文拉白秩赶紧走,他还是有种迫不及待想找人分享下的感觉,其实白老板也有同感。  这让本来想寒暄几句的胡蓉梅匆忙叮嘱石涧仁晚上再从邮箱收取主创人员整改过的台本就掉头跑了,招呼都懒得打,还顺便拉走了想跟石涧仁哥俩好的王驊,小伙子这种眼力还差点,谁敢这么横啊,平京城里他还没怕过谁!  所以石涧仁分分钟,好像不知不觉一下周围的人就散了,他还左右看了几下:“老唐的表情有点激动,怎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齐雪娇那个“保镖”已经不见了,脱了外面羽绒服的姑娘被白色毛衣衬托得确实愈发丰满,可能是没明星会穿衣搭配,但双手肘放在两边扶手上十指交错,蛾眉青黛的明眸流转,石涧仁都想拿个镜子给她看看这样子有多……嗯,他都觉得可以用上风情万种这个词了。  那还是赶紧走吧,推着轮椅接过前台小姐忍住笑奉上的羽绒服出门,在豪华气派的写字楼电梯前,金黄色的镜面电梯门让齐雪娇安静下来,双手捂着脸嘿嘿笑:“对不住对不住,看见你就忍不住想说点什么没超出什么朋友同事的界限吧?”  可镜面不锈钢里那姑娘真是沉浸在热恋中模样啊。  齐雪娇赶紧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唐经理关于这次俄罗斯展销馆的工作报告,我是反复研读了的,这两天你们讨论的那些内容,你在电话里给我沟通了不少,其实这些日子我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如何进一步把跨境贸易的份额做起来,如何克服当前的壁垒让天堑变通途,所以前些日子去拜访了一些叔伯,有军队的,也有交通部、外交部和铁道部的,听取了一些建议,我认为解决从国内西北部内陆地区经过铁路列车连接到欧洲,在西部大开发的整体局面下,这件事不是不可能,所以作为我进入大唐网以后的第一要务,就是促成这个跨境通道的连通。”  石涧仁也有点愣住了,这件事他和齐雪娇在电话里有聊过,其实唐建文早就在国庆节俄罗斯展销馆开幕以后工作报告里强调过这个问题,几个火车皮给卡在边境口岸的事情开幕前真是急死了人的,只不过那时齐雪娇在旅游公司做助理,石涧仁也从没想过找她去疏通关系,这种工作中必然会遇见的问题那只能自己摸索熟悉。  但没想到,他和唐建文以为怎么也得是国家级的大战略行为,齐雪娇却这么轻轻松松说要做到?  姑娘坐在轮椅上有从反光看他表情,扑哧笑:“别这么傻不愣登的,我可没这么大权限,但起码我现在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做,而放在寻常人,干几十年也未必能摸到脉络,下车库。”  石涧仁才松口气:“的确是吓我一跳,我好歹也知道这种事可不是国内一个行政命令就能完成的,是个极为浩大的政府工程吧?”  齐雪娇点头:“首先这肯定是通过货运列车运输,所以这件事儿得找铁道部,接下来因为要跨过好几个国家口岸,所以得找海关总署,这两块点头以后这件事就可以正式牵头了。”  石涧仁关上电梯门:“你说得倒是轻松就点头俩字,别说这部委一级了,就是市里面的这些部门那都是报批流程吓死人,我现在算是见识过了,一个镇级开发区成立就不用说了,这还是自上而下发了话的,都有多少手续要办,到现在还没办完,单说最近我们搞这个带有土地供应的旅游酒店开发项目,每个阶段审批少则三四个,多则十几个,涉及部门发改、人防、环保、规划、国土、建设、消防、水务、卫生防疫……你说我们那山里面修个度假村,这不沾边的人防和水务都要盖好几个章,还动不动需要其他部门给出意见或者协调才能审核通过,我跟你说酒店集团法务部门都临时又聘了俩人专门跟着跑这个,这回我真是见识了。”  电梯里齐雪娇就转过轮椅面对他:“你不是最喜欢教训人凡事要先做,而不是畏难情绪么,怎么这回你反而未战先怯了?”  石涧仁站在那凝固了下,然后使劲点点头:“啊?真的有点坐井观天,主要是从来没面对过这种级别的工作项目,可能超出了我的办事能力,下意识的就觉得太难了,压根儿就没想到通过企业或者私人能完成这件事。”  就看看这表情,齐雪娇都忍不住笑意:“这当然不是企业,甚至也不能是我来带头做这个,如果我参与还是太招眼了些,虽然知道的人都知道我们齐家没在这公司投一分钱,认识你我的人应该都认为你把价值多少钱的股份无偿的转让给我理所当然,但在外人看起来,这背后就一定有利益交换,一定有权力输出,所以这件事也不可能是大唐网自己来做,按照体制内的规则,这应该是江州市政府来做,之前你不是说到过你感觉那位闫副书记或者统战部的朱部长有些经济上作为么,现在你不也有提建言的义务么,我们把工作分开来做,市政府方面来走流程,我们企业做足功夫,为什么要打通这条运输线,对西部大开发有什么意义,对国内制造产业转型升级有什么意义,对我国出口贸易有什么意义,这些东西都要一点一滴的来做,哪怕是国家,任何一个法规或者政策都是有起点的,也许我们一时半会儿还办不成这件事,但就像你把看起来缥缈的灯塔慢慢的从迷雾中清晰起来,我们也能愚公移山一样把这件事向前推进,总有一个时刻,这个重要性大到必须完成的时候,如果我们的努力足够了,那不就水到渠成了?”  没错,一贯都在引导鼓励别人的石涧仁,这一回被齐雪娇反过来带动了,有点若有所思的笑了:“看来我骨子里的确还是个草根,对体制一直有点小心翼翼的保持距离,所以第一反应并不是主动寻求是不是能通过政府的力量来推动这种改变,受教了。”  电梯到了地下车库,齐雪娇被推着出来:“我也在学习,学习从一个医生到实业家的转变,具体的商业运作我基本看不懂,但整体的局面我就当成是政务工作来思考,既然俄罗斯展销馆和越南展销馆都邀请到了外交部的人士来站台,说明他们也认可了这种模式,你也说过你逐渐在了解到这种事关民生大计的系统工作不可能撇开政府小家独院,所以,大气点……嗯,这个可能是我的强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