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67 姐们儿,吃了嘛?

1067 姐们儿,吃了嘛?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0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5
    是大气,撇开儿女之态的齐雪娇没什么娇滴滴,一辆黑色别克商务车依旧挂着军牌停在车位上,她自己单腿撑着就能起来,敏捷的抓着扶手跳上车去:“这段时间受伤休养,如果不是每天思考这些工作上的事情,可能我都会觉得烦躁,这一回确实体会到健康的身体对我们来说是多么重要了。”  石涧仁在收拣折叠轮椅,下意识的想回应什么,还好忍住了,但齐雪娇坐在后面的单人沙发上眼睛亮亮的一直看着他表情呢,终于有点娇嗔的味道:“看你那小样儿就是要说你受伤的时候被我收拾了对不对?”  石涧仁表扬:“你这眼力不去当警察侦探可惜了,当初我那胳膊虽然不影响走,但吊着石膏后来还每天都要做那掰来掰去的复健,不比你这个差多少,遭的罪可不比你小。”  齐雪娇乐滋滋的回忆:“那会儿好像你还黑一些,表情有点小心翼翼的,其实你第一印象看起来还不讨厌,就是我有点烦动不动就喜欢卖弄自己有什么关系可以找熟人找名医的,再跟你说个对不住啊!”  她倒是爽朗,石涧仁回到驾驶座上:“送你回家?”  齐雪娇嗯:“等你回去做饭呢。”  啥?石涧仁有点吃惊。  结果不是那个气氛严肃的部队大院,而是齐雪娇自己的小公寓,距离有点远,哪怕挂着军牌,石涧仁开车也没牛皮哄哄的风格,所以走得也有点久,齐雪娇高高兴兴的坐在后面聊天,问得最多是老街的情况,孩子们现在如何,对旅游景区和花木基地的结合点也是赞不绝口,但闭口不谈其他几位姑娘,连现在跟她最多工作联络的柳清,还有据说这近两个月来看了她六七回的倪星澜都只字不提,这又有点刻意了。  也不跟石涧仁说什么想念思恋之类的话,快到的时候指前面的大超市要石涧仁去买菜,她自己快速戴上口罩绒帽:“你推我,我推购物车。”  结果串起来有点长,北方超市冬季特有的那种厚厚大门帘被购物车挂起来,然后甩下来砸石涧仁脸上,齐雪娇机敏的把自己躲在购物车后面欣赏这一幕,然后笑声就没停过了。  抱怨回了平京以后,发现自己已经不像北方人,吃不惯家里的饭菜了,加上这段时间一直给她开病号灶,嘴里都要淡出鸟来,不停的要这个那个,指挥石涧仁往购物车里面装,石涧仁聪明:“你以前在公寓从来没做过饭?”  齐雪娇嘿嘿笑:“又是军人又是医生,忙得很,我都吃食堂。”还要石涧仁拿瓶红酒,理由是那款装酒的木头箱子不错,可以拿来装点自己那些鸡零狗碎的小东西,石涧仁本来想拒绝的,被后面这个奇怪的理由说服了。  最后死沉死沉的两大塑料袋东西,收银台结账以后,齐雪娇热情的利用自己轮椅优势抱着东西做贡献,超市工作人员也有礼貌,还专门开放了残疾人通道方便他们走,齐雪娇赶紧给别人说谢谢,上车的时候跟石涧仁感叹现在看谁都觉得顺眼,商务车一拐弯进了小区,齐雪娇终于解释:“知道你去我爸妈那不自在,但好朋友来了也应该聚一下,没别的意思,我也想在外面住几天自由一些,免得我妈成天看我那眼神就不对。”  说了又有点感慨:“三年时间不到吧,那回你开那跑车送我回来,那时候我这精神状态多颓?现在哪怕是瘸着腿也生机勃勃的对吧?”  石涧仁再次帮她展开轮椅,看姑娘自力更生的挪上去才把东西给她抱住:“人最容易也最难控制的就是自己的情绪和*,都在自己一念之间,可很多人就是做不到选择,哪怕明知道好的那边。”  齐雪娇现在其实有点敏感,鄙夷他:“我可没跟你超出什么友谊之外的*,别敲打我,整个录节目有几天?”  石涧仁清晰:“明天开始,三个工作日,理论上来说录一两集看效果,但如果顺利就多录几集,不顺利的话也还是三个工作日,留给主创人员来研究问题出在哪里,需要怎么调整,反正我准备第三天晚上的飞机返回江州,第二天回镇上去上班。”  齐雪娇理所当然:“那我跟着一块儿看看热闹当个观众没问题吧,还能顺便跟唐经理谈谈工作,那我也准备到时候跟你一起返回江州,早点投入到工作中去,现在其实我杵着双拐已经能独立移动,再过三四个月跟现在的状况其实也差不多,这种伤我肯定最清楚,得休养半年以上,如果全都呆在平京无所事事,我多半要疯掉。”  石涧仁接过她递上的钥匙开门:“这个我倒是不反对,公司那边安排人照顾你的生活就行了,再住回你那个公寓可能有点远,要不就暂时住在假日酒店?”上回送喝醉了的姑娘回来,出于礼貌肯定没有正眼看过里面,现在有点吃惊,和他看过的其他女性房间都不怎么一样,干净整洁得几乎没有性别特征,白墙地砖加三合板的家具,也就更谈不上什么装修风格,一套保留着徽章的军装挂在墙上很醒目。  齐雪娇还有点不好意思:“如果我自己方便,肯定就会来收拾一下内务,也不想安排勤务员来这边,你将就一下。”  石涧仁对简陋的环境更能接受:“你家的家风还是挺朴素的,父母家也没有多华贵。”  齐雪娇把轮椅滑到厨房边方便石涧仁从她怀里的塑料袋取东西:“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我们这种家庭属于衣食住行全都是国家包办了,小时候除了能多看点电影,卫国他们能接触些录像机、空调机,也没多大手大脚的机会,直到改革开放过后,慢慢才看见拉开物质享受的,有些类似的家里多少有一两个人借助各种关系做点生意改善生活,前些年军队捞钱的行为我简直都不好意思说,但我们家从爷爷就强调不许经商,基本上全都在军队系统里面,所以我们齐家才可以问心无愧的说把一切都奉献给了国家,我们家这点传统维持得还不错,接下来就要看建国、卫国他们这几个的儿女能不能坚持了。”  石涧仁能听出来她把自己区别开:“我还以为军队就铁板一块,一定会纪律严明一丝不苟呢。”这厨房的确是什么都没有,连灶都是新买的电磁炉,原来只有个微波炉和烧水壶,看来是用作煮方便面的,所以石涧仁连围裙都是新买的,拆了包装自己系上就开始忙碌,顺口聊天。  齐雪娇笑笑:“军队权力很大的,比如说现在所有航空公司的天空还是属于军队管理,而那时候改革开放以前大家都苦哈哈的也没什么,突然看见有些人富裕发达起来,手里握着各种各样的权力,明知道随便变现都能赚大把的钞票,要抵御这种诱惑那就非常难了,所以各种花样百出的军办企业甚至直接动用部队资源揽钱的事多得很,现在才开始约束整顿,很艰难的……不说这个,你味道可以放重点,我可以摘菜,切肉也行!”  石涧仁不需要伤员协助,顺口说着白秩这灯具企业老板和照明设计专业的事情,麻溜的把三菜一汤给捣鼓出来,齐雪娇居然是第一次知道微波炉还能做米饭,看来她在江州的单身生活也全都仰仗街面上的各种美食,而且从石涧仁把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桌,她就开始一个劲的朝自己口鼻扇风:“再吃今天这一顿!明天,明天……倪星澜肯定要来对吧,那我就跟着她一起开始节食。”  她对自己这点约束也蛮艰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