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79 吃亏就是占便宜

1079 吃亏就是占便宜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7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6
    昨晚倪星澜肯定是助理陪着的,一早也是助理开车送过来的,和昨天不同,今天已经有好几部车锲而不舍的跟着保姆车找到演播厅来了,还好这片大院还算安保严密,门口的保安一定要看见各种相关栏目工作证或者由各栏目组持证件来接才允许进去,连军牌都没有特权。  平京的保安那肯定是见过世面的。  所以打电话等着里面工作人员出来的时候,石涧仁不得不把衣领竖起来遮挡自己嘴脸,因为那些等在大门口的记者们拿着长枪短炮的挨个车打量,齐雪娇猜测他们可能是在找有没有熟人可以带他们进去:“你说要是我们把这几个座位卖给他们能不能卖个高价?”  石涧仁像个躲在套子里的人:“你现在这么有经济意识了?”  齐雪娇也学着他的动作把自己缩进那个军绿色的大衣里:“在商言商了,我也在调整自己的心态,怎么尽量公正又不矫情的利用好我的资源,既能带动企业发展需要,又不会带来什么麻烦……你知道国内最大的外贸公司是什么嘛?”  石涧仁隐约:“军……队的?”  齐雪娇摇摇头:“有点区别,军工企业,虽然国内制造业总量很大,但任何行业都拆分成了无数的大小外贸公司和国外做生意,所以这位白总如果能把灯具行业汇总到大唐网,那个总量是很吓人的,而军工出口因为集中在就这么两三家公司,所以单看外贸公司金额,最大的就是军工外贸,这个涉及到一些国防机密我就不多说了,但实际上这些外贸公司也在附带做一些民用产品进出口,因为很多军工企业也在生产民用品,体量巨大的军工外贸顺手也就都做了,大钱小钱都要赚。”  这个石涧仁其实知道点:“我们第一次去俄罗斯开产品会就是帮一家航天企业做摩托车产品的,货物进出口好像也是找的军工外贸类的公司代理的。”  齐雪娇点头:“我其实也是老唐给我说了这事儿,才回头打电话问了问,我妈有个朋友就是这种国企的副职领导,所以请那位阿姨帮忙介绍几位离退休的业务返聘一下,在这个阶段帮我们处理货物进出口的事情,他们做了一辈子的东欧、前苏联国家边贸,应该能在这个阶段帮上忙,也能为打通西北跨境大陆桥的事情开始铺路,起码在他们脑子里,这条线上哪国哪个海关是什么样,有什么特点,该怎么打交道,那都是一清二楚。”  石涧仁只能竖大拇指了,这种布局的能力哪里是普通人能具备的?  齐雪娇还问:“我这么做不算是利用特权吧?”  石涧仁笑:“心头有杆秤就不错了,当所有人还在为一块金子争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总得允许有些人拿起路边的钻石先走吧,抢金子的人不是没有能力去抢钻石,而是自始至终根本就没人告诉他们有比金子更值钱的东西,你既然知道了,那就好好把钻石用得更有意义些呗。”  齐雪娇又认真的想了想:“这次这个比喻我比较明白,心里也比较敞亮了!”  所以等到了演播厅,齐雪娇都还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早早的坐在观众席上,就双眼没有焦点的穿过台上,肯定也穿过了布景板跟旁边崭新的灯柱。  倪星澜注意到了,再看看颇有些倦色的石涧仁狐疑:“你昨晚对她下毒手了?”  石涧仁展示自己被雪水弄湿弄脏的裤子:“你当可怜的受气包,这就是我当渣男的代价,你都没事先给我看过剧本。”  倪星澜马上就笑了,还小心眼的瞟一眼齐雪娇,挺矜持的悄悄跟石涧仁进了化妆间才一下跳他身上,石涧仁早有防备的躲开:“有事说事儿,别动不动就跳,大雪天摔了怎么办!”他现在是记忆犹新,南方人很难想象那种瞬间手脚朝天的腾空滑倒是多么的敦实!  倪星澜主要是想表现自己的情绪,嘟着嘴抓台子上的化妆品给石涧仁收拾:“高兴!这次炒作的规模已经直逼一线,经过这一场,我应该就到了一线最红的传播率,如果节目再能打响,明年三四月接着又有两部戏要上,明年我就不一样了。”  石涧仁对化妆师还是接受,坐好了不动感受小画笔在脸上抹粉底:“你又不是没炒作过,而且你一直都在小花旦红星的阶段,也不是很新鲜吧?”  倪星澜咬咬嘴皮,不知道是在印唇彩还是情绪原因:“第一是因为和你的恋情炒作,我是你的人这次可以大大方方的公开了……”画笔压住了石涧仁要反驳的嘴:“我知道你说不是恋情,第二才是最重要的,明年我的经纪约就到期了,没有你,我只能继续和公司签下去,没有齐姐,我只能继续跟任姐签下去,但现在有了你们,我想明年独立。”  倪星澜本来是五年一签的,但石涧仁当经纪公司老总的时候把她重新签了一回,因为石涧仁自己觉得自己不一定会在娱乐圈呆多久,为了不产生合约上的麻烦,所以当时是三年约:“独立?任姐……舍得你这个摇钱树?”  倪星澜再重复一句:“我是你的人……”  石涧仁这下能听懂点了:“我俩独立?”  倪星澜笔刷子都温柔:“也不是独立,还是在润丰,还是在经纪公司,但我俩成立一个工作室,工作室和公司签,我俩自己持股自己的工作室,这是现在一线刚开始流行的方式,因为一旦到了一线,那收入金额再按照原来的分成比例就太亏了,我知道你那边有个大窟窿一直在耗钱,我想……以后工作室赚的钱,也投给你,这样我再努力拍戏,拼命接广告,心里都有奔头了。”  话语说得平静轻柔,可里面蕴含的力量却有点像个开山锤在砰砰的砸石涧仁心口。  明星是个特殊行业,红不红看运气,就算红了也许就是那几年,看似收入高,其实分钱的人更多,各种开支更高,所以趁着青春赚钱养老是最常见的,倪星澜一直都属于高产的那种,哪怕腰椎骨折都那么快复出,就因为还有很多人指着她吃饭呢,但是从千万级的当红小花旦如果能蹿升到数千万或者过亿年收入的一线顶级女星,确实有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姑娘居然想的是赚了钱给男人用。  这样的傻姑娘真的不多了,看来漂亮姑娘没脑子这句话真的不假。  石涧仁都觉得自己确实像网上现在骂声一片的渣男,对这样的感情有种无以回报的愧疚:“呃……让我抵御下这种诱惑,我的建议是最好不要这样立刻见利忘义,任总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几年也没有亏待你,包括现在的全力支持你把你打造成润丰最红的台柱子,你就算被她剥削,这也是合同规定,是相互承担责任的契约,新合同如果变化太大的话,会让任总心理上有看法,这是得不偿失的做法。”  倪星澜坚持:“齐姐说了会支持我,任姐不也想通过我跟齐姐拉上关系么,再说驊子现在不也在跟你一起做事,就凭这个,她也应该放手……”  石涧仁阻止了姑娘继续说:“使之财观其仁,把大量的金钱放在你面前,我们不管这笔钱是要拿去做什么,总之你是为了这笔利益放弃了另一边的关系,也就意味着任总这几年对你的感情和培养,还比不上这笔利益,纵然她是老板,是合同,但你跟她之间不是普通的雇员和老板关系,是特殊的明星和产业资本方关系,你这么做是有点急功近利的,我不会要求你必须怎么做,但建议你好好想一下,昨天你还嫌牛鸣雷一朝得势就对我翻脸,借助公司的资源你也红起来了,就立刻想变现,你说这跟牛鸣雷有多大区别?”  倪星澜的嘴皮都翘得可以挂个油瓶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