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97 等等,再等等

1097 等等,再等等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8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8
    朱宏涛应该记得,半年前,他叮嘱石涧仁到风土镇项目挂职的时候,有过一番简单的对话,强调了石涧仁到风土镇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得循着闫副书记想把江州打造成为内陆金融中心的思路,去接近引导新加坡资本,顺着蒋道才这么一个新加坡投资方比较信任青睐的角色来论证可行性。  但石涧仁做了什么?  把原本市里面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别有目的试试看的花木经济开发区硬是岔开来从旅游扶贫开发走出一条新路,短短半年时间就带着风土镇扭转局面脱贫致富,现在更隐隐然反过来让花木种植基地成为旅游项目的一部分,虽然看到的开发区文件依旧在说一切还是以花木种植基地作为龙头,但孰高孰低,起码朱宏涛跟曹天孝这两个一直关注石涧仁的统战部官员心里是很清楚的。  还是同样的道理,明明只是让石涧仁去考察引导,连闫副书记可能都没有完全想清楚江州成为内陆金融中心的思路架构跟道路应该怎么走,还在寄希望于用新加坡的外资引流到江州的时候把这里作为国内结算中心,可这几个年轻人却傲气冲天的自寻出路,凭什么一个堂堂国内直辖市还要躬身去求那么点海外弹丸之地?  一千五百万家中国制造企业,二十万亿人民币的进出口贸易,明明自身都具备了如此庞大的体量,还要去腆着脸求那么个时不时还通过卡马六甲海峡脖子来要挟中国的异国之邦?  这才是真的捧着金饭碗讨饭吃!  同样是收到打造内陆金融中心的讯息,有人最多能不出错的完成指定任务,聪明机巧的家伙会从中找到有利于自己,当成获取好处的信息,可只有胸怀天下的人,才能把这么几个字就升华成一条大河,一条巨龙。  朱宏涛不得不十指交错的做了几个深呼吸,从政几十年了,起码这一刻,他也有种难以言表的激动,不是因为自己适逢其会,将会从中获得什么好处的兴奋,而是发现好像早已经习以为常的工作中,原来真的蕴含着这样澎湃的力量,仿佛几十年的工作经历都是在为这一刻做准备。  真的,从体育老师到办事员,再从体制内一步步走到今天副厅级官员,光是工作履历覆盖的地区范围就遍布西南地区四五个省市地区的朱宏涛,这一刹那真的有这种感觉。  但多年体制内工作什么样的大风浪没见过?  工程师一样的脸上还是看不出什么端倪,可能只有石涧仁能从他眼镜后的目光中分辨几分吧,还有就是手指端头不得不用交错方式控制的轻微颤抖,不为人察觉的深呼吸几下以后,恰好在唐建文的言辞到了一个段落结束,才比较随意的笑着半转头:“嗯,差不多了,你们几个部门今天参加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挂职工作汇报,有没有什么感想,有没有什么可以给石副主任提点宝贵意见的?”  这下连石涧仁都观察不到对方的神情状态了,只能回过头来看唐建文。  唐建文眼里则多少有些失望的神色闪过,他是主讲人,要花费主要精力在自己的讲述内容上,当然做不到跟石涧仁那样聚精会神的旁观者清,朱宏涛的涵养深度也配得上他的职务级别,所以在平京已经失望过无数次的海归派以为自己又遭遇了跟往日差不多的情况,对石涧仁有点戏谑的扯起嘴角笑笑,没什么难过跟气馁,这次……就当是个演练吧。  石涧仁回给自己的伙伴一个温暖的笑容,还有点调笑的意思,唐建文一下就明白了,多了个询问的眼神,石涧仁肯定的点点头,两个男人的目光就重新分开投到对面。  能被石涧仁反复看中考虑才选择的登陆点,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被打回去呢?  按照齐雪娇的说法,这种正儿八经应该从某些职能部门递交报告申请开始的大战役,石涧仁身为一个基层领导干部,难道还不清楚实际工作中的现状么?  到江州市铁路部门递交申请?  能有人拆开看报告就不错了。  到海关还是金融部门递交报告?  别人可能当成玩笑废纸随手就扔了。  再跟江州市经贸部门递交计划书?  可能光是看个标题都会觉得是骗子吧。  快一年的往来,石涧仁除了意识到自己的挂职主管部门是统战部,这个看似没有什么职权范围实际上什么都能插一脚的打酱油专业户以外,就是认准了朱宏涛和曹天孝这两个人,而不是那位略微有些心态怨怼的统战部长。  首先要认可了人,才能谈后面的事情。  朱宏涛好像也是在用这样的心态验证自己的下属。  面对这样的提问,十来个坐在他身侧跟后面的官员大多默不作声,哪怕是尽量装着专心诚恳的表情,也掩盖不住他们眼神里的空洞,根本不知道刚才讲了什么,意味着什么,可能还有几个人的眼里只有对面那个气质独特的公关经理吧,脑海里盘旋的都是这个公关经理和这名利双收的年轻企业家之间不得不说的那回事儿,哪里会思考什么大陆桥?  对的,有个官员就一本正经的谈这个:“江州号称桥都,两江划三区,全市在建和规划中的桥梁数量在全国都首屈一指,你们要投身到这个基建工程的潮流中来,非常有远见……”  唐建文瞪大眼看着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石涧仁得伸脚踩住他的脚面,因为这会儿吴晓影使劲在踩他,那力度和节奏说明她忍笑忍得很辛苦,石涧仁就觉得这个办法不错。  朱宏涛也带着微笑听完,还点头嗯下一位。  这可能也是柳子越说的那种工作中需要的勇气吧,在需要表现的时候,大多数人选择沉默,但这位的勇气也太离谱了吧?  连曹天孝脸上都带着尴尬,还好他没越过领导去制止。  只有两个人的发言还算四平八稳,表扬了石涧仁在挂职区域的表现行为,展望了江州未来需要互联网产业的趋势,但是对这种略显空洞的好高骛远项目表示了谨慎的观望。  喏,作为领导的角度,利用这样一件事情,不就轻而易举的把自己下属的能力高下,品性高低看了个一清二楚?  换位思考就是这样的,站在朱宏涛的角度,他为什么要叫一大群官员来坐在这里听汇报?仅仅就是为了在石涧仁面前彰显排场,老大喊一群小弟似的扎场子么?  提前走的那些人是什么样,尸位素餐坐在那装样子的甚至有可能比走掉的人还不如,起码那些有可能是认为这个会议没意义耽误事儿的,那么什么都没听清楚就敢胡说八道的家伙未来很可能是个大麻烦,至于说得四平八稳的就是一切尚可,但眼界还需要拓宽。  所以这位副部长脸上带着相当满意的表情宣布汇报会到此结束,意味深长的过来跟石涧仁四人握手:“非常好,石副主任就请再等一两天,我把这件事再斟酌一下,给你个明确的回应?”  在涉及到上级领导的各种态度都可能有的情况下,不把话说得太满,才是他这样一个官员应有的反应。  石涧仁不但不觉得怠慢,反而更高看一成,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好!我就在江州随时等候消息。”  结果等了个巨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