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100 变化来得如此突然

1100 变化来得如此突然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82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39
    就在耿海燕和齐雪娇去军医大洽谈这个核辐射的事情时候,石涧仁接到电话让他去统战部一趟,而且是让他一个人去。  这让石涧仁颇为挠头,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所以说别把自己想得太聪明了,千万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看得穿。  吴晓影笑话他说这难不成是白虎堂的故事,要收了这个妖孽么,柳清让她自个儿掌嘴,石涧仁跟唐建文商量了下,这边随时做好路演的准备,他才带着司机一块出门了,也确实有必要带司机了,一路上不光能自己看书,还停车买了好几次娱乐八卦书报来看,栏目播出迫在眉睫,现在已经开始接二连三的爆料,说是倪星澜投资搞了档娱乐栏目,邀请同门的曲艺名角牛鸣雷参加,还拉了自己的经纪人一起,有种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感觉,可两位男宾现在为了争谁是节目男一号,吵得厉害!  于是身为出资方的倪星澜成天受夹板气,不单是牛鸣雷牛皮哄哄的正当红呢,经纪人跟她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这就怪不得当时会气成那样儿了。  嗯,这个剧情比石涧仁之前想象的还好,总之全力保障了倪星澜的形象,在她之前那种纯净干净的形象出了绯闻以后,又加上了一种略微苦情的青春角色,原来大明星谈恋爱、做事业也不那么容易啊,很容易引起观众共鸣。  所以不知道牛鸣雷的多半会去找找跟他相关的曲艺相声,现在网上也能找到些视频和录音段子了,顺带就把牛鸣雷给拉红。  唯独就是这位经纪人鸡肠小肚、不珍惜感情、唯利是图之类的标签就一个劲的再来贴一遍。  石涧仁浑不觉得自己有多被伤害,看着这些新消息给王驊和胡蓉梅分别打电话讨论了下,现在已经到了总攻收尾的阶段,已经揭晓了是个节目,但还没暴露节目名称,现在根据花钱买来的搜索数据,网上搜索“倪星澜+娱乐节目”关键词的频率已经到了个很可观的地步,这两天就会开始“不经意”的爆出节目首播时间跟名称了。  一切都是有计划的。  唯一的烦恼就是对石涧仁刨根问底的追查,之前还只是在网络上面能找到关于他在风土镇的照片,现在这种照片已经频频出现在报刊上了,而且石涧仁现在能被挖掘出来的身份太容易引起别人的兴趣了,已经有不止一条信息来源证明他在美术学院当过人体模特,这是个多么劲爆的消息啊,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那方面,这样一个类似小白脸或者面首似的人物居然成了倪星澜的经纪人兼男朋友……  这样的消息就是有毒了,对倪星澜的形象不好,对节目本身也会产生排斥感,所以提前播出的原因就只为了这个,不然的话,让倪星澜和牛鸣雷享受这种炒作再来一两个月都无妨。  由此也可以见到实际上这档节目还是在以石涧仁为中心。  胡蓉梅和王驊都是这么说的,两位分别从节目和商业运作上表示了自己的信心,现在节目已经送审完成,下周,下周三就要跟全国观众见面了。  希望到时候节目展现出来的形象论调可以止住这种八卦心态吧,当然还有种可能性就是观众会觉得更加扭曲,台上那个经纪人跟八卦里面出现的这个渣男反差太大了,难道一切屏幕上的都是假的么?演到了这种地步?  胡蓉梅也提出了这种担心,石涧仁只能说清者自清,自己的一切情况都可以让人翻个底儿朝天,这时候就知道问心无愧是个多么难得的事情了。  可王驊说那时候你到底是不是道德沦丧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成为观众和网民的娱乐中心,他们就认为你是在演!  不管怎么说,石涧仁要红了。  而且这种当红还是可以预期的一天天接近,自己有没有做好这种心理准备呢?  带着这点心情,走进已经来过好几次的办公楼,依旧还是曹天孝接待他,不过这家伙的眼神有点奇怪,让石涧仁想起吴晓影的笑话,但还是忍得住不问,到了一间小会议室,四五个从来没见过的男女坐在那,年纪都比较大,身上带着的体制内气息很明显,但又没那么标准,朱宏涛正坐在对面跟他们聊什么,看见就招手,让石涧仁坐到他身边,曹天孝再坐到石涧仁另一边,三个人一起面对对方,之前略微随意的场面,对面瞬间就能收敛起来,很正式的模样。  石涧仁只一眼,心里就能笃定,对方几人全都是带着审视的眼光!  这是……  朱宏涛不做双方介绍:“这就是我们统战部的优秀挂职干部石涧仁同志,虽然不是党员也不是民主党派,但作为一个无党派人士,作为新阶层人士年轻有为,在挂职过程中一次次解决了基层实际工作问题,深受各方好评。”  这是套话,不需要重复石涧仁过去接近一年的挂职工作是怎么样的,对面几位的桌面上都摆着打印稿呢,虽然看不清上面写什么,石涧仁也能看见对方是顺着上面开始提问的:“你到北岭区有线电视台挂职之前担任过行政职务么?”  石涧仁摇头:“之前我只担任过部分私营企业的管理工作,是曹处长介绍我参加统战部的挂职体验,才接触到体制内的工作。”  对方换个人:“能否描述一下你在北岭区电视台挂职开始的情况,你是如何打开整体局面的……”石涧仁回答。  再接着:“关于你在北岭区溶洞温泉度假区的领导工作是怎么展开的?”  “你怎么看待国有企业跟经济效益还有社会责任的关系?”  “你在风土镇经开区管委会的旅游项目是怎么发掘的,你对旅游项目有特别的渠道和爱好么?”  “关于经开区旅游项目的发展,你预计在明年能达到什么样的成果……”  ……  石涧仁在专注回答的同时还是有点犯嘀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纪检部门么,怎么感觉好像纪若棠那个旅游项目跟开发区沾边有点不妥啊,也许放在别人来看,这根本不算什么事儿,就算有利益输送也要百般抵赖,可在石涧仁这里,就是感觉心虚!  真要一身清白,才能做到坦坦荡荡,这点经验教训算是弥足珍贵。  但结合朱宏涛的说法,这的确是有点想多了,更像是在招聘,如果不是纪若棠那档子事,石涧仁一定能比较确认这个理由。  特别是最后终于开始询问他是什么学历了,石涧仁才放下心来:“我没什么学历,没有参加过义务教育,也没有经过大学学历认证,我一直都是自学。”  和几年前刚来到这座城市,站在人才招聘市场遭遇的羞辱天壤之别,对面几人脸上虽然有些变化,却都笑起来:“的确是个另类的人才啊,外语呢?懂不懂外语?”  石涧仁真拿得出手:“英语和韩语是比较熟练的,德语相对只懂基本日常对话。”  这下在没什么啰嗦了,对面几人相顾一笑,简直有些惊喜的纷纷起身,坐在最中间的那位伸手:“那好,石涧仁同志,欢迎你到江州市国资委来挂职……”  啥?  石涧仁猛转头看旁边笑眯眯的朱宏涛,又不问问当事人意见就直接调动工作了?  而且这是个什么地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