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111 到底是谁养谁

1111 到底是谁养谁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79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40
    略显冗长的讲话持续了近半小时,对面七八位领导中有两三个是上次面试过石涧仁的,除了开始那位中间的领导打官腔说了番感谢统战部支援生力军以外,就是听曹天孝吹嘘自己的挂职干部,石涧仁都觉得有点脸红,再次领略到政府部门之间也是讲业绩的,然后还隐隐有点浮夸风的残余。  接着对面这几位开始轮番对石涧仁提问,和上次主要集中在政府工作履历不同,这次却主要询问他在商业运作上的过往经历,石涧仁再次发现对方手里那一叠打印件上,连自己实际上是那家润花雪月视频聊天网站大股东的信息都有!  也对,当时自己做主卖掉视频聊天网站的时候,在国内商业界还是留下很大的冲击力的,自己在网站以及公司注册手续上的身份做不得假,真正有国家背景的相关单位是能够查到自己的。  所以曹天孝也是第一次在金融经济类的专业单位面前听说了一系列他从未知晓过的细节,《赤子之心》的电影是石涧仁自筹资金拍的,电视剧就是他担任润丰影视集团副总裁期间的作品,视频聊天网站卖了一千五百万,接着在一系列大手笔投入影视圈的资本行为中有露面:“你在金融方面很深入?”  石涧仁心惊自己当初在那个高科立仁的一档子事情中幸好是浅尝即止,现在才能心无旁骛的摇头:“没有,我从未有过金融方面工作经历,最多也就是在各家企业有些企业管理的经验。”  结果对面又换了英语跟他聊,石涧仁无缝切换过去,侃侃而谈好一会儿,曹天孝听不太懂,但脸上有骄傲的神采,不过等到另一位切换到德语,石涧仁得示意慢点:“我对德语的了解仅仅限于部分低地德语日常对话,词汇量不够,主要是没有用得上的机会。”  那位一直坐在桌子头的外国男人就开口了:“没关系,以后你会有大量用得上的机会……”纯正的德语发音和站起来高大的身躯,让石涧仁也跟着站起来和对方握手。  整个职务交接才算是见分晓,那位职务最高的国资委领导起身介绍:“马克先生,中德供水有限公司的外方总裁,现在代表外资方表明同意你作为国资委委派的中方代表担任供水有限公司董事会独立董事,并兼任水务集团挂职的生产政策处处长。”  起码三个小时以后,石涧仁面对一大堆批发似的文件才搞清楚自己到底处在什么样的职位中。  水务集团顾名思义就是负责整个城市自来水的企业,而普通人理解的自来水其实只占了一半业务,另一半毫不逊色的是污水处理,也就是说所有市民用水以及倒水放水两部分,都是水务集团的活儿,作为关系到老百姓民生的基本生活物资,所以水务集团必须是国家所有的资产,属于江州市政府全资所有,也就是马路上常年看见经常挖马路的主力军,不折不扣的国企,在市场上当仁不让的垄断型国企。  所以水务集团的高层全都是国资委和市政府安排的企事业单位官员,然后中德供水就是水务集团在几年前跟国外合资的水厂企业,价值十三个亿,看到外国人占百分之六十,中方百分之四十的时候,石涧仁下意识的皱皱眉。  而把石涧仁调过来担任独立董事,就是因为这个职务已经空缺了两年多,外方不认同由政府官员来出任这个职务,可从国资委的角度来说,他们派出来的任何人都首先是个体制内干部,其次还多半是个党员,要找个体制外的角色,既要政府放心,还要对方认同,那真是难上加难,之前找过大学教授之类来出任的,结果又不具备起码的商业或者企业管理能力,外方否决了一次又一次。  至于那个什么生产政策处处长,石涧仁翻遍了国资委提供的文件,就知道应该是随手给自己安排的一个职务,从行政上可以同时接受国资委和水务集团管理的职务,以石涧仁对独立董事的理解来揣测,说不定就是万一自己犯事儿了,这个处长职务就可以让自己接受行政处理,而不是那个董事职务只能按商业上来处理一样。  只有在体制内呆过,才明白体制内更看重的是行政管辖权,而不是什么商业职务。  和石涧仁揣测的有点接近,从乡镇干部直接把自己叫回来进入国企任职,但不是什么金融经济行业,却是个跟民生息息相关的自来水公司,结合朱宏涛的嘱咐,这是要考察自己是不是真的把民生大计放在第一位?  莫名其妙变成自来水公司高层的前管委会副主任使劲捏捏自己的太阳穴,算是确认一下摆在自己面前的委任书、聘用合同跟企业资料都是真实的,不是自己在做梦。  这到底有什么深谋远虑的考察目的呢?  石涧仁甚至还不知道自己和每天喝的自来水儿能扯上什么关系,自己又能在这个行当里面做什么。  看看手腕上的时间,还是先下楼吧,已经差不多到了中午下班的时间了。  国资委提供了一位办事员现在提交各种文件资料供自己查阅,明天开始自己就是到中德供水公司去上班了,今天唯一到国资委来跟自己见面的就是那位马克先生,石涧仁有史以来还第一次要跟外国人打交道共事了,这倒是个更让他略感新鲜的地方。  带走几份对外宣传中德供水和水务集团的印刷资料,石涧仁谢过那位一直帮自己整理找寻资料的办事员,颇为挠头的出来。  然后一眼就看见外面宽大得跟个广场似的大楼前停车场上,柳清正从一辆商务车里面出来,双方眼对眼的走过去都好几分钟感觉,实在是秘书看见他裤腿紧绷,还露出点脚脖子的模样又忍不住笑:“已经给那位司机师傅另外买了条挺不错的裤子,上车换了吧……嗯,手机给你另外拿了一部,电话卡也补办了。”  所以说石涧仁怎么离得开柳清的照顾嘛,闷声说了谢谢就钻进车里换衣服。  柳清也不让他尴尬,自己坐到副驾驶不回头看:“身份证、驾驶证我刚才已经托曹处长给你出证明补办,这样就不用回原籍去办理,不然下个月你去平京录节目都可能没法登机,银行卡我已经挂失了,里面除了我平时给你放的现金,还有什么别的东西没?”  石涧仁记得很清楚还剩五百多块钱,其他没别的东西,快速蹬上裤子趿了鞋就到前面驾驶座开车,柳清又摸出来一个钱包给他:“这次换了个长夹,还是一千块现金和两张卡,另外给你准备了个零钱夹,这样就算再遇见被扒窃,也不至于连打电话的钱都没有了。”  轻言细语的就像温柔的妻子在叮嘱,绝对没有半点数落批评的意思,可石涧仁分明听得出她的笑意:“想笑就笑出来,又不是多丢脸的事情。”  柳清才嘻嘻两声:“主要是没想到你第一次坐公交上班就遇见这种事儿,大家都觉得挺可乐的,他们还有人商量说明天多叫几个人跟你一块儿坐公交,没准儿能把那扒手给逮住了,也算是符合你为国为民的气质啊。”  发动商务车出了开阔的停车场就直接到大马路边了,回望没有围墙,就隔着个大广场的宏伟办公楼,再看看附近的公交车站,石涧仁终于还是承认自己现在已经确实不能强行扮演草根了,起码在在这些生活细节上,已经容不得这样浪费时间还很有可能耽误事儿:“接下来不会再来这边了,这次安排我去一家合资企业做管理层,我还是开车去上班吧。”  柳清这才关注事实:“啊?合资企业?干什么工作,有多少工资,能养活我不?”到现在为止,柳清还是把自己的工资账目从石涧仁的私人户头开列出来,以之前每个月一千来块的挂职补贴来说,秘书的那点高薪石涧仁都完全是在倒贴啊。  不过听起来这关系真够暧昧的,特别是石涧仁老老实实的就把自己的聘书和工资卡信息等表格都交过去了,这次每个月能拿几大千呢,据说平时还有不少福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