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123 在需要理智的勇气时,你有么

1123 在需要理智的勇气时,你有么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5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42
    官僚主义还有个重要特点就是推卸责任。  只要不能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的,不能给自己捞好处的,能推就推,特别是埋雷的事儿,那是能躲多远躲多远,哪怕是已经从千军万马里面杀出来做到高位的人,只要没有胸怀大志,就会自作聪明的抄近道:“道理是没错,但我们的工作是要讲究策略滴……这个时间点上是不是能更好的商量下?现在这种烂摊子怎么办,外方不接收,更没有人愿意去坐在这个明知道的火山口上,难道你去当这个厂长啊?”  本来是想顺势将军,彻底打消小毛头的气焰,没想到石涧仁轻描淡写的点头:“好啊,只要各方同意,我去当厂长也无所谓。”好像答应到厂门口去买份报纸那么简单。  副总裁彻底噎住了,刚才还顺手端起来的不锈钢真空茶杯差点掉地上,滚烫的茶水都溅了些出来:“啊……”  旁边能听懂江州话的也立刻呆滞,你这是缺心眼么?  人家外方高层都忙不迭的撒手扔掉手雷,你还去捡起来?  马克等人简直急不可耐,就差挠腮帮子了:“你们在争论什么?”  石涧仁转头解释:“盛总问我这个局面该怎么收拾,斯蒂芬先生既然不愿接收这个水厂,他询问我要不要去,我说可以。”  这下人力资源总监和检验监测总监也呛住了,那句话字面意义是反问、讽刺或者鄙夷吧,哪里是询问?  马克等人也诧异的相互看看,然后总裁开口:“你……有过管理现代化水厂的经验么?”  石涧仁摇头:“我管理过市值三十亿的影视集团公司,管理过估价两亿美元的it企业,管理过三点五亿资产的酒店集团,还有年产值七千五百万的旅游景点以及近两千人的小镇,还没管理过生产工厂,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外国佬标准的反应,拖长声音偶买噶:“我们是不是看见个疯子!”  看着那夸张的手势,再不懂英文这边几位也能明白外国人什么反应,副总裁已经调整回来,简直有点愠怒:“石涧仁同志!请你注意你的言行措辞,这是会影响到国家声誉和形象的重大外资事务,不是开玩笑扮家家!”  石涧仁转头回来把我管理过、管理过的排比句重新用中文说一遍,副总裁要疯,不过就在他已经听翻译说过,忍不住要发飙叫石涧仁闭嘴的时候,石涧仁把小激动换掉了:“是你问我的,我说好,如果你不同意,或者他们不同意,那我不去就是了,决定权在你们手里,你以为我很想去?我只是本着一个最简单解决事情的思路来决定牺牲自己成全各位的,不然您安排别人去吧,我继续当独立董事。”  中国人的思路就是另外一条线:“不,不是……你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可能言下之意还有你难道捅出来这档子事,是你有什么业务关系可以用得上?  这种企业领导,如果在设备生产线等环节有什么背景深厚的关系,开张吃三年早就不是秘密了,真正有背景,手眼通天的家伙,怎么会把那点红包或者贿赂放在眼里。  这个思路和蒋道才那个差不多,你这么干,总得有点目的,政绩还是捞钱又或者需要打点什么关系?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活雷锋。  石涧仁无辜:“上周以前我都不知道自己会来供水行业,现在我还在尽可能学习和这个行业有关的任何基本常识,偶然知道了隐患,单独私下谈怕这件事被拖下去,只能尽量把问题展现出来,我也相信这事儿不会比上月球更难,总有解决之道,但既然变成谁都不愿接手的烂摊子,我当然可以选择我已经尽到了我作为独立董事的职责,站在旁边观察监督就好,但既然你问我,我也觉得可以承担这个责任咯,虽然很艰难,也有很大的风险,但总要人去做,我觉得我可以当成最后一个备选方案,如果确实找不到人来干这事儿的话。”  副总裁眼里的厌恶不见了,不是他不厌恶石涧仁了,说不定更厌恶,因为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其他情绪让他更不舒服,但现在不得不让位给难以置信,这年头还有这种人?  说好听叫圣人,说难听就是缺心眼儿。  但能出现在这张桌子边的,不会是傻子吧?  翻译把这几句话翻给了外籍高层,会议桌桌面上陷入了安静。  外方和港方很快都开始转头开小会,中方一个个斜眼瞟副总裁,只有石涧仁坐在那观察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变化,揣摩中国人跟外国人,以及半中半外的华裔表情上区别。  十多分钟以后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要求散会,分别需要跟自己的上级母公司汇报,这事情非同小可。  但这个时候无论哪方叫自己的谁来干这事儿,都是坑自己这方,这是各方都有的觉悟的。  只有石涧仁悠悠闲闲的提着小本儿回办公室去继续钻研高中……不,现在他已经看到化验检验专业的课本了,也主要就是看,跟看小说似的快速阅读,不求完全搞懂那些操作手法或者读数、单位、元素,重点是让自己清楚这些书里面在讲什么,大概知道什么内容在什么范畴,不至于把生产流程和监测流程搞混,更不用知道全自动控制消毒程序的运行原理,他只需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够了,知道得太清晰反而容易变成牛角尖,反正整个供水公司里,整座自来水厂任何方面的行家都能找到,不知道就问人啊,现在他的学习不过是为了问对人就可以了。  这就是石涧仁从下山以后先是什么都要深钻学习,到后来发现现如今的信息社会和科学分支,根本不可能是一个人能全部了解的,慢慢琢磨出来的蜻蜓点水学习法。  中午到食堂吃饭的时候,前几天颇受中高层欢迎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没谁敢靠近他了,连马克他们这几个外籍高层都只是笑着点点头,端着餐盘坐得远远的。  估计独立董事捅破了新建水厂隐患大篓子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公司,普通管理文职人员更没有谁敢靠近他的,往日颇有些花枝招展想找话题的前台之类完全看不到踪影。  所以石涧仁乐得自在,一个人坐在能看见外面绿化带的桌子边斯条慢理的吃饭,就凭这点心理承受力可能绝大部分人都受不了,被其他人当成异类远离的恐慌跟孤独感。  石涧仁却觉得这是一年来伙食最好的地方,自来水厂自己的水质就不用说了,涉及到外宾的餐厅通常档次都不错,自助餐形式又不像酒店那么把最好的环境都给客人,宽敞明亮的坐在绿化假山的旁边,饭都要多吃两碗。  周围这一切目光和窃窃私语,一点都不影响他的胃口。  没有强大的内心和淡泊清净的心境,很难沉住气来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