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128 人生就是一场体验

1128 人生就是一场体验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307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43
    正如柳清说的那样,水厂以前在内地,起码在江州不是个多复杂高深的单位,好多大点的厂矿自己都有水厂,粗放式的滤池循环池沉淀工艺也就是符合那时候的标准,放到现在动不动一个水厂负责几十万人的规模,稍有不慎带来的就是多少人的健康问题,所以关停小水厂合并成大型自来水厂已经是个趋势,现代化水厂各个环节标准也跟当年完全不同。  多了不说,石涧仁前几日靠着晒太阳的那个江边取水口,是永久性建筑到江里面,就是那种看起来好像一个亭子立在距离江岸一点距离的江面上,然后通过天桥一样的几根管道连接到江水中抽取,这个亭子里面就有泵房把江水往水厂送,而石沱水厂这个比较特殊,虽然水厂海拔高于江面不少,但因为这条长江支流距离汇合口比较近,所以每年受到长江洪峰倒灌影响非常大,枯水期和丰水期水位起伏相差很大,于是采用的是活动泵船的方式,先把管道铺进江底,但取水口随着水面升降,所以技术上这个取水管道就有个活动关节,根据之前员工爆料和那位收钱的主管交代,问题就出在这个关节部位。  打捞公司的潜水员是用快艇送过来的,因为潜水员还需要附带很多设备管线,特别是在江流中下潜,和海上还有些不一样,反正和石涧仁以为的那种背上背俩钢瓶不同,牵着呼吸管下水有点老式的感觉。  施工方的工作其实已经做完了,现在还有二十来天就要通水,所以是设备方跟取水的部门在调试安装,现在听到风声的施工单位来了两位业务经理一声不吭的站在岸边,连赔笑脸的过场都省了,因为只要检查出问题来,他们这单业务就算是翻了船,尾款收不到还在其次,说不定还会被供水公司告上法庭索要赔偿,现在就看严重性到什么程度。  现在明面上是供水公司和水务集团还没介入,算是水厂自查阶段,相关联的几个部门主管都不敢随便吱声,反倒是石涧仁自己在取水部门跟工人们沟通,拿到了最基础的图纸和施工进度详细日志,这年头没有谁是傻子,连工人知道这个细节有点不对劲就留下了证据到时候好撇清自己。  可笑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妄图悄悄的瞒天过海。  最特别是居然还有个施工模型,用pu板做的,根据水厂旁边江岸地形和河床水文资料,做的施工详解,看得出来施工单位其实也是蛮认真的,这让石涧仁对江面水下的情形,就在岸边都能有很直观的感受,等着潜水员们穿戴那些沉重的装备时候,石涧仁蹲在旁边用手指轻轻拨弄那个活动取水口。  他这种典型来自于乡下的中国蹲姿势,让其他一堆主管部长站也不是蹲也不是,反正就只好距离他点距离,还不敢交头接耳,因为有人传说当时这位还不是厂长的独立董事过来,只一眼就把出事儿那个主管拎出来,而且明显之前他是不认识的,然后三下五除二还把人什么根根底底都盘查出来,简直神了。  所以和普通员工的感观不同,他们有点怕,职场上最怕就是这种看起来笑眯眯,下手毫不留情的笑面虎了。  打捞公司的业务经理过来跟厂长交接,听这边讲解需要下水测量和检查的细节,石涧仁也好歹算是敢光着屁股下河抓鱼的水准,对水下大概是什么感觉还是懂。  气泵连接管跟潜水服都搞妥当以后,两位戴着沉重金属球形头盔的潜水员拉着绳索开始一步步朝水里面走下去,随着一串水泡在碧波荡漾的水面窜出来,人影就消失了,也没对讲机之类的高科技设备,反正打捞公司也是靠绳索抖动之类和潜水员简单联系。  很快,两位潜水员先后出水,其中一个拿着皮尺的给出了准确的水下安装台座坐标,比图纸上标注的提高了大概半米,但顺着斜面的河床那就是朝岸上挪了四米多远,施工方违约是毋庸置疑了,也许他们觉得取水口挪动几米没人知道,也许是觉得这几米也不影响什么大局,在几重压力下选择了这个投机取巧的办法,现在却被拎出来了,石涧仁在图纸和模型上都做了标注,请打捞公司的人在上面签字认可。  但关于那个活动关节跟台座之间的施工质量问题,两位潜水员就说法不一,一个觉得主要是台座靠岸上,但管道还是伸出去那么长,水流大的时候,这段伸出去的管道受力肯定比设计大了很多,是个很简单的力臂原理,台座说不定根本托不住那直径一米粗的沉重钢管,刻苦钻研了几天初高中基础物理的石涧仁也能听懂,而另一个却觉得主要问题在那台座和管道交接固定的地方,现在摸着就有缝隙了,这在水下有浮力,还有水流冲击的情况下,很容易就会松动扩大。  听见两个毫不相关的外人都把下面的情况描绘得这么危险,远处站着的主管部长们有点吓着了,不知不觉的蹲过来,虽然他们的体型动作有点好笑,但神情是紧张的。  江水的清澈度其实不怎么样,想水下拍照都比较难,虽然打捞公司也提供这个业务,但根本捕捉不了需要的细节和整体效果,接连再下水两次,两位潜水员在这元旦左右的冬季都要喝点白酒驱寒了,结果还是这样,肯定有些问题,但他们只是潜水员,看到感觉到都是他们的主观表达,没有特别明显的绝对问题,譬如说不应有的断裂之类。  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应该就这样了,反正和施工方解约并追究责任的位置数据已经拿到了,可以追究施工单位的责任那就足够了。  石涧仁却摸摸下巴站起来,带动后面一大片人都站起来,蛮好笑的,而且其中好些明显没他蹲得习惯,腿都麻了差点摔一片,然后听见这位新厂长开口,就真的倒了一片坐地上:“好吧,把这套潜水服换给我,我自己下去看看。”  打捞公司的业务经理都有些难以置信,干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听到过这种客户要求:“我们这是专业的潜水员资质……”  石涧仁笑着说:“我一直蹲在这里看,其实就是在潜水服里面呼吸嘛,又不是多深多远的距离,现在距离水面只有两三米,本来没人告诉我可以请潜水员,我是准备自己游过去的,这是我的厂,我的取水口,所以我必须亲手摸到那个地方是什么样,这是我的工作职责。”  打捞公司一帮人紧急商量一下,可能还是处于对这么大一家水厂厂长的尊重,答应了这个有些不按常理的要求,但有潜水员陪着石涧仁一起下水,还得加钱。  看见石涧仁真的脱了外套,在寒风刺骨的江边穿着秋衣秋裤开始被打捞公司的人协助穿上潜水服,水厂的主管们和少数几个工人才有点惊呆了,这位厂长是玩真的?  敢冒着生命危险下水就为了自己亲手感受下有问题的地方?  其实对石涧仁来说,又有点小激动呢,潜水服啊,从来没经历过的事情,除了那股子夹杂着橡胶和铁锈以及腐臭的潜水服味道比较难闻,等到戴上那个几乎全都是金属铸造成的潜水头盔以后,他差点乐呵呵的对岸上围观人群挥手了。  体会一下加重金属鞋和配重铅块的腰带,试着在岸边走了几步以后,石涧仁被两个打捞公司的水手扶着下水,两名潜水员在水里又接过他,哪有什么危险。  况且随着头盔里的氧气输送进来以后,那股难闻的气味也消散很多,石涧仁有些迫不及待的就钻进水里,太着急以至于还在水下淤泥上滑下去,突然消失的头盔和快速拉拽下去的绳索把岸上的人吓了一跳。  两位潜水员也连忙抓住了差点溜进江心的新手!  站稳身形的石涧仁连忙用手势给别人道歉,实在是岸上沉重的潜水服到了水下只能说堪堪把人压在河床上,他还没习惯。  这种穿着潜水服,隔着潜水玻璃在水下的感觉还是很新鲜的。  冬季看起来碧波荡漾的支流江水虽然比长江水质好很多,但这几天在供水公司就知道,这经过整座巨型大都市的河流接受了那么多城市排水,怎么可能清澈透底,那水里面的浮游生物、溶解物跟悬浮物就足够让水下视距大概也就二三十厘米,自诩为还有点水性的石涧仁在沉重的潜水服里,被不怎么湍急但波澜不惊的水流推着很快失去方位感,全靠两位经验丰富的潜水员拉拽着他到了台座的位置。  石涧仁就像瞎子摸象一样,慢吞吞的顺着这个两米见方的水泥墩子细细的摸,甚至为了这个,还专门给他找了套束紧袖口没有连体手套的潜水服,让石涧仁可以用手指感受每个细节。  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身为这样价值十几亿的水厂厂长,不是因为体制内的关系,石棒棒一介书生能得到这样体验的机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