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136、深刻理解什么叫中国国情

1136、深刻理解什么叫中国国情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3136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44
    准确的说,闫副书记的官威的确比朱宏涛更盛,宽皮大脸在面相学里面属于标准的上停一部,也就是说政界看面相主要看脸的上半部,天庭印堂是否饱满,如果能有红光满面那就更为妥当。 更新最快  曾经有那么好几个朝代,官员的长相直接关系到能不能升职,所以这几百上千年流传下来的一些官相,还是有些因果关系在其中。  起码石涧仁从朱宏涛脸上看到的更多带点技术性的气质,闫副书记就要宽宏得多,不过态度上这位市委副书记兼市政府副市长威严多了,背着手开头第一句居然是:“刚才这些工人,你都能认得?”  哪怕是孙临才这办公室文员出身的模样动作,都能轻易跟厂区里的工人们区分出来,从开始石涧仁随口叫出来的一个个人,到后来那些带着好奇激动眼神过来汇报的工作服,明显都应该是最基本的工人,最多到班组长,却没有几个是主管的。  石涧仁稍微意外,平静回应:“感谢闫副书记的细致观察,确实整座工厂六百四十多名员工,我基本上都能把姓名跟模样对上号。”  闫副书记看远处那些挤着希望远远能观望领导的工人:“你的确是很聪明啊。”  石涧仁没把这句话当成表扬:“如果每天都能跟他们一起工作,而不是只坐在办公室里,要熟悉员工我想快一个月的事情,这是个很自然的事情,反而要在刚才仓促之间就记得二十来位领导的姓名,那才是比较考功力。”  做领导的,对下属的态度语气很敏感,收回远处的目光,第三次看了眼石涧仁:“你好像跟同龄人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表现得不那么急切讨好,甚至也不怎么完全把领导官职看得高不可攀?可你的履历几乎没有这种家庭环境背景的影响。”  石涧仁这次想了想才回答:“在我从小接受的教育里,无论平民还是领导,首先都是个人,是人就有喜怒哀乐跟七情六欲,不要忽视每个毫不起眼的人,但也不用把领导就看成无所不能的神。”  闫副书记慢慢的嗯一声:“做人就是做事……”然后竟然就背着手走回广场上去了,看似在还没繁茂起来的绿化带一角,其实所有的目光都是看着这边的,看着这座三千万人口直辖市的几名最高长官之一和年轻的小厂长说了几句话,就算无比好奇谈话的内容,但也没谁敢问,热烈的迎接副书记站到拉开的红绸带后面。  谁也想不到这两位对话的内容完全跟水厂或者公务无关。  马总裁有点惊讶,当初他来履职的时候,作为三四家水厂母公司的合资公司成立,怎么说也价值几十亿元,只来了个区政府领导和市里面的相关部门领导,刚才听翻译激动的介绍这是市委副书记,想想德国作为欧洲最大,人口最多的国家才八千万人口,这市委副书记就等于什么了?  只感觉中国的官场体制真是神秘莫测。  闫副书记如沐春风的过来跟马总裁握握手,礼节性的,然后他俩跟水务集团的老总一起,剪彩仪式完成,领导们就像旋风一样,除了几位水务集团和国资委的领导停留几分钟跟石涧仁亲切握手叮嘱好好干工作,其他人呼啦啦的就上车离场。  剩下马克不停眨巴着眼睛和石涧仁并肩看车屁股,石涧仁一直举手做告别状,都懒得收下来了,脸上表情也略微僵硬:“这也算是效率吧,最高领导来一锤定音的平整了局面,容不得各种乱七八糟的杂音影响生产,这就是最好的结果啊。”  因为马克算是唯一好奇打听市委副书记说了什么的,石涧仁告诉他什么都没说,这老外不相信,还说石涧仁是在保守政治机密。  同样站在边上挥手告别的,还有那位副总裁一行人和区政府的几位领导,他们是最后得到消息赶来的,只来得及跟副书记打个照面,现在自然是要多停留一阵。  所以石涧仁这个半小时左右的开工典礼反而花了接近两小时来收尾,到会议室跟这些位顶头上司,直管部门开介绍会,中午还在食堂一起吃工作餐,江州电视台全程拍摄。  副总裁很有涵养的跟年轻厂长共进午餐,时而笑谈工作,时而皱眉沉思,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在辅导培养年轻干部,这照片很快会贴到供水公司办公大楼的张贴栏里的。  这下之前围绕在年轻厂长周围那些风言风语,像被龙卷风吹走了一样,立刻消散不见!  看看市委副书记都过来捧场了,水务集团那本来不太齐整的声音也变得响亮,第二天的江州晚报就有水务集团联络刊发的半版企业新闻,详细介绍了石沱水厂的高科技、高水平,对于缓解北部区新城供水难有如何重大的意义,这位年轻的二十五岁厂长又是如何废寝忘食的奋战在建设第一线,连自己的生日都完全忘记,还得是家人和亲友过来探望……  总而言之又是一片花团锦簇的文章,阐述了同一件事换个不同角度就有不同结论的永恒剧本。  接着当天晚上的江州新闻里,就出现了副书记视察石沱水厂运转开工的消息,石涧仁穿着工作服和领导并肩介绍参观水厂车间的镜头维持了不少时间,虽然主角依旧是领导,新闻稿里也只字未提年轻厂长,但画面中副书记专注倾听讲解的画面已经有足够的说服力了。  幸好石涧仁在娱乐栏目里面戴着眼镜,这里又有一顶橘红色的安全帽几乎盖到眉毛之上,所以才没被普通观众认出来,不过理论上来说喜欢看娱乐节目的观众和看江州新闻的人不重叠。  这下供水公司里面所有人传说的都是年轻厂长英明神武了,如何当机立断毛遂自荐的去勇挑重担,如何不畏生命危险下水勘察实际情况,连石涧仁在会议上的几段发言都被绘声绘色的传出来,看看这会几门外语的年轻领导,真是显出一股完全不同的新时代风采。  连带孙临才也水涨船高,水务集团那边直接给他解决了职称问题,甚至还给他在企业中层干部福利集资楼排上了名,然后无论是厂里还是供水公司,到处都尊敬的称呼他孙秘,以前的工友接二连三找他喝酒吃饭,看看能不能在前途无量的厂长身边再找点岗位,哥几个一起给厂长服务也更称心如意啊。  其实年龄比石涧仁还大一两岁的年轻秘书脸上已经有些飞扬的神采了。  只有石涧仁还无动于衷,办公室没有电视,食堂里面工人们仰着头挤在电视前面边看边欢呼的时候,他笑着坐在后面好像看电视剧,秘书充满骄傲的把新报纸摆在大班台上时,石涧仁更像是看小说。  依旧早起跑步,依旧雷打不动的每天不少于三次全厂巡视,然后依旧一直住在厂里。  因为风向被确定下来,后面一系列涉及到取水口整改的方案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就开始确定下来实施,石涧仁又把那位采集车间代理主管调到厂办给自己担任厂务助理,这个外号陈老五的年轻人正是当初石涧仁第一次听闻消息时候就掺杂其中的一线工人,二十**岁已经在水务系统干了快十年,从泵房、消毒杀菌到守泵船、安装维修管道设备,都干过,新厂建设的时候,就主动过来攻坚加班,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他悄悄把消息透露给自己的老同事伙伴,后来对石涧仁第一时间就提出了整改方案。  其实说穿了很简单,因为江面低于水厂,所以水厂这边有抽水机,下面江上泵船也有加压往上输送,德国人设计了一个很精巧的活动闸阀来解决江面变化的问题,这个陈老五却建议直接用波纹软管来做最后一段,而且由于成本低廉,可以把这个软管做三到四个同等的取水口,就算波纹管没有钢管耐用,但更换成本和更换难度却低了很多。  开始石涧仁对这个方案也是有点不以为然的,觉得有点儿戏,等他上班到大概一个月,终于开始往自己上个月各项支出上面签字的时候,他立刻就把陈老五的方案翻出来仔细琢磨了。  因为年轻的石厂长差点被吓得滚到地上去!  这一个月电费四百二十多万!  这还不算什么,维护零配件、更换易损件、各种设备消耗品,又是七位数!  还有整个水厂的库管管理的就是那堆积如山的各种消毒粉剂之类,一个月消耗还是轻松过七位数!  再说个最简单粗暴的,请潜水员过来勘察,最后开出来的单据,明码实价按照大家都是国企打个折,收八万好了……  曾经的棒棒只想说我的个天!  国企里面仿佛通行的是另一种货币方式,又或者说石涧仁一贯在私营企业里面习惯了开源节**打细算的过日子,看看这里的账单,才知道什么叫财大气粗,自己纠结那几万一段的波纹软管,再看看德国人原装生产的就是那段可转动闸阀账单。  哪怕德国人号称可以用五十年不出问题,石涧仁还是觉得每隔两三年换根波纹软管更符合中国人的习惯。  这哪里是自来水厂,简直堪比资金流水厂!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