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137、悲喜皆因此而起,聚散都不能自已

1137、悲喜皆因此而起,聚散都不能自已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99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45
    好比石涧仁踢爆的这次隐患事故,现在一直被限定在厂内自查的范围,还没有到外部质检工程部门进入的阶段,作为关系到社会民生的项目,一旦到了那个地步,恐怕又是一笔天价帐!  因为这种工程隐患一定会成立问题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和专家咨询,加上技术方案、协调督导、工程实施、材料供应、运营保障、安全质量、合同法务等各种专项工作小组才配得上国企的资格,这种套路走下来,随随便便找个什么替代整改方案就想过关?没门儿。 更新最快  所以之前那些针对石涧仁的风言风语全都集中在男女问题上,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如果扯到工程隐患引爆上级机关流程展开,那恐怕就有不少人要出事儿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脑子里转过弯来的某些人其实还得感谢石涧仁早早的把事情在微末之端就自查了,还是以水厂厂长的身份来处理最理所当然。  于是现在的情况就是只要石涧仁提交的报告,从供水公司到水务集团都是一路绿灯的同意,枉费他里嗦写了一大篇强调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听起来比较简陋的方案,实在是如果按照德国人的设计重新铺设管道,费用基本上就得上千万,因为那个特别从德国定制的活动取水口关节肯定得重新做个新的,这样才能不至于整个水厂停工换件。  而新任生产助理的方案纯粹就是一线的土办法,耗资也就在百万左右,然后争取在新的一年枯水期把原有管道做加固维护,这样石沱水厂就能以较低的成本获得一条备用取水口。  石涧仁洋洋洒洒的从数据到方案都排列出来,甚至连施工单位也请供水公司自己招标推荐,结果上面即刻批复由石沱水厂自行决定即可。  这种完全放养的方式让石涧仁还有点不适应。  与此同时,厂长秘书孙临才顿时有些慌乱。  之前自己好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秘书位,明显受到了生产助理的威胁,特别是陈老五的弥补方案得到上级批准以后,石涧仁更是委托陈老五立刻开始制作详细的施工配合方案,还特别把之前的施工方案交给没多少文化的生产助理来依样画葫芦学习,结果当个采集车间代理主管时候就觉得士为知己死的陈老五这下干脆搬到厂里面住到车间,用尽所有的心思拼命一般要把事情做周全,才对得起厂长对自己的看重。  两相对比,感觉厂长和这个投其所好的生产助理走得更近,秘书想法就多了,也许更多是他周围那些人给他灌输了不少异想天开的宫斗情节,所以秘书居然试着给厂长打小报告了,说陈老五以前就好赌,现在厂里人都说他肯定要趁着这个整改工程捞一笔,不然怎么会这么劳心劳力的做事呢,明显做助理比当代理主管收入也多不了多少啊。  石涧仁接过秘书递上来的今天报纸,有点哑然失笑,自己观察了这几天,秘书的心态失衡他是清楚的,正准备抓住机会总结开导几句,手机响起来,倪星澜的声音很雀跃:“到了!快点来接我!”  石涧仁有原则:“还在上班呢,你先到酒店,安排好录制时间,我再过去会合?”  倪星澜明显捂了话筒十几秒,声音得意:“现在决定直接去演播厅,立刻就开始准备录节目,前期人员已经到了,我和老牛现在就过去……”毫不掩饰自己迫不及待要见面的炽热情感。  石涧仁还是有点笑,有点溺爱纵容的感觉:“好吧好吧,我把这边工作安排下尽快出发。”  倪星澜又停顿几秒,得寸进尺了:“问过司机呢,你那个什么水厂就在机场到市区的路线上,我们拐个弯过来接你嘛,好!就这么说定了,待会儿见!”然后生怕被石涧仁嗦的挂了电话。  石涧仁本来想跟秘书谈谈心的思路也被打乱了,好像心里真的冒出来一团火,也有点想看到那张宜喜宜嗔的脸,所以有点漫无目的的站起来用手指敲敲桌面,对还在偷偷打量自己反应的秘书笑了:“这样吧,跟我一起到电视台去看看,工作生活不是只有你所了解的这个范畴,我看你能不能感悟点什么。”  没听见厂长对小报告做出期望的反应,秘书略微失望,但还是积极的点头,感觉只要能随时跟在厂长身边,那就比那个陈老五更有机会。  石涧仁现在当然不需要跟谁汇报自己的行踪,但还是在前台规规矩矩的留下前往单位跟联系方式,只是刚要转身,看见前台桌面边上刚到的晚报上翻到的娱乐版,居然有柳子越的照片!  一直以来被炒作的都是他和倪星澜、牛鸣雷三人,柳主播是四位主持嘉宾里面最没有存在感的,石涧仁有点诧异的拿起来研究,这新一轮的炒作怎么没有通知自己?  等着倪星澜他们抵达的时间里,石涧仁快速浏览了一下,发现有点想岔了,虽然在国家电视台柳子越属于很不起眼的地方台主播,但是在江州电视台那可是不折不扣的台柱子,现在《见仁见智》开始热播,加上柳子越原来的节目在江州地区还是很有影响力,所以起码在江州晚报上,她享受到的明星待遇不亚于倪星澜,毕竟江州也找不到多少倪星澜这个档次明星的爆料,娱乐版的版面除了转载别的就是尽量突出本地特色。  照片上一辆崭新的高档越野车上,能看见柳主播坐在副驾驶,而驾驶者是个戴着墨镜的男性侧影,虽然报纸的印刷精度不至于能看清什么,但图配文言之凿凿的说这是柳主播的绯闻男友,还把这位男性跟柳主播共同出入香闺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甚至还有居住小区隔壁大妈的八卦……  石涧仁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柳子越好像是有点心不在焉处理私事的事情,决定还是不要随便去打听别人的**,况且这位电视台副台长单身多年,要是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伴侣,石涧仁是衷心祝福的。  正想着呢,门卫那边就通知有车辆过来找石厂长,他带着秘书刚穿过办公楼前的广场,那高挑靓丽的身影已经按捺不住的从外面一辆商务车上拉开门跳下来,门卫都还没来得及拉住她,倪星澜敏捷的迈开长腿在单人进出闸口上跨越过来,蹦跳着好像小鹿似的就冲过来,然后不出所料的隔着几米就开始起跳。  石涧仁觉得最近是流行这样的撞击式拥抱么,还得前后脚扎个马步,稳稳的接住了姑娘,倪星澜直接柔软的嘴唇就印在石涧仁的脖子上,还有些情不自禁的下口咬!  还好石涧仁有把子力气,抱着姑娘都能原地跳两下摘人:“喂!喂……”  姑娘含糊不清:“想你!好想你,你想我没……”  就站在厂长身后一米左右的秘书惊呆了,是早就听过这位当红小花旦和厂长有绯闻,但书报杂志跟电视上的东西和亲眼见证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倪星澜没有口罩、墨镜遮掩的容颜一眼就能分辨出来,而这样亲密的动作把可怜的小秘书都吓得不知道是遮住眼睛还是转过身去,真的看见大明星了!  而且真的和厂长有这样的男女关系!  倪星澜一点都不怕关系曝光,也没有害羞的忸怩,就是大大咧咧的抬眼看看秘书,抬抬手指做个示意回避的动作,潇洒极了。  十来米外的保安就好得多,连忙躲回收发室里面隔着窗户悄悄看,他们早就知道厂长和几位年轻女性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虽然现在是没人推波助澜的乱传,但好像年少得志的厂长在男女关系上不太严谨,已经是保安们的共识了。  石涧仁发现要摘下八爪鱼似的姑娘有点艰难,索性抱住她快跑几步出门上车,结果发现副驾驶坐着的王居然拿了台单反相机在咔嚓嚓。  牛鸣雷多机灵个人,坐在商务车vip座位上,表情做作的夸张:“哎哟喂,仁总才几天不见,就重了几十斤吧,这上车还方便么,来,我扶一个……”  石涧仁略显窘迫的打招呼,还能瞥见驾驶座上的本地驾驶员满脸强忍的惊悚,估计也是觉得无意中看到老板的私密信息吓一跳。  单人座位肯定坐不下,石涧仁只能和倪星澜挤到后面,姑娘满意极了,哪怕她这样高个儿坐在后面有点憋屈,却满脸幸福的笑容,只是那手啊腿啊,老往石涧仁腿上放,石涧仁一边跟牛鸣雷和王打招呼说话,一边跟撵虱子似的使劲往外推,倪星澜愈发来劲。  所以最后过来上车的秘书有点迟疑,还是牛鸣雷招呼他:“跟着仁总的?坐啊……”  得,小秘书跟现在电视上正当红的曲艺明星并排坐在vip座位上,感觉自己在做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