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155、有了孩子忘了爹

1155、有了孩子忘了爹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322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48
    从内心判断来说,石涧仁和大多数水务系统的人想法差不多,自己在这个石沱水厂厂长的职位上不会呆太久,甚至供水公司、国资委的挂职身份都不会太久,从上次闫副书记到水厂来剪彩的寥寥数语中感觉,这场来到国资委的挂职,应该主要是对自己的考察。  无论是临之以利而观自己的廉,还是期之以事而观自己的信,这都应该达到了目的,大唐网已经开始接受政府方面的调研考察了,自己这档子事应该不会呆太久。  所以石涧仁在不遗余力的培养孙临才和陈有根,有点一文一武的意思,这两个人就把厂办给担当起来,这也让他自从到自来水厂就任以来,终于正式给自己放了个周末假,陪洪巧云到儿童福利院去领养孩子。  石涧仁开车到美术学院接的女教授,在楼下等了几分钟,从楼道口出来的洪巧云让石涧仁有点不习惯。  一直以来洪巧云的穿着打扮都是很艺术化的,不是比较大牌的艳丽时装,就是懒散浪漫的波西米亚风,今天却穿了身菜市场大妈一样的小夹袄,头上还戴了个发箍,一点都不时尚!一点都不潮流了!  而且看那手里的包也是土拉八几的和石涧仁还很配!  正好教授楼门口也有两位教师夫妇进出,肯定认识洪巧云的,都给噎住了不知道是不是认错人,只能呆呆的站在那看。  洪巧云也不跟别人打招呼,一个健步就上了车,明显到美发厅才能捋直的齐耳短发估计就是前段那超级劲爆的凌厉短发蓄起来的模样,还小心的拨了拨问石涧仁:“很普通吧?我生怕福利院觉得我搞艺术的太另类,不许我收养孩子。”  石涧仁发动车:“有这样的可能性?”  洪巧云明显做了功课:“这两年才放松一些了,以前根本不许未婚人士收养,只能结了婚无法生小孩的收养,手续也特别麻烦,因为在中国收养行为还很特别,所以现在也筛查得比较严厉,除了经济能力还要看有没有不适合领养的疾病或者不良嗜好,你都说我看起来有点强硬的。”  石涧仁温和的笑笑:“那是以前,现在估计你真的把培养孩子当成了目标,自己照照镜子看多柔和。”  洪巧云真的翻下副驾驶挡板下的镜子打量修饰:“总之小心点没错,但老实说,比起刚认识你的时候,我也觉得我现在气色好,哼……如果能收养孩子,我打算就搬到市里面去住,这段时间就是请老庄把以前老唐他们祸害过那房子给重新装修了,我不希望孩子在学院这边承受太多心理压力,住在市区那边也热闹些。”  石涧仁表扬:“你一定会是个好妈妈,其实也肯定能做个好妻子。”  洪巧云不讳言:“我经历过的男人多了,大多数男人不是急功近利就是好逸恶劳,我又是个要求比较苛刻的,再说跟谁在一起可能都会拿你来做比较,更不想找个谁来替代你,独身主义其实在认识你之前就有点打定主意了,能在年轻的最后阶段遇见你,已经很幸运了,我也不是离了男人就没法活的,所以你大可不必在意我这种决定,我很满意。”  石涧仁欲言又止,自己的确没资格对这种事情说三道四,可洪巧云却反过来提醒他:“耿妹子或者纪小姐,再加上倪小姐,她们三位年纪可几乎一样,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疯狂起来什么可能性都有,你可别随便伤了女孩子的心,那种一辈子的伤害才是刻骨铭心的。”  这让石涧仁立刻想起倪星澜的小蛋蛋来:“呃,我……尽量,我尽全力不让我们之间的友谊跟合作变成伤害谁。”  洪巧云又笑:“吴晓影、齐雪娇和柳清她们仨又是一个年龄档的,她们肯定会理智很多,然后就是夹在两边中间的赵倩,你这分布还很均衡嘛,你也希望她们都能找到好的归宿?”  石涧仁肯定的点点头,不过没多说废话了,还是讨论收养孩子的问题。  从北部区过来美术学院接洪巧云挺远,就是因为儿童福利院就在这个方向的郊外,还得过江穿过一片城乡结合部,近似于农村地区了,一条蜿蜒的小河边极为茂密的那种树丛中有点破损的水泥小路尽头,就是吴晓影联络的儿童福利院,本来她肯定也是要一起来的,但洪巧云想尽量把这件事淡化点,别给孩子任何额外的压力,所以就拉了石涧仁一起,当然也有点其他的含义。  在抵达之前就说好了,石涧仁未来承担这个养父的责任,但因为洪巧云是想收养个女孩儿,收养规定有些防范措施,为了不影响成功收养,所以这个敏感身份先不要对福利院透露,就说是洪巧云的助手,过几年慢慢给孩子透露就行了。  石涧仁对洪巧云的小心翼翼有点好笑,以前多杀伐果断的女教授,前些日子捣鼓灯饰工程的时候也很利落啊,怎么一沾到孩子就变这么婆妈了?  不过他自己心里也有点小打鼓,说不定自己也是从儿童福利院出来的呢,以前从润丰开始和吴晓影捣鼓的那个儿童康复中心其实主要针对的是有父母的,石涧仁好像一直在避免接触这块,甚至他从未想过去找寻自己的父母,他不敢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自己的父母才会放弃自己,找到以后又该怎么相处。  光是想想就觉得好麻烦,好耽误心情的,就当没有这回事吧。  可能在光明磊落的小布衣心底,始终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灰暗的区域,不希望被任何人触碰到。  其实吴晓影私底下给石涧仁打电话说过,洪巧云这种情况收养估计是最容易通过审核的,反正她这边安排得很轻松,年龄接近四十岁的单身女性、大学教授、学术带头人系主任、年收入轻松过百万、还是市政府里面的无党派民主人士,这样的高学历高文化高收入身份对孩子来说简直就是掉进福窝窝里,所以这边实际上是安排了好几个孩子给洪巧云选的,只是怕万一没选上失望,吴晓影才给洪老师说得比较复杂。  主要还是丢丢妈想一块儿来。  果然整个收养过程不到二十分钟就完成了,石涧仁这相面功夫完全用不上,因为四个四五岁左右的小女孩跟洪巧云见面,就那么一个照面,一个穿着红色旧棉袄,双膝使劲并拢坐好,可又使劲低头攥紧衣角的小姑娘一下就让敏感的艺术家心疼不已,估计也故意让自己不要再多看其他孩子了,直接蹲到那孩子面前低语了一句:“愿意跟妈妈一起回家么?”  那孩子几乎是颤抖着瞥她一眼,然后涨红了脸再惊恐的看看老师和福利院院长等人,可能得到什么肯定的眼神就点头了。  然后石涧仁全程主要是负责帮忙签字填表,洪巧云抱着那个孩子没有撒手,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孩子脸上,献上了可能她这一辈子最多的慈爱表情。  所以回程就是石涧仁开车,为了以后不让孩子改口,洪巧云干脆没有介绍石涧仁,当他是透明的,坐在后面把事先准备的几件女孩子可能喜欢的玩具给了……嗯,现在可以算是她的女儿了,小声跟孩子商量姓名的问题,四岁多的女孩儿叫爱爱,据说这是当时写在遗弃襁褓上的名字,洪巧云却强势的要求石涧仁在表格上就注明叫小艾,哪怕孩子还意识不到音同字不同,她也要让孩子拥有一个完全崭新的人生,这文化人啊,一个字的差别的就显得格调高雅好多!  不愧是当了好多年的大学老师,又有敏锐的艺术感悟力和对眼神的专注敏感,在商务车进入繁华市区以后,洪巧云注意到小艾看向外面的眼神比单独面对她要好奇闪亮得多,就指挥司机把车开着在中心闹市区慢慢转圈,却不要求停车下去走,更不急着带孩子去高级商场消费买衣服换掉现在的穿着。  深谙教育心理学的教授生怕自己的经济能力冲垮了孩子脆弱的心理防线,从极为匮乏到过于富足的极大转变甚至有可能是致命的,总之小心翼翼的在照顾孩子的承受力。  对于能把一张几十平米油画每个指甲盖大小细节都能掌控自如的画家来说,保护女儿的细致程度让石孤儿叹为观止,帮忙抱着小艾不多的那点随身物品上楼,打开洪巧云为自己和女儿准备的新家,一个几乎就是当初他在波兰看见过的那个阁楼翻版出现在眼前。  带点欧洲普通人家的简单生活环境看起来甚至有点朴素,实际上可能耗费了不小的装修费用,每个细节都考虑到孩子的安全或者生活习惯养成,但看起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单亲家庭模样,所有电器和厨房用具都是旧的,不知道是买的二手货还是把新的做旧,总之让石涧仁都明显感觉到孩子走进来放松不少,能好奇的摸摸那些看起来不高级不光鲜的家具物品,最后跑到半高落地窗前贪婪的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可借着玻璃反光,能发现孩子也在偷偷的从镜面上观察大人。  所以洪巧云立刻就把石涧仁赶走了,脸上洋溢着对母女俩的新生活的迫不及待向往:“好好好,感谢了,等我跟孩子感情培养好了,再找你……”  砰,门就关上了,孤儿石涧仁感觉自己今天就是过去帮忙开了下车和签了一堆字。  女人都是这样有了孩子就有了新世界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