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156、好女不愁嫁(三更)

1156、好女不愁嫁(三更)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3329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48
    吴晓影肯定是会全面宣传这件事的,看看,看看,洪老师不也收养了孩子么,谁还敢说丢丢不是收养的。  嗯,她正好反过来一定要强调孩子是收养的,欲盖弥彰的味道很重。  所以耿海燕、纪若棠她们都接二连三的过去看望了小艾,还很喜欢,顺带让自来水厂的访客都少了些。  齐雪娇也去了,但没那么感慨,看看就来了自来水厂,打着学习企业文化的幌子,明火执仗的来约会,这点从她不顾春天才刚刚到来,就穿上了裙子能看出一二,而且各种信息都说明她现在在产业园还一直不是轮椅就是拐杖,现在偏偏要亭亭玉立的站在石涧仁面前:“不错吧,本来养伤期间一直有点营养过剩,最近开始加强锻炼,硬是把体重控制住了,有决心就有毅力!想着要给你看看,我还是有身材的对吧?”  石涧仁没敢回应,从一见面她的大白兔就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现在都不敢随便看:“坐下吧,还是坐下吧,听说你这腿伤因为要站立受力,比不得我这胳膊,前后保持固定休养得七个月,这么早落地干嘛。”  齐雪娇真的不隐蔽火力:“还不是为了给你看,成天病怏怏的在你面前坐个轮椅或者杵个拐杖,我心里可不带劲了,没别的意思,没法好好站着说话,我都不想来。”  石涧仁就不带着去参观车间了:“我已经整理了一套供水公司的企业文化宣传资料,很有点意思,其实就类似我们搞的思想政治工作,只是人家这个更人性化更亲切,两边儿可以取长补短,对了,下个月初要搞个自来水厂公开日,邀请市民前来参观搞活动,你也转告吴总监和洪老师带着孩子来?如果有点启发,产业园是不是也可以搞类似的市民参观日。”  齐雪娇坐在沙发里拨拨发丝才低头看这些印刷精美的对外发送资料:“我从小长大,听爸妈说周围收养的孩子就不少,很多都是战友的孩子,那会儿我们兄妹仨还私底下讨论过建国是不是收养的,因为我爸揍他揍得厉害,所以这事儿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回头如果我俩到了四十岁还这么欠着,我也去收养个。”说着还拍拍自己旁边沙发:“过来坐呗,又不耍流氓,坐近点心里舒坦。”  同样的话语,她说着就是理所当然的指使口吻,可又没颐指气使的傲气,就是随意的亲切。  石涧仁从办公桌后面换到单人沙发上,齐雪娇果然舒坦:“江州市来进驻调查的稍微接触了解下公司组成结构,当然就能把我理出来,这周来了位主任亲切的谈谈话,说是马上会召开几方会议,由经贸委牵头,海关、铁路、统战、宣传等各部门配合撰写报告提案,这时候我们去年的准备工作就显出成效来了,老唐在平京进出口环节做的那些功夫,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人指路,所以江州市这边立刻给大唐网提升到同样级别的待遇,江州市互联网产业最高的优惠条件,能减免的全都减免,接着就是关于扩大高新科技产业园的建议了。”  石涧仁没这姑娘知晓路数:“扩大产业园?我们没这个需求啊。”  齐雪娇拿手里的文件稍微卷起来轻轻打一下石涧仁的手臂:“坐这么远!再近点!你还在挂职呢,你得清楚,这么庞大个体制,凭什么这么多部门联动来做这件事?成人之美还是共同建设社会主义的决心?其实越是事情规模大,参与者就越没什么动力,要看到能细化到每个部门的数据和好处,才可能推动整体前进不是?这种道理以前都是你讲给我听的,现在还要我提醒你?”  石涧仁顿时恍然大悟:“对对对,要么用上级强力下压,要么就得有好处业绩来推动,是是是,自来水管道还不停的要有加压站呢,我把这个基本原理忘记了。”  齐雪娇笑起来真不像个谈工作的:“看你那蠢样!不过我也是最近天天钻研这些报告文件,还不停的打电话向长辈讨教经验,才被点拨这个的。”  石涧仁摆出电视上那个石正经手肘放在膝盖上前倾的思考姿势:“嗯,往前走的动力,在这种时候基本上没有精神层面可谈,只有利益,扩大产业园,对区政府、经贸委、互联网产业这些都有数据贡献,同时我们增大了体量,也能加重砝码,这个思路是对的,但我们能怎么做呢?这需要新一轮的资金进入,对其他类似项目,可能就是新一轮融资,我们拒绝资金稀释股份……海燕食品最近可能会暂时占用部分资金,单靠装修公司肯定有点单薄,酒店也已经开始投资新产业了。”  齐雪娇风情万种的白他一眼:“嗯,各位红颜知己都很得力,要不找星澜借点吧,我知道她是个小富婆!”  石涧仁下意识的抽口气:“她?”那边别说借钱,让倪星澜把老爷子的宅子卖了都行,可借那姑娘一分钱得还十斤肉,然后一百块以上就得用整个儿石涧仁抵债了,还钞票嫌脏。  齐雪娇又拿文件打石涧仁,这回近点就打头,轻得更像是杵他挠痒:“看你那傻样儿!逗你玩呢,经贸委和科委还有市小微企业办建议我们在旁边再征一块地,修一栋互联网大厦……我估计就是产业园南面那栋烂尾楼,由银行出资贷款,我们挂牌经营,可以面向互联网小微企业出租,前三年内只要交税金额达到,对我们免息免租,后面二十年还本付息换取地产所有权,大唐网的固定资产就从目前的不到两千万,暴增至六个多亿,市值估价超过二十亿,一跃成为江州市排名前三的互联网企业,这才有相关各部门参与的动力,不然一个还寄居在仁清地产文化产业园的互联网企业,仅仅在海外有两三个展销馆,本地员工仅有不到两百人的规模,很难引起各方参与,盘子太小了,业绩上根本没法谈,谁来做?”  价值十几亿的自来水厂已经提升了石涧仁的资产承受力,现在对国家扶持力度也有了更深切的体会:“我在风土镇的时候,那些小厂小矿要贷款,几十百把万可难死了,请客送礼跑关系的风气就是这么起来的,现在这么好?几亿资产说借就借?”  齐雪娇显然已经打石涧仁打上瘾,干脆文件就戳他头上拍着玩儿:“我知道你什么意思,跟我无关!别什么事都推我身上,我也咨询过了,这一切的着落点还是你,是你证明了这个项目可靠,是你的品行证明了你有偿还能力,所以政策才会朝着你倾斜,这是江州市本地利益的必然体现,你说的那种小厂小矿,嗯,应该是银行最不欢迎的客户,借钱的时候是孙子,还钱的时候就是大爷,企业风险抗拒力极低,随时可能破产倒闭,然后又没诚信拍拍屁股走人,银行怎么办?相比之下宁愿把钱借给买房的,起码还有个房地产抵押,现在显然就是你在几处挂职积累起来的口碑和信誉开始产生价值了,市里面领导信任你的人品跟管理能力,你都是体制内骨干了,银行金融机构对你的信用态度更加保险,一来消化北部区的烂尾楼,盘活资产,二来大力扶持了互联网企业,也可以彻底把大唐网留在江州,国家每年对GDP构成是有要求的,第一二三产业分别要达到多少,侧重面在什么地方,这都是地方上是不是跟着中央走的证明,这个关系你明白了吧,跟我半分关系都没有。”  石涧仁认真的思考:“那就……意味着,我还要在体制内继续待下去?”  齐雪娇歪着头看他:“我估计是,让你当领导干部可能性不大,毕竟你没有多少政务管理经验,也是无党派人士,但在国企或者事业单位你这种身份和能力显然是很容易产生鲶鱼效应的,我询问的这位长辈说闫副书记的口碑不错,属于技术官员出身,以前在华中一带搞经济的能力就不错,你确实看准了人。”  石涧仁好奇的问了句:“哪位长辈?干什么的。”  齐雪娇似笑非笑:“打听这个干嘛,我妈的闺蜜,经改委的二把手,曾经想把儿子许配给我,现在是我哥们儿。”  石涧仁捂头:“我只是顺口问问,听起来是个技术很娴熟的官员,顺便问一句,你认识有叫徐少连的人么,应该五六十岁了。”  齐雪娇立刻收起戏谑表情认真:“是谁?为什么我可能会认识?江州的还是平京的?需要我打电话找人帮你查一下么?”  看她马上就有摸手机的动作,石涧仁连忙制止雷厉风行的姑娘:“不用不用,可能是我的一位长辈,只是听你说到顺便问问,既然没这么个人那就算了,当初我来江州是投奔他的,可能当时在江州当什么官员,结果没找到,不碍事,不碍事,我们还是说说这个互联网大厦吧,你准备怎么搞?”  齐雪娇又笑眯眯了:“我能怎么办,现在每天所有时间都拿来学习这些经济商贸的东西,比我大学时候还刻苦,房地产肯定还是交给某些掌管地产公司的老总来负责啊,清仁地产,啧啧,听着就是给情人的,简直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样,柳清那边一直都有这么个地产资质和基本团队,这下肯定是大唐网把项目外包给她的公司啊,你存心的是不是,我跟你说,你要是也存着什么找几个老婆的形式,别怪我大嘴巴子抽你!”  说秘书就秘书,柳清打电话给石涧仁来破坏约会:“刚才接到市政府的电话,让你马上过去开个会。”  就像齐雪娇说的,石涧仁现在要离开统战部,跟市政府产生关联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