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005夏吻

005夏吻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198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8:26
   何安的目光渐渐柔和,神色逐步悠闲自在。夏渺渺不是美女,但撒娇、卖萌、耍痴、哄男人的手段非常高明,认真看着你的时候,眼睛里只有你,直接纯碎不必防备。  夏渺渺很精明,何安愿意跟精明的人相处,不无理取闹,懂得什么时候弯腰,并不在乎脸面,连她这个年龄女生特有的矜持、试探和被哄都不用。  她主张纯粹的开始,差不多就行的在一起,不纠结男女相处的细节,觉得能压对方一头的话,果断出手,发现不行,也能干脆的认错。  她不扭捏,虽然对感情认真,可将来也不会为了一段感情伤神,即便他们两人最后结果不如意,她也会因为身边过多的杂事和她自己的性格,果断开始新征程。  这是何安当初会选择她,尝试所谓恋爱的原因。  现在看来,他并没有选择错,至少夏渺渺目前为止都不让他讨厌。  夏渺渺粘在他背上,娇嗔发嗲:“安安……安安,你说话呀,你不说话我哪知道你想什么?”  “安安?”  夏渺渺一口咬在他背上:“何安!”  何安疼的停下,把她的手从衣服里拿出来,脑袋推远点,继续上路。不能给她脸!  夏渺渺看看自己空落落的手,撇着嘴,女生的小小自尊有点受挫,她都……哪有把人手拿出来,不知道鼓足了很大勇气才伸的!  不解风情。  但何安体贴的照顾,即便现在不高兴也没有把她从车子上扔下去的温柔举动,给了她无比巨大的勇气和脸皮,连那点受挫的小自尊也可以抛到一边,心中甜蜜、得意。  小手有瘾的又伸了进去。  何安无奈,把她手拽出。  夏渺渺嘿嘿一笑,她喜欢有力量的男人,刚才他好用力呀!胸肌好结实!再伸进去。  何安只能停下,再次把她手移开。  夏渺渺翻个白眼,拽什么拽!骤然把手向下伸,差点摸到不该摸的。  何安瞬间刹车。  夏渺渺顿时撞在何安背上,好疼,好疼!手自己拿出来揉揉额头。  何安神色古怪的重新上路,却不为难,如果她一直能让他觉得相处舒心,他不介意开始一段感情。  夏渺渺心里那个得意,有反应了吧!  但毕竟是第一次有色的不要脸,她也得浪费时间消化一下她刚才让人面红耳赤的举动。  夏渺渺晃悠的小腿:“安安,你喜欢我吗?”  “……”  “我知道啦,你一定特别喜欢我。”夏渺渺把头靠在他背上。他不喜欢跑步,可每天早晨会陪她在操场运动;他不喜欢穿她选的衣服,可她为了贪污他父母给的服装费,强硬要求他穿五十两件的,他不是也穿了;他不喜欢学习,可如果她凶一点,他也看看书。  如果这都不算喜欢,夏渺渺也不知道喜欢是什么定义了。  夏渺渺心中微甜的环住他的腰:“我们在一起多久了?半年?恩?……二百六十天?好像算多了?这不重要,安安啦……”夏渺渺看着移动的景色:“我可喜欢你了。”  “……”  咦?戳戳背:“我都表白了,你没点反应?”  “……”  使劲戳:“你说不说话!再不说咬你了!”  “喜欢。”  夏渺渺闻言双手抱住他的腰,整个人贴在他的背上,眼中笑意盈盈,碎了一池月光。大声喊道:“何安!我也喜欢你!不会抛弃你的!”  “小点声。”  夏渺渺笑,心情飞扬:“我们店里新来了位服务员,陈姐说是一辆很高级的小汽车把她送来的,来的时候还跟着保姆呢!她当时不愿意,但他父母就让她留下。”  夏渺渺觉得没事撑得:“小王说她的指甲油是限量版,一瓶要好几千!好几千呀!我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她买一瓶指甲油。”  夏渺渺不能理解有钱人都在想什么,难道富翁都喜欢体会贫穷:“指甲油也有限量版?限量版的东西还真多。何安,你说她不缺钱,为什么还出来打工?体验生活?体会赚钱不宜?真有那么无聊的人呀。”  夏渺渺安静了会,又想到什么,啧啧有声道:“你不知道,今天店里卖出的那件衣服多有故事,老板娘昨晚刚穿着它会情人回来,早晨直接换下来挂在店里,就被一个客人买走了,也许这件衣服也被我们老板娘恶心到了,想赶紧离开。”  夏渺渺舒口气:“最恶心的是,衣服是我卖出去的,我也不是有意要卖给她一件别的男人摸过的呀,那个型号只有那一件了,提成就有三十!我也为了生活呀!希望上面没有什么痕迹,否则回来退货就惨了!”  最后一句,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要不,我明天不上班了?不行!我得上班,如果她找过来,大不了我拿回来给她洗洗熨烫一下,就告诉她干洗的……”她的智慧就是与众不同。  “下车。”  “啊?到了?!”夏渺渺嘿嘿一笑,跟在何安身后往学校走:“安安……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呀。”男朋友木纳的让人发闷。  “安安……”  “安安,经常不说话会丧失语言能力的,安安……”  夏渺渺跟着进了车棚,无趣的踢着他的车尾,恼他沉默寡言的性子。  “安安,天上有飞机!”  “安安,天上有火箭!”  “……”  夏渺渺无趣的看着锁车的何安,他低着头,抿着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脖子一侧的动脉隐约可见。  没劲!夏渺渺突然眼睛贼亮的四下看看,不信你沉得住气!在何安转身的时候,夏渺渺快速踮起脚,拉下何安的头,猛然吻上去,吮了一口。  哇!是不是很惊讶!很开心!  不过,太不好意思了,夏渺渺脸色通红的转身:“走了,宿舍要关门了。”  何安没动,一把把她拽回来,推在旁边的柱子上,用力吻了上去,不同于夏渺渺的浅尝,何安的吻更具侵略性,火热、情烈,不容反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