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056神经病

056神经病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16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9:38
   学长送的是什么,何安半靠在床头上,不冷不淡的看她一眼,威严从容的样子,没有要动的打算。  “喂,好歹是你第一次送人家像样的礼物,庄重一点吗。”  等你什么时候想要了,叫我。何安拉上被子准备睡觉。  夏渺渺赶紧把他拽出来:“你干嘛。”继而笑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呀,不准睡,我的礼物必须给我。”  何安神色不变,面色无样的拉过她的手继续系。  夏渺渺抽回来。  何安看着她,幽深的目光自带三分冷意:你系不系!  夏渺渺左看看右看看:“真的不能隆重点——”有什么吗,大男子主义。  低头的时候尚且很少的何安,何况给女人下跪。  何安淡漠的伸出手,让她自动把手放上来。  夏渺渺摇摇他的胳膊:“在床上也不行吗,又不是让你在地上,就跪一只腿,人家学长都是那样浪漫学姐的,好感人的,安安,安安,好不好吗?好不好呀,安安——”  何安一只大手扣住她的脑袋,让她闭上喋喋不休的嘴,另一只胳膊压住她上半身,把她手腕拉过来,准备给她系好。  “不要,不要!”夏渺渺扑腾着使劲往外抽:“你要是不给我跪着系,我就不戴,戴了也给你弄下来!我不戴,我不戴。”  何安两只手忙,一会没有按住她,夏渺渺便钻出来,转过身抱着被子闹脾气。  何安叹口气,看着她的背影,声音不冷不热,却掷地有声:“你确定不要——”  夏渺渺顿时泄气:“不就跪一下。”人都跟你了,跪一下会死呀,看着何安高高在上的破表情,夏渺渺心里阵阵不爽,拽什么拽,谁家男朋友这么对女朋友,凶什么凶,不知道自己冷脸的时候很吓人。  何况,现在装什么装,刚才猴急的是谁,有本事你一直这个样子,吓唬谁呢。  夏渺渺也不是非要如何,但何安越不怎么样,她就越想让他怎么样,好似那样做了,就制服了这个男人一般。  夏渺渺转身趴在何安胸前:“安安,安安——”  “不行。”  夏渺渺使劲摇着、蹭着:“安安,安安,你最好了,安安——”  “……”  “安安——”  “……”何安准备睡了。  夏渺渺见状,突然凑在何安耳边说了些什么,说完看着他脸颊微微发热。  何安同样看着她,威严肃穆。  夏渺渺被看的不好意思,抵着下巴,目光四下游移。  过了好一会,何安暗哑的声音传来:“说话算话。”  “当然了!”都已经说出来,就算死撑也要死撑到底。  何安缓慢的坐起来,薄被瞬间滑到腰际,完美的肌肉线条暴lou在暧昧的灯光下,蕴藏着澎湃的爆发力。  夏渺渺忍不住多看两眼,无论见几次,都觉得何安的身材超赞,这样超赞的何安是她男朋友,又觉得与有荣焉,夏渺渺傲娇的伸出手臂。  何安不自在看了她片刻,有些拉不下脸面,他自认并不是非要享受她说的话,她也不会有什么技巧,他为什么刚才鬼使神差的答应她。与此相比,他更不愿意跪在一个女孩面前,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不习惯。  “快点呀,你看什么?真的说到做到哦,真的。”夏渺渺说完眨眨眼,自认很诱惑的诱惑他。  何安的脸更冷,绝对没有一点被诱惑的意思,但看着她兀自玩的高兴的样子,大脑还没有给出反驳她的举动,一只腿已经低在柔软的床面上。  何安的脸色瞬间更冷,冷的是他自己的行为。他几乎是阴沉着脸,把手链戴在夏渺渺的手腕上。  咔哒一声扣紧时。  夏渺渺愉快的飞身扑到何安身上:“谢谢安安,谢谢——”柔软的在他脸颊上亲一口,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很漂亮,我很喜欢。”星星碎碎的手链,是她第一次收到的饰品,那些往头上戴的不算:“谢谢——”  何安冷淡的脸渐渐缓和,而半跪的腿早已在触床的一刻变换了姿势,但有没有跪过,他自己知道:“喜欢?”  “恩,恩。”  见她这样高兴,刚才的那点不自然似乎也变的可以接受,抱着她温暖有致的曲线,何安的神色越发自然,也有了别的心思:“答应了我什么……”  夏渺渺爱意浓浓的捧起他的脸,目光深深的看着他,慢慢的吻了下去,温柔的、热情的、毫无保留的,把他压在床上。  何安转身把她反过来,他有某些坚持,且不容人挑衅。  夏渺渺奇怪的看他一眼,不是说好了吗?夏渺渺使劲想反压回去。  何安扣着她双臂,不让她动。  夏渺渺使劲踢,她要在上面!上面!  床头的灯光渐渐变暗,垂下的金缕灯绳晃晃悠悠的动起来。  半个小时后。  夏渺渺扼腕,她不争了,她不要在上面——  等等,忘了看何安刚才什么表情。  不过,好累,下次吧。  ……  大清早,夏渺渺被烦躁的手机铃吵醒,不情愿的从软绵绵的被子里伸出小手,拿起床头的手机,迷迷糊糊的开口:“喂。”  手机那头的钱老一愣,一身黑色笔挺的西装,岁月沧桑的军功章,威严老练的气质,站在秋门大学的门口,丝毫没有弱了霞光山庄八大总管的气势,反而比那些小年轻更加威仪。  但此刻威仪的钱老先生有点懵,他在给他家先生打电话,是的,并且他确定没有拨错号?那……问题来了,接电话的是谁!而且接的是他家先生休假期间的私人手机?!  私人手机呀!还是位女的!听声音毛都没长齐!这样形容女孩子好似不对。  先生有生理需求,这不意外,意外的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接他先生的手机,就算是误接也绝对不可能。  第一,他家先生不会犯那样的错误;第二,没有女人有胆子尝试;第三,早晨八点半,他家先生不可能不思早朝吧。  “喂,喂?——喂!——有病呀!”耐心耗尽的夏渺渺手机一扔:“神经病!”懵头继续睡。  对于她这种升斗小民而言,一天接几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是常事。  何安看看她,神色淡淡,朦胧的眼睛已经睁开,看起来比夏渺渺精神的多,他反身帮夏渺渺掖掖被子,没有补救手机另一头人的意思。  夏渺渺蹭到她怀里,找个舒服的姿势补眠。  何安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她的背,把她往怀里带,固定在他容纳范围之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