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063谁的不自在

063谁的不自在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726更新时间:2017-12-28 07:19:48
   颤抖的想:他没有做错什么吧?他什么都没做呀!  “车子没有大碍,就是轴承松了,我给你紧了一下!”夏渺渺蹲着身,用扳手使劲一提。  “不要钱,要什么钱,动下手的小事,下次有生意再光顾我们就是了。”  “不谢不谢,慢走呀。”夏渺渺举着扳手用胳膊擦擦汗,刚侧过头,不禁惊讶的看向来人,怎么可能!不会是她眼花了吧!  平整无皱的牛仔裤,白色的短袖体恤,高高的个子,细细碎碎的头发,独有的都欠他钱表情,就算此时热烈如火的骄阳打在他身上,也掩盖不住他越发纯熟的冰冷气质。  啊!夏渺渺有点小激动!竟然是何安,何安呀!一个多月没见,突然看到他,夏渺渺才发现自己多想他,整个眼睛甚至亮过炽热的太阳,特别想扑过去抱抱她的小可爱咬一口。  瞧瞧,她家何安冷着脸都这么有范,可又因为有家人在场不可能真肆无忌惮,更不可能把心底情绪表现出来让何安得意!  夏渺渺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小情绪,但也难掩开心,赶紧跑过去:“你怎么来这里了?”  何安冷漠的看着夏渺渺,肃然无波,很能耐嘛!他不在,也不见寂寞,走到哪里都有人陪。  恩?怎么了?不高兴吗?  何安讽刺的看向俞文博。  俞文博转身去收拾东西。  何安死死的盯着他,目光阴寒!从骨子里生出对另一个人的厌恶。  “你看哪呢?把墨镜摘了。”  夏爸爸闻声看了过来,疑惑看看女儿和来人,这男孩子看起来……“渺渺,谁呀?”  “我同学。”  何安闻言,立即收回落在俞文博身上冷漠的目光,潜意识里快速换上还算温和的面容,对夏爸爸拘谨的点点头,但再温和对何安来说都是有限的。  夏爸爸看他一眼,也不冷不热的:“同学呀。”  “对呀,对呀。”就是同学而已,开心的夏渺渺立即扔了扳手,热情把他往树荫下推:“热不热?去树底下坐!”  推远后无比心疼的开口:“看,这么一会都出汗了,不禁热,渴了吗?给你买瓶冰镇水怎么样?”两块钱的哦:“不过,你怎么来了?还能找到这里,你怎么知道我家住这里的,是不是跟人打听了。”想我了吧。  “真稀奇,能在现在看到你,太开心了。”最后一句说的很小声,还背着夏爸爸对何安眨眨眼。  何安冷漠的看着她,不吃她这一套,刚才他在车上看着,可没觉得夏渺渺有一点想他,现在就想三言两语打发他,他有那么好说话。  何安撇她一眼,不想看她过分谄媚、虚伪的脸。  夏渺渺有点蒙,这是砸了?黑着脸,谁得罪他了,猛然想到什么,笑眯眯的满脸欢乐,声音压的更低:“吃醋啦。”  夏渺渺呶呶鼻子,偷偷掐他坚硬的胳膊:“小性子劲儿,明知道人家最喜欢你。”  何安绷着脸,坚决不给好脸色。  “真吃醋啦?我跟他就是邻居。”  “……”扭过头,冷漠不理她。  “哎呀,别闹性子呀,乖。”  不远处,司机先生看着画风不对的一幕,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家何先生那是什么表情?  司机先生歪着头看了很久,忍不住拿出手机想照一张回去以后研究,刚拿出来,猛然感觉有人看了过来,手指一颤,吓到手机啪嚓掉在车里。  “他刚来没多久,不骗你的。”小性子越来越可爱了,夏渺渺看着他的没有任何瑕疵的侧脸,痴迷的对着自家男友留口水,好帅呀,好想他呀,吃醋的样子也这么帅!夏渺渺你太有眼光了。  近两个月没见,除了一开始小小的不自在,剩下的就是大大的惊喜、想拥抱的思念,当然了还有一丝一切tan露在对方面前的窘迫,不过看着他这个样子,那点窘迫似乎也不用太在意了:“渴不渴?不喝可不买了!”  他就知道!他还不如一瓶矿泉水!何安冷着脸:不喝就不喝!看见你就饱了!  夏渺渺贼贼的笑了,声音压的非常低:“逗你的,给你买,只给你买,某人可没有……今天这么穿,帅死了,都夸你了还生气呀。”  何安看着夏渺渺发自内心的高兴蠢样,积攒的怒火总算散了一半,甚至不记得当初下来时想撕了这两个人的初衷为哪般。  “要不要再吃根雪糕?五毛的小布丁?要不然蒙古奶王?都是绝版的,小时候满满的回忆,我们这里都有卖哦,吃不吃嘛?吃不吃嘛?”小手指戳戳他露在外面的手臂。  何安打个激灵,一个小小的动作,激起了无法言说的*。  “真不吃?很好吃的?真的很好吃的。”  何安掩下眼底的情绪,目光更加幽冷,声音越见冷漠,一本正经的刻板:“不吃。”站在大街上吃东西像什么话。  何安想到这里猛然发现,这是他第一次出现在夏爸爸面前,竟然没有带礼物?何安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  夏渺渺无语,又怎么了?她没说不给他买呀:“不吃就不吃,我去给你买水。”两块就两块,豁出去了,谁让刚看到他正稀罕着:“买了水就不能生气了,还有我跟他不可能有什么,别乱吃飞醋。”说完夏渺渺开开心心的转身离开。  何安闻言目光不自觉的绕过夏爸爸,看向俞文博:他在这里又怎么样,自己一来夏渺渺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还有一瓶水。  俞文博才没工夫看他,低着头默默地整理者被夏渺渺扔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当何安不存在。  夏爸爸从老花镜里撇两人一眼,当什么都没看见。  夏渺渺很快拿给他一瓶凉的,其他人都没有,因为维修车上自备水,她怕何安瞎讲究不喝她用杯子装的,到时候弄的难看了爸爸对他印象不好:“给。”  何安接过水,脸瞬间黑成锅盖,她这能干出买一瓶的事!夏爸爸也没有!何安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恨不得把夏渺渺掐死。  夏渺渺不觉得有什么,若是买了,她爸爸比她都心疼,夏渺渺靠在树干上继续花痴男朋友:“怎么过来的?”  “……”何安冷冷的盯着那瓶水。  “问你话呢!犯病是不是。”说着想像以前一样戳他,想起这里不是学校,赶紧收回手:“咳咳!”回话——  何安握着水,青筋直冒:“坐了一站地。”  “路过?”  “出来玩。”  夏渺渺闻言,本来笑嘻嘻的脸突然有些紧张:“你跟谁出来玩?”家人?!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见人!何安,你个蠢货!我弄不死你。  “表弟,他们不在这里,我看这里距离你家近,过来看看。”这瓶水——何安依旧死死的盯着手里的水。  夏渺渺顿时松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如果真有人来,最不济让她换身能见人的衣服,幸好没有。  夏渺渺见他头上有汗,拿起仍在一旁的扇子,给他扇风。  夏爸爸手里的活停了一下,目光在对面的男生身上探索的停了很久,转而看向俞文博。  俞文博背对着所有人,忙着。  夏爸爸低下头,用力砸着鞋边上的金属扣。  “他经常过来。”何安冷静的收回落在水平上的目光,决定了:不喝。  “不呀,他今天不上班,过来帮忙,邻里之间是这样的,你要是不喜欢我下次注意。”  何安看着老实交代、小心谨慎的夏渺渺,再看看一言不发,埋头不知道做什么俞文博,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我就是问问,没有别的意思,你不用心虚的解释。”  我心虚?不是某人吃醋吃的莫名其妙?夏渺渺贼笑的看着他,为此还总是打电话呢?  何安有点不自在。  无话可说了吧,夏渺渺给他扇着风,神色温柔。  “渺渺!渺渺!给我拿根线来,褐色的。”  “哦。”  夏渺渺刚转身。  夏爸爸便看向树荫下的何安。  何安下意识的站直,手里的水如烫手山芋,眉头紧皱,目光越加肃然。  ------题外话------  温馨小提示:本文将于本月22日十二点开v(*^__^*)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