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064

064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47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9:49
   夏爸爸撇开头,不再看她,叮嘱女儿:“再拿两根新针。”  “知道了,针你放哪了?”  “左边的盒子里。”  夏渺渺把东西给了父亲,见何安拘谨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嘟着嘴对爸爸一笑:“你别吓人家,人家就是路过来看看。我爸。”  何安神色严肃,一本正经,实在拘谨不自然:“叔叔好。”  “恩。”夏爸爸也不冷不热的点点头,让他女儿扇扇子,也不怕折寿!这样一副难以相处的样子是什么意思?路过看看?什么关系需要路过看看,真是有心,有什么可看的。  算了算了,他也懒得多看一眼,反正只是同学,不定是什么部长、会长的他女儿才这样巴结:“别在我这里碍事,该干嘛干嘛去。”  夏渺渺吐吐舌头,重新跑到何安旁边,靠在树干上看着他,低声安抚:“我爸就这样,他没有恶意,你别介意。”见到家长一定紧张了。  “不会。”何安神色淡淡的,把水放在口袋里,冰凉的触感让他眉头皱的更紧。  夏渺渺看着他,其实在意另一件事情,刚才何安跟爸爸对视的时候,她也一直很注意看他,她爸爸不戴假肢的时候其实挺吓人,第一次见的人难免有些神色异常。  而且修车比较脏,平时接触油比较多,衣服都是穿那一身反复磨洗,她老爸看起来挺像街边乞讨的。  夏渺渺平时不觉得别人的眼光有什么,恨不得别人多同情点,多修几次车,可那是对别人,对自己男朋友的期待当然不一样。  “看什么。”  夏渺渺摇摇头,脸上的笑容又多了几分温和,他让她很安心,自始至终没有什么异样,现在看着他像个闹脾气的受气包一样看着她,忍不住想弹弹他的额头,吻他一下。  “中午要不要在这里吃饭。”夏渺渺歪着头,拿起一旁的扇子,继续帮他扇。  夏爸爸不耐烦,想再找点借口解释女儿的行为,又觉得牵强,当当当的修鞋声越发急促。  “不吃。”何安低着头,没觉得夏渺渺的行为有什么不对,能站在夏渺渺现在的位置给他撑伞的尚且没有几个。  “为什么?吃了再走呗。”  俞文博帮夏爸爸扶着鞋身,让他订边角时候不至于滑下来弄歪。  夏爸爸叹口气:“我自己来就行。”  “我也没事。”  “亲自给你做。”  何安看眼不远处的两个人,再想想他来后的表现,有些后悔自己冲动:“不了,还有事。”  夏渺渺失望的嘟嘟嘴:“一顿饭的工夫都没有?”  何安故作不耐烦的看看表。  “很着急?”  “有点。”口袋里的凉意让他越发不自在。  好吧:“你去哪里,我送你过去,我家离这里不远,骑车很方便。”  “不用,前面几步就是公交站。”  夏渺渺看看不远处点点头,她还没有怎么看他呢,就要走了:“我送你过去。”  何安声音淡淡:“好。”  “爸,我送送他,你看着摊。”好想他哦,看到了就更想了,怎么这么快就要走。  何安跃过夏渺渺,特意走到夏爸爸面前,酝酿片刻开口:“叔叔,我先走了。”  夏爸爸闻言勉强抬抬头:“恩,慢点呀。”手里的活停了一下,又开始忙。  何安闻言一时站在那里无力用力,非常不习惯这样的告别方式,可偏偏他今日有不足,不能怪别人对他印象不好。  傻站着干嘛,夏渺渺推着何安赶紧的,确定看不到爸爸的摊位后,抓住何安的胳膊撒娇:“就不能多待会。”  “……”  “好想你哦,想我没有?”  夏爸爸对他肯定没有好印象:“有他在,你有工夫想我。”  “哪跟哪呀!也不想想你大夏天的旅游、乱玩,你女朋友可怜兮兮的为家操劳多么不容易。”  何安想想她刚才的样子,继续想自己的心事。  “想我了没有。”  何安的手触到瓶身,声音如里面的温度:“想。”  夏渺渺开心的蹭蹭他的手臂又马上让开:“我也想你。”赶紧拍拍,脏了,呵呵。  ……  何安坐回车上,把已经快捂热的矿泉水平稳的放在前椅上,目光沉沉的看着……  司机忍不住打个激灵,凉不凉。  ……  和风徐徐,秋高气爽,躁动的热浪已经退去,凉爽的气候让行走在路上的人们也多了三分惬意。  秋装占据了各大柜台的角落,促销冬装也摆上了台面。  各大学校门口,都是来来往往的学子,新生的热情已经被军训磨去了一半;老生们按部就班的入学,唯几的热情就是评论新同学过分的礼貌和不知所谓的发型,完全忘了自己大一时也是如此青涩,对大学充满了憧憬。  夏渺渺拖着行李往校门口挪,真的是挪,里面装了三罐咸菜,还有许多她认为可以很长一段时间省下饭钱的东西。  “同学需要帮忙吗?”  夏渺渺抬头,两人顿时一笑:“大部长,我看起来像新生?多谢赞美,今年是你们系迎新?”  方甚修长有力的大手还是接过了她的行礼,高挑俊逸的身形,讲究的穿着,外表也无法掩盖的贵气瞬间吸引力周围很多人的注意:“恩,文博呢?怎么没见他,往年你们不是一起来。”  “他呀,有点事。”夏渺渺有些心虚,她怕跟他一起让何安撞见又是事。  “我送你到前面迎新处,你拿个推车去宿舍,挺重的。”  “谢谢。”  “那女的是谁呀,竟然让我们方大帅哥给她提行李!太过分了!”好羡慕呀。  “学长好帅。”  “等等,那人是学生会副部吧……”  突然一只手接过了方甚手里的行礼。  方甚看了来人一眼,没有说什么直接递过去:“我还有事忙,先走了。”  “谢谢部长,拜拜。”夏渺渺回头赶紧解释:“门口遇到的,行礼很沉,不用白不用,不会这个醋也吃吧。”  “你想多了。”  夏渺渺顿觉无趣,她长的也不差呀,怎么就不可能吸引方甚注意,留了长发后她觉得更漂亮淑女了,连邻居都夸她女大十八变,不懂欣赏:“喂,你去哪呀!我要回宿舍?你往外走干什么?”  “出去住。”  “什么!”夏渺渺没听清。  何安回头,拉上她往外走,声音没有波动:“你一个学期八百,我一个学期八千,出去住你能省八百,晚上不用担心门禁,想多打一份工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多打一份工呀?确实很有吸引力,但——夏渺渺忍不住看着他高大挺拔、道貌岸然的背影,他说的出去住,可不止是一份工的问题,跟何安出去住那就是说两个人以后——  夏渺渺有些纠结,其实就是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我……我也不是非要……多找一份工作,其实……”  “老四搬出去了。”  啊?啊!哦,搬出去住的人很多她明白,他们也大三了不是不可以,但:“我觉得吧——”  “天气会越来越冷,两个月后还要交取暖费,你们宿舍供暖向来不好,交的钱和享受的待遇不成正比,冷的还是你们,太冷的环境做事也不会有效率,晚上如果突然停止供暖,因此感冒了还有另一笔花销,可如果出来住,至少供暖不成问题,环境也可以好一点,屋内不会潮湿,也没有那么多人,不会有人跟你抢卫生间,想吃口热乎的饭也容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