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078第二次

078第二次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4679更新时间:2017-12-28 07:20:09
   陈启宵很想甩他个背影,一个连成绩单也拿不出手的学长,有什么资格和夏部长在一起。  可他很快发现竟然被自己看不起的人看的有些心虚,他的目光、行为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让他觉得他品行低劣在窥视不属于他的东西,而对方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甚至觉得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陈启宵不服,凭什么!他不比对方差,甚至比对方优秀,他以年级前三的成绩考入秋门大学,对方什么都没有。  陈启宵撑着气场与面前的男人对视!  何安无所谓的看着他,目光平淡无波,安静如水,却陈述着不容反抗的高傲贵气。  陈启宵握着拳,不容自己退缩,夏渺渺那天自信的微笑又浮现在他眼前,他为什么不可以追求,他可以给她更好的,他可以让她感到骄傲,他行吗!他比他更合适。  何安没料到这人如此不识抬举。  陈启宵却神色认真的看着他:“我知道你不会放弃,但我也有喜欢她的权利,还有,我并没有对你们的感情做出什么,礼物部里每人一份,你不用这么紧张。你是他男朋友,你该有自信不是吗,如果连你也不自信你们之间的感情,而需要通过管制我来维护,那你们之间还不如趁早结束,我相信我可以给她更想要的。”  何安立即皱眉。  陈启宵顿时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钱钧抹把汗:你简直找死,你能给夏班长什么!夏班长脖子上的围巾你买两条来试试,看看会不会让你瞬间觉得人生非常残酷!巴掌来的太快!  陈启宵倔强的与何安对视,平日笑容不变的脸,如今坚毅决然,不容自己退缩。  何安首次不欣赏年轻人莽撞的自信,很少对人有负面情绪的他,甚至对眼前的人产生了厌恶,难得降尊纡贵的开口,语气透着冰冷的寒意:“什么是她想要的?你所谓的的荣耀,还是你背后不俗的家世?或者别人施舍你的财富,你再施舍给她,那你能给的的确不少。”  钱钧惊讶的看向何安的背影:你关注对方多久了?对方家世都知道?  陈启宵也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他从未对人说起过他家。  何安讽刺的看着他:“先学会自力更生再跟我谈你能给她什么,陈相虽然老了,但没有老到理直气壮的让自己一无所有的孙子,谈怎么让另一个人有所得。”  陈启宵震惊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爷爷!”  “跟你无关,拿来。”为这么一个人废话,不是他的风格,说的太多更惹他不快。  何安皱着眉,脸色异常难看、威严,仿佛被触怒的帝王,等着杀一儆百。  陈启宵很不想妥协,他为什么要向这个不知所谓的——但神经先与身体反应,手里的东西下意识的递过去。  何安打开看了一眼,随手扔给他,手悠闲的放入口袋,提醒后面的钱钧:“这个牌子这条围巾,给他买一百盒,让他脑子好好渐渐温,我记得这个牌子还有一种动物,是什么?”  钱钧赶紧上前:“黄鸭。”  “给他来一批,以后也不用再照镜子。”  “是,先生。”  何安冷着脸转身离开。  钱钧怜悯的看着眼前的小家伙,你说说,好好的日子不过,你往何boss身上撞什么,夏班长再好那是你能想的,何况夏班长也不是什么美女。陈相的孙子?出身不亚于方甚,更比自家好的多,却落得一进校门就得罪何boss的下场,该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钱钧站定,以他的身份能有机会教育陈家的小公子可不容易,他必须珍惜:“你喜欢什么颜色的,怎么也给你买一百条别怪哥哥没照应你,绿色的怎么样?”  说着捡起被何boss甩地上的围巾,拍拍土,放在怀里:“不是说你,这样的货色你也好意思送我们夏班长,值一千快吗?垃圾就该放在堆垃圾的地方,别出来现眼,下次记住了,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送,很容易得罪人的,明白了吗。”  “跟你有什么关系!”  “年轻人脾气还挺大,刚才夏班长脖子里的围巾是不是还买不买两条继续送,我好人做到底,提醒你一句,夏班长戴的围巾虽然不起眼,但我查过,一万七一条,两条就是——哎呀,我数学不好,你自己算,但你家再有钱,每个月生活费也没有三万吧,我劝你还是别买了,免得这个月肯馒头加咸菜,我们班长还得跟着你吃苦受罪,你说是不是。”钱钧说完耸耸肩,拍拍小孩子的肩,得意洋洋的转身走了。  陈启宵脸色十分难看,可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对方却知道他所有的事。从小到大从没有如此难堪过的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跌的如此狼狈。  但身为陈家第三代继承人,他更知道他今天可能得罪了自己不该得罪的人,他若是还记得他的身份,记得他背后的家族,就不该在对方明显警告后,依然无所顾忌,否则就是给家里招祸。  陈启宵一脚把礼盒离开,像头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困兽,除了嘶吼,他的力量太过弱小撑不开禁锢自己的牢笼。  ……  夏渺渺回到家,看到椅子上挂着的东西,纳闷自己怎么又收到围巾了,边放东西边道:“前些天不是才给我买了吗?”现在戴的这条就很好。  夏渺渺说着还是拿起来,对着镜子比了比。  怎么是粉色的?一条桃粉一条淡粉,她不喜欢粉色,何安跟粉色杠上了,不过围巾本身挺好看。  夏渺渺从脖子上取下来,准备给夏小鱼一条:“够用了,别再买了。”说着进了卫生间,  何安的目光自始至终没有从电脑上移开,仿佛下午的莫名的怒火已经消失殆尽。  半个小时候后,夏渺渺洗完澡从卫生间探出头:“你有没有衣服要洗,正好给你洗一下。”  何安没有说话。  夏渺渺又探出头:“没有吗?”然后又回去,搓着衣服,唠叨着:“你天天洗不洗衣服,我就没见你洗过。”不过她也不常在家,何安的衣服又都是干净的,洗肯定是洗了的:“平时你洗的时候给我洗一下呗。”  夏渺渺倒点洗衣粉:“你平时都不用啊,我怎么觉得还是我用的那点位置。”  这你都记得。  “节约是好习惯,但,你能洗干净吗。”貌似……挺干净……夏渺渺不舒服的动动肩,手上都是泡沫:“你干什么,我干活呢。”  何安把头埋在她颈项,有力的臂膀把她往怀里带,双手环住她的腰猛然收紧。  夏渺渺不舒服的动着:“你干什么,等我弄完。”  何安咬住她的耳朵,急切的把她压在洗手台上。  夏渺渺不依不饶:“这里不方便……”是谁每次坚持在床上的,她就提议了一次厨房,还是说着玩,都黑脸给她看,这次猴急什么,其实想想,他第一次也挺猴急。  “衣服都乱了。”夏渺渺恼了:“跟你说了,别闹,手上都是泡沫——放手,放……”  何安一刻也不想等,急切的想做点什么,证明他的情绪并没有受下午影响,也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渺渺,更没有莫名其妙的人企图对她做些什么,他们之间也不会有不知所谓的人出现。  夏渺渺疼的不行,死死的抓着何安,满脸的楚楚可怜。  何安幽深的眼睛侵着嗜血的光,没有控制力度……  生气吗?  这种事情,事后给他一拳,委屈的踢他一脚。  何安安抚的把人抱进怀里,配上眼里自我厌弃和不能理解的自责,就过去了。  ……  另一个人就没那么好过,钱钧是十分尽责的狗腿。  第二天陈启宵从宿管大叔那里收到一百条黄黄绿绿的老鼠围巾后,陈启宵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不明所以的室友还瞎咋呼:“谁这么大手笔,这个牌子的围巾可不便宜,还是男士限量款,每条三四千了吧,我靠!这么多——”  陈启宵脸色铁青,攥着手青筋暴露,他在威胁他!  “咦他们家什么时候出鸭子的标志了?兄弟,从什么渠道拿到的,憨态可掬挺可爱,送我一个吧。”  “有什么好看的,扔了!”  “怎么能扔了都是名牌行货!”  陈启宵闻言仿佛被人打了一巴掌,脸色难看的直接上楼。  “兄弟!兄弟!你别走呀,东西不拿了!兄弟!”  ……  夏渺渺这两天很开心,工作减轻了一些,人更精神了,觉的现在的生活强度非常适合自己,感情顺利,工作ok,学习不用她操心,男朋友又贴心。  有时候她都觉得除了家里兄妹多了些,父母行动不便有些要担心外,她简直幸福充实的不得了。  就是小学弟最近阴阳怪气的,不过只要不送自己礼物,眼睛总是瞎看,她都无所谓啦。  这样美好的心情下,那位千金小姐让她替班时,她很洒脱的答应了,一个班而已,谁没有有事的时候。心情愉快的给何安打了电话不用接,下班的时候有同事正好顺路。  “真的顺路……又不是第一次了……好了好了……”夏渺渺眼睛笑眯眯的,语气羞涩了三分:“你要困了就先睡哦,拜拜。”  夏渺渺趴在柜台上数星星,今天客人不多,不忙的时候边背语法边跟一直带她的大姐闲聊着:“你家孩子该上一年级了,时间好快,我刚来的时候他才那么点大。”  “你不养,就觉得我家长的快,我现在正愁他上哪所小学,觉得哪家都差了点,可重点我们又进不去,急死我和你姐夫了。挨,你说襄襄穿那么漂亮是不是去约会了,但我来的时候怎么见隔壁的小伙子在上班。”  “不会吧。”  “怎么不会,我亲眼见的,我还听见襄襄打电话很高兴,好像是看电影。”  “看电影,这个时间午夜场,看场恐怖片不是更刺激,呵呵。”  “你们这些小年轻,她跟谁去才是重点。”  夏渺渺笑笑:“或许是你听错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有了客人就忙会,不忙的时候夏渺渺偷偷在下面看语法,时间过的也挺快。  在快下班的时候,店门口突然发出一声巨响,一大片玻璃轰然倒塌,夏渺渺吓的捂住耳朵尖叫。  一个年轻的男人摇摇晃晃的拿着偌大的椅子杂碎了门口的玻璃:“常襄!你出来!我有哪点对不起你!你给我出来——”  柜台里的人,顿时四下逃窜!  来人明显喝多了,骂骂咧咧的冲进来见东西就砸:“你出来——”  夏渺渺立即关上出款口,也赶紧找地方躲,不先躲就是傻瓜。  来人见东西就砸,砸到点餐台也没有收敛的迹象,周围的尖叫声反而让他更加疯狂。  “报警!快报警——”  夏渺渺狼狈的从柜台钻了出去,一块打折的牌匾从高处坠落,险些砸到她,夏渺渺脸色发白的拿出手机报警。  庞姐才看清来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隔壁甜品店的小伙子,这孩子平时看着挺老实的,今天是怎么了:“啊——”  “常襄你给我出来!你出来!我有哪点对不住你——你给我出来——”  警察来的很快,经理下来的也很快!  酒气熏天的打砸者很快被制服带走。  经理心疼的看着满地狼藉,再看看他的员工一个个像兔子一样跑的很远,还躲的够快的不作为行为,气的按住夏渺渺就骂:“有没有公司财产意识!你就看着他砸!他喝醉了你也喝醉了!连个醉汉都制不住!工资不想要了是不是!我请你们有什么用!你看看!你自己看看!这都成什么样子了!结果呢!你躲的够远呀!平时领工资的时候怎么不见这么奉献——”  “经理他——”  “他怎么了!他是毒蛇猛兽还是手里有枪!你想想人家邱少云,想想人家董存瑞,你看看你——”大堂经理滔滔不绝的训斥着,话语连绵不断的往外喷,仅有的几名员工躲得远远的谁也不说话。  夏渺渺垂着头也不说话,经理现在心情不好,逮住谁嚷谁,他又不敢找庞姐麻烦,只能针对她。  可即便知道,心里也不好受,尤其被当着这么多人骂,本来心情很好的夏渺渺一瞬间没了精神劲。但人家给钱的,又不是点名辞退她,委屈了就咽咽气,谁还没个委屈的时候。  大堂经理足足训了一个小时训的过瘾了,大手一挥,让她们全下班滚蛋,现在店里这个样子,怎么也不可能营业,才不多支付她们几个小时候的费用,他还要赶紧打电话给装修公司,顺便追究常襄男友的责任让她赔偿!  “你别放在心上,他就是嘴欠。”  “就是,别在意。”  夏渺渺笑笑:“没事。”  “那就好。”  和同事分开后,委屈才敢涌上心头,夏渺渺不自觉的掉了几颗金豆豆,也不是觉得有什么,就是忍不住想来两下,哭了两声后,又觉得自己挺有病,多大的事,破涕为笑。  回家前已经擦干,自己都觉得真的没什么了。  打开门,脱了外套,放好背包,去厨房洗了把脸,一开灯,发现灯泡坏了,摸着黑洗了洗,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赶紧扶着窗台站好,拿过毛巾擦了擦。  凭借微弱的灯光看到厨房垃圾桶里堆放着吃完的外卖盒子。  夏渺渺站定,低着头看了会上面的字,也不知怎么的嘴角溢出一丝讽刺的笑,三菜一汤,每道菜来自不同饭店的拿手菜色,丢在垃圾桶里的饭盒,每样剩了半盒有余,也不知吃撑他了没有!  夏渺渺把毛巾甩上去,出了厨房,在客厅又差点被椅子绊个跟头,夏渺渺顿时恼了:“何安!何安!你不知道几点了!这么晚给我热个牛奶会死呀!我回来是不是还要伺候你吃伺候你喝!厨房里灯坏了知不知道!你天天在家干什么!连厨房的灯都不会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