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083

083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875更新时间:2017-12-28 07:20:16
   083  能享受何先生亲自沏的茶?  何安神色冷静的把茶水倒进茶槽,用清水洗洗杯,尝了一口冷热,确定温度适中后,小心的拽拽她的衣袖。  夏渺渺不舒服的一动:“等一下啦!啊!你看!你看!那男的鞋真的掉了,好搞笑啊!彤彤你最厉害——”  柳拂衣的心惊跳一分,突然,异常冷静的等着何先生拂袖离开!  何先生什么性格!  何安却没有动,稳稳的帮她拿着。  夏渺渺笑的倒在沙发上,借着何安的手喝了一口水。  何安顺势帮她拍拍背:“慢点。”  夏渺渺赶紧站起来看彤彤囧囧道歉的样子,又笑的不行,拍拍何安的肩膀:“快看,快看!她好有意思,那男的也好有意思,估计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舞伴,笑死人了!你看啊”  夏渺渺大力拍着何安的肩膀,忍不住把他揪起来看了一会,靠在他身上笑的不行,又嫌他太高碍事,让他坐下,站他腿上,登高看热闹。  何安险些被她踩没,但很快冷静下来,撑着她胳膊无奈的看她胡闹。  柳拂衣突然非常安静,这样的安静让一旁的杨柳儿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柳拂衣的手轻轻的抚着毛边玻璃,又静静的放下,其实谁都不知道,她跟何先生的那会,是没有怎么见过何先生的,何先生也不让人留宿,偶然被叫过去,他不是在忙就是忙,他不笑。  永远站在制高点,用审视、探究、衡量的目光看着所有人。  她曾试图打动他,也曾试图带他走进他的世界,但他不动,每次看她努力笑给他看时,仿佛能看到她心里最肮脏的期盼。  那份卑微的爱,在他一次一次的度量中,仿佛便的更加卑微、更加可笑。  柳拂衣突然苦笑。  杨柳儿担心的看向她:“姐姐……”  她们分开后,就是真正的分开,没有他的消息,没有任何再见的必要,她在他那里得到了该得的报酬,连纠缠的可能都没有。  她之于他跟陌生人没有任何区别,不过在别人眼里却觉得他们一定有联系,也是靠着这一点,她几年来无往不利。  但所有人都想错了,离开对何木安就意味着结束,不用提起,不会再见,遇见也不会打招呼的陌生人。  柳拂衣擦擦眼角,这一刻才知道自己其实非常羡慕能把他拉出城堡的人,他宁愿那个男人一直冷漠、永远冷静,他是何木安,商业界永远高不可攀的何先生。  “姐姐……”  柳拂衣温暖的一笑,她当年没有做出缠着何先生不放的傻事,这时候自然更不会傻的做出有损身份的事。  弄巧成拙的下场她承担不起。  如果这次也是他买的女孩,下场跟她不会有任何区别。  清纯?!  何木安可不是当下那些名流公子,他不玩这些,也不屑那些。  率真?  更是无稽之谈,难道她跟何先生的时候就是机关算尽的事故女,她当初也处于人生最纯白的阶段,只想一心一意想爱一位男人而已。  与众不同?  任何与众不同在何先生眼里都是平淡无味,在他面前的所有表现,就像丑小鸭最后的挣扎,永远成为不了白天鹅,他自我,早已给所有人在最初设定好了最终,他不允许有人跳出他既定的圈,否则就不是花钱享受,而是受罪。  如今她也算登高,仿佛也窥到了命运决策者的不容有失,就像她也不允许手下的人,超出她的控制。  或许是她想错了呢,这个在他面前尚算与众不同的女孩?是他的亲眷,比如妹妹?或者表妹。  因为无论谁在他身边,也依旧无损他超然的气度和淡然。  这才是她曾爱过的男人,永远的何先生。  拂衣有些痴迷的望着镜子外坦然而坐的人,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他依旧是让人第一眼看到的一个。  她曾敬仰的,也管不住自己爱过的男人,从不曾让人失望。  柳拂衣按下一个电话,声音如她的人一般好听:“左边靠近鱼缸的032席位,替我送瓶82年的窖藏拉菲。”  “是,老板。”  地下15米处,常年恒温的酒窖开启,葡萄酒从密封的封存酒缸中解封,尘封的香气瞬间在整座地窖蔓开。  取酒师带着白色的手套,拿着特定的工具,鲜红的葡萄酒从百年老缸中取出,醇厚的色泽慢慢滑入玻璃器皿中。  半分钟后酒缸重新封藏,被取出的葡萄酒快速装瓶,密封,送上传送带,传出酒窖。  葡萄酒最不易保存,送上酒桌的葡萄酒再好,时间过长就失了酒的香醇,高端品酒人员,都不会让葡萄酒在瓶中长期存放。  这瓶酒送到032时,时间刚刚好,就像荔枝刚刚剥好了外壳,晶莹的等待她的贵妃,而它等着懂它的帝王。  “先生,您的酒。”  何安没说什么。  夏渺渺早二十分钟前已经被何安赶下来,此刻听到声响正痴迷的看着送酒的女孩子,好漂亮,怎么可以这么好看,真的是服务员吗?皮肤在灯光下就像剥了壳的鸡蛋,好想摸,好想摸。  夏渺渺看的痴迷,险些没把白水倒进鼻孔里:啊,惨了。但那种漂亮难以形容,就好像她以前见到的都不是女生一样,甚至生不起嫉妒之感。  何安赶紧给她拿纸,擦擦。  女子立即缩回手,悄悄看她一眼,礼貌颔首,起身离开的很快,好似只是普通的服务员,送一瓶普通的酒。  夏渺渺被客气的十分不好意思,直到真的看不见了,不忘拍拍自家男友:“好漂亮的女孩子,我都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生,没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何安神色认真的帮她擦着鼻子,没空看她激动。  “真好看。”  那是你见识浅薄,稍微能看的都算漂亮。  一曲结束,孔彤彤等人飞班的跑回来。  “再也不玩了,不玩了。”  钱钧跳到座位上,一身汗:“过瘾。”  王峰龙护着张新巧:“一会继续。”  张新巧笑容腼腆。  李兴华牵着女朋友兴奋的扒开瓶塞倒杯酒:解解渴。  孔彤彤脸色通红的摊在夏渺渺身边,用无力的眼神瞪着她:别以为我刚才没有看到你起哄。  夏渺渺撩撩头发:你刚才一定看错了。  钱钧一口喝了半杯红酒,解气。  夏渺渺看在美女的面子上,小心翼翼的给自己倒了一米米,也给彤彤等人倒了一点。  钱钧砸吧砸吧嘴,再砸吧砸吧嘴,然后愣住,坐正,很醇?不像是随处可点的红酒。  钱钧立即拿起瓶子看来一眼,82拉菲,很常见,但下面有一行小字就不常见了,开窖时间,标注的是今天的日期。  我去,什么感念,窖藏酒品,也就是跟吃了人家百年老店的镇定之宝差不多,他就是把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从地下挖出来,也喝不到云雾之上的这瓶拉菲。  别说他爷爷,就是王念思的爷爷的爷爷也不行。  靠!他刚才竟然闷了一口顶级殿堂,让他死了吧!立刻就死!  王念思也品了一口,酒香在舌尖上蔓延,醇香慢慢扩散,善于品酒的不善于品酒的,只要喝过,就能发亮刚起窖的那丝清凉,那种爽滑。  她同样惊异的看了眼瓶身,然后自嘲一笑,看来她还是想低了,这种醇度的葡萄酒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到的。  李兴华等能喝出不同的人下意识的沉默着。  这里有人认出了何木安的身份。  何安会不会不高兴。  钱钧等人紧张的沉默着。  夏渺渺吞了一口,凉凉的涩涩的,低味吗?完全品不出来,只知道不如冰糖雪梨好喝,还不如跟彤彤聊刚才可怜的男士兴致高。  孔彤彤羞的不行:“都说了不会了,子玉非要拉我去,我能怎么样。”说着返身就要收拾子玉。朱子玉喝了一口夏渺渺倒的红酒,赶紧重申:“我可给了你认识帅哥的机会,人家多绅士,你都把人家祸害成那样了,人家说什么了?”  “你还说!还说!”  “彤彤多练习就好了,飞飞是学舞蹈的,一会让飞飞教你。”张新巧一直温温柔柔的,刚才有王峰龙在她并没有收到什么骚扰,品了一口红的,也没有什么特殊感觉,就是害怕喝醉了失礼,应该没什么度数,何况就这么一点点。  “我才不要,一会我不要再去了,你们拉渺渺,你看她精力多旺盛。”  “我已累死。”  四个人闹了一会,夏渺渺开始吹:“你们没见,刚才送酒来的服务员长的多漂亮,简直像仙女一样。”  “漂亮?有我们念思妹妹漂亮。”朱子玉见她最近识相,也不吝惜夸夸现实,这酒太涩,难喝:“倒杯水。”  钱钧竖着耳朵正等班长口中的服务员。  “倒杯水!”  钱钧猛然回神:“哦,马上。”赶紧给朱子玉倒水,耳朵依旧竖的很尖。  大美女?不会是他想的那种美女吧,钱钧有种要死的感觉!应该不至于那么衰!听说何先生只有过两任而已,且都是首屈一指的大美女,如今就更是身价百倍,他不会这么倒霉,随便找个地方就碰到了吧。  不过想想那瓶价值连城的酒!这也不是普通级别的人能送上来的!  不过下一刻,钱钧又有些侥幸的想,说不定是何boss点的?  夏渺渺张张口,刚想说比念思漂亮多了,而且那种漂亮不一样,但好像当着正主的面说这些不好,就算没别的意思也不好:“一样漂亮,各有千秋的那种,还要谢谢钱钧点的酒,我才能见到大美女。”  钱钧绝倒!天要亡他!不是boss点的,只能是商家赠的,这里的老板不巧就是位传说中的美女!  他怎么不长心!让你不长心!让你不长心!  “哦,那可惜了没看到。”  王念思笑容十分勉强:“我哪有班长说的那么漂亮。”云雾之上她来过几次,够级别送这杯酒的美女,定是身份不凡的人,长相上,恐怕在超越她不是一点半点,是班长客气了。  “谦虚什么,我说你漂亮就漂亮,念思可是咱们系一枝花,你要坚信自己最漂亮。”  王念思对朱子玉笑笑,急忙随波逐流:“好啊,我最漂亮。”紧张的一身冷汗,不知道是谁送的这瓶酒。  沈雪更是坐在念思身边不再说话。  这个话题立即揭过,夏渺渺等人的小团体又回到倒霉男士的话题,笑的不行。  孔彤彤恨不得一人给她们一拳让她们闭嘴。  钱钧羡慕的看着还笑的出来的几个人,无知者无畏呀!他也好想无知。  “何安,何安,你说是不是,是不是,那男的肯定是看咱们彤彤可爱,所以一路让踩过来。”  何安闻言温和的点点头。  一直注意他的钱钧发现*oss神色与刚刚无意,再看看班长自然的和boss互动,奢望的想:将功补过了吧?  也许,也许对方也怂的只敢送瓶酒呢?老板是女的也不见得就跟何先生有过什么,是他反应过度了,一定是他反应过度。  不好,赶紧调整过来。  钱钧想着,歉意的给何木安倒杯酒。  何安没动,从酒上桌,他一直没动,没有给送酒人面子的意思,也没有阻止夏渺渺八卦人外貌的兴趣,更不在意什么人未经允许出现,那是主家的自有。  他只是普通的客人,陌生的服务员送上了一杯酒那么简单,甚至不曾侧目。  ------题外话------  摇曳着求月票(有的就摸摸兜,没有的就当没看见,这个月,没事了我就来这么一句,大家要免疫。(*^__^*))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