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092

092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846更新时间:2017-12-28 07:20:31
   夏渺渺往年是以上那一批人,今年因为小弟参加高考十分关注,一大早就打电话过去嘱咐小弟考不好不要紧,不过是人生的一条路而已,你看你何安哥哥,不一样活的很精彩,一样找的到女朋友。  何安不确定的看她一眼:你确定这样不会让他更加紧张。  夏渺渺把他脑袋推开:懂什么,边去:“你就平常心发挥,不求你有我当年的成绩,我乃是千年一遇的奇才,你能跟我一样吗——”  死何安你戳我干什么!我说错了吗,我就是这么聪明这么精明这么有脑子,你嫉妒不来的:“呵呵,别听我的,好好考——你一定行的,不管会不会、懵不懵,全写了,势必看花阅卷老师的眼。”  何安想想: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  话虽然耳熟,窗台摆放的仙人掌却不眼熟,夏渺渺会花十元钱买这么一个东西回来装饰房间?  夏渺渺与小弟通着电话。  何安站在窗台前,摆弄着半死不活的仙人掌,心想如果他再连续浇半个月的水是不是就能死了。  何安正在认真斟酌它的根部是不是已经腐朽。  夏渺渺已经打完电话去洗手间的路上,见他盯着她生平第一份奇怪的礼物,停下来看着他:“你看它做什么?喜欢啊,但我怎么觉得它越长越不好,蔫不拉几的,不是都说这东西耐活,我看它全完快死的样子,看来传言未必都是真的。”说完去了洗手间。  何安在她看不见的时候自顾自的、异常严肃的点点头,渺渺也说快死了,那就真的快死了。  ……  高考,高考!高考!哪里都是高考!  夏渺渺这两天紧张的不行,一天要跟小弟通三四次电话,不是担心他考不好,是担心他考不好后有心里负担。  “条条大路通罗马,一分也是咱努力的结果,千万不要气馁。”  “跳楼是不明智的,跳楼前也要考虑考虑有没有保险,不是,保险不赔自杀,等等我再想想……”  “总之除了你,一切都是浮云,浮云知道吗——”  何安拿开她打到他鼻子的手。  夏渺渺顺手揉揉他的毛:不好意思,太激动了。  夏宇都要听烦了,但还是认真的听着,其实考试他没有压力,他们家条件是差了点,但大姐从未让他觉都压力,学习上不怎么过问,金钱上大姐也没有亏待着他,让他一直觉得有大姐在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他考不考的上大学,对家里反而没什么影响,甚至如果考不好,还能减轻家里的负担。  但他想考好,以后不是站在大姐身后,而是站在大姐身边一起为了这个家努力,所以大姐完全不用担心他有什么负担。  “我弟今天高考!你说他会不会半途肚子疼?会不会不敢上厕所。”  “老师会不会冤枉他作弊?他想上厕所怎么办。”  “他们教室里有没有人故意给他递纸条,他到底中途能不能上厕所。”  肚子疼可怎么办呀。  何安被她晃的脑袋疼。但也有好处,比如那颗仙人掌死了,她也没精力过问。  ……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高考的余韵只剩下逗趣的作文,孩子们事后的疯狂,如果没有奇葩老师出的奇葩题目,高考甚至不能再赠送什么笑料。  夏渺渺确定老弟没有任何轻生或者随波逐流的放纵后,悄然松口气。  不愧是她老弟!  剩下的时间,夏渺渺放心的纠结自己打便宜工的得失:“钱?未来?我要选哪一个?”  啊!啊!夏渺渺穿着睡衣躺在床上踢着腿大喊:“何安安!何安安!你说我要选哪一个!一边是现在,一边是没谱的未来,我到底要选哪一个?哪一个都舍不得呀!”碰——夏渺渺赶紧坐起来,慌忙揉着何安的鼻子:“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你出来的这么快,吹吹就不疼了,乖,让我吹吹”怎么就踢到鼻子了。  何安气恼的你挥开她的手,疼的眼泪不自觉在眼眶里打转。  夏渺渺赶紧谄媚的哄:“亲爱的,我真不是故意的,宝贝,原谅我呀,我的亲爱的,我的宝贝,我安安的英挺的金钩鼻,我安安伟大的高挺的鼻——”  走开!  哎呀,火气真这么大呀:“大不了让你踢回来好了。”  夏渺渺摆出个欠扁的姿势:来吧,任君roulin。  ……  实习?  实习才是当务之急!  夏渺渺决定把何安扔到一边先歇两天,但某人完全没有那样的自觉。  夏渺渺边走边挠头,不得不真切的提醒某人:“我就回趟宿舍,只要半个小时,真的只有半个小时。你跟我后面难道就能进去吗?”真是要疯了!  何安闻言思考片刻站定,好似不能进去。  太好了:“乖,自己去玩会,我出来了叫你。”如果有个套圈,她说不定还要解一下。  ……  张新巧大二考进了赵教授的实验室,一年多来只做不说,非常勤奋,如今终于有了回报,赵教授推荐她去一家日报做实习记者,为期一个月。  孔彤彤羡慕的不得了,可惜她当年没有考进去:“新巧姐,你怎么那么命好,你需不需要秘书,我给你打工怎么样,我不要钱的。”  夏渺渺也很羡慕:“瞬间比出我的目光短浅,为了眼前的利益,放弃了本质,哦!来个雷惩罚我吧。”  孔彤彤翻个白眼:“你简历那么好看,没有赵教授,结果也不会太次,反而是我,我要怎么过啊,难道回家跟小朋友说之乎者也!”  “你可以考教师啊。”  “分配到偏远地区,连我妈都看不到,我会哭死的。”  夏渺渺抵着下巴认真的开口:“这样一比,我还是不算最纠结了,这我就放心了。”  “夏渺渺你去死!去死!去死!”  ……  夏渺渺除了纠结工作,其它方面顺利的让她放松,老弟考的不错,报考很有信心,她自己交接也很顺利,这其中,如果何安不那么粘人就更美了。  嘿嘿,其实他粘人也挺好。  晚上,夏渺渺征用何安的电脑查着招工启事。  何安把椅子放在夏渺渺身后,靠着她的背看书。  夏渺渺被他缠的不行,不时分心捏他一下:“你就不能自己待会。”  不能:“……”  夏渺渺不得不同时靠着他:“你说找个什么类型的工作,记者、编辑还是秘书,总觉的秘书都是很漂亮的女孩子?”  “……”  “哎呀,有点热,你别靠这么进。你呢,想找个什么工作?”  “……”  “没想过?”  “……”  “该想了,马上就毕业了,现在不想什么时候想。”夏渺渺从后面拍拍何安的背:“这个怎么样?招聘秘书一名,女性,要求五官端正,品貌端庄,酒量达标者优先,你觉得我去应聘怎么样,我觉的我挺合适。”  何安回头看了一眼工作地址:“你不合格。”  夏渺渺偷偷一笑,就知道你小样介意:“哪条?”酒量达标?  “五官端正。”  滚去死!  “这个呢?校对人员,包吃包住。”  何安看看地址:“没有前途。”  也是,夏渺渺一只手抵着下巴一只手不断的往下拉着走条,说道:“我觉得你可以跑记者,很多岗位都招男生的。”倒不是性别歧视,而是力气释然,女生扛着摄像机跑也不现实。  “……”  “你说我暑期是不是该在这里找份工作?”  何安立即竖起耳朵。  “其实也不是非要这个暑假开始,下半学期我们不是有的是机会?我不留在这里工作也行,也不是等不起,你说呢?”  “找吧。”  啊?!夏渺渺皱皱眉,有点小担心:“我不在家,我爸很辛苦的。”  “你弟不是在。”何安故作漫不经心的翻着书。她不在,他会很无聊。  夏渺渺抵着脑袋,继续晃动鼠标:“夏宇高考结束,还要报志愿,也不知道他会考到哪里?小鱼也该高三了没有夏宇看着她,我如果也不在,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好好的,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我如果在家总还能给她补习,也帮夏宇整理整理开学用的东西,能让我爸轻松两个月,这样想想,还是回家合适,毕竟工作什么时候都有,我家小弟小妹不常有,你说是不是?”  何安合上书,认真的开口:“他们不小了,你要学会放手,不能事实亲力亲为,你有自己的生活,他们也会有,难道你能跟着小宇上大学,盯着你妹妹高三的可也,那样不现实。看好要做什么工作了吗?”  夏渺渺想想吧,也对:“没,我感兴趣的对我没兴趣,对我有兴趣的,我没兴趣。”  ……  “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  又怎么会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远方  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千钧一发  ……  最初的梦想,紧握在手上  最想去的地方怎么能在半路就返航……”  ……  “明天你是否回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又是一个大四毕业季,今年却给夏渺渺最多感触,往年还会在学长们的楼前听听曲,在学姐的楼下看一场又一场疯狂的告白。  但今年夏渺渺匆匆走过,没了驻留的勇气。  ……  有时候你想时间慢一些,它偏偏快的让人牙疼;有时候你让它快点,好享受轻松的时光,它偏偏慢的像只蜗牛。  觉得大四学长们的歌曲刚落,那些匆匆来又匆匆离开的学子,或飞扬或已经开始迷惘的脸还没有散尽,他们也已经走入大三最后一次考场的现场,在酷暑中,奋笔疾书。  考试第一场,夏渺渺觉得很轻松。  考完第二场,夏渺渺依旧活力十足。  全部都考完,夏渺渺还是夏渺渺。  夏渺渺觉得何安也还是何安,可能差生心里素质都高,深殷破罐子破摔的真谛。  ……  张新巧开始整理资料,准备去实习。  孔彤彤还在纠结自己的去处。  朱子玉决定留校,她是体育特长生,很大的可能留下来任教。  孔彤彤挺意外夏渺渺:“你不走?”  “找了工作,大概八月底回去一段时间。”一家网络多媒体报社的小记者,不是坐着写写稿子,而是要出去跑的那种,写稿子那种好事会需要实习生?  孔彤彤有些意外:“这一行很辛苦的,为什么不考虑做秘书,以你的资历吹吹风,喝喝咖啡问题不大,尤其那张脸,老板娘看着也放心。”  夏渺渺瞪她一眼,最后一句是重点吧:“你以为我不想,需要秘书的都是大公司,资历两个字就能把人压死,而且人家不要实习生,我觉得外景记者也不错,凑合凑合先试试吧。”  好像也是:“他们还招人吗?”  “招,廉价劳动力,又是放出去的,有多少也不嫌多,你要有兴趣我们就是同事,不过要自己跟新闻写稿子,他们看稿子质量和关注度给提成,工资不高,咱们又实习,基本没什么赚头。”  “包食宿吗?”  “自行解决。”  孔彤彤觉得天要亡她;“快滚,快滚!自己混吧。”  ……  夏渺渺确定了实习公司,三天后报到,手里的家教零散的工作都停了,准备迎接人生第一个挑战,也理所当然的觉得何安会回家。  不回家干嘛,他又没找工作。  夏渺渺洗完脸,难得轻松的早上九点还能在家里坐着,抹抹何安扔在桌子上的洗面奶,好不惬意:“你什么时候走?”  何安从众多被整齐的衣物中,随便拿了一件t恤穿上:“不清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