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097

097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014更新时间:2017-12-28 07:20:40
   张扬的是个性,嬉笑怒骂皆间是交情!  或许他们在各自的父亲眼中还不够成熟,但那是孩子们的追求,做父母的相信他们早晚会长成苍天大树,而现在的心境和这份轻松自在可不是随时能找回来的青春。  “我家那皮猴,准是他的主意,一刻都闲不住,让他们在休息区待着就像会生虫子一样,你看!这一会儿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马。”  “我家那个也按不住,当年我年轻的时候可没有他们这样的好精力。”可再想想同样站在这里,跟六爷说着什么的年轻人,再看看自家儿女,顿时觉得人跟人不能比啊。  “买下来做什么。”  六爷吸口烟,手上硕大的宝石戒指与周围的青山绿水相得益彰:“继续经营生态休闲,高尔夫场,天然水湖,养马场,再盖一批别墅,引入一家大型疗养院,以后做绿色氧吧,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不就是空气,你说是不是何老弟。”  何木安没有笑,慢慢向前走:“如果那样,我不建议你接手。”  六老爷子有些惊讶:“为什么?这有山有水,我就是什么都不做,也能开发旅游呀?”  “旅游什么时候能收回成本,注意这里的地形了吗?你可以让专家过来给你看看,这里应该不利于开凿大型排水系统。”  “靠!那老小子敢坑我!”  “不至于,十六要的不算多,等勘察结果出来,让评估人员给你重新规划,天然氧吧不要想了,否则十六个铁定打水漂。”  六爷下意识的开口:“那我做什么?”  何木安看他一眼。  六爷立即笑了:“看我这张嘴,没把门的,有劳老弟了,回头请你吃饭。”  在商言商而已,六老爷子名下的‘江客’集团十年来转型非常成功,凭借他曾经的背景,再加上近些年没有大失误的投资,过个四五年,隐隐要压过各大家族一头。  “让老弟费心了,哥请你打球。”  何木安兴致不高,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不去了,六爷你们玩,我在也不方便,先走一步。”  “老弟,别呀,没有你,那些老家伙肯卖我面子。”他是有钱,但请不动那些自命清高的老不死,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就一局,当给老哥个面子,你信不信你前脚走,这些眼高的老货后脚就跟我拜拜。”  “哪有六爷说的那么严重,六爷太妄自菲薄了。”  “老弟……”  “只一局,六爷不要介意。”  六老爷子立即眉开眼笑,花白的胡子都年轻几分:“好说,好说。”何木安肯给他这个面子,他也敢这么要求,知道何木安是看在自己跟何灭有过命交情的份上:“走,走。”  ……  “来,何总开球,有何总在前面做榜样,我今天的运势也会走远不少。”  “说到打球,我现在老了,打不过儿子了,一会我把他叫来,跟你们过两局。”  “你儿子打的好,让他们自己开球去,吵吵嚷嚷的心烦!”我们还想把儿子叫来跟何总打声招呼,想得美。  你这老不死的!还不想让老夫给你牵线专利权!  “好了,孩子们是孩子们,孩子们玩的好好的,不见得愿意理咱们这群老不死,打球。”  何木安刚结果球杆,手机响了,看了一眼,神色淡然的把球杆交给身边的人,示意大家接续,转而急走两步,到一旁接电话:“喂。”  “谁呀?”  “不知道。”  让何总如此积极还没有挂断,或者等个半分钟的人物是谁?  曲市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人物了?  此时,夏渺渺窝在自家摊位前,蹲坐在老爹的蒲团上,汗渍渍的脖子里吊着白毛巾,暗色的‘工作服’上有左一块右一块都是油渍,好在脸够嫩,头发很长,不会被误认成旁边工地上来买水的男性建筑施工人员。  “你干嘛呢?我好无聊啊,今天一个客人都没有,害的我在这里喂蚊子。”夏渺渺的声音不自觉的带了三分娇气,随手用毛巾忽闪忽闪风,好在现在八月底,虽然有太阳,但坐在树荫里,也非常舒适。  何木安身形修长,一身黑色的西装衬衫,名贵到贵气的打扮,一丝不苟的严厉做派,站在一望无际的草坪上,三五个保镖侯在五步外站岗,此时他站靠在休息区的椅背上神色温和,看看手表,轻声细语:“没有客人不是正好,可以去吃饭。”  夏渺渺捡了个树杈在地上画着:“有什么好吃的,吃来吃去都是那些饭,丝毫不期待。”  “和叔叔吃点好的。”  “我爸还不把我劈了。”呀?树杈断了:“你呢,干嘛呢?”是不是跟我一样无聊。  何木安看看周围:“打球。”  夏渺渺闻言见鬼的看眼树荫之外的太阳:“好有雅兴啊,也不怕把你晒熟了。”  “我也那么觉得,所以打一局就回去,什么时候回学校。”服务员端来一杯酒,何木安摆摆手。  “开学那天。”  “不能早点。”  夏渺渺笑的得意洋洋:“想我了是吧,就知道。”戳你戳你。  夏爸爸看不过去的提醒:“有客人了,赶紧过来干活。”什么人要打这么长时间手机,别跟他说又是同学,他不信。  “哦!来了。”小气:“不跟你说了,我爸吃醋了,拜拜。”夏渺渺挂了电话,赶紧来接这个‘大活’。  何木安很认真的看看手机,再看看手机,确定她真没良心的挂了,顿时神色异常严肃。  拜托,就借个打气筒,直接让他自己拿就好了,干嘛非要叫人,看不到人家正跟男朋友说话呢。  她都大四了,一点也不担心父亲问,父亲问她就说,她这个年龄交个男朋友很正常,她不交,老爸老妈才要担心她嫁不出去呢。  夏爸爸看眼偷偷瞥他的女儿,手里编篮子的活没停:“怎么,还不乐意。”  夏渺渺噘着嘴蹲下来,也拿起一个半成品,手法熟练的编着:“才没有。”  “没有就好,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大了,翅膀硬,就有自己的主意,你们呀到底还是孩子,看不透世间险恶。”  “是啊,是啊,很险恶,到处都是坏人。”现在夏渺渺并不认同父亲的观点,她甚至因为接家早,有几分独有的自信。  待某些事以后,她才猛然间发现,这世间何止险恶,你认为从头了解到脚的人,也许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孩子,就跟我作对,咱们前楼的姚阿姨家知道吗?”  夏渺渺给篮子打个漂亮的花,带着独有不耐烦:“知道。”  夏爸爸本不想跟女儿说这些,但他不说,老伴肯定不说:“她家外出打工的女儿怀孕了。”  “怀孕了就结婚呗。”夏渺渺不痛不痒的应着。  夏爸爸闻言很想拿编条抽她,说的什么话:“如果男方肯娶,你姚阿姨至于那么着急。”  “哦。”  哦什么哦!听不懂在教育你,死丫头。  “哎呀,你打我干嘛,都红了,我知道啦知道啦,她自己遇人不淑吗?”以前在一起上学的时候就觉得她很那个,经常往男人堆里走,还跟一个社会上的不良青年有来往,仗着这一点没少冷言冷语针对自己,现在她发生这种事一点也不奇怪。男方不认,估计是不确定孩子是不是他的,夏渺渺就敢这么赌,但父母不知道她的为人,她也懒得说。  “什么叫遇人不淑,女孩子在外就该小心小心再小心!你马上要毕业了,给我长点心眼。”  夏渺渺小声嘀咕:“你还是教育你儿子别给你抱回个孙子来吧……啊……已经晒黑了,你还真打呀!破相了怎么办……”  “就是让你长长脑子。”  ……  四天。  夏渺渺从离开学校到现在,只在何木安眼前消失了四天的时间,中途夏渺渺没事还发个短信,偶然不抠门了还会打个电话腻歪好一会,虽然那样的机会很少,多数还是何安打过去的。  但夏渺渺觉得基本一天两条短信,半个电话应该是能保证的。  可何木安却觉得不够,电话越频繁,挂断的一刻越觉得空洞,无论多少个电话都觉得时间太短,只要短信停下来就会不受控制的想她在做什么?  怀疑她根本不像她说的一样想他,她身边围绕着弟弟妹妹、父母亲人,甚至还有甩不掉的邻居,那个小摊位上的生计,甚至路过的修车人员也比他能占据夏渺渺的思想,这样的夏渺渺会有时间想他?  所谓的想念,都是夏渺渺说来敷衍他的。  何安想到那种可能,便有些急躁,尤其不忙的时候,这种急躁越发明显让他频频的去看手机,去想她的所作所为,她或者在笑,或者面无表情,或者很没形象的坐在摊位前诅咒所有路过的车辆。  何安穿着睡衣,坐起来,躺下,躺下又做起来。想到她刚发了晚安短信,十二个小时内绝对不会再打电话,这十二小时就便的漫长没有意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