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124 分手?

124 分手?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180更新时间:2017-12-28 07:21:16
   何安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开口:“我想我们需要静一静。”静一静,夏渺渺就不会乱说话了,更没有他理解的那层意思,她现在只是需要时间安静!  “你不用每次都让我安静,我自认没有那么不冷静,我们不小了,不是当初谈恋爱的时候,我们马上要走向社会,甚至组建家庭,我不想一次次为这些事跟你吵架。”  “这并不影响我们组建家庭,甚至不会拉低你现在的生活水平。”  是,但那又怎么样:“我希望我回家的时候,他做家务或者我做家务。”  “保姆一样可以做的很好。”  “我不否认,所以你找个跟你一样理念的女朋友会更好。我希望我们未来的家,是我跟他一起努力,彼此分担,我希望他在跟我吵架的时候不是一次一次让我冷静;我希望我说话的时候他不是不愿意听就沉默,我希望他从心里喜欢吃我煮的面,我希望他跟我一样计较买的东西是不是物超所值,我希望干预、参与他的生活,我也希望他参与我的生活,而不是忍让不说!”  “我没有不喜欢吃你煮的面!”  但你从来不吃第二天我热的饭菜,更不会吃她从食堂拿回去的馒头,也不会用她从夜市淘的床单、被罩。那些衣服,偶然你会穿一次,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么布料的了。  以前她是没注意,就算注意到了,换就换了,可现在她明白了,那不是换掉那么简单,他是忍让,是纵容,是妥协!所以让她也跟他一样妥协!彼此接受,但不干预过多。  可是,她、做、不、到!  做不到对自己男朋友甚至未来的爱人不闻不问,自我修改!“那是你的事,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勉强在一起也没有什么结果。”  “夏渺渺你现在是在跟我谈分手?”何安说到最后两个字,心猛然缩起,陌生的情绪从心脏瞬间击中四肢百穴!  夏渺渺也不好受,觉得呼吸困难,‘分手’,再想挽救,终究也是走到了这一步!  何安的声音突然压低:“你嫌我没工作你说,我改?”  “不是。”  “是就是!”他已经把头低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想怎么样!何安没控制好的表情近乎狰狞!  夏渺渺转身就走。  何安再次把她拉下来,眼眶发红的盯着她看:“夏渺渺!我们一直都好好的,你有什么跟我说,我能改的一定改!但对于花钱这种事,我自认我爸妈的积蓄够我们过一辈子,我为什么能让自己轻松点的时候非要找罪受,你怎么花钱是你的方式,我怎么花钱是我的方式,我觉得你没必要管我的方式!”  我恨不得管理你的钱包。  夏渺渺看都不看他第二眼,抬脚就跑。  何安如一头困兽,甚至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就突然来了这样的结果!他想抓住!并为此努力、妥协,甚至不像自己的过来道歉却什么都没有!  他哪里做错了!她有什么理由不接受!他的尊严!他的原则!他的立场!甚至他的坚持!他都不惜做了让步,为什么她还不行!  为什么?!  ……  “分手了?”孔彤彤的地方也是跟人同租,居住条件还不如秋门小区,一个月五百,不包括水电,夏渺渺来了正好,免得她自己住一个房间害怕,还可以替她分担一部分房租。  夏渺渺只是哭不说话。  孔彤彤见状,拿上盆给她打洗脸水。  夏渺渺吸着鼻子:“我是不是很难看……都哭这么久了,眼一定肿了,明天怎么上班……”  “所以赶紧擦擦,洗洗脸去睡。”  夏渺渺洗涑结束后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和孔彤彤躺在一张床上,声音悠悠的在黑暗中响起:“我竟然有种轻松的感觉……”  “恩,没有第三者插足,分手的心情也会好一些……”  “……”  ……  何安情绪很不好,所有负面的情绪扑面涌来,夏渺渺要分手?  何安嗤笑,她要分手!他有什么地方对不住她!她竟然要分手!  何安这几天都不对,怎么想也想不通为什么走到这一步。  王峰龙下班的路上见过他一次,没敢打招呼,绕道走的,但能感觉到他情绪不高。  王峰龙回头便问张新巧知不知道怎么了?是不是又吵架了。  张新巧声音柔柔的:“是分手,渺渺和他分手了。”  “分手了?”王峰龙的声音不自觉的有些提高,察觉出反应有些大又快速回复正常问:“为什么?”  “不清楚。”张新巧不跟王峰龙说,她觉得说了王峰龙也不理解。  王峰龙小心翼翼的问:“谁提出来的?”  “渺渺吧。”  靠,如果他把身份亮出来,夏班长还敢扎刺?  “你工作的怎么样了?”张新巧转移了话题。  “能怎么样,打杂、复印东西、跑上跑下,新人什么样我就什么样。”  张新巧笑了:“哪有你说的那么惨,好好做,相信你。”  “这个星期我去找你。”  张新巧羞涩的卷着电话线,压低声音:“不要了吧,你来一趟也不方便。”  “方便,我星期五晚上过去,等我。”  何boss谈个恋爱,分个手,只要不在他面前,碰不上,王峰龙傻了才敢往前凑,万一是何boss觉得毕业季玩够了,即便不是,另一个更惨,何boss被甩了,他上赶着去送死吗!他又不领那份公资。  王峰龙觉得要提醒李兴华,不要找何boss给女朋友走后门了,何boss失恋中,弄不好会被重伤。  ……  何安沉寂了两天,毅然给夏渺渺拨电话,就当她那天只是说说,他可以当没听见,不是没有那点度量。  夏渺渺看了眼来电显示,继续忙,她不接,但也没有挂断,就让它一直响,响到停了为止。  何安烦躁不已,为什么不接电话,他都可以不计较,她要闹到什么时候!这样下去很有意思是不是!他不是已经妥协了,已经答应找工作!还有什么不可以!  想让他去她们公司是不是?可以,他可以去!不就是一个工作岗位!  何安直接打给施秘书。  职位没有太高,但也不低,符合实习生的身份,工种比夏渺渺当初给他报的更好,更轻松,升职潜力更大,说白了就是走后门的人,才能进的少爷级部门。  施秘书这都觉得委屈他家何先生了,何先生好好的假期不休,学他们玩什么实习,不过或许他们家伟大的何先生就是不走寻常路,想趁最后休假的机会,体会下实习生的不易呢!  他们何先生就是这样悲天怜人、菩萨心肠。  宏大现任执行总裁突然有种被馅饼砸中的感觉,堂堂禾木集团施秘书的亲戚的亲戚要来他公司实习,那可是大荣幸,虽然是拐着弯的亲戚,但以后跟施秘书就有交情了不是。  想跟何先生坐下秘书总管攀交情的人多了,他能沾上一点点边,那也是天降恩赐。  所以宏大现任执行总裁石先生非常亲民的决定接见下施秘书的这位亲戚的亲戚,也算打过招呼,以后跟施秘书也好说话。  石先生的派头很足,他再怎么讨好施秘书那也是他跟施秘书的事,至于他的亲戚,他堂堂宏大的执行总裁还不用放在眼里,不过是一个没有毕业的小屁孩而已。  何安心情不好,没兴趣跟任何人寒暄,不等石总裁威严摆足,何安已然不耐烦的冷淡开口:“哪个部门。”  平时何安不至于没有耐心,但现在他没有心情。  石总脸色立即变的比何安都难看,什么年轻人!一点礼貌都没有,若不是看在施秘书的面子上早就让他滚蛋了,但想想,最终石总只是冷下了脸,让秘书送这个碍眼的东西出去!  何安如夏渺渺期盼的那样进入了宏大,他没去工作岗位,脖子里戴着刚拿到的职位卡,直接站在了编辑部的夏渺渺面前,看着她,非常严肃的看着她:“我们谈谈。”他已经进来了,她没有借口再闹,所以现在可以谈谈。  夏渺渺惊疑的看着他,更惊疑他现在站在他面前理直气壮让她出去谈谈的样子,她在上班!周围都是同事,没有看到吗?  何安看不到,她都要分手了,他还管别人怎么样:“你出来!我们谈谈!”  夏渺渺注意到已经有人看过来了,立即压低声音:“你做什么?我在上班!等我下班再说。”  “如果我要现在说呢。”何安看着她直直的看着,只是单纯的想看着她。  夏渺渺不好意思的对周围笑笑,顿时冷着脸转向何安,低声道:“你别闹了好吗?我还有工作!有什么话等我下班。”  何安看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我在门口等你。”然后就真的在门口等她。  宏大编辑部是落地窗,没有墙体,有一扇百叶窗,还从来不会落下,所以所有人都看到有人站在外面冷着一张脸等夏渺渺。  同事们八卦好奇的心只比学生时代重,不会比她们轻。  “渺渺啊,谁啊?男朋友?”  “怎么了,吵架了?上次在宿舍外的是不是他?”  “真帅,你同学还是老乡?行啊!”说完还不忘挑挑眉。  “我怎么看他脖子里也挂着咱们公司的牌子,他也是咱们公司的?哪个部门的没听你说过啊?”  “保密工作做的挺到位嘛!”  “他找你做什么,赶紧去吧,等什么下班,咱们这工作早一分晚一分没那么重要。”  “就是,别让男朋友久等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