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126 孩子?

126 孩子?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125更新时间:2017-12-28 07:21:18
   ……  何总管对何先生的所思所感没有办法,即便心疼也不敢表现出来,那不是他该做的。  但对付一个让何先生不高兴的夏渺渺绰绰有余。  夏渺渺抱着自己的东西从宏大所在的写字楼出来,低着头,默默地走在人行道上。  因为校对错了一篇重要报到,她成了首当其冲的牺牲者,可那个错误不是她犯的,那篇稿子经过六次校对,她经手的部分没有任何错误,但六个人中,只有她是实习生,前段时间又发生那种事,经理对她印象不好,为了给上面交代让她离开。  夏渺渺往上提提快掉的用品,一时间有些迷惘,她的未来在走出宏大的时候有点小小的瓦解,所有计划在这一刻搁浅,有点看不清方向。  夏渺渺蹲在孔彤彤的出租房前,想着刚办好的工资卡,想着还没有用到磨损的员工牌,想着刚有些感情的写字台上的仙人掌,想着昨天还一起讨论工作的员工……  夏渺渺起身叹口气,掏出钥匙开了门……  夏渺渺又开始找工作了,工作这种东西,只要你要你不嫌弃它,它就不嫌弃你。  夏渺渺进了一家图文广告公司,规模非常小,甚至跟文字工作没有关系,就是打印打印名片,给一些街头广告商设计下页面,偶然给对方想想广告词。  工作性质跟夏渺渺的专业没有任何关系,但这是她近期投出的简历中,唯一一个看都不看就让她来上班的。  前两天应征的秘书岗位复试时没有通过,敏行的简历刚送出,对方说已经招满,其他一些小些的文秘岗位要不不要实习生,要不然就是签订长期合同,没有潜力的岗位夏渺渺也不想把自己卖了。  实习不过是要一个公章,夏渺渺还熬得起,没有气馁,先在小门脸上做着,等找到合适的单位再换,这样一想挺对不住一心想把她培养成熟练工的老板娘。  所以夏渺渺学的很用心、上手很快,尽量缩短老板娘的教学期,一手包办门脸房大半部分工作,三个人的工作室,弄出六个人的工作量,夏渺渺是把愧疚变为动力,能多接绝对不少接,恨不得住在公司里,二十四小时为好说话、大大咧咧的老板娘服务。  “你真决定做到毕业?”不是说好找到对口的工作就撤。  夏渺渺吞着方便面:“还行了,写个广告词不是挺对口,而且老板娘下个月就给我涨工资,挺好的,五千多呢。”  “这不是多少的问题,是没有发展前景啊,就那么屁大点地方,以你的学历,他们请不起的好不好?”  让她走她也做不出来:“再说吧,老板娘现在缺人。”  ……  “何先生,飞机就要起飞了,请您登机。”  这次谈判能请动何先生,黄故里非常意外,带着大杀四方的心想以老臣的姿态在先生面前表现一二,猛然发现何先生全程心不在焉,连多看他一眼的意思都没有,黄故里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让自己的人缩在一定范围内,不要去招惹何先生。  何木安起身,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  ……  清明的细雨仿佛刚刚结束,路两旁娇嫩的叶子仿佛还经受不住风雨,怎么突然间就要过儿童节了?!  夏渺渺对那个节气不感冒,连表示一下感慨显示一下自己的童心都兴致缺缺。  因为她真的感冒了,在进入初夏的热浪中感冒了,咳嗽鼻涕分沓而至,一卷卫生纸一上午被她干掉一半。  热情的老板娘不放心,特意去隔壁药房给她买了感冒药。  “不用,扛一下就过去了。”夏渺渺仰着头,用卫生纸卷个长条,塞进去。  老板娘看着都难看:“你休息一天吧,回去多喝点水。”  “没事在这里也能喝水。”说完继续在电脑前打字排版,老板娘接了几单大生意,这两天比较忙,她不过是小小感冒,请什么假。  但晚上下班的时候夏渺渺觉得有些头晕:“不会吧,莫非是上次感冒没有好全,还流行秋后算账。”至于何安,她有段时间没有想起来,她现在这状态哪有工夫想男朋友,她都没敢跟家里说她离开宏大了,先稳定好她给她妈妈丢了这个小人的事再说吧。  孔彤彤见她穿外套回来,再看看外面的太阳:“你给我滚下去让拐角的老大爷给你看看,放心没几个钱,三五块解决你的毛病。”  夏渺渺不想去,喝杯热水盖好被子什么解决不了,但想想她昨晚那么干过了,不禁怀疑莫非自己是中暑了?“哎呀,不用跟我去,我自己就行,给我做饭,回来吃了赶紧睡。”  “那你自己上下楼小心点,就在小区拐角那,天天路过的。”  “知道,知道,像危房骗钱的小诊所嘛!”  夏渺渺看眼长的仙风道骨,并不猥琐的医生,心放下了一半,坐在老中医的便宜诊所里,把自己的症状描述了一下。  老中医穿着白大褂,行动有些慢,看看舌苔,瞧瞧面向:“伸出手来。”  夏渺渺赶紧伸,能花两毛钱享受两块钱的待遇,为什么不赶紧让医生给看看,摸脉可是神奇的绝活。  老中医摸摸脉,过了会,看眼病人,见病人往鼻子里塞纸,又摸了摸脉,放开手:“你结婚了吗?”  夏渺渺打个哈欠:“没有。”  老中医有些不高兴,但也司空见惯,也可能比较可惜自己是女的,一般不会有病人选择他做妇科手术:“你去医院检查一下,你可能怀孕了。”  “什么?!”  “你怀孕了。”  夏渺渺任清汤鼻涕留下来忘了拿纸去接:“医……医生……您确定……”夏渺渺突然非常紧张。  老中医很淡定:“确定,快三个月了,你不要吗,我推荐你个地方,出了咱们小区往……诶!诶……跑什么。”然后不自觉的摇摇头,继续无聊的打苍蝇。  夏渺渺觉得一定是那医生医术不济,她怎么可能怀孕,她没有任何症状,而且她跟何安分手很久了,夏渺渺数啊数啊,发现她也数不出什么。  那段时间她情绪起伏很大,一直不太规律,有时候两三个月不来也正常,但即便那样她也很注意做措施,唯几的几次没有的,也是查了好几遍,被她多次验证过不会有的,可那非常稀少,也就是意乱情迷那段时间,有一次没有措施。  夏渺渺猛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转道去药房买了验孕棒。  然后在公厕得出了让她黑脸的结果。  “怎么了?老家伙摸你手了,还是你赏了他一巴掌把他打出血了?”  “就是感冒了,累。”  “药呢?”  “老板娘给我买了,我没拿,明天再喝,我不想吃饭了,先睡了。”夏渺渺走进房间。  孔彤彤从厨房追出两步:“我做了很多呢,都浪费了,你多少喝点粥。”  夏渺渺没有回应。  孔彤彤赶紧去厨房搅菜。  ……  夏渺渺从妇科出来,坐在医院外面的长椅上,看的都是无痛的价位。  夏渺渺在这方面一点不肯亏待自己,要做最好最安全技术最先进创伤最小的手术。  夏渺渺认真的翻看了两个,觉得哪个都行。  “什么无痛,痛死了,都是骗人的。”  “那是你娇气。”  “你还敢说我!医生说了,子宫偏薄,以后不能再做了,风险很大,上环的医生是白痴吗!每次都没有效果,我可不可以投诉那该死的产品。”  男子笑嘻嘻的哄着:“那是老婆你体质好,易孕,老婆你消消气,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吃你!”  “每次检查都说没事,但都一年了就是没有。”  夏渺渺听到大树后有人压低声音打电话。  “我婆婆没有说什么,反而安慰我说没有就算,她越是这样说我心里越过意不去……您说是不是我做的那次……我没有跟他们说过……我知道,我又不傻……恩……我过两天去你推荐的医生那里看看……也许吧,我相信会有缘分……”  夏渺渺摸摸肚子,医生的话还在脑子里没有散去:已经快三个月了,风险很大。  我不能绝对保证对你以后要孩子没有影响,但基本都没有什么影响。  你要做尽快,必须有孩子的父亲签字或者你其他家属签字,因为快三个月了,我们承担不起风险。  你尽快,不能拖了。  夏渺渺把无痛介绍折起来放进口袋里,起身。其实还有些地方不用签字的,但她月份大,她不敢冒将来没有的风险。  可让她生?  靠——  这人乱担心,我们一天做多少手术,你要说百分百安全谁也保证不了,但你见几个出不来的。  对以后的影响?你真不能让我保证,你这病人有意思,我都说了,我只能尽力,一般不会有事。  必须签字,再拖一个月,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还需要开具上级医院的各种证明,因为四个月的胎儿享有一个公民的所有权利,包括生存权。  夏渺渺有些后悔自己粗心大意,怎么就没有在一个月的时候发现,一颗药解决了她;或者再晚些,她连纠结都不用,直接跟何安要生活费。  ------题外话------  别跟本鸟算时间,本鸟故意模糊了时间,(*^__^*)如果你非跟我算时间,好,拉出去,赏一丈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