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138你问我?

138你问我?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042更新时间:2017-12-28 07:21:37
   说再多也是羡慕嫉妒恨,如果有希望更进一步,敏行也很乐意把自己卖给飞跃。  “木蓉!快点,总编找了。”  卫木蓉翻个白眼:“看吧,一个时尚杂志的破美食版面能有多大的事,天天忙的要死,走了。”  夏渺渺笑笑,整理文件的动作有些停顿,范姐会离开吗?如果离开了她是不是会被调回去?  夏渺渺以前恨不得宏大做的越大越好,现在就恨不得他们倒点霉,别总来挖角,从她进入敏行,敏行就处于和宏大杠上的局面,若不是敏行是行业老手,估计早被宏大挤掉了。  夏渺渺叹口气,祈祷范姐千万别走,她的美好未来全指望范总编了。  ……  范笑靥看着小助理天天在她背后跟来跟去,一个星期也说不上一句话,只是笔不离纸,一直写写画画恨不得把她呼吸几下也纪录上。  范美人看着夏渺渺有时候不禁想起刚刚来到这个城市的自己,话不多,肯学习,以为努力就能得到回报。  或许,她比自己当初好一些,至少这段时间没有给她任何希,她依然没有急躁的表现,这在年轻人中是难能可贵。毕竟现在的人现实的必须看到利益。  今天吃完饭,范美人在一身红粉斜肩紧身短裙上随便披了一件灰色的披肩,点了一支烟把夏渺渺叫到工作室:“你毕业多久了?”  “快三年了。”  “这么久,我还以为你刚出大学校门。”  夏渺渺笑笑:“是不是看穿着特别土,其实已经很多年了。”  范美人莞尔,不反对,只是目光落在她头上的发卡时,由衷道:“很漂亮。”  夏渺渺摸摸发顶,她随便用老款式自己弄的新款,乱七八糟的哪有什么漂亮可言:“谢谢。”当范美人是客气。  “你不问问我会不会接受宏大的橄榄枝?”这些天所有的助理战战兢兢的问了个便,有的跃跃欲试,有的为未来担忧,不过多数是想跟着她更进一步。  更进一步?!哪有那么容易。  范美人吞云吐雾,美眸在烟雾中若隐若现,带着几分思虑。  夏渺渺有些不好意思,实话实话:“说实话担忧过,我能在这个位置待多久全依仗您,我自然希望你留在敏行,但那是范编自己的事,如果范编觉得宏大好自然会选择离开,毕竟人往高处走,我一个公司派来的助理,不会改变什么。”  烟雾在范美人的眉宇中扩散,迷离她的视线:“敏行的高层找我谈了。”对着夏渺渺她似乎很有倾诉的*。  夏渺渺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跟自己说这些,其实她已经做好被派回去的准备了,忽明忽暗的星点中,夏渺渺认真的看着她,范编很美,即便抽烟的时候她依旧不让人觉得颓废另类。  范美人苦笑:“他还真是不客气,直接说我的设计风格和行业风格在飞跃不会有更好的发展,还说不是我的设计不行,而是不可能挤掉跟我平级的老牌设计师,如果我愿意带小明星,若是小明星争气,要不然就一飞冲天,要不然泯然众人。”  范美人笑容越发苦涩:“你说他说的什么话,明言既然飞跃没有我的位置,宏大我去不去,跟现在就没有区别,你说他是不是很不会说话,竟然想这样留下他的老员工。”  夏渺渺神色微微恍然,不会说话的人她遇到过,不说则已,一说就没好事,就像某人,为数不多的几次长句,都能气死对方!  夏渺渺把某人驱逐脑海,神色已然正常,知道她口中的‘他’是敏行现任总裁,四十五岁的钟先生,已婚。  已婚,可以让她想到很多可能。  范美人优美的手指弹弹烟蒂,眉宇恢复耀眼的明媚:“你放心,虽然他历来不会说话,但我更有自知之明,宁为鸡头不为凤尾我还是知道的。”只是想到向来意气风发的那个人,如今也要靠这样的言语留住老员工,让人心疼而已。  敏行是他十几年的心血,如今被一个新公司各种碰撞,骄傲如他应该心里很不痛快吧。  夏渺渺怔怔的看着她。  范美人好笑的看眼没什么情绪的夏渺渺:“听了这个消息你不高兴?”  夏渺渺立即回神:“高兴,谢谢你能留在敏行,谢谢你。”夏渺渺真的高兴,这意味着,她不会被公司调回去,她不会白做工,她就可能尽早回家,能给女儿报户口,能赶上她上幼儿园,能尽快有自己的天地,这是她梦寐以求的,她当然高兴:“范编,我会努力,不让你失望。”  “傻瓜,你努不努力跟我失望与否有什么关系,去吃饭吧,耽误你这么长时间。”  夏渺渺急忙摇头:“不,不是,谢谢范编。”真心的。  范美人熄了烟,好笑的摆摆手,并不在意她的高兴是不是真心。  ……  夏渺渺却看到了未来的紧迫,她不能把她的未来建立在别人的施舍上,她必须更加努力,必须尽快证明自己的价值,不能像个复印机,可以被随意的搬来搬去。  夏渺渺不再局限于只是听、写,她要像范姐建议的一样,培养自己的时尚眼光,有自己的敏锐触觉。  而在夏渺渺所有认识的人,高医生算勉强跟时尚沾边的人。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脸皮厚的再麻烦对方,上次她请客道谢,最后付账的还是对方,她再不懂事也该绕着对方走了。  但这天接了女儿之后,夏渺渺依旧厚着脸皮拜访了高湛云,因为她明白,她虽然会学习,会谄媚,但真的不懂时尚,不懂钞票堆积的小资品味。也隐约明白了曾经的自己对那个人的生活品质,眼光品味当作无聊浪费是多么的愚昧。  高湛云抱着尚尚,眼镜后的目光笑容温和,白净袖长的身形透着他独有的宁静安乐:“时尚不是了解出来的。”  夏渺渺神色有些尴尬,声音缓弱,带着她跟‘能人’说话时特有的小心翼翼和放低身段,“我知道是品味,我也已经看了好几月的杂志,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不能在不看商标的情况下,一眼认出这个品牌?”  高湛云看她一眼,温润的眼睛中仿若没什么情绪,但回头看向尚尚时,瞬间把那份温润实质性的升华到极致。  他耐心的逗着尚尚,看向夏渺渺,声音不温不火:“你问我?你觉得我应该比你懂的更多?”  夏渺渺看看他家里的摆设,茶几上摆放着很有艺术性的茶杯,黑白相间的格调,昂贵的价值,难道不是吗?  高湛云把尚尚抱在腿上,见她不相信的看着自己,无奈道:“我连自己穿的什么牌子都不知道。”  夏渺渺瞬间懂了,忘了他是男的,又是医生,平日连门都不出,没有女朋友,跟他谈时尚:“呵呵,觉得你房子装修很有品味,总觉得你比我应该懂的多一些,不好意思。”  “不想麻烦,随便弄的而已。”  随便的如此‘昂贵’?!呸!不能总这么想!  “叔叔,爸爸,吃饼干……”  夏渺渺想着‘品味’听到女儿的话,并不急切的提醒她:“尚尚长大了,让叔叔吃饼干,尚尚乖。”不是她认同这个称呼,而是高医生对这类称呼很平静,让她觉得也没有必要大惊小怪,若是表现的过了,好像才是居心不良一样。  夏尚尚用拿过饼干的手熟练的扯着高湛云的白色衣领,漫不经心的缕着小纽扣,闲闲的开口:“尚尚不生病,爸叔叔不能给尚尚打针。”  什么莫名其妙的称谓,还爸叔叔!  高湛云温和的点点她鬼灵精怪的小鼻子:“原来是贿赂我用的,好吧,接受,我要吃两块。”  夏尚尚眼睛都亮了:“好啊。”  好什么好,回家了。  高湛云在夏渺渺起身离开时突然道:“两天后给你消息。”  什么?  ……  夏渺渺被高医生带出公司,坐上他‘虎虎生威’的座驾上时一脸茫然。,她刚才忘了看高医生的车牌?  “坐好。”  高湛云信守承诺,带着夏渺渺和尚尚去了嘉市最繁华的市中心购物广场,他一手抱着尚尚,一手指着这里琳琅盲目的商品:“你说问题没有捷径,就是多看,多逛,如果想一眼就能认出来,就要看的多,你在某某柜台见过它,当它穿在别人身上时你自然就记得。”  “这……”  “就像我们诊断病症,经验多了,见的多了,一眼就能看的*不离十。”  夏渺渺被商场的灯晃的茫然,这两样是相通的吗?  “虽然话这样说,但我觉得这应该是最浅显的部分,只能让你平时和同事聊天中不至于显得另类,但你现在做的所谓的时尚,我觉得不应该这么浅显。”高湛云硬着头皮装懂,但面上丝毫不显。  夏渺渺更不懂的点头,目光在一个个品牌中肃然起敬的膜拜者,她第一逛嘉市第一购物中心,说它金碧辉煌到耀眼也不为过。  高湛云笔直的抱着尚尚,高大的身躯在儿童柜台前走过,随手点了七八套女装,要求服务员打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