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145 有人知道了

145 有人知道了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041更新时间:2017-12-28 07:21:46
   俞文博自来熟的把东西放下,蹲下身对着渺渺身后的小姑娘笑,冲散了这些年在商场上练就的戒备多疑,他记得刚刚进屋的时候,小丫头很活泼的告诉他,她叫尚尚:“来,到叔叔这里来,叔叔是尚尚妈妈的好朋友啊。”  夏渺渺带着茉莉坐下,倒杯茶:“家里有些小,别介意,我爸带着弟弟刚出去拜年了,不过你们来也不是外人,随便坐。”  温茉莉羞涩的点点头,像是新嫁娘一般,自有惹人怜爱的风韵,说话轻声细语,不是声音大不起来是知道自己智商不好,怕说错了,语调习惯放慢:“你家女儿真可爱。”心里却想着:绝对不可能,她一定是狗血故事看多了。  “别提了,皮死了,刚才还不知道因为什么闹脾气呢,你们呢,还没准备要?”  温茉莉期待着她否认的话没有听到,反而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复,想急切的再多问一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反而只是笑笑的说:“过两年吧,我现在还要跳舞,孩子生的太早也不方便。”  “也是,你还小,不着急。”但夏渺渺看温茉莉眼神完全没有不想要的意思,她的目光落在与文博玩耍的尚尚身上,只要是女人都能看出她眼里的渴望。她应该很喜欢孩子吧,那么不想要的是谁,显而易见。  “我在校的时候最喜欢看你的表演了,你下次再有演出可要告诉我,我一定带尚尚去看。”  温茉莉说到表演,立即露出孩子气的微笑:“好啊,好啊。”说完偷偷看眼俞文博,见他正跟孩子玩着,还是没忍住的压低声音在夏渺渺耳边问:“尚尚的父亲是……”她忍不住,就是忍不住,即使砸锅也一定要问。  夏渺渺见她不好意思的愧疚样,安抚的笑笑:“没关系,我和她父亲早就分手了,没什么不能说的。”  早就分手?温茉莉惊讶的张大嘴,一副比吃了屎还恐怖的表情:“真的是他!”  俞文博突然回头看向温茉莉。  温茉莉骤然闭嘴,一些话憋在嗓子里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夏渺渺见状忍不住像曾经一样瞪俞文博一眼:显摆你调教有方是不是。  俞文博不看的移开目光,逗着尚尚:“尚尚上幼儿园了没有?”  “有,尚尚在幼儿园表现可棒了。”可爱的尚尚也是自来熟,有炫耀自己的地方当然不能放过。  夏渺渺回头:“你自己说棒不是棒。”  夏尚尚不服气:“高叔叔也说尚尚棒!”  温茉莉下意识的开口:“高叔叔是谁?”  夏尚尚嘴快:“我爸爸呀。”既然那个爸爸不喜欢她,也没有送过她头花,她以后就只喜欢高爸爸就好了。  温茉莉闻言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家跟何家关系还行,木姨也曾经动过把她嫁给他的念头,但实际上无论是她家还是木家、何家跟禾木的他关系都很疏远,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  加上这些年那个人越加冷傲不近人情的性格,除了工作,谁还敢过问他的私生活。  温茉莉想到去年商业大会上陪着文博出席晚宴时只是远远的看到了他一眼,之后他就快速消失了,转回头看向文博陪着玩的小姑娘,有些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是他的吧,是吧?  但又怎么可能呢?温茉莉几乎不能想象,控制欲那么强的一个人,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更不会任由自己的女儿叫别人爸爸的,就算他不喜欢那个孩子也不会那么大度至此,温茉莉就是那么觉得。  夏渺渺疑惑的看着茉莉:“怎么了?”看到温茉莉没有离开尚尚的眼光后又笑笑:“想要就试试,孩子有时候也很可爱的。”  温茉莉点点头,只是提到自己要孩子这件事便有些伤怀,文博不要,也很少碰她,可是婚后文博对她很好,更没有出轨,可能就像他说的,太忙了吧……  温茉莉只能这么想,其它的根本不敢多问。  ……  俞文博从夏家出来后叮嘱茉莉:“这件事回去后谁也不能说。”  温茉莉有些担心:“可那是……”你就不怕他事后报复,他现在可不是什么大方的人。  “是又怎么样!尚尚是渺渺的孩子,我们虽然没有做父母,但也知道单身母亲把孩子养到这么大不容易,你忍心让他们骨肉分离?再说,他是谁,以后结婚了想要孩子还不简单,何必去打扰别人的生活。”  温茉莉神色突然有些低落,完全不见在夏家时的羞涩,但依旧漂亮的憨厚可爱:“你敢说你不是因为其他原因才这么说的!”  “茉莉——”  温茉莉忍不住撇开头,忍住眼里的眼泪,她不允许自己哭,绝对不允许:“你放心,我不会乱说的。”在家族和他之间,她会选择他,他什么时候才会懂。  俞文博见状揽住她的肩,为她擦擦眼泪声音温和:“哭什么,好了,是我不对好不好?”  温茉莉嗔怪的看他一眼:“本来就是你不对。”  “是,我不对。”  俞文博自然的牵起她的手,若有所思的往回走,初听她带着孩子回来时他非常惊讶,怎么可能!先不说那个人不可能,就是以夏渺渺的性子也不可能吃了这么大的亏不说话!  但夏尚尚就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嘴巴一抿生气的时候非常像那个人,这些年他虽然在温氏做经理,但跟禾木的生意并不多,能接触他的机会更少,可俞文博看的出来他对夏渺渺不如他表现的那般无动于衷。  夏渺渺跟他分手的事他曾经问过渺渺,估计那个人脸面上有些有些不好看,加上时间久了,有些事只要不揭开,以他的定力城府,早晚要把某些人踩在脚下,彻底放弃,做他认为的正确决定。  俞文博对何木安不是不尊敬,但牵扯到夏渺渺就是两件事,恕他无法靠出卖某些人,来得到一些什么东西!他不该去打扰渺渺,渺渺也不需要他给予什么。  “这不是文博嘛!我就想着你今天会回来,爸妈呢?回来没有?我和你大哥还有你侄子早就等着了,快,进屋,别在外面冻着了,带弟妹去我跟你大哥那坐坐。”  俞文博神色骤然变冷,声音更冷,现在的他早已不是曾经的样子:“不用了,我和茉莉还有事,现在就回去。”  在银行工作的俞大嫂顿时有些尴尬:“你看都到家门口了……”  “不用——”俞文博拉上茉莉,向街口停靠的车走去,无论身后的人怎么叫都没有回头。  温茉莉看眼老公再看看后面说着什么的嫂子,默默的跟上文博的脚步,当年如果不是那两个人不肯出婆婆的医药费,他也不会娶她吧……  温茉莉想到那种可能,下意识的抓住文博的胳膊。  俞文博不解的回头。  茉莉憨憨傻傻的笑。  俞文博不禁失笑:“你呀——”  ……  “新的一年,我不求你们在各自的领域突破创新,做出什么成绩,但一定要热爱你们的工作、兢兢业业,勇敢面对各种挑战,绝不妥协——”  敏行的年初大会上,夏渺渺简单的风衣长靴,坐在第二排,听着领导激情澎湃的讲话。旁边几位跟她同样级别的人物小声嘀咕着。  “虽然一句没提宏大,但怎么都觉得老家伙在提醒我们,不要畏惧,无论是谁向我们挑衅都要打回去!我看咱们的高层也是急了。”  “是宏大欺人太甚,都是出来混的,它还想一家独大?野心未免太大了,当我们敏行好欺负,简直鼠目寸光,我都懒得理他们的挑衅。”  夏渺渺默默的听着,看来总部这边比分公司要好些,对敏行的归属感更强,信任感更重,这是好现象,敏行屹立这个行业十多年,只要某个总头不神经病似的当亲儿子一样的宠着宏大,宏大就绝对不能碾压敏行。  ……  “您好,您是新来的夏主编吧,我是您的助理,我以后负责跟您的稿子,这边请,您的办公室在这里。”  独立一间,橘色色系,墙上挂着几幅当下流行的画作,窗帘是淡淡橘粉色,庄重不失婉约,办公桌上摆放着几盆紫罗兰,窗台上放着一盆绿萝,显得生机盎然,夏渺渺回头对她一笑:“谢谢,我很满意。”  小助理腼腆的挠挠头:“夏主编别怪我自作主张才好。”  夏渺渺刚要说话,回头看见门口站着一男一女,正是开会时在下面说话的那两位。  夏渺渺立即上前:“您好,以后多多关照。”  两人非常热情:“我们才要你多多关照,范大主编的得意弟子,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  女人由上至下的看了夏渺渺一遍,俏皮的打趣道:“不过,没有范主编漂亮。”  三人相视一笑,关系瞬间拉进了不少:“中午我请大家吃饭,郝主编和冯主编务必赏光啊。”  “功课做的挺足,连我们两个姓什么都知道。”  “怪只怪两位名声显赫,我想不知道都难。”  “那倒是,哈哈!”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