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163不至于

163不至于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902更新时间:2017-12-28 07:22:13
   高父是特别严肃的人,私下里作风十分严谨,常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磨的发旧的手工帆布鞋,神态永远不在状态,他人不是在偏远大山里挖杂草,就是在研究室里发霉。  他恐怕也是当今政坛为数不多的‘实力派’局长,就是太有实力,坐在那个位置上反而让人觉得违和,在加上他性格也不适合玩政治,能较真的分分钟让下面的人想弄死他取代他的位置。  但怎奈出身太好,爹妈哥姐太横!不等你弄死他们的宝贝老么就先把你弄死了。所以这么多年来,他已然违和的坐在那个位置上多年,且没有掉下来的意思。  这次若不是儿子的人生大事,高母特意把他从菌群中拉出来,他恐怕都快忘了自家儿子应该成家了。  高父对孩子们的事很少发表意见,但奇迹的一双儿女也从不给他添堵。  高母对夏渺渺的拜访十分热心,天没亮就带着保姆去超市买了一堆菜,久不下厨的她还要亲自下厨给未来儿媳妇煲锅汤,若不是保姆提醒她‘适可而止’,她恐怕想包揽了一桌菜。  高父见老伴从厨房里出来,推推眼镜,浇花的手停了一下,好心提醒:“你做的饭,我不吃。”  高母都想抽他:“不吃就不吃,饿死你算了!”  高父垂下头,没脾气的继续浇花。  高母解开围裙擦擦手,突然开口:“你没通知大哥大嫂她们吧。”  高父摇摇头:“没有。”  高母顿时松口气:“没有就好,也不看看你多大了,天天像管孩子一个管着你,咱家芝麻蒜皮的小事都要过问,他们干脆继续给你换尿布算了,这次如果他们要敢有意见,我就敢跟他们拼命!”  “你不能那么说,大哥也是为……”高父见老伴凶神恶煞的看着他,立即闭嘴,他是家里的老么,从小是被头顶的三位哥哥两位姐姐管着长大。  谁知道他娶的老婆是家里的老大,是管着别人长大,两人年轻时没少因为哥姐们过问家里的时起冲突。  高母瞪老板一眼,一大早起来做的高贵典雅温柔形象有些破功:“最看不惯你三哥,说什么你恐蓝,家里的窗帘不能用蓝色,他怎么不干脆把我换了好了,我们军的制服都是蓝色!”  高父有些心虚,他年轻的时候真的空蓝,所以见到她的第一眼就昏了过去,而不是被她英姿飒爽的从飞机上下来的风采迷倒,可后来……高父的脸有些微微泛红:“多久了的事了你还记得。”  “我为什么要忘了!”  好!好!你随便记!  叮咚——叮咚——  高母立即整理整理自己的头发,急切的问老伴:“形象还行吗?头发怎么样?妆花了没……”有:“快进来坐,你看,让你大老远跑过来,冷不冷,小玉,倒茶。”  “伯母好。”  “好,好。”  高父看了来人一眼,又看看儿子,点点头:还行,没有染着七彩孔雀尾。  “怎么没把尚尚带来,我还想看小宝贝乱七八糟的发型呢!”  “妈——”  高父嘀咕:“哪壶不开提哪壶。”跟年轻时一样。  “你看我说的,我是说小姑娘新剪的发型很有创意。”被转载最多的那张,多么:“时尚、前卫、有想法,呵呵,我是那个意思。”  高湛云对母亲无语:“妈,做的什么饭,真香。”  “饭?我亲自煲了一锅真菌汤……”高母也赶紧转移话题,引着渺渺到客厅坐,眼里全是笑意,高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但彼此背后却是实实在在的大富大贵,家里摆放的笔墨书画他们两人看不懂,都是疼老么的老大和想孝敬姐姐的弟弟妹妹送来的,阳台上被高父修建的乱七八的盆栽据说是一盆‘青龙墨池’,不过现在已经丝毫看不出花中王者的风采,那盆被他浇水快浇死的‘君子剑’,发不出一句抗议。  高父不懂花草,只觉得大哥给的东西真不好打理,动不动就死,还好养死了还有新的送过来,不至于让他家阳台空荡荡的。  “不过,下次你一定要把尚尚带过来。”  夏渺渺拘谨的心瞬间落地,笑容真诚、谦逊不已:“小孩子不懂事,怕她捣乱,让伯母惦记了,下次一定,伯母可被嫌她缠着您不放才好。”  “我欢迎都来不及,跟你伯父都快退休了,有个孩子也能替我们解解闷,我是说……共同进步共同进步……”  高湛云无语:你还是不要开口了。  夏渺渺恭敬谦和的笑,看着出,高父不爱说话,高母十分和善,高湛云的好相貌大多遗传  自他的母亲,客厅里摆放着一家四口的全家福,照片里湛云旁边的女孩笑的十分灿烂。  直到吃饭,也没见照片里的女孩。  夏渺渺以为她没在家,或者在外求学。谁知道吃饭的时候,她从房间里出来。  夏渺渺赶紧起身,礼貌的对她笑笑。  女方扫她一眼,坐下来,随意的恩了一声:“妈,我饿了。”便不再把多余的目光放在她身上。  高湛云见状,看了她一眼。  高珺瑶立即坐好,不得不对夏渺渺点点头,勉强打招呼:“嫂子好。”  “你好。”如果不是高珺瑶坐在这里渺渺很难看出她是湛云的妹妹,如果湛云遗传了他爸爸妈妈的所有优点,那么他妹妹则正好相反。  高母见状立即接过话:“快尝尝我的手艺,我可忙了一上午,你可不能嫌不好吃。”  “怎么会,看着已经很有食欲了。”  饭桌上,高母和夏渺渺有说有笑,高珺瑶冷着脸明显不高兴,但高母自始至终没给女儿‘发挥’的机会,自己独霸夏渺渺所有‘精力’。  夏渺渺也默认的不招惹对方,她不觉得高母这样做,是维护不礼貌的女儿,相反是维护她第一次来的颜面,毕竟无论是她训斥女儿还是高湛云说话,这场聚会都会让她处境尴尬。  夏渺渺觉得这样的态度才是她准备好应对的,有个人讨厌她,她也就放心了,毕竟她带着孩子跟人家没有婚史的儿子在一起,别人家都热情才奇怪。  夏渺渺出门的时候,高母一直嘱咐她要常带女儿过来玩,还送了很多给尚尚的礼物,看的出来老人家是真心实意的。  夏渺渺频频点头,心里的大石尘埃落定。  “你们路上慢些,别开的太快。”  “知道了,伯母,再见。”  “再见,一定要常来,常来呀。”  ……  高珺瑶见母亲关上门,一身名牌依旧没衬托出大小姐气质的她顿时冷哼一声:“妈,你什么意思,我哥又不是没人要,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值得你们小心翼翼的伺候,还带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谁知道将来有什么麻烦,也不怕她生过一个,不生怎么办。”  高母闻言冷下脸:“你今天什么态度,我平时是怎么教你。”  高珺瑶见母亲生气,立即心虚几分:“我……我……说什么了,我还不是为了大哥好……”  “真为了你大哥好,你就不该是这幅样子。”  “我怎么了……我至少没找一个二婚的,我哥什么身份,偏偏要娶一个带孩子的你们还不管他,你们还不就是怕大哥知道是你们把静琪姐气走的,回头怪罪你们,你们想让她赶紧结婚。”  “行了,当年的事不许再提。”高父闻言不大,但本来对峙的母女顿时安静,好像刚才什么都没说过,各忙个忙的去了。  ……  “你妹妹好像很不喜欢我哦,而且我觉得不是因为我带着孩子,为什么呀?”夏渺渺挽着高湛云的走,眯着眼看着他。  高湛云握下她的手,哭笑不得:“你想问什么?”  “你说呢?”  两人慢悠悠的往家里走着,高湛云嘴角含笑,没有隐瞒的意思:“瑶瑶和我前女友是好朋友,不过,你不用担心,她早晚嫁出去。”  “有你那样说妹妹的嘛,对了。”夏渺渺挽紧湛云的手,笑的别有深意:“请问高先生你为什么跟你女朋友分手呀?”还让你妹妹那么惦记,她应该很不错吧,哼。  “是前女友,这个醋也吃。”高湛云捏捏她的鼻子,既而淡淡的开口,眼里不见波动:“也挺让你见笑的,我小姑知道我有位女朋友,恰好我小姑也知道她急需一笔钱,也不喜欢她的生活环境,于是我小姑跟她达成了一个协议,她出国,我小姑给钱,我妈也从中没少‘出力’。我妈以为我不知道。  其实事后一年小姑就告诉我了,只是我小姑跟我妈关系不好,没告诉她一直让她以为是她拆散了我和静琪,不过,正好,让你沾个光,高兴吧。”  “哼,有什么好笑的,我才不稀罕沾她的光。”  “是,我们渺渺凭本身的实力也能搞定未来婆婆公公。”  夏渺渺忍不住掐他一下:“你还说,谁答应嫁给你了。”  高湛云故意左右看看:“难道你没听见一位大龄男士恨嫁的心声。”  “你——”  高湛云握住她袭来的手,放进口袋里带着她往家走:“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家条件其实一般,我是指我们家,我爸是从不变通的人,一分多余的钱财都没有往家里拿过,我妈不思上进,你想想这两个人能有什么发展前途,唉,真是愁死我了。”  夏渺渺看着他,刚想开口。  高湛云先一步道:“你想说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别以为你看不懂是不是,其实我爷爷和外公都很不错,你应该在电视上常见到他们,不过,是政敌!我家这乱七八的关系我都不好意思跟人说,我再告诉你个秘密,别看我妈我是空军,她恐高。”  “啊?!”  “千万别说出去!否则我妈的职业生涯就交代到你手里了。”高湛云说完,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你呢?”  “什么?”继而恍然大悟,笑的前仰后合:“我还以为你不会问,我跟他分手你知道的,就是那点事。”  “如果……我是说如果,他知道有尚尚,并且很喜欢尚尚呢?”你会不会因为孩子跟他在一起,毕竟……高湛云神色有丝苦涩。  夏渺渺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他喜欢尚尚就喜欢尚尚啦,他是尚尚的父亲,喜欢尚尚不是很正常吗。”说着还有些小得意:“证明我生的孩子可爱,呵呵。”  “万一……我是说万一,他还想跟你在一起,以尚尚的抚养权威逼呢。”  夏渺渺用剩下的一只手摸摸自己的脸,臭屁不已:“我有这么优秀!我怎么没发现!”但还是很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法院不会那么无耻的判给他吧,如果他不能生,真判给他也无所谓呀,难道那能改变我女儿叫尚尚,我是她妈妈的事实吗?再说,他是尚尚的父亲,既然喜欢也不会虐待她呀,我为什么阻止或者不愿意。”  “你不想时刻跟尚尚在一起。”  “想呀,但也没必要牺牲那么大吧,难道尚尚会想要一对没有感情的父母?何况这么多年来尚尚只有一个妈妈都过来了,会害怕只有一个爸爸的生活?”夏渺渺疑惑的看着湛云。  她从不介意让何安知道有个尚尚,她至今没有说,是怕影响对方的正常生活,毕竟各自成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突然冒出来的下一代。  是,她曾经是坏心的想过,把尚尚扔他家门口让他和他老婆闹翻天。  但那不是因为年少不懂事。至于对方如果没有孩子想抢走尚尚什么的,也无所谓,本来就有他一半贡献,她为什么霸占着不放。  因为孩子跟一个男人在一起?  不至于。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