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181华航囧事(四)

181华航囧事(四)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063更新时间:2017-12-28 07:22:42
   事实证明揪着不放的人不少,搞不下她,还不能恶心她吗!  私底下搞小动作、唯恐事情闹不大的人,摆明了就是看林芸萱平时高调的作风不顺眼,兴风作浪到很多人没事就议论她的是非。  去个洗手间的工夫也不能落下。  “真是搞笑,还可以让客人道歉,我怎么没遇到过这么好的事。”  “你懂什么,人家家世好,你要是家世好也可以。”  “林芸萱看着平时挺好相处,想不到后台,把客人吓成那样。”  “人家毕竟是大小姐,受不得一点委屈,容不得一粒沙,就算性格真的好,她背后的人也不会让她受一点,性格能不好吗。”  “有道理,除了这件事,私下里不定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说不定江洪哲那事就是她想第三者插足,结果自己家世不如夏前辈家,弄巧成拙,不得不背地里跟江洪哲相处着。”  中肯的小姐妹们怯怯的开口,说不通呀:“江洪哲明明说了是朋友。”  “朋友!?男人想脚踩两只船的多了。”  “感觉……江少不是那种人,挺温文尔雅的。”  “老虎会告诉你他要吃人!再说了难道夏前辈像那种人,肯定是林家求了夏家压下了这件事,如今还和江洪哲走那么亲近,不要脸。”三人说着补完妆走出洗手间,未停的声音还隐隐约约的从走廊上传来。  等了好一会,林芸萱从里面出来,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反而平静了,投诉的事她无法为自己辩解,只能任她们‘乱猜’。  但夏小鱼的事,林芸萱善解人意的长相下漏出柔和的笑意,可不是她们说的那样。  林芸萱慢悠悠的补了唇彩,首次对夏小鱼碍事的存在表示感谢,谢谢她送来这么好的‘素材’  林芸萱优雅的转身,心情愉悦的走出洗手间。  ……  第二天,一个消息不胫而走。  夏宇根本不是富二代,他家其实条件很差,可以说很穷,差点上不起高中,每天吃糠咽菜的,还上过报纸呢!  大学期间也一直在拿贫困补助,最近几年才因为他和他姐姐相继工作才停了这项政策。  他妹妹更是贪慕虚荣,仗着自己漂亮胡乱勾引男人,企图靠姿色和身体摆脱现在贫困的生活。江洪哲不是她第一个目标,她曾经还脱光衣服勾引过夏宇他们寝室的一个男生,不过对方不吃她想生米做成熟饭那一套,才转战向江洪哲下手。  江洪哲也而不是那么好骗的,可江洪哲看在夏学长的面子上,一直没好意思给他妹妹难堪。  这次她找来公司,他没好意思说什么,是因为夏学长也在这里工作,怕做的太过分让他一直尊敬的夏学长难看,其实她根本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听说只要给钱,跟什么人都睡的。夏宇能大学毕业说不定用的就是她妹妹卖身的钱!  此消息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在本届实习生内部炸开。  真的假的?  夏学长妹妹那么不要脸?  夏学长是那样的人?  “怎么可能!都是瞎说!我不相信那些关于男神的传闻是真的!”玻璃般易碎的少女心。  “我也不相信,誓死捍卫男神的名誉!”一心一意的夏宇粉。  “我们男神那么帅、那么忧郁!平日那么有风度,最重要的是,他手上那块表就要二十几万,怎么可能像传言那般不堪!”必须坚定的站在男神这一边的小女粉。  “说起咱们这位夏前辈,性格挺好的,做事也认真,好几次我像他请教问题都很好说话,不像是有问题的人。”理智的男性实习生。  “我也跟夏前辈接触过,没有架子的一个人。”  “不过——用品风格差距很大!有什么很值钱,有时候看着像地摊货?”一语中的!  “可能……人家低调吧……”说的过去吗?皇上吃腻了山珍海味有时候也要吃糠咽菜?!  好像……牵强了点……  “夏宇应该很穷,我见他经常去卫生间关水龙头!”  “他还接了公司给的补助餐卡?”以前没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想,这是大事呀!要不然公司为什么给他补助餐卡。  似是而非的议论,因为涉及到了夏小鱼的人品问题,多多少少影响到了夏宇的工作,周围看他的目光带上了小心的试探谨慎。  王超忍不住,直接问江洪哲:“洪哲,你们是校友,夏前辈家里怎么样?”  江洪哲闻言好似很诧异,继而又很有礼貌的微笑,表现出一个学弟对学长的不熟悉,和似有似无的认同:“我也不清楚,他比我高一届,加上他平时不喜欢说话,我并不清楚。但他上学期间多数时间与束少在一起,束少的为人你们多少知道点,眼光高,看不上眼的或者身份低的从来不看第二眼。”  “束少?!束家的大少爷,现在一力抗下四对一合作的束氏当家人!”  江洪哲笑笑不接说话,无形中展现着他良好出身中的风度和教养。心里却自有一番计较:这么多年了,终于有机会让夏宇永远翻不了身!以前有束少罩着他,如今看他怎么狂!就凭夏宇那拿不出手的出身!也敢压在他头上这么多年!  欲扬先抑!先把模棱两可的消息放出去,让别人去分析去猜,勾起人们的好奇心,增加各种或真或假的消息在好事者中传播。  不怕遇到为夏宇说话的,再多点为他辩解的更好,这样真想公布的时候才更有看头不是吗?  江洪哲深知夏宇的性格,就不难推测后面的事怎么发展。  ……  夏宇不爱说话,但只要他说,从来都是实话,可惜愿意相信的人不多。  “我家真不是富裕人家,我妈瘫痪在床快二十年了。”他没有隐瞒,因为没有必要,以前大姐为了多要点补助,还让报纸大力报道宣传过,若不是学校非要号召手无缚鸡之力的同学给他们捐款,她大姐还想闹的更轰动点,给看报纸的叔叔阿姨掉几滴眼泪。  人尽皆知的事何必要瞒,只是最近好像身边这种探头探脑的试探人突然多了?  可大学四年他早习惯了种种绯语,对这些小儿科的传言,他基本不屑于顾,听到了就解释两句,听不到也不在意。别人的嘴,他有什么办法,又何必放在心上非要争个子丑寅卯。  “夏学长怎么可能不是王子。”夏学长淡定从容的样子简直帅呆了。  “就是,就是,你们说的那么难听夏前辈都没有看你们一眼,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风度,是气量!”宁愿相信心中所想,也绝对不承认,男神是落魄的青蛙!  波浪般柔亮的秀美长发,魔鬼般的身材,一等一的脸蛋,纯熟的业务技能,傅庆儿如一株耀眼的牡丹花,走进机场食堂的那一刻瞬间吸引力众多男士的目光。  她早已习惯这样的眼神,打了饭,端着食堂的餐盒占了小家伙旁边的位置,笑容诡异:“不解释解释。”  夏宇对随着她追逐来的目光神色淡定,笔挺的制服穿在他身上,增添了几分忧郁的帅气、禁欲的严谨:“我解释了。”  傅庆儿笑笑,魅的恍惚了周围的视线,她状似不经意的左右看看,目光又漫不经心的放回饭盘上,无奈的摇摇头,对他的性格不敢恭维:“你呀,早晚在性格上吃大亏,工作一年多了还是自己一个人吃饭。”  “李曾讯今天休息。”算是解释了他也有朋友。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他不是不好相处的人,可周围朋友就是不多,大学时期也是如此,他勉强可以解释成松璟不好相处,没人愿意靠近他们。但没想到工作了,这种情况也没有改善,可能是他天生人缘不好吧,无所谓了。  傅庆儿闻言嗔了他一眼,葱白如玉的手指慢慢的挑着菜里的洋葱,肆意风流:“你呀,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觉不觉得这件事是有人要针对你?”  夏宇抬起头,知道庆儿姐是关心自己,声音放软几分:“怎么会有人那么闲。”  “闲的人多了,比如因为你妹妹?”傅庆儿用一双迷人的眼睛别有深意的看着他。  夏宇闻言神色暗了一下,下一刻又不想多说的低下头。  傅庆儿摇摇头:“你想保护她是你的心意,但不是所有人都那样想,而且她妨碍了别人平布青云的路。”  夏宇知道傅姐说的是谁:“她们之间以前就有矛盾,不用管她们,又不是没有闹过!”  傅庆儿瞬间被气笑了:“你倒是挺大方呀!以前是以前,现在不一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管,还是你觉得不会出问题,现在明显是有人在针对你妹妹。”  “如果针对的后果是让小鱼认清某些人,也没什么不好。”就欠被人骂醒她!  “可你呢!你想过没有,这对你在公司的声誉会造成什么影响!你难道不知道现在那些人怎么说你!你现在是跟公司签了合约,虽然不会轻易开除你,但如果闹的太难看了,给你调一个没有指望的部门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你的前途不要啦!你家不缺你升值后的钱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