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196夏宇的担心(一)

196夏宇的担心(一)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183更新时间:2017-12-28 07:23:10
   她要小姨,小姨会帮她骂他们:“要小姨,要小姨!”  “闭嘴!”夏宇怒了:“谁教你骂人的!”还能骂的那么难听,快赶上街头的老阿姨了:“你还哭!不准哭!”  “哇——”  “听到没有!不准哭!”夏宇一拽尚尚。因为用力过猛,险些没有把尚尚拽倒。  尚尚顿时感觉到来自大人的力量和不可抗拒的自我弱小,噙着眼泪嘴巴使劲瞥着努力不哭,委屈又难受的看着舅舅,她跟舅舅不是很熟,舅舅凶她,小孩子惧怕大人的本性让她真的不敢哭了,憋着脸色通红,眼里都是大颗大颗的泪水。  夏宇看着她的样子,顿时后悔了“疼了没有?”他为什么要嚷她,手欠!又不是她的错。  他以为就算他们不能给予她很好的物质生活,至少能教导她成为一位友善、可爱、懂事的孩子,可真是的情况好像无底的黑洞,给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她本该有好的生活、穿漂亮的衣服、上最好的幼儿园、接受最好的教育,而不是混在一群孩子中被母亲教导成这个样子。她不该这样。  如果是前几天,他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骂他外甥女,他外甥女就该骂回去。  但现在,他看着尚尚,只觉得压力很大,她不该是这个样子,她可以不被骂,可以过更好的生活,那些骂她的小崽子连她的衣角也不配沾到。  可现在他们都做了什么,任由她这样肆无忌惮的长,满口脏话、邋里邋遢,哪有一点何木安的影子。  何木安就算愿意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孩子在这种环境长大。  万一,将来……将来有一天……  他们这个家有什么能留住她的,更好的未来?温暖的教育?好的成长环境?都没有,他们什么都争不过对方,而本该属于尚尚的,因为他不说,她……  尚尚见舅舅脸色不对,忍者哭声,眼泪一滴滴的掉,哽咽的支撑着她仅有的勇气开口:“舅……舅……我不哭,你别生气……我真的不哭——哇——”她不要哭的,她没有哭,但从未被妈妈真正凶过的小姑娘还是被舅舅加注在身上的委屈,控制不住的哭出声,且越哭越大,止都止不住:“我不哭……舅舅不生气……”  夏宇见状,赶紧抱住她:“尚尚对不起,舅舅不好,舅舅不是……”  鼻涕出来了,尚尚熟练的举起袖子擦擦,越擦越流越流越擦。  夏宇傻眼的看着她袖口渐渐凝聚的鼻涕,好像被人一拳打在脸上,‘看,这就是你们养的我的女儿,把她养成这样样子,还想不给我,我很失望。’  尚尚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他是多么无能,他甚至不能让大姐理直气壮的去争取一些属于她的东西:“够了!”  尚尚吓了一跳。  夏宇后悔了,想安慰她,又没脸伸出手:“别哭,舅舅不好……”他有什么资格对她嚷。  尚尚见舅舅比她还胆小,努力的克制着,但还是忍不住哭:“舅舅……舅舅……不哭,我不哭……哇哇——”她要找妈妈要爸爸。她把小舅舅惹哭了,她不是故意的,她不骂人了。  夏宇心疼的让自己冷静,但还是坚定的拿下她的袖子:“不要擦。”这样的事不是你该做的,你该是最漂亮的孩子,温柔知礼、落落大方。  夏尚尚感觉着舅舅手里的鼻涕,更害怕了。  夏宇拿出纸巾帮她擦着:“对不起,刚才舅舅错了,说话大声了,原谅舅舅好不好,有了鼻涕要用纸巾擦,不能用袖子知道吗?”  面对不是平日疼她的爸爸和姥姥姥爷的脸,夏尚尚乖巧的点着头,认真努力的让自己听话。  夏宇苦笑,他恐怕是做错了……看到回到家,鞋子书包都没有放下,快速冲进母亲房间,不出来的尚尚,夏宇无奈。  “姥姥的乖孙,这是怎么了?!眼睛怎么这么红,被人欺负了?”  尚尚赶紧把脸埋在小小的手心里,使劲摇头。  夏姥姥一见,本是逗外孙女的举动,顿时化成怒火,这还用说,肯定被欺负了!那帮嚼舌根不怕死的邻里街坊,天天说些烂舌头的话让孩子们听了到学校学舌,也不怕遭报应:“大宇!大宇——你给我过来——”  谁欺负她外孙女了!去接孩子也不说帮孩子出去,都哭成什么样子了!“大宇——大宇!你给我过来——大宇!——”死哪去了!  “不怕,不怕,我们尚尚最可爱了,那帮孙子都是巫婆养的,迟早吃毒苹果!”夏姥姥把明显吓到的孩子抱进怀里,努力安慰:“大宇——大宇——你听见我叫你了没有!你就看看尚尚被人欺负!怂样——”  夏宇也不恼,手里拿着大姐和未来的大姐夫给尚尚买的新衣服推开门,神色自然的站在床边:“尚尚,过来。”他想通了,就算他们给不起尚尚最好的,但还来得及把她教导的优雅、懂事,不比他差。  尚尚使劲往姥姥怀里钻:她不穿,舅舅凶。  夏宇声音十分柔和:“你看,是不是很漂亮,有蕾丝裙的,过来,舅舅帮你换上,你想想刚才的袖子是不是哭脏了?”  尚尚才想起她的袖子确实脏了,以前妈妈不准她穿脏衣服的,但姥姥说脏一点没什么呀。  尚尚怕,我在姥姥胳膊里本能的找安全感。  “乖,是不是很漂亮,是妈妈和你高叔叔买的哦。”  尚尚声音沙哑的纠正:“是爸爸。”  夏姥姥肠子都要心疼坏了:“听听这声音,哪个挨千刀的欺负我孙女了——这是要我的命呀——”  “妈——”以后绝对不能让他妈带尚尚。  喊什么喊!夏姥姥干脆不说了,抱紧孩子,心疼的不行。  “乖,尚尚过来,舅舅帮你换上。”  夏妈妈闻言看向夏宇手里的衣服:“你做什么,放学了换什么衣服,脏就脏一点,明天再换,又不出门了。”好乖乖不怕,姥姥替你收拾他们!  “衣服脏了就该换。”  “我又没说不给换!我只是说你现在换什么!明天不是一样,这件不耐脏。”多好的料子,被这小泼猴穿一天就不能要了:“明天再说。”  夏宇当没听见,伸手去拉尚尚。  尚尚抱着姥姥往后躲。  “你干什么,孩子都说不穿了。”  夏宇当没听见:“尚尚过来,穿上干净的衣服舅舅给你买巧克力。”尚尚现在这个样子,挨在母亲身边穿着大红大紫的印花上衣就像刚从大山里解救出的失踪儿童,他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来,巧克力。”  尚尚闻言,悄悄的探出头怯怯的看着舅舅,但没有离开姥姥的意思。  “你看这件衣服上的小猴子多漂亮,蓝色的还有裙边,是不是像小公主一样,来。”  “夏宇,你发什么神经!都说了明天再穿!”  “尚尚真乖,衣服脏了要告诉大人换新的对不对。”  夏姥姥还想说什么,夏宇已先一步开口:“脏了我给买新的。”  声音平静温和:“小孩子长的快,放着明年也不能穿了。”衣服怎么这么不好穿。袖口在哪里,刚才不是还对着。  夏姥姥想想也对,一把把衣服抢了过来:“行了,我来给她换,”说着无比心疼的看看颜色鲜亮不耐脏好似也不耐穿的连身裙,给孩子换上:“这都什么料子,据说这种纱裙一抽丝就全毁了,小孩子家家的买这么贵的衣服做什么,挺多穿一天,钱都浪费了,有那点,买点吃的不是更好。”  夏宇温柔的看着乖巧的任母亲穿衣服的尚尚,鼓励的一笑。  “对了,你去接的尚尚,她在学校受委屈了?”  夏宇揉揉外甥女的头:“妈,你以后别当着孩子的面说了东家说西家,她会跟着学的。”  夏姥姥闻言立即火了:“学什么了!我说什么了!你姐没事回来找我麻烦,你也翅膀硬了是不是!我教什么了,别人打了我孩子我不能让打回去我还不能骂两句!就知道说我,你们怎么不问问孩子在学校受了多大的委屈!  该!他们欠的慌,骂他们活该!我把尚尚养的怎么了!谁说我们就养不成孩子了!尚尚骂你了!跟你说脏话了!你们一个个都看不得我好,就让我看着尚尚受委屈,尚尚任别人欺负着受着你们一个个就高兴了!”  儿子女儿都要把孩子从她身边夺走,就是不想她养,她怎么就把孩子养坏了,她恨不得把心肺都掏给孩子,在儿女眼里就是养坏了:“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废人一人不能给孩子出去打不得别人骂不得别人,就眼睁睁的让孩子受委屈!你们真是亲爹亲娘亲舅舅,就这么对我的尚尚,都想让孩子成个泥性子!我做多什么孽呀——”  “姥姥不哭——”  夏宇不想当着尚尚跟母亲闹,但更坚定了心里的想法,转身时还不忘嘱咐:“赶紧给尚尚换好衣服别着凉了。”  夏姥姥听到门响,立即止住哭声赶紧给孩子穿衣服:“来,别听你舅舅的,以后到了新学校,有人欺负你,一定不要傻吃亏知道吗,谁欺负你就让你爸爸给你报仇,这年头,人善被人欺。”女儿是指望不上了,竟然联合别人家大孩子嚷尚尚,  ------题外话------  确实要见面了,没有梗也不用铺,只剩顺其自然。(那个打广告的,承上启下的,也不怕累!删都删不过来,大家当没看见吧)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