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206渺VS安(二)

206渺VS安(二)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058更新时间:2017-12-28 07:23:29
   谈语笑容苦涩:“如果夏姐真有事的话,我很愿意多等两天。”  “谢谢副总理解,副总再见。”夏渺渺转身,傲然从容,不管谈语有什么目的,夏渺渺都没有损失,愿不愿意陪她演下去的权利掌控在她的手里,她是真的需要她摆的苦肉计,还是再向她用示弱的方式搏取同情?都跟她没有关系。  谈语看着她走后,深吸一口气懊恼的坐会座位上,她上任第一天,还不足两个小时,莫名其妙的被调上来,如今单是一个夏编她就觉得压力很大,不知道能不能在这个位置上做好。  下一刻,她便打起精神:谈语,你绝对不能输!这是你大好的机会,就算全世界都看你笑话你也要活的漂亮让所有人找出你的错误!她一定能说服夏编站在她这一边!加油谈语!  夏渺渺看看时间,快步从公司出来,急忙伸手拦车,出租车呼啸而过:“搞什么,这个时间竟然不是空车。”夏渺渺着急的探头,看下一辆的位置,远远的便开始大力招手,她要亲自看着小鱼才能放心。  一辆出租车与一辆崭新的陆地航空母舰同时停在夏渺渺身侧。  夏渺渺快速绕过左侧的豪车,急忙拉开出租车的门。  “夏渺渺!”何木安更快一步从车里出来,甚至没来及维持他想好的出场姿势和速度,如果真按他的计划,夏渺渺此刻估计能坐上车扬长而去。  夏渺渺惊疑的回头:“何安!”竟然是他!  何木安一身深色的休闲装从车上走下来,看不出品牌看不出做工,唯独让你觉得那就是他的,那就该是他的任何人都穿不出他的感觉,穿不出这件衣服想被赋予的尊贵意义。  他不是俊美无双的类型,也不具备风流潇洒的气质,他从不向玉树临风靠边,却威仪天成拥有孤山拓海海乃百川之渊源,是三十而立的男子断雁孤鸿稳如鸾凤的顶天立地。  他站在那里,高楼大厦消弭却依然彰显着他的卓不凡、车水马龙消声他便是条条大道靡音。  何木安,任何人眼中已登峰造极的人物,所有的恭维、试探,对他都不具备任何意思。  夏渺渺看着此时的他,真切理解了何为神碑般的人物,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当初她遇到的是这样的何木安,她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何木安仿佛不知道此时的他能给别人带来怎样的冲击,从容淡定的把放在车门手的拿开,神色无恙、天生尊贵的看着她,狭长锐利的眼不用给人压力已带着难言的压迫感,近几年的行事风格,更为他这层冷酷加了天然的孜然:“刚才以为认错了人。”  ‘你停车的刁钻角度可不像认错人的样子,少说交警要罚款一边。’夏渺渺脑海里顿时冒出这样一句话,但她没有作死的真说出口。  夏渺渺今天穿的很随意,衬衫、风衣、运动鞋,彩色袜。她就是来公司处理些事情,处理完就走,甚至没来得及化妆,这两天着急上火熬夜的小豆豆还挂在嘴角,她不用照镜子也知道,她连竞争对方汽车座驾后的汽车尾气资格都没有。  “方便坐一坐吗。”语气肯定,但不招人厌烦。  夏渺渺果断关上出租车的门:“好。”现在的何木安和以前对她来说就是两个人。  夏渺渺松口气,不用多做纠结她也已经明白的分辨出她的前男友是何安,跟眼前气质卓尔不凡的男人不认识。  “我时间不多,可以就近坐坐吗。”何木安松口气,虽然第一步没有迈对但还好后面都跟上了节凑,何木安的视线通过另一种反射弧落在属于夏渺渺的气息中:她昨晚没有睡好,担心了妹妹一个晚上,她想做点什么却什么都做不了,她很焦急,但也不是太六神无主,她坚信她有一搏的力量。  “对面有家必胜客。”  何木安已然转身。  夏渺渺看看时间,疾步跟上。  ……  “虽然已经说过了,但小鱼的事还是该当面跟你说声谢谢,还有夏宇那边……你可能还不知道,间接帮了他大忙,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何木安没有答话,神色自然的看看周围,这个时间的必胜客没有什么客人,员工刚刚换岗,头顶的中央空调吹着和煦的暖风,左侧鱼缸里的小鱼慢悠悠的悠着,凭何木安的目力他觉得里面的水草应该是真的。  “何先生……何先生……”  “恩?”窗外的阳光照进来,何木安神色悠然,莫名的想再这太平盛世的年华里,眯着眼睛听一段太平歌词、唱一曲定江山。  疑问句?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还是再说一遍?上面的话适合再说一遍吗?会不会少了第一遍的韵味?夏渺渺看着疑惑的望过来的何木安,心一横,张口打算再说一遍。  何木安已先一步开口:“你在敏行工作。”  夏渺渺松口气,再说一遍显得不好看,还好还好:“恩,已经很多年了。”  “宏大有什么让你不喜欢的地方。”需要跳槽。  夏渺渺闻言嘴角动了动,呵呵,被辞退不是什么有脸的经历:“觉得不合适吧。今天听说飞跃在和敏行洽谈融资的事,估计以后大环境都会一样,也挺好。想不到这次融资会惊动你,看来飞跃真的有心收购敏行。”  “是吗,我不过问下面的事,不清楚。”  夏渺渺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左脚前身,侧靠椅背,手指微张,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显然他心情不错:“你不是过来评估敏行情况的?”那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何木安嘴角微僵:“去飞跃的路上,可能就是要向我谈融资的事。”  哦,但去飞跃从这条街过绕远了吧?  “另一条路堵车。”  夏渺渺赶紧整理整理面部表情,礼貌的寒暄:“希望会有好消息。”  “小鱼的情况怎么样了?”  “谢谢。”他其实挺热心的,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就是看着不好相处而已:“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您好,两位点些什么?”  何木安看向渺渺:“我不饿,你随意。”这是一个好的遇见,可以看到未来的开始,平淡正常,心情愉悦。  “帮我来份经典披萨,两杯咖啡,谢谢。”  “好的,请稍等。”  “没吃早饭?”  “进来了就点一点。”  “贼不走空。”  啊?您是在开玩笑吗?!而且今天每句话都能被点某,是她少见多怪还是他变了不少。他以前可是能不开口就不开口的,突然之间这样反应,已经可以称之为热情了。  但不是她小人之心,以何安的性格每次多话的时候都意味着他要跟人闹不愉快,虽然现在这种可能性很低,但不吉利吧。希望这风口浪尖上,她的表现能让两人都满意。  “在看什么。”他有什么不对,他自信每个点都踩到了节奏上,不慌不忙,不热情但也不冷淡,更不会暴露他的想法显得迫不及待。  夏渺渺张张嘴刚打算说话,手机骤然响了。夏渺渺不好意思的看眼何安,拿出手机:“怎么了?……我还没往回走是不是小鱼她……那就好……不用,你看着小鱼,我已经忙完了,马上就回去……恩,知道了……很快……我没事……”夏渺渺收了手机:“不好意思。”却觉得周围的气氛突然变的很不对劲。  何木安神色不动,伸出的腿已经收回,背后紧绷的线条充满戒备:“男朋友?”  春暖好开的错觉瞬间黑如深渊。  夏渺渺下意识的坐正:“恩,男朋友。”也多了些应付的客套和谨慎。  何木安慢慢地双手交叠缓慢的放在桌子上,骤然而出的狂风暴雨被他强硬的圈定在他能控制的范围不容许它冲破束缚杀伐而出,更不允许它席卷完他的伪装,让自我狼狈的袒露在她的面前,她有男朋友?  亲耳听到她说她有男朋友,她放弃了他们的以前、忘记了他已经重新开始。  别的男人,昨晚叫她渺渺的?渺渺,也是他配叫的,何木安神色阴晴不定,但交叠的双手强烈的不容他漏出任何情绪。渺渺竟然有男朋友了,他所做的努力,为两人再次相间谨慎的谋划,刚才觉得好的开端,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她已经有了另一给可以在一起的男人!  男朋友,何木安觉得一股撕扯的力道几乎冲破他所有防备要深入骨髓把他凌迟刮血,疼到极致后的麻木不言,他有哪点做的不好吗,他当年口不择言后他也后悔过,他当时只是……才……  何木安深吸一口气,身子慢慢地缓缓地谨慎的向后倾斜,神色肃穆的找到一个支撑点,不动不闻不听,缓解刚刚毫无准备的锥心一挖。  “何先生也有女朋友了吧,何先生这样优秀,恐怕也好事将近了。”  何木安听不到她说了什么,耳朵里嗡鸣回响风暴肆虐过的狼藉还没有平复,他也第一次憎恨他的博学,他甚至靠读唇一点一点的写出了她说了什么,包括描绘完整了她脸上此刻的笑容……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