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207渺VS安(三)仅此次更求票

207渺VS安(三)仅此次更求票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094更新时间:2017-12-28 07:23:30
   面前的女人就像发现了他谈判途中漏洞的对手,卯足了火力处处针对他的要害,势必要把他轰的片甲不留。  ‘何先生也有女朋友了吧’听听,他竟然还没有女朋友!他没有她有,他就像只圆滚滚的宠物狗以为主人像它爱她一样爱它,熟不知他就是一个随手捡来养着玩玩的宠物,他这个宠物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他爱的人说轻描淡写的一拳一拳打在他心上,还笑的那么高兴。  最让他缓不过气来的是他的对手根本不知道她抓住了他什么样的把柄,只是无意识的一脚一脚的踩,踩完了,还变着花样的碾、转、挑、刺,势必要撕裂他最后一点尊严让他痛苦不堪。  他宁愿她是看出了他的用心,现在的无视只是想出心里一口恶气,哪怕是得意洋洋的出招或者漫不经心的一剑刺来都比此刻笑的纯粹让他好受一万倍。  他这个自以为是的小丑当的连庇体的盾牌都扔了,眼前甚至要有模糊的水光冲垮他的理智。  “何先生……何先生……”  何木安不知道自己恍恍惚惚他问了什么,只记得他努力压制着他的魂不守舍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小鱼被吓坏了,所以最近都住在他那。”面前的夏渺渺眼睛带着碎碎点点的笑意,这是她心情很好说到自己信任的人时才会有的放松和神态,这样微妙的好情绪骗不了熟悉她的人,她很满意那位先生、很喜欢那个男人。  何木安觉得快喘不过起来了,她用这样的表情说另一个男人,他刚觉得苦涩可以下咽的心此刻犹如翻滚岩浆石海的底下加入了腐烂的枝丫,发出霹雳巴拉的声音要淹没他的耳朵,掌控他的灵觉。  “我们都挺感谢你的,等这件事告于段落,他说请你吃顿饭。”  请我吃饭,他也配!何木安第一次感激他还有一层身份的伪装可以让他竖起高高的围墙,理所当然的不屑另一个人。  何木安好像听见自己压抑着四肢百骸都控制不住的痛苦,冷淡的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机械声响:“再说,没有时间。”  夏渺渺点头,对方忙,没有时间理所当然,这样回答无可厚非:“希望我们能有这个机会。”  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机会,他想不这么痛,想堵住这突然而至的能冲垮他的情绪,可是它来自的地方太广,根本找不到阻塞的道路。  这种无力茫然的感觉,让何木安心里叫嚣着一股暴虐的**,模糊了眼前含笑的脸,真好,可以看不见了,如果再听不见就更好,听不到她肆无忌惮的念叨另一个人。  “他那里很安全。”夏渺渺笑着说着,她觉得何木安为人真没的说,甚至比多年前的何安还好相处。  人家不单非亲非故的过问了你的事,现在还担心小鱼的安慰,就凭这一点,他若是知道尚尚,也会很理智很从容的真心相待,爱不爱都给一份属于父亲的关心,这是人生走到何木安这一步的独有的豁达,而不是她想的小人之心吧。  夏渺渺此刻不禁为自己曾经与这样成熟的男人谈过一场恋爱庆幸。男人的魅力不在于相爱的时候化学反应多么激烈,而在于爱情降温后,这个男人依然值得你敬重。  何木安不明白自己又问了什么:他刚才是不是嘴欠到说了很没有风度的话,是不是?谁来告诉他。  “恩,他在军区大院那边有朋友,那里保安措施很到位,谢谢你的关心。”  他果然说了很欠的话,何木安极力维持着越来越恍惚的镇定,此刻他无比庆幸他的脸已经习惯一个表情,尽管内心深处已经被她的笑容压的没有一丝奋起反抗的力起,但面色上还在尽力挽回他仅有的面子,只是发出的声音低沉的让他愕然:“会不会麻烦他的朋友,如果你觉得不放心,我可以安排你们江六的地方去,江六就是他们说的六老爷子。”  看,看他说了什么?他都说了什么鬼东西?他是不是把男人的自尊颜面又放地上摔了!  但那又怎么样,万一呢,万一她就接受了呢——  夏渺渺非常感激,笑容温婉的把落到前面的头发别到耳后:“不用了,太麻烦你了,相信警察已经很快能处理完这件事情。”何安,这一刻的你让我真的安心放下了,不是因为你权势滔天我斗不过,不是因为事情已经发生我无可奈何,而是因为你此刻的真诚相帮,你现在的倾力相助。  何木安的视线落在她刚才扬起的无名指上,她果然没有接受,明知道如此,你开什么口!在看清她手指上的东西时,整个精神都恍惚了,一枚不起眼的戒指,没有任何装饰、不具备夺人眼球的色泽,却仿佛一根银针扎进了他的眉间狠狠的搅烂撕扯,啃食着他最后一点仅有理智。  还没等他拿到思维的主动权,整理出一段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可笑的开场,已经有什么脱口而出:“准备结婚!”  夏渺渺想起手上的戒指,笑容越发温柔:“对。”她的爱人。  甜甜蜜蜜,没有腻死你!眼里隐隐闪动的光都是独属于她的羞涩温柔,何木安几乎是口不择言的张口:“认识多久了就想谈婚论嫁,也不用年纪大了胡乱着急!”  他的教养让他说不出太难堪的话,但这样的指责对他来说已经失礼。  夏渺渺只愣了一下,但因为对方没有相应的表情配合这句话背后的意思,能被理解的语境就多了:比如不了解对方所以想关心你一下?对方觉得你人不错,不用因为年龄着急?或者是因为说话的人身份超然,有些轻微的讽刺你的生活方式。  夏渺渺自动认为不是后者,因为人家肯百忙之中抽空问候你妹妹,就算是后者也因为小鱼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夏渺渺想到这里,脸上的温柔笑容不变,诚心解释:“其实已经认识五年了多了,彼此还算了解,这些年相处下来觉得感觉不错,所以就定下来了。”  何木安顿时觉得有一盆滚烫的热水混合着砂砾状的粗盐灌入他的血液。  夏渺渺有些羞涩,她还是第一次跟另一个男人谈对湛云的感受,她真心感谢湛云这些年的存在。  如果没有他,她可能会是另一种模样,连坐在这里跟他喝咖啡的心情都没有,她或许会因为生活的重压、生存的拮据失了本心,变的暴躁;  或者因为要照顾小小的尚尚不得不放弃梦想、放弃工作,花更多的心力照顾年幼的尚尚,而在她穷困潦倒时想起她遭遇的所有不公、她美好的未来都是毁在尚尚身上时,转而迁怒孩子,让尚尚有悲伤的童年。  还好。如今这些都没有,她完成了学业,有一位可爱的女儿,生活美满、没有遗憾,心态平和、不曾怨恨,这是她的未来也是湛云的未来,她爱的男人……  何木安根本不敢再揣摩她在想什么,他甚至恼恨自己尽管不想他还是能一眼看透她内心的汹涌情绪!  可跟他有什么关系!这一刻都不是因为他!不是因为他!  五年多?!  何木安一口气压在嗓子里,堵得他喘不过气来,早已压制不住的情绪让某些带有情绪的话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够早,看来是转身就有了新欢!”你就那么迫不及待那么想摆脱我,无论我怎么挽回让你回头你都决然的把我推开,原来是有了别人!原来是早想甩了他!他还傻了吧唧的去实习!  他就是个白痴,痴痴念念的等、恐怕她长差一点因为他的介入将来心生埋怨!  可是他都得到了什么!对方五年前就有了新的男朋友,五年前呀!他们才分手几年,疗伤也不见得没有一个过程!可他呢,甚至连被她放在心上缅怀一段时间的资格都没有!  何木安觉得自己听着这些话还能没有死透,都是因为他不心死,他废了那么多心思他没道理就得到这样一个结果,分手后那么快的走出来,转眼把他这个多余的人抛到脑后。  何木安从来没觉得自己这样廉价过,这样被人当垃圾扔的毫无犹豫!还是他唯一放在心上,连和好都给她铺了一层又一层台阶的人,她就是这样对他的!  五年前!五年——  何木安把她塞到眉间的针拔出来又狠狠扎进去,几次来回想钉死两个人了事!  夏渺渺再蠢也发现他情绪不对,何况她还不蠢,想到自己说了什么,顿时觉得蠢昧无比,五年多,岂不是说明对方连魅力都没有,以何木安的身份听到那些话还能坐在这里都是修养好的。  夏渺渺赶紧陪着笑似真似假的挽回何木安心里或许会有的那点的不痛快:“呵呵,哪有你说的那么洒脱,说来不怕你笑话,当年你前脚走我后脚就后悔了,哭着闹着要去找你的,连爬带飞的要抓你回来,孔彤彤还说幸亏你跑的很快,要不然就被我缠住了。呵呵……呵呵……”夏渺渺顿时沉默了,因为冷场了。  ------题外话------  摇曳生姿的求票,求票,求票,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