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214尚尚V何木安(一)

214尚尚V何木安(一)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650更新时间:2017-12-28 07:23:42
   女儿?他有一个女儿?何木安神色恍恍惚惚,前一刻还运作清晰的大脑现在一片混沌,连阮秘书是男是女都看不清……  “何先生?何先生……要……要回复吗……”狗血呀?何先生真的有女儿?女儿呀?他们冷心冷肺冷脸,比一堆数据还一尘不变的何先生竟然偷偷被人生了女儿?  是想挟天子令诸侯?还是爱孩成痴的电视剧看多了算计他们何先生?  何木安目光呆滞,极力的拉回着争相逃脱理智疯狂叫嚣的细胞,甚至忘了想‘赡养费’是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我有……一个女儿……”  你问谁呢?阮秘书不知道,但看何先生这个样子猛然一惊!何先生这是……惊喜?!莫非何先生真的有个女人?!生了他会喜欢的女儿?!不要这么恐惧行不行。  “我有个女儿?!”何木安这句话明显提高了不少。  “我极有可能有个女儿?!”  已经有些不易察觉的兴奋了,阮秘书越想越惊悚,忍着巨大的脑补空间,战战兢兢的回答:“应……应该……吧……”  何木安突然站起来,往外跑了几步,他有女儿?!又快速退回去!对着整片落地窗整了整自己的着装往外跑,但又快速返回来想找找能不能算作见面礼的物品。  “何……何先生,外面没有人呢……”  何木安顿时愣了一下,前一刻澎湃的人生生被土瞬间掩埋,刚刚冲云而出的一点光点,被他生生拉出来重生冻住撕裂的那点情绪,来的又不是他女儿。  何木安极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撤回来,语气平静的仿佛前一刻的失礼并不是他本人:“她人呢?”  阮秘书当没看到何先生前一刻的表现,神色跟刚才无异的开口:“已经离开了,我现在立即派人去请。”真的不是口没遮拦,竟然当庭广众之下别人喊了总裁的*,妈的!  何木安在门关上一刻,瞬间站起来,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他竟然可能有个孩子?  从窗前走到桌前,又从桌前走到门边,女儿吗?他和她的孩子?是真的吗?何木安瞬间冷静下来,他已经想不起是哪一次让事情脱轨,那段时间渺渺一直看他不顺眼,若说没有措施的,也不是一两次,也不是只有那段时间,他从未想过她可能……  会不会是夏小鱼骗他!  何木安周身顿时弥漫出森森冰寒。  但下一刻又瞬间破碎。  他有个女儿,他真有个女儿?他一定有个女儿!夏小鱼没有骗她的理由,他的女儿长的会像谁多一点?  何木安焦躁的走着,像他?像她?还是谁都不像,她会长成什么样子?  门突然被敲响,何木安已经坐在办公桌后冷冷的看着进来的夏小鱼。  夏小鱼抬着头,趾高气扬的瞪了迎她进来的人一眼,看这些人还敢不敢瞧不起她,还不是把她迎进来了,不是说何先生不在吗?自打嘴巴的感觉怎么样!狗眼看人低!  夏小鱼想到一路走来看到的情形,本来有一点点的小人得志,变成了庞大野心勃勃,禾木比她想象更大、更了不起,刚才她看到了好多好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人坐在不同层次的候客室里,她都要吓死了。  夏小鱼深吸一口气,一反刚才的骄傲,小心翼翼的看向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她现在不过是靠着一口虚弱的气强撑着她的骄傲,才能不在电梯直达而上时因为带领她一路上来的人的冷气下倒下去。  那个人一眼都没有看她,好像把她带上来是施舍一样,也有很多先后上来的人跟他打招呼,那种感觉……让夏小鱼忍不住激动再激动,江洪哲那点江湖地位跟人家比算什么,简直渣都不是。  夏小鱼一眼便看到办公桌前坐着的男人,毫无准备的心吓的心一颤,如果以前何木安给她的感觉只是冷淡的不近人情,那么现在这个男人散发的威势让她双腿发颤,心中惊慌。  “夏小鱼。”  所有来之前想好的给自己增加信心的语气在这一刻都被办公室过低的气压吞噬殆尽:“何……何……”  夏小鱼小心咽口唾液,猛然听到关上的门,吓的紧紧的靠着门边,突然有些后悔毫无准备的冲动了,她……她是不是选择错了,万一他不喜欢尚……  阴冷的声音穿过层层停滞的媒介向夏小鱼奔腾而去:“夏小姐。”  夏小鱼腿一软,更加抱紧了胸前的包:“我……我……”  “女儿?”何木安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如果不是她带来的消息量太大,甚至有几缕可能是真的,他绝对不会见这位总是惹麻烦的女人:“听说你找我有事。”尽管十分在意,但多年谈判场上的历练不是作假。  其实如果是熟悉何木安的人还是会看出他的表里不一、沉不住气,比如,他是第一个开口的。  夏小鱼闻言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对,有事,女儿。”她是尚尚的小姨!她是尚尚的小姨,看在尚尚的面子上他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不要怕,夏小鱼过了一关你就是人上人!你还有尚尚。  “骗我的?”何木安比门口的夏小鱼还要紧张,但这个事实没必要告诉她。  “我……我……”  “送客!”  “不,不是,我姐真的给你生了一个女儿!已经五岁了!真的!她叫尚尚,尚尚!我这里有她的照片,我有照片——”夏小鱼急忙翻着自己的包。  何木安极力压制着自己冲过去的举动,她带了照片。  夏小鱼越翻越乱,越翻越找不到放哪了,着急的把包里的东西噼里啪啦的全倒出来:“我真都有……真的……”夏小鱼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翻,在哪里?怎么找不到了?她明明放在包里的?怎么办?怎么办?  何木安悄不可察的探出头,比夏小鱼还紧张。  夏小鱼急的行,终于再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宝贝般的翻了出来,还没等她惊喜的拿出来邀功,照片已经脱离她的手指,到了另一个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手里。  何木安拿着手里的相片,目不转睛的看着上面笑逐颜开的小姑娘,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蕾丝棉质小毛裙,胸前有一朵同色的小花,花里点缀着一颗小珠子,头发梳成两根长辫子,辫子上绑着红色白圈的蝴蝶结,她正歪着头开心的对着镜头笑,看起来健康活泼、充满阳光。  他的女儿……  何木安嘴角不禁漏出一抹不属于他的微笑,伸出手,颤抖着摸着相片里笑的开心的小人,这是他的女儿,这真是他的女儿?  他有女儿了!  夏小鱼小心翼翼的靠着门扉,笑容十分讨巧:“她……她现在不是长头发了……剪短了……”  夏小鱼顿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窒息感传来,吓的站的更直:“幼……幼儿园小朋友把糖果粘她头上,她就自……自己……剪……剪了……”  哪只手粘的,怎么不粘他自己眼睫毛上!  夏小鱼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觉得面前的男人很吓人,一点……一点也不是以前她想像中的样子:“剪……剪短了也……也很好看,我……我手机还有……”夏小鱼还没有说完手机不见了。  他的女儿?何木安不知道怎么形容他这一刻的心情,那个笑的如此真实的小姑娘竟然是他的女儿?  他真的有女儿!不是骗人的!  小鱼颤颤巍巍的开口:“解锁密码是一……”  “我知道……”  夏小鱼闭嘴,但越想越不对,她为什么要闭嘴,始乱终弃的人又不是她,她是为她姐讨回公道的,她为什么要看他的脸色!  夏小鱼想通这一点,重新挺直背脊你,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但因为太矮最后一点没有成功,可还是努力找回一点气势,磕磕巴巴的开口:“我姐这么多年带着她很辛苦!你——你不能不负责人!你——你不能始乱终弃!你——”  何木安一张张的看着女儿的相片:调皮的、偷吃东西的、穿着不同颜色冬装的,下雪时围着厚厚的围巾在外玩耍的、骑在姥爷头上抱着姥爷大笑的、躲在姥姥背后捂着嘴偷着笑的、哭着控诉夏渺渺的,夏渺渺冷眼看着她不为所动的,哭着……  何木安的目光久久停在这张上面,目光有点冷,连带那被镜头恍惚的不真实的眼泪,都好像实质一般从在他面前动了起来。  他女儿做了什么惹她不高兴要这样严厉的批评她。  何木安的目光又转到哭的伤心的女儿脸上,一行眼泪挂在脸颊上,嘴巴娇气的瞥着,露出几颗沾着巧克力黑渍牙齿,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妈妈,是不是吃了甜食渺渺不高兴了?  为了这点小事让他女儿哭成这个样子,何木安觉得如果他在场就算不能求情也不会看着女儿哭成这样有人还有心情拍照。  夏小鱼脚步悄悄的移开一点,幸亏她把不能看的都删除了,什么不能看的,比如有高湛云的,比如尚尚被打扮的丑的不行的,比如她拧尚尚脸的!  有渺渺!就是真的。  看着何木安一张张的看她特意准备的相片,心里的担心隐隐放心,他看就行,就会认,就会给她姐生活费,她就是禾木集团大女儿的小姨。  夏小鱼隐隐兴奋,还没等这种兴奋扩大到四肢百骸,一个凉飕飕的声音猛然在身边响起。  “为什么没有她小时候的?!”怎么没有!  “啊?”夏小鱼正在做梦,没注意到他说了什么。  “尚尚小时候的。”她一岁的时候长什么样子?刚出生的时候怎么哭?第一次走路在什么时候?入学的时候有没有不想去幼儿园?第一次运动会她表现怎么样?第一颗牙齿长在哪一边?为什么都没有。  绝对不可能是假的!谁敢跟他开这个玩笑,他就捏死谁!  夏小鱼觉的她他妈要疯了!他看向她的目光说不出的难堪!为什么她会想要当面告诉他这件事!她后悔了!  “这是真的!绝对是真的!她真的是你的女儿!我姐当初只有你一个男朋友!我姐对我爸亲口承认过尚尚是你的女儿!”  “为什么只有今年的照片!”  她怎么知道!她怎么:“她……她……我姐今年才把她带回来……”  “你看我干什么!啊!”夏小鱼快疯了,他怎么那么吓人:“我们根本不知道她生了尚尚,上哪知道尚尚小时候长什么样子!尚尚是她偷生的!她谁都没有说,带回来的就这么大了!我怎么知道她小时候什么样子!啊——”夏小鱼奋力的拉着门扉却怎么也拉不开,她要出去,她要出去!  何木安神情停滞的握着手机:‘我们根本不知道她生了尚尚!带回来的时候就这么大了’  ‘我们根本不知道她生了尚尚!带回来的时候就这么大了’脑海里都是这句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