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218尚V安(五)

218尚V安(五)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071更新时间:2017-12-28 07:23:47
   何木安耐心的听完,回了五个字:“自己看着办。”他现在是有家室的人要养孩子的爸爸,就算下面的人再啰嗦、汇报的事情再无足轻重,他也不能挂了,万一错过了重要的消息导致有什么决策偏差,他拿什么养他可爱的女儿。  何木安想到女儿,觉得刚才听了二十分钟的废话也不是不能忍受,慎重一点总不会出错。  何木安回头。  张老师不敢等他又出现的温和表情消散,顶着巨大的压力快速开口:“你不用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就是给我们校长打电话也不行,如果你开了先例以后每个孩子家长都要陪着孩子来上课我们是不是还要开个家长托管班!”  何木安眉头一皱,气势不自觉的聚拢,重新拿出手机:上个课哪那么多废话,再说一句废话,换了死脑筋的老师,这样一个榆木疙瘩也教不出什么学生。  张老师看着他威胁的目光,干巴巴的张张嘴,瞬间就矮了一截:“……说了等她吃完加餐你可以带她去操场上玩一会……”  何木安又把手机放了回去。  二十分钟后。  夏尚尚眯着光彩绽绽的眼睛,站在操场游乐区边上眼里都是戒备的精光,要不是跟着这个陌生人可以不用上课,她是绝对不会出来的。  何木安被女儿‘杀伤力’颇足的小眼神看着好笑不已,小孩子哪有不喜欢出来放风的,他小的时候还忍不住想往外跑。  何木安蹲下身,背靠着幼儿攀岩滑梯温柔的哄自家女儿:“想不想去玩。”玩耍是增进大人孩子最快的交流方式,尚尚也一定会很快对他放下戒心。  夏尚尚闻言,无奈的叹口气,老气横秋的开口:“你去玩吧,我看(一声)着你。”照顾大人真是累,但怎么说这个人也是因为她才能进她们学校,扔他自己玩不太好,她就勉为其难跟他待一会。  何木安表情诡异的看着她。  夏尚尚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她说错什么了吗?  何木安摇摇头,女儿最大,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转头看了看只有他一人高的建筑物和没有他巴掌大的攀岩石阶,商量着开口:“爸爸把你抱上去好不好,这样你直接滑下来,很省事。”  “真的,你不用管我,你去玩吧。”夏尚尚非常认真的用下巴指指游乐区,她知道所有人都喜欢玩,她亲爸爸脸皮薄想拉着她一起上,但没什么的,现在又没有人,没人笑话他。  但她不能跟他一起玩,她没有那么好骗。所以颇大气的开口:“去吧。”  何木安好笑的看着女儿认真的样子,又看看周围,看来是不不喜欢:“要不咱们去玩过墙梯?”  夏尚尚转头看了看,但还是很有原则把目光看向亲爸,真实没有耐心:“唉,你想玩就去吧,我只能帮你拿外套,再多就不行了,我就被你骗了。”这还是看在亲戚面子上才帮你的。  何木安目光僵硬的看着尚尚。  夏尚尚眨巴眨巴眼睛,去呀,去呀,快点去呀。我都等不及要看你玩的开心的样子了。  何木安看着认真盯着他的女儿,揉揉女儿的小脑袋怎么看怎么顺心。  夏尚尚赶紧躲开,把半块彩虹搬弄整齐,伸出手:“衣服给我吧。”大眼睛像所有来接孩子的家长一样无奈又认真的看着她爹:真拿你没办法,我都答应给你拿衣服了。  何木安鬼使神差的把外套脱了,放在女儿的手臂上。  夏尚尚赶紧立即吃力的抱住。  何木安想帮她已经看她妥妥的站稳了,小小的身板,抱着跟她差不多高的外套,何木安就觉得一股特殊的暖流穿过春风独有的温度,更加坚定的破开寒冰领略到另一种温暖。  “去吧……”快去,夏尚尚还是很激动的,不管她小脸摆着多么不近人情,但眼里能帮到别人玩的开心的光彩怎么也掩不住。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给予、付出也是幸福的一种方式。  何木安看着女儿过分热情的目光,再回神,人已经站在过墙梯下,但看着窄窄的做工尚算安全的儿童游乐梯,他不确定自己吊两次,会不会就压塌了?  “?”  “我还是玩那个梅花桩吧?”至少距离地面几厘米,也踩不坏,难得到是用的疑问句。他怕说的太多女儿眼里为人服务的光荣光芒散掉。  “去吧,去吧。”一副纵容到不行不行的口吻。  何木安硬生生把一段每格距离不足十厘米、距离地面不足五厘米,最高不足十五厘米的梅花桩走出了高架桥的风采。  夏尚尚满脸的‘心满意足’,看吧看吧她就是这么善良,还哄这位亲爸爸玩了,她算了给妈妈面子了。  “尚……”  “我去上课了,给你!”尚尚瞬间把臂弯里‘重’的不行的外套扔给他转身就跑,但立即太小,瞬间掉在上,可返回去帮他捡太跌份,还是跑了吧,反正姥姥说他不是好人,也让他知道她不是好欺负的……  “先生,先生,你总在这里站着不行。”  “……”他女儿刚才好可爱。  “要不你去警卫室坐坐。”  “……”可她不怎么需要他。  警卫大叔看着他落寞的神色,叹口气,走了。  十分钟后,警卫大叔又走了过来,安慰道:“年轻人不要操之过急,孩子是你的就是你的,就算没判给你心里也跟你亲近,早知今日当初干嘛去了。”  “……”  “你看,还认死理了,你都在站了多长时间了,要不……你再玩会梅花桩?”  “……”  半个小时后,警卫大叔又来了,这次脸色不怎么好,这人怎么就不听劝呢  “走走走,出去!我们还有三十分钟放学,一会让家长们看到你在里面等她们在外面等,该心里不平衡了。”  何木安半推半就的就关了出去。  他立即排在第一个,等着接女儿回去。  悠扬的钢琴声在半黄昏的温暖中响起,黄色的阳光,动听的音乐,引来了初始的喧闹。  一群孩子蜂拥般飞出来,大班的中班的小班的学前班的,年龄大点的冲的租快,年龄小不明所以的托着书包往外磨蹭,中不溜大的,数着早上装在书包里的零食,想趁这段时间摸出一个吃掉,总之半大不大的对放学后立即冲入大人怀抱不怎么敢兴趣,慢悠悠的像遛鸟的老大爷。在外等着他们的家长老远就开始使劲喊他们,要不然他们能磨磨唧唧的走半个小时。  可这个该死的学校有规定,再小的孩子也不能进校内接送,而且学校定点放孩子,错过了点是很危险的事,如果家长来不及接要提前打电话,老师会把孩子拘在教室里不让出去。  至于孩子会不会走丢?呵呵,那得多不靠谱的家长。  此起彼伏的呼唤声就像沉入大海的石块经不起一点涟漪,听到家长呼唤的小孩子也不是各个都兴奋的奔过去,有的甚至还往回走两步都不知道要做什么,急的家长队伍里阵阵嘈杂。  何木安方明白他站定再靠前也没用,尚尚没到跑第一的学龄,她甚至在不怎么认真回家的队伍中。  何木安第一眼就发现了出现在视线范围内的女儿,她拎着书包,还拎在腿前面,她走一步书包晃悠一下,走的十分‘费力’,但她好似无所觉,还没事等等落后的小朋友,然后再慢悠悠的往外走,然后扣扣鼻屎,但扣了一小下又立即放下,继续踢踏着脚步慢悠悠的挪。  直到不认真的她突然向大门口看了一眼,然后,眼睛一亮,瞬间丢下小伙伴,仿佛突然加速的和谐号快速冲击过来:“爸爸——”  何木安顿时露出惊讶的、满足的、温柔的、为人父的所有骄傲,准备迎接扑过来的孩子。  明曰的校门很大,太大了。  何木安的脸瞬间变了!  高湛云一把抱起女儿,把她举得高高的,确定宝贝笑的开心了才抱进怀里,转身向车边走去:“今天乖不乖,有没有好好吃饭,午睡有没有调皮。”说完顶顶女儿的额头,眼里一片宠溺:“肯定又调皮捣蛋了。”  夏尚尚笑的不行,咯咯的躲着爸爸的热情,小身板格外活泼:“没有,我可乖了,张老师还夸我漂亮呢,我是漂亮的小尚尚。”  “你羞不羞。”高湛云逗着女人,脚步稳健:“让老师喂饭了是不是。要不然张老师怎么能看出我们尚尚漂亮。”也不知道尚尚跟谁学的这一招,明明会独立吃饭,却偏偏每到饭点就惊讶的看着别人的筷子,好像别人会自己吃多来不起,非把身边的人看到都不好意思开始喂她位置。  但渺渺不吃她那一套,她就是把她妈妈的筷子崇拜的看弯了,她妈妈也当没看见,最后还要尚尚委委屈屈的自己吃,可不熟悉她的人,开始很难不在她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张老师肯定中招。  何木安神色阴冷的穿过‘暴躁’的家长,向那两个身影走去。渺渺的事,是他们三个成年男人的事,渺渺中午的选择他无能为力,但尚尚不一样,任何人无权带走他的女儿。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