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222何木安

222何木安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3072更新时间:2017-12-28 07:23:52
   何木安是位刚刚当父亲的爹,何木安是刚给女儿当爸的新手,停留在孩子是善良的,是纯洁的的天使,保留着就算女儿想吃他脑袋,摘了也得给的冲动热情里,怎么能做女儿看他三秒以上他却让她失望的事。  何木安抬起头,暗处的人无声的摇摇头;何木安目光一愣,暗处的人瞬间再次消失。  十分钟后,技术人员比了ok的手势,何木安牵起女儿的手,神态自若表情从容的向里面走去。  夏尚尚开心透了,她要玩那个看起来很刺激很吓人很与众不同的玩具了,太期待了!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玩过呢,每次老妈都不让她靠近,高爸爸也不帮她,他们两个人一起骗她,她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啊——好期待好期待。  她一个人的期待是所有人的努力,整个项目重新调整路线,不走最惊险的弯道,车速降到最低,同游的全部换成工作人员,安全措施重新检查一遍。  夏尚尚蹦蹦跳跳的由爸爸抱着坐进了只有大人能坐神奇游乐项目内,然后带着符合她年纪的刺激的小小心跳‘冲’出来高山仰止的第一步。  同一时间,高湛云翻着一本专业书,悠闲的坐在游乐场对面的餐厅里,阳光透过玻璃窗落在线装版的儿童急诊孤本上温暖和谐,窗外,行动迟缓了一万倍的标志性游乐施舍缓慢的‘呼啸’而过,突变的声响惊醒了看书的男子,他微微抬起头,顿时诧异的看向那辆时速不足三十迈的国内特级惊险项目。  良好的视力隐约看清里面的身影时,他手里的书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原来的姿态,过了好一会,书的主人缓缓的调整视线,看到游乐场门口‘谢客’的牌子。  他终于察觉到今天一天哪里不对劲了,早上十点零六分,正是这家游乐园游客出入高峰时期,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往日热热闹闹的兜售人员全部销声匿迹,连这家游客颇钟情的评价餐厅也没有什么客人。  有什么事已经呼之欲出。  这是一位事业有成的父亲,还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人,包下这家游乐场和能让不符合条件的儿童坐进去是两个级别的概念,  何木安……何木安……  高湛云品着手里的茶,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熟,在哪里听过?  ……  三堂会审?不,应该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上级座谈会。不同于前几次她的直属上级找她,这次很多只有年终会才能见到的大人物都在列。  看来融资谈的很顺利,敏行和宏大也达成了某种不能说的规定,而她就是两家企业暂时彼此给彼此面子的‘表现’。  夏渺渺倒不觉的自己的事非常重要所以引起了注意,他们和宏大就是有了同一个妈也改变不了竞争的事实,否则飞跃岂不是要做亏本的买卖,她绝不是敏行投诚的契书,越是宏大非要不可的诚意。  怎么说呢,她更像是两方不得不见面的敌手,喝的那场酒席里的一只羊,是杀出来的一盘菜,这盘菜没什么意义,但少了又显得席面不太好看。  至于两方要用这个好看的席面谈什么重要的事跟那只羊没有关系,不过是吃席的人讲究,才考虑杀她凑个形式。  当然为了让羊甘愿上桌,也准备了一把精美的刀,让羊死的优雅,奉献的心甘情愿。  范笑转折坐下的椅子,一手拿着小巧的镶钻锉刀漫不经心修剪着泛着蓝光的指甲,长长的波浪卷发随意的搭在漏出了一片圆润肌肤的肩膀上,唇角的红十分抢眼,带着红艳艳的魅惑之美,毫不收敛的女性荷尔蒙在小小的会议室里躁动的漂浮着散发着毫无掩饰的狂野求偶气息。  她突然抬起头,看了傻住的乖徒弟一眼,又低下头,姿态万千的打量着自己的指甲。  夏渺渺瞬间懂了她的意思,师父是那是不得不‘友情客串’的‘人情牌’。  夏渺渺对她笑笑,已经给这场会谈打了六分,比上次来当说客的人好多了。就这阵势,她就是败下阵来,也算虽败犹荣,被给足了面子。  “你也算公司的老员工了,有些话我就不转弯抹角直说了,你给宏大韩编的律师函是你的个人权益,应该的,我们不会介入也不该过问,韩从双在宏大被人曝光的事你也别说不承认,既然你们各自用了手段,就是公司的事,公司不是你们泄私愤的地方,你那篇文章写的再好看,也改变不了你们双方公器私用的心思,我们上面驳回了你的文章你也别心里不痛快,这不是针对你个人,如果以后每个人都像你们一样,杂志部是不是就要改成掐架部了。”  说的很有水平,晓以大义,掷地有声。  副理事叹口气:“小同志还是有情绪呀,韩从双破坏规则宏大包庇了她,已经破坏了规矩你想以牙还牙,也在情理之中,但你自己报仇也是报,他们公司替你讨了说法也是讨,何必非计较那么多。”  夏渺渺笑笑:“宏大是替我讨说法吗?好似是你们上交了什么不受欢迎的提案,上面随便找了个理由给她警告吧,就算没有我那封律师函她也会因为别的理由被停职,怎么能算是我的胜利,跟我有什么关系。”  “夏同志!请不要把你心里的不痛快胡乱加在别人身上!发生这种事你有情绪应该的,但警告也警告过了,她也认识到了错误,她现在还在停职留薪中,你还想怎么样!”  “老付!怎么说话呢,夏编还年轻,又是因为孩子你耐心跟她说。”  红脸白脸都唱上了。  “小夏呀。”资深懂事理事又开口了:“你登我很难理解,也不是全是因为现在融资的事不让你出一口气,维护员工的利益始终使我们的宗旨,但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要为社会道德树立良好的舆论导向,文宣总局前天还叫我们去开会,你的文章也是上面不让登的。我就想着既然都不让登了,何必不趁这个机会卖宏大个好,既显得你大度,有不让自己在公司难堪你说是不是?”  资深董事话刚落,会议室紧闭的门突然被推开,门口水嫩的小姑娘抱着一叠文件,穿了一身很符合她气质的衣着,青春靓丽的绿色瞬间为她增色不少,硬生生带了小鹿初醒的惹人娇怜,但主人完全没那种意识,面对一屋子老气横秋的压抑气息,小姑娘茫然无措的看着在场所有的人,紧张不已:“我……我……”  德高望重的理事会成员不高兴的看了她一眼,非常要面子的没有搭理他,但到细心的人还是能发现他们腾挪了一个座位,给小姑娘让了座。  范笑饶有兴致的看来门口的‘孩子’一眼,说她水嫩,并不是多漂亮,而是‘嫩’,够嫩的话,就算不漂亮也不影响那份抽芽的可人。  范笑看向被审的夏渺渺:怎么回事?  夏渺渺看了谈语一眼,也微微诧异,敏行的高层其实非常古板,他们是有资历的老企业创始人,抱着曾经叱咤风云的英雄神碑不愿承认现在的瞬息万变,很多倚老卖老的领军人物除了成为根深蒂固的新时代蛀虫以外。他们也老而弥坚,要不然也不会发生夏渺渺刚入职时,责令他们狠斗宏大的气魄。  这批老家伙有多排外,多注重资历,看看坐在最末手的范笑便可见一二,夏渺渺也是因为是被‘审’者才有机会进来一窥究竟。  想不到谈语竟然除了是她的副总还能混进董事会,看来是她和老伊小看她了。  夏渺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跟师父解释这个人。  范笑更加有兴味的看向来人。  谈语不好意思的对在座的众人笑笑,绕过范笑,坐到了范笑的上首。  谈语迟到了,迟到的理由很简单,有多少人拍她马屁,就有多少人不喜欢她的资历,所以安排好的会议被少通知了十分钟,就有了这一幕。  董事会的人很快把目光从谈语身上离开,对于这位很多人巴结着的小姑娘,他们敏行最高层很是威武不能屈的冷了她一段时间。  不过有些事已经发生了,也只能受着让她进。决策者那一层很看好她就好,反正他们就是拿个分红。  拿着分红的人不远万里、降尊纡贵的肯红脸白脸的跟夏渺渺谈,那是人家韩从双有魅力,说的动宏大的高层拉下脸来给她‘做这个人’,所以夏渺渺必须被拿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所以才有了从嘉市赶来的范笑。  董事会的白脸老先生重新把目光对上夏渺渺:“事情的前后我们也都跟你说了,不是我们要袒护谁,就是真袒护也是袒护你,你看要不要这样,让他们做东,郑重其事的给你赔个不是,你要是心里还不痛快,咱们就还停她的职,你说好不好。”  就是不能登乱说话的文章,范笑突然笑了:“葛老爷子,你这话一出让我徒弟怎么回答,说不稀罕她道歉吧,不给你面子;说接受吧,我徒弟心里不痛快,你不是让她为难吗?”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