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267所遇非人

267所遇非人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893更新时间:2017-12-28 07:24:48
   夏渺渺刚要过去把她带走。  夏尚尚已经开始大叫:“亲爸!亲爸!你快过来,你看看这条手链是不是你送给我的!”你们看什么看!妈妈说是爸爸给她的就是她的!她的!  何木安也在!?夏渺渺不再上前后退两步,不等张新巧拦住她,便退到了人群最后。  夏尚尚还在激动的喊着:“亲爸!亲爸!你快点!我的手链跑了怎么办!”  王静琪刚站起来的身体突然有些不稳,手链怎么会跑,无疑是说自己携物私逃,王静琪越想月生气,使劲拉扯手上的链子,只要它能下来甩这些人身上,无所谓它完整不完整。  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禾木集团的标志?亲爸送的礼物?她们家的东西?  她们想看看谁脸这么大敢认下这枚手链。  何木安稳步走来,人群之中他拖着手里卡通版的果汁,闲庭信步的走过人群让开的通道,坦然自若的向最前方的女儿走去。  夏尚尚拉住亲爸的手,指着自己的东西:“你看!是不是我的!我的!”  何木安目光顺着女儿的手指看去,冷光一闪而逝:“我送的是你妈。”  夏尚尚不可思议的看着父亲,带着弄弄的受伤:“妈妈说给我的,明明是你给我的……”  何木安皱皱眉,最终没跟她谈这个弄不好就会水漫金山的话题。  人群随着他的声音,顿时爆出片刻的寂静,或者说从这个男人走过来开口时,人群就出奇的的安静,没人好奇的谈论他的身份,没人想知道他是谁,没人私下来印证他时不时的推测。  黄夫人等人随着他出现噤声。  王静琪感觉到周围诡异的安静,顿时看向来人,顿时心惊的后腿一步,他给一种随时会崩裂的压力,这种压力针对她,似乎想随时拍死她。  “你看看是不是我的,是不是我。”尚尚摇晃着他的手臂。  何木安手里的果汁丝毫没有洒出来,他冷眼看着那条手链,目光越来越冷,声音平静无波:“这位小姐,你对着随便一道灯光,斜倾四十五度,对着你的光图是不是一把钥匙,我送给她时正好拼了一把。”  王静琪顿时觉得背脊发亮,尽管他声音刻板,态度恭敬,就事论事,但王静琪就是有种被毒蛇盯上的窒息感,对着灯光随便四十五度,她疯了才那么做。  这条手链不是她的,所有人都知道不是她的,她怎么敢真求证,那么这条手链是眼前这个男人的!那么他是谁!何木安?!堂堂禾木集团的从不示人的何先生!?  他就是何先生,已经被业界封神的存在?!他是夏渺渺的前男友!?他怎么会是夏渺渺的前男友!?  夏尚尚是唯一把焦点对在她东西上而不是她亲爸身上的人:“她不敢,亲爸,你看她不敢,说明那就是我的。”  人群的目光瞬间痴傻的又对上她,那一声声的亲爸激荡在人们心底,所有的传言都成了事实,何先生真的有位女儿,何先生竟然让女人生了他的孩子?!  高珺瑶颤抖着看都不看眼前这位明明温和却让她心里害怕的男人。  王静琪早已放弃了挣扎:“我摘不下来,我想还给你们,可她摘不下来。”  “真摘不下来吗?”  什么意思,莫非是这位王静琪小姐当着正主的面还不想摘!她是不是以为这样说就可以跟何先生换个地方慢慢摘了,不要脸!  王静琪震惊看着轻描淡写说出这样惊悚问题的男人,东西是他们的,好不好摘难道他们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他想做什么。  何木安语速很慢,慢的近乎无力,他担心正常了会暴露他愤怒的情绪,他的东西她现在就是这样随便扔的,他送出的,当年那样送出去的,如今什么东西都能戴在胳膊上。  何木安牵着女儿还企图说服她的手,手心传来的温度放能平复他的暴躁。  “摘不下来吗?”何木安声音缓慢的近乎宽宏大量:“那就不好意思了,这把钥匙能开我禾木集团的数据库,恕我不能让它私流在外,黄夫人。”  黄夫人上前一步,态度恭敬:“先生。”  “打119,让他们带工具把手链从这位女士手腕上取下来。”  黄夫人闻言看了顿时变色的王静琪一眼:“好。”在这样的场合,被人这样取下手上的东西,以后也不用出门了。  王静琪面色如酱,她也怕他,但事关自己她不能不争取,她必须为自己争取:“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我说了我不是故意戴上的,我知道我戴了你们的东西不对,可我并不知情我——”  何木安态度诚恳:“我知道,委屈你了,但东西贵重,我必须看着它消失。”  以前不用消失!你们随意放不用消失!戴在我手上了就消失!凭什么!你们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何木安似乎看出了她面上的表情,目光似有似无的看了她背后已经缩成团的女人,冤有头债有主,谁让你戴的你心里清楚,怨不到渺渺给你找事的头上。  王静琪恨不得甩高珺瑶两巴掌,知道这位千金小姐不靠谱,但这么多年了,她已经三十多了,难道还跟小时候一样想怎么就怎么样的自以为事。  看来是她想错了!高珺瑶还就这样!从她哥家拿了东西,还敢骗人送给她,在这样的场合戴出来,颜面尽失,夏渺渺过来找茬也好,何木安顺手推舟给她难堪也罢,她竟然还不能怪他们,只能是她识人不清。  王静琪努力这么多年回国,还没有开始自己的路,就这样布满了疮疤,她该怨谁!她到底该怨恨谁!  ……  王静琪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酒店的,同行的同事事后去参加了什么会议她不知道,手腕上的手链被当着那么多人直接被冷冰冰的话销毁。一句一句的在耳边不受控制的响起。  别人戴过的已经不能入手,不必考虑完整,毁了吧。  他轻飘飘第一句话,跟着哪句毁了的仿佛还有她拼搏多年的前途,她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一切,就这样,因为他的一句话,什么都消散了。  回国又怎样,竟然没有她忍气吞声回来后该得的荣耀,一山又一山的高度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不管她如何优秀,运到总忘了照拂于她。  ……  夜幕下,何木安给女儿开了车门,夏尚尚蹦蹦跳跳的出来,手里的荧光棒在接近凌晨的夜色中,散发着淡蓝色的光泽,一蹦一跳活泼尽兴,在爸爸面前没什么眼色的小姑娘,举起手里的玩具,玩着变身魔法的热情:“妈妈,你看,亮了,亮了。”  夏渺渺从另一边下来,揉揉女儿的头发:“真漂亮。”然后直起身看向何木安:“今天谢谢你。”谢什么不言而喻,事情是她挑起来的,怎么收尾已经不是她能控制的,不能不说王静琪今天的遭遇超出了她的控制,但她不能站在客观的立场评判王静琪受到的伤害多过她的错误。  何木安见状神色冷淡,看都没有看她,低下头跟女儿说着晚上好好休息、不准不听话、不要跟小白球一起睡、不要闹着明天不上学,好像夏渺渺根本不存在。  夏渺渺也没什么情绪,反而心中有愧,东西在她手里弄出这种事都是她不对:“我……”可张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合适:对不起,我不该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乱放;对不起,没有及时还给你;对不起,以后我会注意;你等一下,我把其他东西还给你。  无论是哪种,夏渺渺觉得他都不乐意再听。  夏渺渺看着跟女儿说话的何木安,只能叹口气,既然说什么都是错,只好反复练厚脸皮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何木安跟女儿说完,看向夏渺渺。  夏渺渺赶紧点头站定,等候对方说再见。  何木安没动,不过你们上去吧,也不说你们可以走了,他神色也没有任何变化,好像定格了忘了下面该说什么。  夏渺渺等呀等呀,等的脚有些凉了,不得不试探的想开口。  只是在她想说什么时,有人更快的突然开口,声音比夜色还幽暗。  “不用往心里去,它没有我说的那么重要,也不能打开禾木的数据库,它上面虽然有一道钥匙,但是只有一半,另一半还在我手里,你觉得我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随便送人。”  夏渺渺茫然,这话她不好接。  还好,何木安也没指望她接:“如果我真给了你,禾木才该考虑是不是所遇非人了。”  呵呵。  ------题外话------  求个票呀求个票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