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278无形中造成的

278无形中造成的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674更新时间:2017-12-28 07:25:05
   ……  “如今高家捷足先登了,别人不见得有机会。”统筹交错间,精英人士酒杯碰撞。能被他们当做话题说的,定然是大事。  “重要的是,高家舍得牺牲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高湛云,你们谁家可以!”年长者目光从容。何先生怎么会随随便便给自己女儿的妈找一个男人,必须是各方面都优秀。  “难道高湛云和夏女士不可能是真爱?”小姑娘的圈子里讨论着现阶段她们唯一在乎的主题。  “怎么可能,何先生替关爱基金背书,里面不可能没有猫腻。”高医生是什么人,会无缘无故喜欢一个人,肯定是被家里逼的,为了家族牺牲了他的幸福,多么崇高。  “也是,何先生对高家真不错。”  男宾酒杯碰撞:“听说高起这次顺利升迁何先生出力不少。”  “何先生是个念旧情的人。”做人留一线,何先生从不逼人到绝境,这也是人人敬仰的原因。  “也算因祸得福了。”  裴小爱对着镜子傻笑的卸着妆,满脑子都是何先生的脸,思慕的人万人敬仰是最最幸福的事。  ……  不知不觉间,是是非非的消息传的多了,重情重义、义薄云天、天资不凡的何先生再次以无人能挡的形象光照所有角落。  男人无不感叹何先生对前任做到这地步堪称世纪楷模;女的爱他爱的更加癫狂,心里想着就算不能成为他的唯一,能跟这样有情有义成熟稳重爱情观健康的人在一起过,一生足矣!  你看那位幸运的夏巫婆现在都被护着,连第二春也被保驾护航。这是多么令人神往的爱情!  ……  “就是她,何先生女儿的母亲,你想好了,你如果拒绝了她杂志封面拍摄的邀请会有什么后果,想想你奶奶和你爸,赶紧过去。”经济人一推当红的小女星。  女星脸色微苦神色不愉的坐过来,但不管心里多不高兴,见到夏女士的一刻脸上也露出了职业的微笑。浅浅风情、风华无边:“您好。”  夏渺渺也看着她笑,非常真诚的递上魅力杂志的橄榄枝,语气诚恳、利益分析清楚,魅力为了这位新进的红星开除了七位数的封面费,绝对不会让合作对象吃亏。她也是反复看了合同后,才出面请这位女星的,就怕有人想用她的身份压迫别人就犯。  小女星笑笑,容貌非常可人,什么都没有挑剔,笑着当场签了合约。  夏渺渺是一个星期后察觉到气氛不对的,非常诡异,让你不知道哪里不对,但偏偏就是觉得不对。  “于小姐从不为杂志拍照的,当年她母亲连三线都算不上,有人以拍摄杂志封面邀请,被……听说还被拍了相片,最后跳楼自杀,死的非常凄惨,拍照时年仅五岁的于小姐在场,所以于小姐特别恐惧直面拍照镜头,轻易不答应为杂志拍封,她的微博上也没有一张自拍照。”  【女神是不是缺钱了,我家女神好可怜,心疼女神一百秒】  【虽然我想看我家女神美美的相片,但如果是用女神的血泪换来的,我宁愿不看】  【自鲁有照,求女神平躺】  【楼上去死,往人伤口上撒盐,是不是人】  【+1】  【魅力,我们爱你但我们又恨你】  夏渺渺是不怎么关注娱乐圈,卫生间的所闻,让她刷新了一下娱乐圈,知道这件事以后,她关了办公室的门打车去了星光传媒,真诚邀请于小姐喝了一杯咖啡,取消了对她的邀请,并以个人名义向于小姐的粉丝道歉。  于小姐非常不好意思,觉得自己一个明星,这个毛病那个毛病不好,这根本不关夏副编的事,她怎么能想的到,连拍照都恐惧的明星你见过吗,所以这事不关夏副总,反而是她自己因为害怕夏小姐的身份没有明说,害得的她亲自过来一趟是自己不好。  夏渺渺笑了笑,更加惭愧。  把这件事压到尘埃落定后,她一个人穿着单薄的风衣牛仔裤走在街上,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于小姐的歉意像响亮的耳光打在自认为已经十分小心谨慎的她脸上。  在她沾沾自喜的认为自己没有‘仗势欺人’的时候,她在算着每一份利益都尽量对对方有利的时候,原来一切如此可笑。  这是她听到了,弥补了于小姐的损失,如果她没有听到呢,于小姐是不是就要忍着恐惧去拍。  夏渺渺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现在的心里。  这是她知道的自己做的错事,她不知道的有没有?  有多少?多少人是因为惧怕何先生女儿母亲的身份答应她的一些事?  夏渺渺不敢想,不敢再说她没有做过,突然之间压在她肩上的不单是自己,而是缥缈的你根本无法用脑子分析的事情;甚至是一些不能问何木安中间可不可能有门门道道的问题。  毕竟这些人不是以尚尚的名义直接对她的,而是需要她自己去分析决策的。  这些事不是别人给她父亲开公司放在明面的,而是像于小姐这样,不知不觉中就犯错了,别人因为畏惧你的身份不敢说,甚至有些人觉得你根本就是知道,所以才是你来说。  夏渺渺抬头望望天,又垂下头,很久没有挤过公交车的她,坐上了最近一班回公司的公车。  这个位置她没有接触过,刚刚窥探一角儿,已让她倍感人世炎凉……  高湛云今天早班,出门诊。刚接诊了几个病人,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来人一脸焦急,白袍上布满血迹:“高医生!高医生不好了!你快去急诊!钢筋从高空掉落直接穿过一个小男孩的胸腔,ct已经出来了距离胸肺微差,现在已经推进了手术室,情况非常危险!你快去看看!”  高湛云急忙站起来。  一旁的老人家见状,急忙伸出枯燥的手颤颤巍巍的抓住高湛云的衣袍,爬满褶皱的嘴角哆哆嗦嗦,目光胆怯,若不是怀里的小人撑着她的精神,她根本不敢用自己的脏手碰这位一身白袍风姿不凡的男人。  “医……医生……我……我是从外地来的,好不容易排到你,你可不可以别走……我孙儿已经腹泻半个月了,你看看他,他都不睁眼了……”老人说着眼里已经落下浑浊的眼泪。  “高医生!您快点,马上会有人接替你的位置,手术室里只有你最有把握,那个孩子——”  高湛云停下来,仿佛没有听到同事的话,对着老人家一笑,重新坐回位置上,拿出听诊器,神色没有任何焦急:“来,我看看。”随即挂了休诊的牌子。  来人一见,丝毫不敢耽搁,也不跟高湛云谈什么轻重缓急,赶紧去找另外的医生,救人如火!  门诊上的小男孩最终确诊为肠炎,开了药,但因为病的时间长了,高湛云建议他们住院两天,由护士先帮忙护理,病情好转了再离开。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太感谢你了——”  “没什么。”家长愿意把毕生的所得用在孩子身上,他当初选择这一行就知道即将面临什么。  高湛云处理完这个病人,就站在了已经亮起红灯的手术室外,主刀医生已经进入显微镜下的的直观操作,走廊上的家长互相搀扶着神色呆滞一派死寂。  大悲无声。  高湛云不知道是见的多了还是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了一名普通员工,并没有什么感触。  他甚至在这样挤满走廊的悲痛中,注意到着看向窗外的男人——绝对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何木安。  手术室的灯灭了。  走廊上的人一哄而上,仅仅留下神色严肃的何木安和表情淡淡的高湛云。  主刀医生摘下口罩:“我们尽力了,能不能脱离危险期还要看他最近三天的生命体征。”  这时震天的哭声才敢响起,生命不能承受的痛苦才能宣泄,又被延长了三天的希望不知道是折磨还是光明,但也紧紧被抓着不敢放开。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