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303娇滴滴的女儿

303娇滴滴的女儿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600更新时间:2017-12-28 07:25:41
   ‘优雅’是一期女性专题,一共做七期,在敏行视频传媒黄金时间段压轴播出,讲述女性婚姻之外的独立人格追求。  小到道具设计,大到中心思想,节目组力求做到人性之最,人人充满使命感,力求通过众多成功企业家的形象,唤醒女性对婚姻之外的广阔天地探索。  就算做不到前者的感性升华也没关系,但求在女性心里埋下一颗种子,让女性面对婚姻挫折时多一丝幻想的希望。  夏渺渺觉得这个主题立意高远,着眼当下,全组人抱着普度众生的伟大理想而去,其实细看,除了年轻一些的人真的这样想,年长的却很坦然。  夏渺渺能理解那丝‘消极怠工’者的意思,一心为家的女性,看到同类,会先衡量你‘结婚了没有’‘有孩子了没有’如果没有,那再成功背后都少个家;被迫害的女性分两种,一种绝对世界早已黑暗,报复自己和他人的人生,一种自己过自己的早已有独立的人格,不听她人评说。  但夏渺渺看着这些老而成精的人很认真的商讨下面的人提出的人选,衡量其中的利弊,骤然有一种领悟,就是:不管你一件事看的多么透彻,都不能不去做,因为或许就成为第四种人的灯塔了呢。  夏渺渺突然间多了些敬仰之情,恭敬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认真的聆听者,播出后对很多人来说很鸡肋,但不掩其高尚的事情。  ……  清晨暖风风徐徐的玻璃花房内,拂衣一身白色民族风宽松及踝长裙,坐在浅蓝色瑜伽垫上,一套高难度的肢体伸展动作刚刚收尾,做最后的有氧呼吸。  一旁女秘书正在念她今天的日程安排,念完后合上文件夹再拿起一套,讲述最近的邀请:“……敏行视觉传媒邀请总经理做‘优雅’女性系列的第一位主讲人……远山慈善儿童资金邀请……”  拂衣回头看向秘书,轻脆若风铃的声音带着几抹惊讶:“你说敏行,今年初被飞跃并购的那家?”  秘书诧异:“有什么问题吗?”  拂衣慢慢的站起来,走到一旁的茶水休闲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心里思量着小小姐的生母好像任职这家公司。  拂衣下意识的想,先生希望她接受吗?想完又觉得没意思,先生怎么会管她这种事。  要不要向小小姐的生母结这段善缘?拂衣抿口茶,慢慢的放下茶杯,翠绿色的杯身映照着她的手指如荔般娇嫩。  拂衣随即叹口气:顺其自然吧。  ……  施秘书从外进来,一眼望去好无死角的办公室,像巨大的棺材板的办公桌,一组占地面积不足几平方的小茶几,不管看多少年都觉得阴气森森毫无人气,甚至连株像样的植物也没有,散发着高科技下金属特有的冰冷光泽。  “何先生,高湛云向医院申请了驻外医生,跟着最近运往xx的医疗队走,已经批下来了。”  何木安闻言慢慢的抬起头,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他,甚至还慢了半拍。  施秘书顿时觉得收到一万点打击,但也不知道打击是什么,高湛云走就走了,他为什么这么急哄哄的来报,不过想想,少个人给先生在小小姐的事情上添堵,先生应该也是乐意听的。  所以,施秘书再次看向何先生,小心开口:“已经定了,小小姐那里可能还不知道,但是昨天夏女士回家,高医生没有参加夏家的家宴。”  何木安闻言更加怔怔的看着施书。  施秘书不知道哪里有问题,心里七上八下的,何先生怎么了?没听说先生身体不舒服。  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出去。”平静无波。  施书闻言,精神一振,没有耽搁,快速离开。  何木安看着办公室的门关上,心绪反而更加平静,他拿起电话拨到医院,五分钟后确定了高湛云月底要离开的消息,甚至被附赠了一条定语,十年。  何木安骤然有种不知所措的错觉,乱七八糟的想法瞬间在脑海中汇聚,一时缕不出半点头绪,他们分手了、高湛云竟然敢跟她分手了、他是不是在中间隐藏的很好、能不能被察觉到他的影子、渺渺会因为分手怪罪他多少、高湛云跟她说什么没有、她会不会怪他碍事。  繁杂的思想中,有一条骤然清晰:自己会不会成为她的第一次候选人,毕竟尚尚还是要有一个完整的家。  何木安想到这里整个人都莫名的轻跃,神色虽然没什么变化,但肢体动作透着一股不易察觉的放松,他再次拿起电话,拨了他早已烂熟于胸的号码,声音却依旧能安然肃穆:“忘了跟你说一声,我想给尚尚换家幼儿园。”  夏渺渺正抱着资料玩储存室走,闻言换了耳朵夹着,把资料往怀里带,这是她从资料室特意拿来翻阅的,现看能学多少,以往成熟的案例也是她需要借鉴的一部分:“好,听我妈说了,辛苦你了。”  何木安闻言微微焦灼的心瞬间落地,她没有把分手的原因往他身上想,虽然他觉得她不可能迁怒他,他要也没有做一件对不起她的事,但他管不住别人怎么想,万一渺渺就咬着他不放,事情一样会很难办,还好……  何木安的神色终于缓和,舒口气般靠在座椅上,一下一下的敲着手里的钢笔,笔冒落在皮质的座椅臂上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前两天有些忙,一直想跟你说一声也没有时间拖到了现在,资料看那了吗?”  “看了看了。”夏渺渺夹紧手机打开资料室的门,都出去吃午饭了,这里没有人,她把资料放在一旁的空桌上,拿起手机:“都挺好的,你决定就好。”  何木安颔首,神色是例行的指点江山唯他独尊,但点了一半,突然道:“我没有别的意思,高医生给她选的幼儿园非常好,教学理念值得尊敬,幼儿园老师尽职尽责,我是想,她们园区周围的小朋友不在那里上学,不利于她快速熟悉周围的环境,虽然想给她换一家,你要是觉得没必要……”  “不会,很好。”夏渺渺归类着桌子上的资料。  何木安听着她说话语气,觉得这次他应该没有猜错,他们绝对分手了,要不然她不会对换幼儿园如此清淡:“你下午有空吗,我最后选定了两家都不错,下午要过去看看,如果你有时间我让司机去接你。”  尚尚上学是大事,夏渺渺想了想,她现在跟谁走近一点都是一个人的事,他也没有女朋友需要自己避嫌,女儿的学校她还是想挑选一下:“不用,你告诉我在哪里,我开车过去。”  何木安没有坚持,报了一个地址。  “下午见。”  ……  结果,中午就见到了,原因是,尚尚在学校说她胳膊疼,给亲爸打了个电话,何木安急的带着自己的医疗团队冲进去,左右检查了半天确定是伤口愈合时的‘痒’,才万分心疼的把人接出来了。  夏尚尚娇嫩着撒娇,软软的小嗓音娇滴滴的喊疼,直喊的亲爸答应给她买所有她要的东西为止。  张老师擦着汗,心里发苦的目送这一批人离开:终于走了,幸亏当时学校的老师看管尽力,这要是找出一点学校的不负责,他还不带着人直接拆了这片地方。  温柔、年轻、没经过事的张老师只希望这个不笑的瘟神再也别来。  既然接出来了,一家三口吃顿饭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尤其现在也不影响第四个人,吃就吃了。  夏渺渺穿着黑色条纹的蝴蝶结短袖衬衫,下身灯笼的六分裤,看着夏尚尚娇娇弱弱的窝在她爸怀里一会让喂口虾仁、一会让喂口果汁。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