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314想起过以前吗

314想起过以前吗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605更新时间:2017-12-28 07:25:59
   夏渺渺直接拿起手机打了过。  羞涩、不好意思、脸皮薄什么的都不适合他们,直来直去更省事。  何木安接到下面转过来的电话一点也不意外,收到他送出去的东西,她怎么也该试探试探他的态度。  何木安心情不错,期待她羞涩的或者矜持或者不接受或者觉得本该如此都没什么的高傲,只要她有一点高兴的想法就行,他不介意她因为他心情愉悦。  “方便谈谈吗?”夏渺渺语气不悲不喜。  何木安闻言,还没来得及扬起的嘴角慢慢落下,隐隐皱眉,这是——不满意:“当然。”  “中午你楼下的餐厅见。”  “楼下的餐厅有很多,哪一家。”  “……我上去找你吧。”  “好。”  夏渺渺挂了手机,看着窗户外模糊的玫瑰花,她果然没有猜错,两人都是这样的态度,那捧玫瑰花代表的意思就少了。以何木安疼女儿到可以不分青红皂白的赶走人家小孩子,就能为了尚尚向一切妥协。  只是她能抓住这个机会捡这个漏吗?  ……  “坐。”何木安亲自等在会客室中,经过上次拿乔没有成功后,他立即摒弃了那华而不实的东西,直接在这里等她,仅是淡淡扫了一眼他已肯定玫瑰花没有达到语气的效果,来人脸上没有丝毫娇羞。  何木安不知该感叹自己有眼光,他亲自送出的玫瑰花都没有收到应有的回报,还是怪她心冷人硬面度这样的攻势也不为所动。  夏渺渺同样打量他一眼,见他神色自若跟以前没有什么差别,更加相信自己的揣测,直接开门见山:“我收到你的花了。”  这个开场很有技巧,只说‘现实’,不提宾语‘送’,就是说那就是医术不代表本身意义的花。  何木安淡淡的看她一眼不带任何表情,却将她从上到下看了透彻,她甚至没有换一身比较女性化的衣服,简单的短袖衬衫职业裙装,身上没有任何装饰,什么没有给已经褪色的唇彩补一下色的意思,这样敷衍的应付,他可以强硬的理解成‘太想见他而赶时间了吗’:“对花的种类不满意?”  “不,我只是不理解你的意思?”  何木安几乎要笑出来,你这样的态度让我怎么接下面的‘意思’,难道不该是你含蓄的收下,然后他顺势越她吃饭、看电影、每天一起接送孩子上下去,最后自然而然的在一起?!现在是你打破人人都懂的暗示,却问他什么意思,他就是玫瑰代表的本身意思。  “你想听什么意思?”何木安隐隐不悦,她用更无情的方式,再次把他的‘态度’扔在了地上,让他怎么不想搏击回去!  夏渺渺看着他,生气了?哦,上位者总是不喜欢别挑衅,那她放低一些态度:“你知道的玫瑰一般代表送的一方想追求被送的一方。”就算不是她也能立即给自己圆过去,毕竟她没有指名道姓。  何木安冷冷的瞥她一眼,为自己半个月醒悟的原因怀疑自己的智商,就她这态度,还真令人想碾压回去:“嗯……”  没否认?“你想追我?”  “……”何木安不耐烦的瞥她一眼,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在这一点上她非常讨人厌。  “目的呢?”  果然没有更讨厌,只有最讨厌,何木安直接回了一句:“你说呢?”  “想在一起一段时间?还是结婚?”  何木安这次难得笑了,讽刺的,自我厌弃自己眼光的,还有碎裂的那么一点自尊心,在三种情绪齐聚的情况下,他竟然还在听她说话,果然应了那么一句话,越摩越圆滑,再这么下去,过一段时间他完全可以滚着走了。  何木安直视着她,想从她眼里找出一点哪怕一丝曾经的羞涩和欢喜,结果搜遍每个角落竟然一无所有,果然他跟玫瑰犯冲,没有一次收到预期中的效果。  何木安破罐子破摔的靠在沙发的椅背上:“有什么区别吗?”  夏渺渺回答的直接:“前者的话,我们不合适,年龄都不小了,不适合再在感情上浪费时间;后者话倒是可以,还是因为我们年龄都不小了到了该结婚的时候。”  何木安看着她,慢慢的看着,怔怔的看着,从刚开始的不甘心到渐渐的惊讶僵硬,她眼里没有一点以前说起这类话题的灵动、光彩,没有羞涩时掐他一把的娇俏女儿气,没有喋喋不休的想说些什么掩盖心底的动容,对,现在的她,不是见到玫瑰后爱情的发酵的醇香,不是谈起婚姻时的期待憧憬。  现在的她,是她也不是她,甚至不见半年前她提起高湛云的羞涩;她还是她,存在中的她。何木安不敢深想,突然不愿意去探求她为什么这样跟他说话,他甚至不敢去触碰自己那点自尊心,并以此为借口给她添点麻烦。  第一次他怕他再说下去,连仅有的一点情面也没有了。  夏渺渺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何木安慢慢的尽量不被察觉的低下视线,艰难的张张嘴,最终开口:“我会想起以前的你——”说完深深的吐口气,承认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夏渺渺好像没聊到他会这样回答,惊愕的看着他。  何木安为她这一刻人性化的表情松口气,他发现,他一点也不喜欢她刚刚老辣的态度,明明以前他很期待她长成如此强大的样子,能享属于她的幸福,能承受生命中不可避免的痛苦,能悲泣不可逆转的背离,能应付工作和家庭。  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何木安开始怀疑他的坚持……  夏渺渺真有点被惊讶到,他是什么意思?有点喜欢她?呵呵,他们可以有很多种送玫瑰的理由,独独不该是这个:“你的意思是……有点喜欢我……”  承认又不会死:“嗯……”何木安说完拒绝与她的眼睛对上……  这个……夏渺渺皱眉,不在计划之内,因为她想不出曾经的她有什么好‘想起’的,不过,夏渺渺立即调整过来,有点好印象总是好的。  何木安垂着头,心颤她接受的速度,她明明以前不这样,她不高兴什么,或者他的玫瑰根本激不起她任何想法?无论是哪一种,对何木安俩说都是打击。他竟然被她摒弃出局了。  “那就是以结婚为前提了?”  第一句都没口了,第二句算什么:“可以这么说。”  夏渺渺神色多了份凝重,在思考其中的可行性。  何木安坐在位置上也不吭声,虽然她怎么样吧,她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他就听着,反正没有什么能比此刻更坏,比走到这一步更证明他的失败。  “结婚后我可以继续工作,继续做自己的事业吗?”  何木安靠在沙发上:“随便。”是因为高湛云走了吗,是不再期待婚礼是什么形式,白色的、红色的,在哪里,邀请谁、需不需要沙滩海洋、需不需要红烛、长廊。  “我需要同你出席什么场合吗?”  “随便你高兴。”  就是没什么问题,夏渺渺很快笑了:“婚前协议我什么时候签字。”  何木安抬头看她一眼,骤然笑了:“你觉的不让你签那个协议,你能从我这里分手什么?”这一点好。  “那可说不准,说不定我会分你的财产。”  “如果你的律师团有那个实力,我很乐意用我一半的财产换更犀利的律师团队。”  夏渺渺顿时语塞,果然跟有钱人的智商有天堑型的鸿沟根本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那……我等你的时间安排。”夏渺渺起身。  何木安没有动。  夏渺渺也不介意:“我先走了,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再……”  何木安骤然看向他:“你一点没有想起过我们以前吗……”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