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315要结婚了

315要结婚了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656更新时间:2017-12-28 07:26:00
   夏渺渺略带诧异的看着他:想什么!继而渐渐认真,因为对方眼里没有以前常见的冷漠,反而带着很久没有出现过的温润平和,就像每次他帮她打完饭,坐在那个最凉快的角落里等着她一起吃时一样。  让她瞬间不好太不近人情,但也仅止于此,因为这种好的记忆太遥远,中间又隔着另一段感情,她说她能完全的想起那是违心的,因为‘过去’早已经模模糊糊不太真切,能记住的也只是想记住的样子,早已变了事情本身的模样。  比如她记忆中的何木安就是‘不爱说话’‘皱着眉迁就她’还有‘突然间毫无线索的消失’,但这又是不真实的,因为他明明对她很好过,可偏偏不存在记忆库中。  所以,夏渺渺一时间不好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忘的环节太多。  夏渺渺只能不好意思的沉默着:“……”  何木安苦涩的看着她。什么自尊心、必须让她低头的成就感,此刻什么都不重要,他不想在辛辛苦苦等来的时间点让两人冷漠至此,让她不期待他,那不是他想要的。  所以他要让事态发展回到原来的样子,如果男人所谓的妥协、明显的爱情倾向、关心能让她对他有一丝认同,他愿意尝试:“……这些年,很多时候我都会想起你,想你有没有后悔,有没有想起我,有没有觉得如果还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  “……”  何木安苦笑:“你是不是觉得我脸皮很厚,但我曾经对你很好不是吗……可你……你转而就喜欢上了别人。”这是他想说的实话,也是最让他自尊受挫的一点,她竟然转眼爱上了别人,让他成为过去。  可现在,不是追求这些的时候,她不应该是这个样子:“……虽然……有很多‘正巧’的理由,但是还是太快了不是吗,我其实很不高兴你有了更好的选择……”什么更好:“但我有我的骄傲,不是放不起手……所以本想祝福你了,谁知道你们……”  夏渺渺微微低头,心思复杂,她没想处理如此复杂的东西。湛云走后她想都没在想过这个问题,何木安现在的行为让她很尴尬。  何木安看着她,非常认真:“我真高兴你们分手了……所以想试探试探我们还有没有机会,而不是你今天这样的态度来找我,让我觉得自己像小丑一样……”何木安说完,苦涩的对着她笑,想博取点同情,毕竟她心软的。  夏渺渺顿时更加尴尬,面对最不该的人突如其来的表白,怎么能不尴尬。尤其她一点也不觉得心动,反而很——尴尬,对只有尴尬,别说她比不上早就从他这里下台的拂衣,就是现在,她自认不如尚尚的礼仪老师优秀,甚至不如那位查先生会做饭。  这……“谢谢……还有,不好意思。”她刚刚态度不好,伤他自尊了……  何木安神色更加苦涩,同情心也不想施舍给他了,但那有怎么样,他好不容易盼来的,不能因此放手推出去,如果这次他再不谨慎一点,或许连这仅有的也没有了。  何木安发现他的姿态或许还没有以前高,果然偷鸡不成蚀把米:“没关系,我的决定不变。或许你现在还不能接受我,但也没什么,毕竟我是尚尚爸爸、你是尚尚妈妈,我们年龄都不小了,结婚并没有。”  “是啊……”不对,她想的婚姻不是这样的,她们可以更加理性,而不是或许的存在感情纠葛……那样不好,夏渺渺立即转过弯来:“对不起,我想我需要重新……”考虑。  何木安更快速的开口:“不用如此,我也就是现在有感而发,也许过两天就没这个想法了,婚还是可以结的,只要你别嫌我工作太忙兼顾不了家庭就行,何况尚尚交给别人照顾我也不放心,你觉得的呢。”可笑,他和她的婚姻竟然是这样的开端。  夏渺渺看着他。  何木安神色坦然。他何木安的也有需要‘骗’婚的一天。  夏渺渺松口气,理智总比冲动的情绪更靠谱,更好交流:“谢谢……那……我先走了……”  “好。”何木安起身:“我送送你。”  “谢谢。”  ……  “结婚!?”没形象的张新巧穿着单薄的吊带睡衣在视频这头惊讶万分,然后立即找到了自己看法的支撑点:“看吧,我就说他喜欢你,你说堂堂何木安,他如果不喜欢你会在你身上浪费那么多时间。”  夏渺渺现在对这句话特别敏感,然后就是一大把年纪还长痄腮的无地自容。  张新巧敷着面膜,冷哼一声,嘴巴小心翼翼的开合:“人家是想给女儿找个妈,选个听话、懂事不会给他寻花问柳添堵的女人。不过,就算这样也轮不到咱渺渺呀,莫非真喜欢她。”  你这句话还不如别说,夏渺渺真是醉了:“就是结个婚,哪有那么多事。”其实有点小不确定,她觉得那件事后,就算何木安没有喜欢她到什么地步,但好印象还是有的,这么一想,又挺尴尬的:“其实本来还在商量阶段,谁知道他突然要出国一趟,所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先通知你们一声,准备好红包。”  “真敷衍。”孔彤彤拍拍嘴角的面膜:“那么草率的决定还想要红包!?切。”  张新巧不那么觉得:“这怎么能是敷衍,既然决定结婚了当然越早安排越好,难道还要纠结七八天。”然后贼兮兮的看向渺渺:“咱就关心财产怎么分配,你有没有签署那份豪门都喜欢婚前财产协议?”  “没有。”  孔彤彤立即惊呼:“这个好!我都有点相信是真爱了。”  张新巧却皱眉:“签不签婚前协议跟‘真爱’有什么关系,白痴,这么多年都把脑袋长腰上了。”  夏渺渺笑笑:“你要理解,人家可是有人宠着过了这么多年。”  “你们两个少笑话我,其他事情上我或许不如你们精明,但不签婚前协议当然是渺渺沾光,从他们结婚那日起,何木安赚的每一笔钱都会有渺渺一半,那是多大的财产。”  “蠢,说你蠢你还不相信,如果破产呢?别一听说男人财产全给你,就是真爱,像他们这种情况,最好的方式是确定每年支付渺渺多少生活费,禾木集团的盈亏何木安自负,以前我就跟你说过,你怎么还这样。”  孔彤彤懒得搭理他们:“照你们的意思,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了,做人不要那么自私,既然都结婚了,就要共同撑起一个家,别成天只想着占便宜。”  一句话把夏渺渺和张新巧说的羞臊到洗手间里,可不是,什么时候她们如此势利了,即便是婚姻也成了可以算计的东西,只想着自己能从中得到什么,想到所有的风险降到最低,却没想自己要付出什么,哎……  ……  “结婚?!”夏宇呆呆愣愣的看着自己大姐:“跟何先生——”何先生的称呼脱口而出,因为工作中已经习惯了一时间改不过口,其实他不想在大姐面前用这个‘敬称’  夏渺渺轻描淡写的点点头,这也是她先跟朋友说再跟家里说的原因:“尚尚不小了,有个完整的家或许不错。”  夏妈妈闻言罕见的没有开口,不表示她的决定好,也没有说不好,似乎女儿宣布的这个炸弹就是‘吃饭’‘睡觉’一样简单的话。  夏小鱼觉的自己没有发言权,缩在舒服的沙发里抱着抱枕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吭声。  夏爸爸皱着眉,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无所谓何木安这个人的社会地位,而是就像女儿说的,他们是尚尚的亲爸亲妈,在一起是应该。  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可,最好的结果明明就该这样,他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对:“婚礼定在什么时候?”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