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321婚礼6

321婚礼6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728更新时间:2017-12-28 07:26:08
   夏渺渺镇定的从何木安身上收回目光,既而看向自家亲眷。从此以后她要在这个家里说一不二,要树立自己的威信。  夏渺渺平静、宁然、带着何木安身上的沉稳看着众人:“董律师的话都听见了,以后有事多向身后的律师咨询,有什么好项目、投资计划、在外交友,甚至买些古墨字画,多问一句专家,总不会有错;还有从基金库里动用的每笔资金都要律师过账,由律师衡量资金该不该支出,告诉你们不能动的谁动了即刻冻结账户,不再参与基金援助没意见吧。”  “……”  夏渺渺很满意这种结果,就是对她们不太放心,平凡日子过久了突然来一下,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没有人面对突来的财富还能守住本。,何木安能为他们考虑到‘本心’是有心了:“既然大家都明白了,我就做主,我婚后大家集体出游一次,去哪里给我个地点就行。”  韦小花搓搓粗糙的手,拘谨的看着大外甥女:“诶,听……听你的……”目光一丝不甘往上位散去。  “对,对,听你的……”众人仿佛找到主心骨一般下意识的亲近夏渺渺,没人敢触主位上的苗头。  夏渺渺见状点点头看向何木安。  何木安点点头,渺渺的表现不越界不反弹很冷静,看不太出来她的想法,但处理这件事上摆的位置无可挑剔:“那就这样,我还有有一场会,失陪了。”何木安起身。  所有人瞬间站起来。  何木安习惯了这样的目送方式,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向外走去。  董律师紧跟其后,整个律师团依次跟上。  夏渺渺回过神,急忙道:“我去送送他,你们点菜,都这么晚了吃了再回去。”  韦小花赶紧接过尚尚:“快去……这里有大姐呢,不用操心……”  夏渺渺安抚好要跟的尚尚,疾步追了出去,骤然见他就在门口站着,外套搭在胳膊上,看着她,眼里有挥之不去的疲惫。  夏渺渺愣了一下,看着他,想起他想着该在大洋彼岸:“累了吧。”  何木安闻言,紧绷的心落回肚子里,率先抬步向外走去。  夏渺渺跟上,走在他身侧,有些超出情理之外的惭愧:“让你费心了。”  何木安脚步不停:“事情因我而起,否则他们不会找妈麻烦。”  夏渺渺因他的称呼看他一眼,又直视前方,她家亲戚或多或少有不好的一面,但当年也是真帮过她们的,本质不坏:“那你也做到很多了。”  夏渺渺就是在另一件事上觉得愧对他,时间太短,她没有准备好迎接另一份好意,现在看来,结婚这件事是她想的太草率,现在完全超出她的认识。  突然发现非常对不住何木安,她该更理智一些,想更多一些,而不是用自己井底之蛙的见识揣测别人,最后闹成这样的局面,弄的自己连回报都撑不出分量,再没有比她现在更尴尬的事。  何木安站定,两人已经走到酒店门口:“我一会有个会议要开,要赶飞机,如果你没事,可不可以送我去机场。”  夏渺渺向外看一眼,一排的同色车辆,在她们出现后,每辆车旁边都有个人恭敬的向他们致意,明明看起来像剥削阶级,还有点故作排场的意思,以前她都开始鄙视这种**了,可现在看着却觉的衬他相得益彰:“嗯。”  何木安看她一会,先一步为她打开车门。他觉得她可能没在想一些问题。  夏渺渺表情复杂的坐进去,动用自己所有的脑子,才没有问出更傻帽的问题,比如:你为什么娶我?像他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因为女儿是她的就该结婚。那就是真有点喜欢她,还想过他们的曾经了。  夏渺渺反而坦然了,因为实在回忆不出自己哪点让他觉得顺眼。  印象当中,她有优点吗?不是她自贬,她就是阳光普照、性格再好配他也略微勉强,而且好像他也没有特别喜欢她的地方吧。  时间太久了,又有湛云,一点都回忆不起来。  车子开始缓缓开动,何木安降下中间的隔墙,车内形成了一个舒适的独立空间。  寂静的环境里,何木安下意识的就想像以前一样不说话,让她消化一段时间,看她今天的表现,她应该能消化的很好,他只要等着回来看效果就可,但想了想,竟然鬼使神差的开口:“你不用太在意今天的事,也别把今天的事想的太好,其实就是一种浸入方式,说来你也许还会不高兴,他们各自的子女以后上学,学的第一篇会是《规劝篇》。”  夏渺渺不解的看向何木安?有什么不妥吗?现在幼儿园开古文不是很正常?怎么突然又说这个。  何木安想笑,笑她想问题总往善意的方面来,禾木是做什么的?目的是什么?盈利的。何家又是多少年的家族?规则是为什么服务的?私人服务。  何木安从昨天到今晚,只眯了半个小时,看着她全然信赖的样子,不觉有点困,身体下意识的向她靠了一下,三分之一的重量压在她身侧。  夏渺渺没有拒绝的看着他,都要结婚了,她又不是少女,他又不是路人甲:“《规劝篇》怎么了?”  何木安心情骤然明朗,突然更想说话了。剥开伪装的外衣,尽快打破她心里的憧憬:“《规劝篇》是洗脑,从小灌输的一种臣服的思想,告诉他们,一切以何家利益为重,必要时奉献灵魂。”  “?”开玩笑的吧!累的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不懂?!这么跟你说吧,温家你知道吗。”何木安心情悠然,晕晕乎乎,靠过去五分之一的体重,身心放松,有点肆无忌惮:“他们家以给何家输送女主人起家,曾经有一任家主像你一样嫁给了我曾曾曾爷爷,那任爷爷把温家提为附属,温家的定位就是给何家输送主母,但曾曾爷爷没看上她们那代的女主人,慢慢的温家改为输送——”何木安骤然清醒,继而眉目肃然,他刚才在做什么?  夏渺渺又不是傻子,戳戳他:“输送什么?”说呀?  “咳咳——并不是每代家住都收附属家族,何家也已经好几年没有在这个关系体系里加过人了。”  “我问你输送什么?”夏渺渺看着他,‘熟’就是有这点好处,想问什么问什么。  何木安觉得他该立即起来,板着脸给她来一个冷笑,她绝对就不问了,但他为什么还不起来:“跟我没关系,就是——女佣,温茉莉结婚多少年了,你别乱想。”何木安说的义正言辞。  现实是,温家会在何家出生家主之后立即生育同龄的女孩,什么意思不言而喻,长大后,也必须先让何家当家主子挑,挑的不满意了,才可以她们自行婚配。  夏渺渺震惊的看着他,就是她没有乱想的那个意思了!  何木安干脆把头靠在她肩上,长腿在宽广的空间里伸张,舒服异常,欲盖弥彰果然没用:“你想说温家女孩怎么会同意,因为《规劝篇》、因为温家基金,因为家族荣誉,所有享受温家基金的孩子都会被教育灌输何家至上。”  “就算这个思想不可靠,基金是很可靠的。”毕竟当今社会洗脑不容易:“基金里的金额会越滚越多,温家历经四代女家主,基金里面金额高达十亿,这十亿从哪里来,从何家的强盛不衰而来,只要何家不倒,温家基金不倒,这就形成了利益共同体,为了维护这份可使家族长盛不衰的根基,他们首要任务是维护何家永不灭。懂了吗?”  ------题外话------  求票,求票!我本来不想求票,不过看大家给了我希望,我就求一下!  我看到亲说这种制度了,其实不想解释的,因为是资本主义糟粕、是封建主义残留呀哈哈!大家看看就好,咱们是社会主义不谈这些,资本主义是谈这些的,所以大家当架空现代看,架的很空无考究。  还有就是言情小说吗,男主必须各种拽。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