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豪门顶级盛婚>目录>

337天低水清

337天低水清

小说:豪门顶级盛婚作者:鹦鹉晒月字数:2683更新时间:2017-12-28 07:26:31
   夏渺渺从来敬重价值本身超越的升华,这柄小饭勺一定有一个和它样子一样漂亮的价位。  夏渺渺的轻轻吹良米粥,慢慢的送进嘴里,不紧不慢的吃着。  何木安看她一眼,晨光透过周围特质的玻璃照亮房间每个角落,也不拘束照亮餐厅里的她,窗外鸟声阵阵,树木呼吸间的凉爽带着木质的软土气息往客气蔓延,阳光洒在木质的餐桌上,她坐在餐桌边,吃着他今早点的早餐,拿着他上个月挑选的餐具,在这样的氛围里,慢慢的吃早餐。  何木安移开目光,一口气喝完,放下手里的碗筷,转身喂女儿。  跟他想象中一样,在这里吃饭的她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早上起来就这么吃饭,吃完饭他上班她上学。如今她就坐在这里填补了曾经想象后的空缺。  “你今天上班?”夏渺渺搅动着碗里的粥,看着他穿的如此整齐。  何木安不明所以:“我有三天假期。”想到昨晚她的主动,脸黑了一下,又复平稳,她不会是想狐媚他吧,这样不好,他已经很理解她昨晚的举动,断不能白日喧淫,他该告诉她,不能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总想抓住男人,她应该有更多有意义的事情需要考虑。  何木安神色严肃的看她一眼,又看向女儿。  夏渺渺莫名其妙的继续吃饭,看不懂的目光一律都是他犯病。  ……  两人一起把尚尚送走,夏渺渺悠闲的拿着一包鱼食骑着佣人推荐的车走着佣人推荐的路线,来到大山腹部的霞光湖,喂鱼,一路的小路平整又保存了大自然最复古的形态,没有一点水泥的痕迹,两旁的树木越发高大,鸟鸣声悠悠远远,偶然伴随有小动物的叫声。  夏渺渺穿着运动服坐在湖边特意修建的观赏竹桥上,迎着难得的微风,逗鱼玩。  夏渺渺一把洒下去,水面突然跃起一条大鲤鱼,一个翻身带着一口粮食快速隐没在水里,溅起一簇浪花。  夏渺渺吓了一跳,她以为是慢慢的游过来在她脚下抢食的,然后笑了,真漂亮,鱼跃龙门,大概就是这么张扬,很快鱼越来越多,纷纷越出水面在食物间上演着阳光、绿荫、飞跃龙门的壮观景色。  夏渺渺手撑在身后,身体四十五度角仰望蓝天,飞鱼、丛林、晴天、水声,美的近乎**,她觉得如果再年轻十岁,她绝对没有如此好的心情欣赏这里的一切也体会不出这里的美,她一定觉得它们就像一座沉重的山压在她身上喘不过气来,周围的景色就像紧箍咒时刻绑在她脑子上。  但这个年龄的她不会,甚至不会觉得这里的景色她就应该享受,这是何家的是何木安一点一点缔造的家,他的心血,她该带着欣赏的、敬重的、感恩的心去感受,甚至不该一眼扫过,一句感叹作罢,应该装进心里,记得他的辛苦。  夏渺渺深吸一口气,充足干净的氧气在心扉间循环,瞬间让精神充满能量,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丛林深处,隐隐约约可见的瀑布轰鸣声,耳朵、视线都被自然洗礼了一般。  夏渺渺斜着身,在一眼扫过去看似无人的环境里,享受独属于自己的景色。突然木桥转角处的隔断打开,一个像早上一样的电脑屏冒出来,瞬间显示出何木安的脸:“在玩?”  夏渺渺眉头一皱,有种从丛林瞬间穿回现代社会的落差感,不惜上前一步,把屏幕一扣,一一推,给它按回去,继续遥看不远去山蒙蒙水蒙蒙的美。  对面,同一面液晶屏幕以同样的方式冒出来,何木安的身形依旧在里面扎根:“在玩?”  夏渺渺转过头看他一眼,然后眯着眼看着他笑,他还是早上时的打扮,头发软软的搭在额头上剑眉星目,棱角分明,不笑就带着天然的严肃,严肃时带着阴冷的煞气,总之是在亲和力上不占便宜的容貌。  刚才一回来,他进了书房,夏渺渺便自己出来走走,他就是新婚夜忙工作她也不稀奇:“嗯。”  何木安闻言身为微微有些崩裂,他以为她会在楼下想他,甚至过会会进来在他这里腻歪一下。  夏渺渺看着他的脸,笑容突然更浓了,朝他招招手:“忙完了的话,要不要一起来过来坐坐。”  何木安神色微微回复正常,果然无时无刻不想让他更着她的脚步:“再说吧,还没有忙完。”说完屏幕自动黑屏,液晶体收回原位,那里有事木质木香的桥面,看不出一点被侵入的痕迹。  夏渺渺继续仰着头,眯着眼看着天,如果不是怕水里游大型动物,她还想把鞋子脱了划划水,不过这样已经很好了。  何木安走过来的时候,夏渺渺仰躺在桥面上眯着眼假寐,感觉视线被一团阴影笼罩,夏渺渺睁开眼,见何木安站在她上方,看着她。  夏渺渺笑笑,拍拍身边的位置:坐。  何木安看了一会,最后坐在她身边,看着鱼水安静的水面,旁边还放着一半鱼食。  “这里真漂亮。”  “……”  “我还是第一次见蹦的那么高的鱼。”  “……”  “你看天都好像低了就我眼前一样。”  “……”  夏渺渺指着远处隐隐可见的一点楼阁:“那是什么?”  何木安顺目望去:“储藏室。”  “存储什么的,书?”绝版的、珍贵的、不对外发行的。  何木安看她一眼:“粮食。”储备粮,大概是一个国家级粮仓的容积  夏渺渺闻言一时语塞,但转而又想,好像也是,精神食粮固然重要,也比不上果腹重要。  何木安见她好像有点失望的样子,心里纳闷有什么不妥,这里是山上不存粮是不可能的,她想存什么?  夏渺渺看着他的样子自己先笑了,向他的方向侧过身,手轻轻的搭在他厚重的手上,望向他背面的水平面,夏风夹着水汽吹过来惬意舒爽。  她没有能力赚取今日的所见,但她知道这里的好,知道这里的美,而这一切是身边的人的,她既然享受其中,为什么不让他更如意、更舒心、更开怀?  夏渺渺往他身边靠靠,挨近他的体温,淡淡的热浪还没有让人觉得热便被水风吹散。  何木安神色见见舒缓,看着远方,手搭在她腰上,让她更加靠近自己,甚至主动开口道:“我以前喜欢坐在这里。”  “现在呢?”  “很久不来了。”  夏渺渺不觉得是爆珍天物,他一定有更多更好的景色看,这是她对何木安盲目的自信,她从来不善于争做女强人,充其量就是有点小心思想往上爬,对强者、对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从本质上敬畏、尊重。  何木安也跟着她躺下,陪着她一起看天空,心随着她偶然拨弄他手指的动作,缓缓的呼吸,血液近乎休眠的缓慢流动。  夏渺渺把玩着他的手指,不用心的追逐着蓝蓝的天空,两人不再说话,静静的看天……  很远很远的山的那边,两位植被园园丁给玫瑰除完草,坐在田埂上吃着小餐点,小声的说笑着,她们的话也许没有任何意思,就是自己说着自己逗趣,或者没事闲着找话才说的。  “你说夫人会不会把玫瑰园铲了要种菜?”语气中带着微微的‘皇家园丁眼界的开阔感’。  “不至于吧。”语气毫不惊讶,带着点,夫人就是那么做了咱们就做菜呗的豁达。  “也是,夫人如果是节俭型的,咱们就当农夫;如果夫人喜欢享受咱们就种高玫瑰,反正对咱们来说都是伺候人。”  “这就对了,咱们是伺候人的,夫人怎么性格咱们都逃不了一个伺候。”哎,这碰到一个觉得这片玫瑰园浪费地方的,她们有什么办法,这可是老夫人、太夫人花了很多心血建成的玫瑰花,每株不敢说价值不菲,价值千金还是有的,先生可千万别娶回来一个觉得自己事事都对,买椟还珠的夫人才好。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